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气运从点星开始 0033 进军,鲛人族!
    契约!契约!

    花颜咬破手指,滴落一颗血珠落入戒指中。古铜戒指表面散开紫色光晕,小戒指便戴入花颜手中。他念道:“这空间灵器真好用。那这些东西可以帮我存放一下吗?”

    灵兽蛋、丹药等等东西全部都入了戒指肚子里,它更像是个没有门扉的小房间,随时可以吞噬东西。

    花颜起身,无东西一身轻,感觉真好。他跟在宫如酒身后,抵着下颌,便问道:“宫如酒,方才天星子那个摊位岂不是也算是空间灵器,还是他小推车好看。”花颜踩着石头,没看前方。一鼻子撞在宫如酒背部,“疼”他忍不住腹诽了个字,捂着鼻子后退几步。

    宫如酒转身,他认真且仔细的看了花颜一眼:“天星子修炼的是空间星力,可以操控任何空间物体,所以他不需要任何空间灵器,他自己身体就是很好的容器。”他嘴角向上,足足有三十度,那份轻蔑不经意间就已经显露了出来。

    他从怀中取出一枚手表,盯着上面方向,一直朝着南方走。

    鲛人族,应该是比较好说话吧。

    花颜连大气都不敢出,他满眼中都充满了疑惑,这些秘闻从未听过,看来还是他对这个世界不了解。

    他追上宫如酒,手掌耷拉着宫如酒衣衫,用力不大:“宫如酒,我们这是往南边走吗,森林中有水源的地方多了些,还隐隐带着股腥臭味道。我们要去鲛人族,不先去找天星星吗?”花颜摸着眼角,他眼底满是疑惑,伙伴重要,还是天王兽比较重要。

    宫如酒一反手就将花颜手臂握在手中,他声音很浅,很轻:“天王兽比较重要,关系着我们俩能不能进入四院,至于天星星她自己会想办法的。这点你大可以放宽心。”他喉结蠕动下,眉眼里也没有了之前的星光,这余下的只有冷漠。

    “好,好,好...我知道如今目标了。你先放手,我手腕快断了。”花颜咬着牙齿,他右手腕被狠狠掐住,连血液都不能流通,他面色惨白,也只能求饶了。宫如酒一松手放开花颜,他吹了口气,警告道:“花大少爷,你能不能少碰我,我警觉性很高,下一次你的手可能就没有了。”

    宫如酒往前迈开了一小步,在草丛里流泻着水流,从不同地方涌现而来。

    扑面而来的还有一股腥臭味道,那味道很大,几乎是海鲜味道三倍。

    宫如酒下意识捂住了口鼻,他面前飞掠过一个人影,看不清楚任何面孔,连声音都没有。在树干上滴落着些许水珠声音,滴滴答答,淋漓不尽,很是扰人。

    他用手臂挡住了花颜去路,轻声道:“花颜,我们身边有东西过来,杀气不小,看来对我们已经有了戒备之心。不知道他会什么时候出来。各自小心。”宫如酒反手塞给花颜一张符咒,揉成了一张纸团。花颜翻开纸团来看——上面写着“辟邪”两个字,他一咬唇瓣,脊背顿时一凉。

    “辟邪,这也太规矩了。宫如酒,你们家族都教得那么正式的嘛,连驱魔都教给你了。世家公子哥真好,我一来这世界就捡了个不好的身份..”花颜将符咒贴在头顶,他深吸了口气,紧紧跟在宫如酒身后。在他脖子后,伸出来一双手,充满腥臭味,那双手上还满是鳞片。

    花颜咽了咽口水,他亲眼看到那双手捂住了自己眼睛,符咒烫到了它。背后传来一阵惊叫,宛若虚影般消失了。

    他转身去看,脚后跟与附近都留下来一滩水色,湿湿嗒嗒的,潮湿得很。他头上那枚符咒飘忽忽落在地上,被水色浸润,彻底报废了。

    花颜摸着眼睛、鼻子、耳朵还有脸颊,他惊魂未定,抓住宫如酒衣衫,便道:“宫如酒,方才我看到一双手,都是鳞片就这样想压住我眼睛,幸亏你给了我枚符咒。但是她逃跑了,不知道还会不会来?”花颜张开嘴,吐了口气。他只觉得周围空气潮湿泥泞,每寸土地都是湿哒哒的。

    宫如酒面色难看,他扯回自己衣衫,却被花颜一把拽回去。他无奈之下,只能默默让其拉扯着。宫如酒提着“青剑”,在四周游走,凡是有水的地方他都会去亲自瞧一瞧,两人不知不觉便到了一处谷,四院森林中的无忧谷,据说下面是一片隔断的瀑布,瀑布下面便是无忧谷。

    从无忧谷过去,另一个地方是一片海洋,海洋中心位置就是鲛人族的国度,他们的国度不容许任何外人践踏。

    鲛人族会派遣鲛人来这片森林区域中驻守,以防止外人进入。他们称之为“圣女”。一旦被选定为圣女来到四院森林,一生就被绑定在这里,生老病死都与鲛人族无关。等圣女死亡后,便会有新的圣女过来替代其职务。

    圣女,是个悲哀的职业。

    在四院森林中。

    在无忧谷附近。

    花颜与宫如酒站在一片横跨两个世界的瀑布上,他们从这沟壑中往下看,看不到任何边缘,那些秘密都被覆盖在底下,无人问津。

    无忧谷就在前方,花颜迈开一小步,他想要去看看。

    从森林中传来一阵簌簌声,一阵只属于鲛人的声音。

    花颜脖子上莫名多出条锁链来,他整个人都被吸附到了宫如酒身后去,身体撞在了一块硬木头上,跌落在水里。

    他鼻子里充斥着腥臭味,差点吐出来。

    宫如酒提着青剑,追逐鲛人与花颜而去。

    他们在森林的一条溪流中碰面。

    鲛人下半身是鱼尾上半身却是人,没有容貌,只有头发很长。她浑身都覆盖着鳞片,面容奇丑,一般人接受不了。

    鲛人拉扯着锁链,她压着花颜脖子,指甲奇长。

    “鲛人...妹妹,你别对我动粗,我会害怕的。”花颜面色苍白,他连声音都颤抖起来。他只盯了鲛人一眼,便觉得这家伙丑。他下不去口,但还是将“丑女”变成“妹妹”。花颜好言相劝道:“我们没有任何恶意,你不要惧怕。”

    他捂着链条,一点一点解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洪荒虚拟化〕〔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穿越位面的魔方〕〔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