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气运从点星开始 0031 森林惊魂,红蛇竟是天王兽
    “宫如酒,我们该不会是碰到了灵异事件,也许这摊位根本就没有人守...”花颜拉着宫如酒衣袖,他手指不停抖动,来掩饰内心恐惧。他眼神擦过小推车摊位,隔空显出一道人影来,男子轮廓一点一点被勾勒出来,终于才站在他们俩面前。

    宫如酒将九尾灵狐从肩膀上拔下来,丢到摊位上。他淡定自若,随意在小摊位上走动着,在摊位侧边看到了一只红色小蛇,身形有汉子臂膀这般粗壮,吐露信子,盘踞在摊位上。小蛇眼中泛着绿光,宛若夜晚的灯笼。

    花颜跟在宫如酒身边,他连大气都不敢出,两人身边忽然多出了条凳子,就是为了给他们坐的。宫如酒并没有露出异样,他撩开裙摆,便坐了下去。夜灯微微荡漾,他面容苍白,心思细腻。

    花颜支支吾吾,扭扭妮妮,他扶着长凳这才慢慢坐下来。在他面前,突然闯进来只小蛇,蛇信子从鬓发间划过,花颜倒落脖子,身形略显僵硬。他连大气都不太敢出,一看到这灵兽,便觉得身上星力使不上来。花颜用手指挪开小蛇身躯,却差点又被这只小蛇给咬了。

    他有点无奈,手指跟小蛇保持了点距离。

    在小推车摊位口。

    男子一身白色衣衫,他整理了下这里的东西后,这才抬起眼神来打量着这两个人,他挑眉,便道:“我是天星子,在这深山老林里生活惯了,平日里也就卖卖这些东西。四院里有了疑难杂症都是到了我这里来买丹药的,就连灵兽跟武器也是。”

    他掌心按在摊位桌板上,用力不大。

    天星子眉眼朝上,他从摊位上抱起九尾灵狐,抚摸着狐狸头,他轻声道:“你们俩是刚入院的弟子吧,竟没想到机缘巧合下,我们竟然会在这里相遇。不瞒你们说,这只九尾灵狐成色不错,我很喜欢。可惜有主人了。”天星子将九尾灵狐放到了摊位上,狐狸自行跳到了宫如酒肩头去,安分得很。

    “天星子前辈,你是不是喜欢收集灵兽跟灵器跟丹药,我们入门考核,需要捕捉三只天王兽,不知道你这里有没有?”宫如酒额间落满了汗渍,他身上星力不足,在这位天星子身边,总觉得身体被压制了。他连说几句话都觉得费劲、难受,双腿不由自主想要往地上跪。

    花颜举着双臂,他头顶上就盘旋着红蛇,虎视眈眈的,一副想要吃了他的样子。他半眯着眼睛,那一瞬间都觉得自己踏入了地狱。他冲天星子说道:“前辈,前辈,你能不能将这灵兽给收一下,他那眼神像是要迟到我一般。我这招架不住。。。。”

    花颜说的很委婉,连眼神都很到位。

    天星子摸着须发,他撩开袖子,却摇头道:“花家少爷,你的母亲可是南宫桂?你凭借你母亲令牌进来的,这件事已经传开了。那只红蛇不是你自己放出来的吗,他就是天王兽,这家伙若是出来了,我可不好收回去。”天星子满面笑容,他捂着唇瓣咳嗽了一声,如若没事人般转身,去采摘那些森林中的野花野草。

    花颜捂着额头,他抬眼看向红蛇,一道信子从睫毛上掠过。在他脸上留下了蛇的唾液,他左手拉扯着宫如酒,眼神笨重,有点无奈:“宫如酒,你快救救我。我可不想变成这蛇的晚餐。你看看我还年轻...”花颜不管挪到了哪个位置,红蛇都会悬挂在他头顶,跟小妾般不离不弃。

    宫如酒摸着眼角,他声音很轻,戏谑道:“花颜,你方才不是说若是遇到这天王兽,便用“夺甲”来对付他们嘛。如今这里不就有一个现成的,你不如就此降服了他。你说好不好?”宫如酒托着下颌,他打了哈欠,这便端坐着看好戏。

    九尾灵狐安然靠在宫如酒肩上,他扣着脚丫子,并不打算参与这场混战。

    在小推车摊位上。

    在微弱灯光下。

    花颜抱着摊位上的柱子,他就与红蛇大眼瞪小眼,他催动着星力,逐渐涌入手指间。花颜默念着“夺甲”,白色星力从指尖流泻,在红蛇身上现出了一枚白色锁链,这是术法,也是束缚。红蛇在这道空间中来回扭动,他咆哮着,试图撞破这道禁锢。

    花颜第二次使用“夺甲”,他并不是特别熟练,在其冥想空间里,再次出现了一位白衣少年,雪色翩翩,弹琴煮酒,笑意翩然。当画面消失,花颜紧锁着眉头,红蛇挣脱了禁锢,白色锁链半截被折断了,还挂在红蛇身上,他直扑到了花颜身上。

    “艾玛我去!~”花颜猛然睁开双眼,蛇头一下撞入自己视线。他惊得滚落在地,红蛇张开了獠牙,将牙齿扎入他血管中,吮吸了起来。花颜捂着红蛇蛇头,他拍打着这只灵兽,指甲盖都扣进其血肉中了,人类血液跟灵兽血液混合在一起,流落草叶间,难以分辨。

    宫如酒惊得坐起来,他轻声唤出“青剑”,长剑插入了红蛇身躯,血色顿时扑满了摊位。红蛇忸怩身躯,顿时觉得身后疼痛,他勾起尾巴将宫如酒甩出去。宫如酒挂在了一棵树木上,他衣衫还破了道口子,青剑从树上划出裂痕,慢慢降落。

    他惊讶道:“这红蛇....花颜你还不快解开束缚,放了他离开。不然我们俩都要死在这里了。”宫如酒一落入地面,便猛然吐了口鲜血。他擦拭嘴角,视线略显模糊。

    花颜捂着脖子,他起不来,胸脯上压着个大玩意儿。红蛇吐露着红信子,想要将其一口吞了。

    花颜视线涣散,他意识也在消失。

    “宫如酒,我怕是要被吃掉了。”花颜失去了知觉,他晕了过去。从他身后钻出来一只龙,青色身躯,一口咬在这只红蛇脖子上,一大块脖子肉都被扒了出来。藏龙品尝了一口,直接给吐出去了:“奶奶的,这什么的品种,肉老得跟七老八十似的,难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洪荒虚拟化〕〔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穿越位面的魔方〕〔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