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气运从点星开始 0049 谋划
    花颜躺在床榻上,他举着手背,手指从那排小字上掠过,心里总装着不自在。他敲了敲沐唐风房间的墙壁,说道:“沐唐风你想到解除与你契约的办法没有,你们沐家也是个大家族....”花颜故意将耳朵凑到了墙壁上,但是没有听到任何回应,只有醉酒人呼呼大睡的声音。

    这小子,真鸡贼。竟然将如月酒楼里酒水给拿过来喝了,也不知道他会猴年马月醒来了。

    花颜翻身起来,他刻意瞟了沐唐风房间一眼,沐堂风抱着酒坛子就躺在地上,双颊粉红,连连倒落在地吹着泡泡,那睡姿起仰八叉,十分好看。

    “沐家公子,原来喝醉之后是这番光景,他怎么不吐露点真言出来呢。”花颜抚摸着眼角,他眼神里充斥着挑弄。戏谑了几句,便也只能作罢。他从怀中翻出了《通灵录》,翻到了第二十五页,上才看到了困魂术,还没有吃透里面的东西。

    困魂术是沐家老祖宗传下来的禁术,在他们认知的范围内,是不可以将人当做是契约的物种的。这是违背道德伦理的事情。一旦动用了困魂术,便是与地狱做了一场交易。阎王会将这人魂魄还给契约人,被行契约的人手背上会出现契约人姓名。困魂术一旦成立后,便需要契约人自行解除。

    花颜粗略看了眼困魂术过程,他盘腿坐了起来,吟唱、还要达到星丹级别,被契约人还要处于半昏迷状态,这不就是牧师捕捉魔鬼的办法嘛。西方文化源远流长,没想到竟也被沐家家主参透了。

    “若是要解除困魂术,就要等被契约者灵魂稳定,伤势痊愈后,再次行弃契约仪式,其实就跟契约灵兽是一个道。”花颜挠着后脑勺,他有点郁闷,遂伸出了左腿。他放下了《通灵录》,摸着眼睛,窗台上站着一只白鸟,大眼睛炯炯有神,直视自己,有些高傲。

    他还未穿鞋子,便徒步走到了窗台处,花颜伸出手来抚摸着白鸟的头顶。他手指被白鸟咬了一口,花颜忙将手指含在了嘴中,怒骂了句道:“你大爷的,小鸟儿连你也欺负我。我长得那么英俊潇洒,人见人爱,车间车爆胎,美女见了沉鱼落雁的,沦落至此,简直是上天不公。”

    白鸟眯着眼睛,他身躯散称沙粒,人形边框在花颜面前出现。

    一个白袍男子,眼角画着红色眼线,他直勾勾盯着花颜,双手上是一颗水晶体,他是来斩杀的。

    按照圣女吩咐,将这三个祸患从这个世界上永久剔除掉。

    白袍男子握着水晶体,一步步靠近花颜,他单手提起花颜领口,口中咒文念念不断。黑色密码般的锁链,在花颜身上盘旋、攀爬,调整着松紧度。白袍使者侧着头,他一脚踏入这玻璃房间地板上,地板上立刻出现了龟裂的痕迹,四周墙壁也跟着裂开了。

    不断有石头与玻璃从海面上掉落,在十方星神眼神平时的那一片海域上,如月酒楼二楼房间坍塌,断裂了一大半。

    花颜、宫如酒与沐唐风都落入了水中,白袍使者悬浮在海面上,他化成白烟,形体成了白鸟便飞走了。

    海面上荡漾起来一寸高的海浪,激荡了三次。

    花颜沉入了海水中,他耳朵与鼻子里猛然吸入了好几口海水,滋味酸爽。他从怀中摸出了十方鲸鱼球体,心里默念了句:“念在我曾经帮过你,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这次也帮我们一回。我保证下次不会将你再关押在这狭窄的空间里了。”花颜将球体丢入了海水中。

    球体上光如在星图上走动,十方鲸鱼眼神亮出红色,他从球体中呼啸而出,身形骤然变得很大,一口将花颜给吞入了嘴中。

    花颜在十方鲸鱼唇齿间躺了几秒钟,他捂着其牙齿,心急如焚:“十方鲸鱼,我还有两个朋友,如今都在海水里泡着,还有只喝酒睡得不省人事的,另外一个估计也是凶多吉少,你能不能先救援救援他们。”花颜摸着后脑勺,他如今魂魄还未归位完全,星力只能凑合用一星半点。

    他抱着十方鲸鱼牙齿,灵兽车速不错,在海水里驰骋徜徉。

    十方鲸鱼往口里咽了口口水,口水化为保护罩,将花颜给防护起来,他可以不遭受海水侵蚀,安心在海水里找人了。

    在海水中,分散着好多玻璃碎片,还有床榻与桌子、板凳,有些都是完整的。如月酒楼如今损失惨重,二楼几乎全部都废掉了,这消息很快便会传扬到了鲛人城中。

    在废墟里,花颜看到了沐唐风与宫如酒,宫如酒拉着沐唐风,往海面上赶。他也略显疲惫,显然是被方才的冲击力给毁得有点劳累。

    “宫如酒,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吧。还好找到你们了,赶紧上来吧。”花颜探出手臂,他想要拉宫如酒一把。宫如酒在看到花颜与十方鲸鱼的时候,很明显的愣了一下,他剑眉微蹙,不情不愿的上来了。

    十方鲸鱼关闭了嘴巴,他身形融入了海水中,一直往上游。

    在十方鲸鱼肚子里。

    宫如酒将沐唐风放在地上,他一脸正色,情绪便有点收不住了:“花颜,我跟沐唐风费了那么大劲儿,你说放就将十方鲸鱼给放出来了,若是他再一次兴风作浪该如何?你再拼命一次,再来一次“夺甲”?那么想去阎王殿报道。”

    “我没有...在我身边只有一只海洋兽可以用,况且十方鲸鱼他心眼并不坏。”花颜摸着鼻子,一时之间哽住,他才从鬼门关里走了一遭。他是不是做的有点过分了。花颜无奈道:“这样吧,等会儿我们合力收了他,你跟沐唐风可以降服他的。”

    十方鲸鱼一口水从头顶喷出,他不满的哼唧。

    花颜捂着耳朵,他全然当做听不见。

    宫如酒表情淡然,他坐在地上,无奈道:“无用,十方鲸鱼已经认定你当主人了,只不过你如今实力的不够,不足以契约他,所以才会夺甲失败。赶紧提升实力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洪荒虚拟化〕〔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穿越位面的魔方〕〔影后归来:霍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