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气运从点星开始 0029 花家废物,星降三阶,还是个废物?
    “四院禁术之一“夺甲”竟然会出现在你这样的小子身上,看来外面世界还是很丰富多彩的。”天心立在瀑布之上,他脚底下踩着只彩尾狮子,眉眼上扬,似带着点惊讶。这是他第一次在新生学生中看到这样的人的,还真不愧是南宫桂的儿子。心底倒有些佩服起来。

    天心抚摸着狮子头,他降落到了沐唐风与花颜身边,他眼神里流淌着不安分,收起的小情绪又掉出来,他一把将花颜从池水中拉出来,丢到了狮子背部。他指上星力过度到了花颜身上,将其身上所有关于龙的形态尽数掩盖。

    花颜呛了口水,他头上没有了厚重感觉,连尾巴也不见了。总算是恢复了人形。

    “多谢师长搭救,我这一身的龙形结构,一路上惹出来不少笑话,如今可算是帮我解决了一些烦恼。”花颜揉着肩膀,他从狮子背部翻身起来,被狮子一脚给踹下了背部。花颜摔落在地,他肋骨差点断裂一根,脸庞上印着个大脸毛盘子,是彩尾狮子拿脸贴近自己,还露出了獠牙来。

    他寻思不过来,用手臂挡住脸部,也没敢去看彩尾狮子。

    天心双手插入袖子中,他踩着狮子背部,声音不轻不快,眼睛如同流珠般落在花颜身上,他将这少年盘了个底。他几乎是对着沐唐风说的,声音不大:“沐家少爷,修炼了那么多年,也不过是星徒三阶巅峰,你看看方才被你挑弄的这位已然是星降三阶了。你跟花颜之间的差距可不是一星半点。”天心说完这些话,嘴角裂开笑容,从他们两人身边走过。

    彩尾狮子尾巴在空中留下了个弧度,一人一兽踩着祥云而去。

    沐唐风将扇子拍入水中,他用力过猛,竟将袖子浸入了水中。他扇子从水面上荡漾起水珠,指着花颜破口大骂道:“花家废物原来一点都不废物,如今你可出尽风头了。连一兵一卒都不用费。今后,在这四院中,我沐唐风就是你死敌。”他收回扇子,眉眼有点用力,那星力抽回得刻意。

    沐唐风带着人走开了,他们离开前,一人给了花颜一记白眼。

    在瀑布池水旁。

    在香风小路上。

    花颜拽着衣衫,从地上起来,他自觉无趣:“师长果然是打得一手好牌,如此一来,我今后在这四院中可真的是难混了。跟沐家结仇,不就是跟整个月夜城拉仇恨。”他左手捂着肩膀,只活动了一下,就听到了骨头上的声音,“咔嚓卡嚓嚓”也是十分难听的。

    他望了眼周围,依山傍水,世外桃源,近丝竹,近美人。

    今后,四院便是他花颜新家了。

    “走喽,去找个小别墅住住。也不知道跟哪位美女帅哥是邻居。”花颜放下肩膀,他踩着脚丫,踏入了一片树林,树叶遍布,盖住了过往的道路。他用手挡住了阳光,在这一片别墅中挑选起来。

    一位翩翩少年端坐在阳台上看书,模样英俊,面容跟冰山一般。花颜提着裙摆,便跟了上去,他同宫如酒大声喊道:“宫如酒,你该不会是故意出来给我指引方向的吧。”花颜从宫如酒所住的房子上爬了上去,他就趴在其院落中看风景,还翘着脚丫子。

    宫如酒端着个书,他眼珠子转动着,将情绪压制在了胸腔里。他拽起花颜,便将其从这里丢到了隔壁的阳台上去。

    这里都是些西式建筑,各般陈设也古代文化有所不同。

    花颜摸着屁股,他从地上起来,眼角抽搐了下,便嚷嚷道:“哇,宫如酒你那么不近人情的嘛,我竟没想到你会是这样的人的。不就是跟你叙叙旧,干嘛这般对我。”他摸着栏杆,蹭了一些灰尘。夜幕挂在空中,朝霞便变晚霞,红润了半边天,有大雁从圆日上经....

    他从口中吐出一股气流,宛若龙息,竟将这两栋别墅之间的栏杆给吹塌了。

    花颜捂住口角,他眼神慌乱,在迷惘中指着那墙壁,解释道:“宫如酒你听我说,我“夺甲”的力量刚被前辈压制下去,所以你不能欺负我。你方才也看到了,我一口叹息就能夺魂锁魄,所以你千万别惹我。我要去睡觉了,明日见。”

    他眼神躲闪,连多余话都不情愿说。花颜低着头,他灰溜溜的进入了房间中,门被很粗鲁的关上了。

    在四院中。

    在别墅上。

    宫如酒很无奈,他摇摇头,举着手指默念两个字“时光倒流”,别墅贯通那道栏杆恢复如初。他捧着书,眉眼上扬。

    是夜,无话。

    众人都睡得很是香甜。

    临近天翻鱼肚白时分,鸟屎落入了地面,一点点星星火焰在花颜别墅底下燃烧了起来,干树叶跟树枝被堆放在他家门口,有两个人鬼鬼祟祟从这里经过,他们将火把丢在了火堆中。见天色蒙蒙亮,便打算溜走。

    一股浓烟滚滚,冲上了二楼,窗柩还开着。

    花颜蒙着口鼻,他打开房门,便看到自己家楼下竟然燃烧起了火焰,一丛叠过一丛,浓烟都快熏破天了。他眼神晃动,百思不得其解:“谁大半夜不睡觉,在别人家楼底下放把火。该不会是沐唐风那个混蛋,昨日还放了狠话。”他咳嗽了几声,暗自唾骂。

    他指着天空,默然念着“驭水术法”,天雷滚滚,在局部中竟下起了雨。火焰很快便被扑灭了,宫如酒单披着一件上衣,便出来探寻。

    “花颜,你是昨夜玩火了吗?”宫如酒质问道,他拎着外衫,脸上带着戏谑。

    “我昨晚玩火,你没看到都没有人出来篝火高歌,美女跳舞。昨晚我都睡了,连晚餐都节省了。”花颜捂着额头,来回在阳台上走动着,神色冷漠。他看着天蒙蒙亮,那身体上疲惫才消减了三分之一,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哪个臭小子,扰人清梦。小爷诅咒你今日走路摔死,吃饭噎死,一脚踩空摔死!——”

    他打着哈欠,便拎着困乏身躯,准备回去再睡一会儿。

    宫如酒闷哼一声,他剑眉微蹙,也未说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洪荒虚拟化〕〔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穿越位面的魔方〕〔影后归来:霍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