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气运从点星开始 0057 误入人狼秘境,矿石出现(求收)
    花颜捂着脑壳,他寻思着这师姐是谁,趾高气昂,完全就没有将他们给放在眼里。他视线微微移动,这才看清楚女子模样,轻柔窈窕,大家闺秀模样,只是这身上竟然有着灵兽特征。他倒吸一口凉气,“嘶”了一个字,一拍脑门才想起来,这位师姐是谁,不就是人狼族女王年轻时的模样。

    “哎呀,师姐,大不了我们给你打头阵,你就不要生气了。好不好?”花颜捂着太阳穴,他脑子里一片空白,面色煞白。

    他看到师姐从自己身边走了过去,师姐在路过溪流水边的时候,还弯腰去捡地上石头,灰绿色、凝结成块。

    师姐将灰绿色石头拿在手心里把玩了一阵子后,放入怀中,很是随意。

    她回眸,嘲讽道:“我说两位师弟们,赶紧跟上,这个秘境看来是个宝藏。我们若是去的早的话,没准还能捞到点好东西呢。”

    花颜与宫如酒身躯被定在溪流水边,他们身体逐渐沙粒化,从镜面中消失了。

    灵魂归于本体,他们都捂着头,头痛欲裂,每一根神经都是痛的。

    在黑暗尽头。

    在洞穴中。

    在花颜身前,黑暗精灵落在了他头上,脚丫习惯性踩着这发丝,并将其头发窝当成了一个鸟窝。黑暗精灵敲打花颜额头,不断发出鄙视的声音。

    花颜捂着额头,他用手去驱赶黑暗精灵,都没有任何用处。

    他扶着脑袋,有些生气:“宫如酒,你看这臭黑暗精灵霸占了我头发,还东拉西扯,死活不肯下来,难不成是看上我头发了?”花颜捂着身上每一寸信号,他都难以支撑这些东西。他从地上起身,扶着墙壁,便开始寻找起方才的镜面来了。

    方才看到的画面很是真实,宛若身临其境。他确定这里就是所谓秘境,也是蕴藏了无数宝藏的地方。灰绿铁矿应该就在这里面。

    花颜往前走了几步,忽然停下,他才想起来身后还有个人。他在黑暗中摸索,呼唤道:“宫如酒,你是不是跟丢了?”他眼珠在黑夜中寻觅,寻找一个定点。

    墙壁上传来水流声音,距离花颜不远处有流动水响动,音源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男子气息全部都扑在了自己脸上,边角轮廓都给喷了一遍。

    花颜与宫如酒拉近了些距离,那男人距离他只有一指甲盖左右,两人之间鼻息、口息相互交换。在静谧水色里,只能听到水流涌动。

    宫如酒突然亲近,将花颜存在空间缩小,他双臂将花颜压在了墙壁上,左手在墙壁上摸索,唇角紧贴花颜鼻子,如微风拂过。他抬高身形,将石头从岩壁上扣了下来。

    他推开一步远,在黑夜中用星力照亮了半个洞穴,这才看清楚石头本来面貌,是灰绿铁矿石,原来在这个洞穴里全部都是这些东西,到处都是宝藏。只是这些东西要如何才能搬运出去呢?

    宫如酒从空间里挪出来一个箩筐,是竹子编制而成,能够容纳一整个洞穴。

    他将灰绿铁矿丢入箩筐中,箩筐在一瞬间便自行复制出了好多铁矿石来。花颜在一边儿看得分明,他举着手指,忍不住感叹了几句:“哎!宫如酒,你箩筐哪里买的,我觉得不错。能够复制生财,今后我们就用这个宝贝行走江湖吧。你觉得如何?”

    花颜伸开五根手指头,他去摸,星力瞬间便熄灭了。花颜扑倒在了水中,浑身都湿透了,他大吼一声:“宫如酒,你是故意的吧,故意折腾我。你有没有良心的,竟然欺负一个实力比你还要菜鸡的人。你你你......”他从地上爬起来,差点再次打滑踩空摔下去。

    宫如酒一把将其拽住,才让花颜免于为难。

    “还想再下去一次,我一放手就知道你会不会再下去了。”宫如酒眼底划过一丝皎洁,他拽着花颜往里面走,在这洞穴尽头,到处都长满了灰绿矿石,如同天然宝库一般。他们在洞穴尽头,看到了一个巨大时钟转盘,全部都是机械装置,上面时针跟秒针还在转动。

    这是别人设计出来的表盘,边沿雕图精细,内面还有双侧玻璃,在表盘上动物栩栩如生,还会动。这简直就跟活着一般无二。

    花颜摸着表盘边缘,他围绕表盘走了好几圈,袖子无意之间缠绕上了这上面的小机关。表盘附近小按钮被按进去后,整个洞穴都疯狂旋转了起来,洞穴里逐渐明亮,周围岩壁在移动,分割,变换分裂了两三次后才停下来。在他们面前伫立的是一排武器库,无数绝世好兵器都留在这里,许多灵器在江湖中都已经失传了,历经千年被人们所遗忘。

    宫如酒眼神一亮,他立在灵器库面前,内心涌动,表面风平浪静。

    花颜一下子便冲了上去将这些宝贝们全部都盖在怀里,仰天大笑道:“宫如酒你看我厉不厉害,竟然突破了这层防线,得到了那么多宝贝灵器,我想要将这些灵器全部都搬走,今后可以换着用灵器,被人崇拜的人感觉一定挺好的。”

    他抱着灵器们不放,双腿夹住其中一把枪,连笑容都扭曲了。

    宫如酒抬眼看向别处,他捂着眼角,视线里压着点淡然。空气里喷涌着的些许味道,磅礴而又强大的星力朝着这里靠近。应该是有守卫灵兽吧....

    他抬眸间,一只水蛇尾巴已经缠住了花颜腰部。

    “花颜...你小心点。”宫如酒有点无奈,他视线滑落地方,正是花颜被摔出去的场景。

    花颜在地上被拖行了好几米,在头部距离墙壁只有一根手指距离的时候,两只龙角顶住墙壁,这才挽回了面子。

    他一咕噜从地上起来,在洞穴里四处打探,露出两颗牙齿,很凶,很直接:“是谁,在背地里暗算小爷,有本事出来单挑。”

    在花颜头上,黑色精灵敲打着其头发还有额头,似乎是在提醒他什么。

    果不其然,从花颜身下地板突然崩裂了,花颜被顶上了洞穴顶部,划转了三百六十度,就坐在了地上。他这才看清楚袭击他的东西——是一个拥有好些头发丝的奇怪家伙,她从地底爬出来,全身上下都是机械,连一块人皮都没有。头发是一堆堆小蛇堆积而成,都是鲜活的应该是植入进去的活蛇芯片。

    花颜捂着屁股,他从地上站起来,神色异常,往前走近了几步。他看清楚这女人的面貌,不就是模仿美杜莎容颜仿造出来的机器人,在这个崇尚玄幻的时代,机械时代有点遥远。花颜擦了擦了手,他大摇大摆从机械美杜莎身边经过,手臂被其拽住,将骨头生生掰断了。

    一阵骨头脆裂声响在洞穴里炸开,花颜“啊”一声惨叫,膝盖也同样中招,他一膝盖跪在地上,以半蹲着姿势被呛住了脖子,那喉结宛若小鸡样被机械美杜莎捏在手里,他那喉结脆生生的,看起来就十分容易被击碎。

    “宫如酒你还在看热闹,不嫌事大,我就差一口气下黄泉了。”花颜神色惊变,他身上灵脉覆盖,金黄色脉络如同光缆般涌入脑中,他眼神红肿,一瞬间全身都被龙化了。一只藏龙反口咬住了机械美杜莎的手,将其手臂生生扯断,机械火花从此崩塌出来出来,黄绿色油性液体落满了一地。

    机械美杜莎捂着手臂,惊讶后退,她反应变得迟钝了些,弯着脖子,侧目看着面前敌人。

    从一个人变成了一只灵兽,这是什么操作。

    她手臂在匀速恢复,眨眼功夫已经恢复完成了的。

    在机械美杜莎身后,窜出一道绿色光芒,一道剑气,将她身体劈成了两半,黄绿色液体流泻在地上,犹如墨水泼在地上。藏龙被溅了一声,他沉声垂眸,沉默许久,不做声了。

    他看了看腿脚、脖子还有龙角上的异色,眼露凶光。

    藏龙没有立刻发作,他眯着眼睛,注视着周围,他轻声道:“哎呦,这洞穴原来主人厉害着嘞,竟然将这机械玩意儿给生产了好些个,都暗藏在这些底部,宛若一个巨大军团。宫家小子,你若是不害怕的话,可以一剑斩杀不少个,全部都交给你了。”

    藏龙一脸坏笑,他退到了一边儿,打个盹儿。

    宫如酒收敛了目光,他挪动脚步,就感受到了在地下有东西在冒出来,青剑剑锋当下落入突然,一只蛇头连着土壤一块儿被带了上来。滚落在藏龙附近。一时之间,从四面八方墙壁上都破除一些土壤跟碎石块来,一模一样的机械美杜莎出现了,她们蜂拥而至,将这里给占领了,围堵得水泄不通。

    机械美杜莎将宫如酒跟藏龙全身扫了一遍,她们左眼上都套着一副眼镜,可以将敌人数据全部都做出来。不费吹灰之力,拥有这样一只军队,便可以横着走了。

    灵器多,机械人多,这秘境究竟是....

    宫如酒神色紧张,他握紧了青剑,手掌心里全部都是汗渍,他与机械美杜莎们僵持了很久很久,双方始终都没有动手。

    “她们为什么全然都不动了,是处于休眠状态了吗?”藏龙声音缱绻而又不安,他悬浮在空中,打了个哈欠,便看向了不远处,那眼神里多出了点不相信来。

    一瞬间功夫,所有机械美杜莎全部都停滞了,她们垂下头,就如同睡着了一般。如今,洞穴里安静得很,跟死了一样。

    他反倒是不习惯了。

    眼瞅着没有危险了,没有威胁了,便逐渐退去了兽态,将灵魂主动权还给了花颜。

    花颜眼神里抵着一股警惕,他放下青剑,观察左右。时间一点一滴过去,洞穴里依旧很安静。他才将青剑放回了身后,插入了剑鞘中。宫如酒摸着鼻子,他探入机械美杜莎中间,绕过她们到了灵器附近,随意拔起来一把灵器后也没有见谁来阻挠他,这才松了口气。

    “宫如酒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胆小了,往日里谨小慎微也就罢了,你如今是...”花颜捧着肚子大笑,他刚弯腰,一道石头光柱便从脖子旁边溜了过去,那速度可以跟光速媲美。他咽了咽口水,始终不敢抬头。耳旁传来机械重启的声音。

    好死不死,报应不会来的那么快,我前脚刚讽刺完宫如酒。

    这些机械美杜莎难道还有让人石化的功能。

    花颜抬眸,他手臂化成龙族强壮手臂,挡住了这些攻击。身体一直往后退,他招呼这些高科技玩意儿有点吃力,背部已经靠在了墙壁上,遂咬着牙齿,道:“宫如酒,这些都是什么高科技,我这脸都快要被招热乎了。我开始相信神话传说,圣经故事啦。”

    宫如酒沉默不发,他从岩壁上拔出两把灵器,一把是剑,一把是笛。剑留给自己,笛子便丢给了花颜。

    “好好打架,等活着出去再讨论你说的那些内容。”宫如酒将笛子丢给花颜,身形在机械美杜莎中间穿梭,行动自如,如同进入了无人的境地。他才用了三两下功夫,便将这些机械美杜莎们斩杀了一半。就在这时候,花颜却用笛子挡住了宫如酒长剑,他笑嘻嘻的说道:“宫如酒,人狼族女王还需要这些机械兵团来拯救村庄呢,别全部都给斩杀殆尽了。”

    他虽然嬉皮笑脸但是手上力道不小,将宫如酒长剑挡了回去。花颜在其中一只机械美杜莎身边驻留了会儿,他从尸体上取出了个芯片,放在掌心中。他更好奇,这水晶芯片,若是直接用到了灵兽身上,会是如何场景。

    花颜收拢了水晶芯片,他起身望着灵器墙壁,将笛子握在手中。

    他掌心中寒气逼人,宛若十里寒霜握在手中,中下级等灵器,在灵器书中记载了由一种灰绿色铁矿做成,通体寒冷,适合水系星师使用。他看看自己奇经八脉,也看不出来自己是哪种星师。

    花颜并不嫌弃这兵器,反倒是觉得趁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洪荒虚拟化〕〔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穿越位面的魔方〕〔影后归来:霍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