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气运从点星开始 0035 半路杀出程咬金
    “一双璧人,我看着真的挺像的。”花颜比划着十指,在他那方框“相机”里,清丽跟宫如酒就是一对情侣。他猫着身子与宫如酒并排站着,他声音淡淡的:“宫如酒,你小子艳福不浅,有妹子自动送上门。比我这只万年单身汉强太多了。”

    花颜用肩膀蹭着宫如酒,他挤着眉眼,疯狂暗示。

    宫如酒只是瞥了他一眼,摆开袖子,也没有接过木盒,他眼光在清丽身上游走,最后说了句:“鲛人族那么喜欢模仿别人的么,故人已逝,还请姑娘变成其他人模样吧。”宫如酒推开了清丽,他踩着石头往森林中走去。背影绝情,身影飘忽的。

    清丽捏着木盒子,她咬着唇瓣,整颗心悬了起来。她整张脸都因为焦虑,变得红红的,她一看到宫如酒抛开,便有些泄气。她腹诽道:“花公子,我是不是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我不该变成宫公子故人模样,这副皮囊我当初只是觉得好看,所以才拿来用的,竟没有想到会造成这般误会。”

    她眼神紧张,瞳孔里满是缩小的身影。清丽捂着小木盒,转身交给了花颜。

    “这可是你要给宫如酒的东西,如今交给我不太妥当吧。”花颜挠着后脑勺,他眼神躲闪,双手畏畏缩缩,也不敢去接。

    清丽一把拉过他手掌心,就将小木盒放在了他掌心中,便嘱咐道:“这本来就是我要交给你们的东西,只不过换了个人托付罢了。鲛人眼泪,作用很多,合成天王兽只是其中一个功效。花公子你要记得,不能给小人占得便宜。”清丽转身走入了森林中,她一路上都在寻找宫如酒踪迹,花颜也跟在其身边。

    两人在这片林子中,搜寻了起来。

    在四院森林中。

    在一条溪流附近。

    在一棵古树上。

    宫如酒被困在了方形笼子里,他四肢上都留着伤痕,他躺在笼子里喘息。九尾灵狐挂在宫如酒脖子上,他似乎是昏睡过去了,没有一点反应。

    “你们两个人不要靠近这里,森林附近都设了埋伏。是沐唐风那些人干的。”宫如酒拽着笼子栏杆,他一看到花颜跟鲛人清丽靠近,他便提醒道。

    花颜跟清丽刚踏上这里的土壤,便闻到一股火药味道,他们俩被火星榴弹炸飞。清丽甩落在地面,她露出了原本面貌,还露出了人鱼尾。花颜头部撞到树干,血液从头顶留下来,他趴在地上,只看到了一双脚踩在自己手臂上,听这声音,就是沐唐风。

    沐唐风用了几分力道,他将花颜几根手指都一一踩了过去,目露凶光:“我们又见面了,老朋友,想不到吧,我会带人在这里埋伏。刚抓住了宫如酒,你们俩便自投罗网了。这招瓮中捉鳖还真是好使。我接下来准备将你们两个推下无忧谷,当探路人的。”

    他拍着扇子,将它一角塞入花颜口中,还故意转了个圈儿。

    沐唐风抬起脚,他面含笑容,道:“将花颜跟宫如酒,直接从无忧谷上推下去,本公子想看看这瀑布底下到底有多深。至于那只鲛人就留着,我们今晚上烧美人鱼吃,也让你们尝尝看什么是灵兽的味道。”他拍着扇子,笑声奸邪。

    花颜从地上起来,他靠着树木,视线不是很清晰,随即吐了口唾沫。他不耻道:“沐唐风,你们家开荤都是吃野生动物的吗,我思索着沐家那么有钱,应该养了不少鲛人。你今晚还要带着仆从开荤,这证明什么,证明你家压根吃不起鲛人。”他一脚揣在沐唐风后脚跟,捂着额头,大口喘息。

    沐唐风被踹了一脚,他合着扇子,脑中一热,随即便一脚踩在花颜肩胛骨上。他猫着脖子,慢慢靠近,一巴掌拍在花颜脸上,声音很清脆。

    “你说谁家里穷呢,臭小子,我可听说了。你们花家压根就看不起你这废物,你跟你娘都是被抛弃的,还有脸在我这里横。”沐唐风提着花颜衣领,将其拖曳着,拖出了森林。一直抵达无忧谷瀑布附近,沐唐风这才平静下来。他左手压着花颜,将其按在地上,厉声呵斥道:“你不是很想横吗?刚好本公子今日心情好,就将你彻底给解决了,免得日后看到你心烦。”

    他将最后两个字加重了音调,右手将花颜从瀑布上丢了下去。

    沐唐风摸着鼻子,他笑容满面,心中石头落下一大块。

    如今,所谓的天才没有了,即将沉入这无忧谷中,到时候尸骨无存,死无对证,四院也必定不会背上这莫须有的罪名。花颜,你还有谁可以给你撑腰。

    在沐唐风背后,宫如酒跟鲛人清丽也被押着过来了,他们俩亲眼目睹花颜被丢了下去。宫如酒胸脯起伏,他胸口中窝着一股气,便破口大骂道:“沐唐风你这个小人,阴狠毒辣,你们沐家竟会出你这样的人物,当真是个人物。今日事情,我跟你没完。”

    沐唐风转身,他用扇子抵着宫如酒下颌,他笑声跌宕,权柄在握:“我今日看看,你宫如酒是如何将我的丑事全部都泄露出去的。来人,拿走他的青剑,扔他下去。方正宫家距离这里那么远,也不会知道你的情况的。”他扇子移开宫如酒身体,满眼都充满了期待。

    “是。公子。”仆从押着宫如酒,将人从瀑布上丢了下去。

    无忧谷上方风平浪静,但是下面却是万丈深渊。

    沐唐风用扇子敲打脸颊,他拍着手掌心,心底徜徉着快乐,他摆摆手,道:“来人将这鲛人按在地上,本公子今日就要对其开膛破肚,看看这内脏是不是也跟我们人类一般无二。还有这珍珠一样的眼泪,我也要好好的品尝品尝。”

    “你不要脸。”清丽被人喂了迷魂药,身子瞬间软了下去。她被压在了地上,四肢都被人按住。只能看着沐堂风缓慢靠近。

    沐唐风从怀中拎出小匕首,他丢开鞘,白色锋芒般的光印在清丽脸上,她深深感到恐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洪荒虚拟化〕〔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穿越位面的魔方〕〔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