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气运从点星开始 0025 乞丐与狼人传闻,主角喜欢捡人回来
    宫如酒提着书,在窗台上负手而立,他看了下事发现场,只要打斗痕迹,对面留下了一撮毛发。看方才人面项,应该是被下了毒或者玩弄禁术,才变成了狼人模样。一来就偷取小木盒,说明狼人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看来是有备而来的。

    他转身将书丢在花颜身上,一脸冷漠,道:“我们一来到月夜城就已经有人得到了线报,知道我们是带着梦幻级星图碎片来的,所以我们被盯上了。今晚,就是一场预谋。”宫如酒脖子后面钻出来一只狐狸,他尾巴缠绕着宫如酒脖子,很轻,很轻,模样慵懒,似是刚睡醒。

    “早就被盯上了,那么说明这里的眼线众多,我们很难带着它进入四院。不如就留给那个人,让他们先把这星图碎片集齐了,我们再坐收渔翁之利不是更好。”花颜腰部上的伤逐渐好了些,他抬眸望着宫如酒,眸底清澈,眼底丝毫看不出来慌乱。他从床上起身,端坐在那里,手指拄着下颌:“我说,你也不用太沮丧,说不定星图碎片丢了,也是件好事呢。”

    宫如酒抚着眼眶,他太阳穴一阵抽动,每根神经都在跳动。

    他轻声唤了一句:“九尾灵狐,你跟灵兽们最亲近,应该知道方才那狼人所在点,你去找找他。但愿能找到幕后黑手的。”

    九尾狐化成很小一只,离开了厢房,从窗柩上跑走了。

    夜色深沉,寒凉如水。

    在月夜城中。

    在月夜酒楼中。

    在沐唐风厢房里,狼人披散着毛发跪倒在地上,他左右手都被铁链束缚住,只剩下几颗獠牙露在外面。沐唐风握着木盒子,他满眼都是笑意:“江湖传闻,梦幻级星图碎片只要是能集齐它们的人,便可以得到最强大的星图,没想到竟然落入了我手中。命运待我不薄,得来全不费工夫。”

    侍女端来一个铁箱子,里面钻入了一条龙蛇,剧毒无比,是行走在沼泽中的王者。天王兽,如今被拿来看管这贵重的物品。沐唐风将木盒子放入了铁箱里,面色如常。他最后合上了铁箱子门,外围一层还设置了十二宫锁,需要十二把钥匙才能打开。

    “你们先下去吧,将这箱子送回沐家宅院,跟我爹说明一下。”沐唐风拍着扇子,他舌头在口中卷了一下,面容如常,却十分高傲。在他身边,两个侍女都纷纷退后了几步,一点点退出了这间厢房。他那把扇子轻抬着狼人下颌,他“啧啧”感叹道:“小乞丐,你这穷酸样还想要进入四院。你们乞丐的命就适合被拿来当做万物用,懂吗?”

    狼人眼神凶狠,眼珠子染成了血色,他蠕动獠牙拼命想要靠近沐唐风的,可是他被锁链束缚着,不管如何也无法靠近,

    沐唐风从怀中取出一瓶药水来,他捂住狼人嘴,倒了进去。

    狼人喉结蠕动了几下,药液顺着喉咙落下,他身体有了点变化,恢复了人类模样。碰头乱发,两双眼睛却是明亮,衣衫褴褛,一双手脚还是完整的。乞丐喘息了几声,他在挣扎中吐露出人言来:“沐唐风,你不得好死,你说过只要我拿到了木盒子,就会给我恢复人类形态的解药,也会放我自由。你这就是在履行自己的承诺吗?”

    沐唐风勾起乞丐下巴,他轻摇着扇子,眼神里充满鄙夷。扇起风落,星力穿透了锁链,厢房里传来铁链断裂声音,他从容起身,却将乞丐的左手踩在了脚底下,说道:“我已经兑现了承诺,星图碎片也已经到手。预留下来的事情,还要等着我去处理。你便自行离开这月夜酒楼吧,这里不适合你。”

    沐唐风一脚将乞丐踢出了厢房,乞丐背部朝下,撞在二楼栏杆上,昏厥了过去。

    他昏睡前最后一次看到的人影,是花颜。

    花颜刚巧打开门扉,他听力极好,能听到外面发生的事情。他就看到乞丐昏死了过去,便不紧不慢走了过去,踹了乞丐手臂几下,便问道:“喂,你该不会是死了吧?方才不是还活气神现的嘛。”他活动了下筋骨,肩膀上还留着狼爪印,那模样中存留着些许鄙视。

    他撕开衣衫,那三道爪印还在,花颜倒吸一口凉气。他叹息一口,便将乞丐扶回了厢房,丢到了床角一边儿,从床榻上整了条杯子盖在其身上,也不去管他什么时候会清醒过来。花颜走到宫如酒身边,视线张望,还跟在其身后将书中内容念了起来:“四院中有禁止学习的术法,特别是“夺甲”,就是在变相跟灵兽共生,很是危险。这不就是我对付藏龙的时候所用那招。”

    宫如酒瞥着眼睛,瞪了花颜一眼。他合上书页,那神色中存着些许鄙夷。

    “花颜,你不应该早就休息了,你从哪里整来的一个乞丐,就丢在房间里,不用经过我同意的吗?”宫如酒捏着鼻子,他用书拍打空气,似乎对这陌生人过敏。他肩膀上混入一双手臂,从其脖子上环了过去,姿势优雅、娴熟,花颜就这样勾住宫如酒脖子,对着他吹了两口气。

    “哎呀,我说宫如酒你未免也太谨慎了,你看看把我给吓得面色苍白,肤色都白了。出门看到有人被丢出来,索性捡回来呗,还能怎样?!”花颜跟宫如酒凑得很近,两人的肌肤都快要粘附在一起了。宫如酒一把将花颜推开,他眼神抖动,随意整理了下衣衫。

    宫如酒走到床边上,拉起一条杯子,便说了句:“花颜你今晚就睡地上吧我看你跟乞丐就很适合。毕竟少了条被子....”

    “不是,你...兄弟你还是我兄弟吗?”花颜去抢被子,他脸部撞在星力铸造的墙壁上,纵然有铁头功也进不去。他一脸迷惑,拍打墙壁,指着宫如酒便破口大骂道:“你竟然对我设置了屏蔽墙,宫如酒,我明日要跟你分房睡。你大爷的。”

    他一屁股坐在凳子上,翻阅了两眼书籍,烟圈深沉,捂着口鼻,睡意袭来。

    “宫如酒,宫如酒,幸得我把你当成好兄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洪荒虚拟化〕〔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穿越位面的魔方〕〔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