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气运从点星开始 0058 掉入第三层
    “这笛子不错,我觉得倒是挺趁手的,你觉得如何呢?”花颜给这把灵器取了个名字,叫做“第一迷妹”。这是他所获得的第一件灵器,一人一灵器能够相遇,也算得上是一种缘分了。他将笛子塞入腰际,摸着眼角,同宫如酒说道:“宫少爷,我们这算是完成任务了,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吧。”

    他往前一步,将芯片从掌心中拿了出来,塞入宫如酒手中,那眼神里充满了魅惑。

    宫如酒看到那张芯片,思考良久,都没有反应过来。

    “大男人本来就怕黑,宫如酒前辈难道你就不害怕吗?”花颜动了动手臂,一半身体被压得失去了知觉,他眼神里充满了绝望,他还能在这里跟别人谈笑风生,也算是一种福气了。他看了眼袋子口,似乎有人已经开始松开绳子了。

    他叫唤得更加卖力,连声音都变得醇厚无比:“好心人你赶紧解救下我们,我们都栽到一老头手中了。你千万别嫌弃我们……”

    花颜声音刚落,绳子就解开了,他们从袋子里被释放了出来后,三双眼睛对视。人狼族女王就看着他们俩,完全是觉得他们在搞笑。

    人狼族女王愣了几秒后,她才说了句:“怎么是你们两个人,花颜你竟然会来这里救我?该不会是看风景走路的时候掉下去的吧。”她满不在意的说了一句后,将两人拉了起来。

    花颜摸着后脑勺,有点不太好意思,遂说道:“我说你是不是有点过分了。我跟宫如酒前辈来这里找你,就差去学院里报道了。你还是这副嬉皮笑脸的。”

    他说到最后,这火焰就蹭蹭往上面增。花颜一把拉过人狼族女王,他扶着人狼族女王臂膀,两只眼睛瞪得跟铜铃般大小。

    人狼族女王震了下,她眨了眨眼睛,将手放回了袖子里。她在左右间晃悠了一会儿,才忍不住指着墙壁道:“这里就是一口井,下面是地下宫殿。具体地方我都已经查看过了。没有人来过,这里白色尸骨估计都是以前被慕容家迫害的人。”

    “我们刚进来,还没在这里看到过尸骨,所以,我们要怎么出去才行。”花颜巡视四周后,他眼神落在了附近墙壁上,他手指不由自主就扣了上去,在墙壁上摸到了一处空旷的地方。

    石头一下子就凹陷下去,他听到墙壁里面留着齿轮的声音,随后就是机械音。花颜“咦”了一声,他忍不住看了后面一眼。

    人狼族女王跟宫如酒指着他身后那个庞然大物,他们都睁大了眼睛,便异口同声的说道:“新人,我觉得你还是赶紧跑吧。”

    花颜眼神里充满了戏谑,他转身就老到了一只灵兽,就挺立在那方。在灵兽腿脚上绑着锁链。

    灵兽身形庞大,乍一看像是一只火龙,他肚子上还留着眼睛,仿若能够窥探一切事物般。花颜慢慢退后,他双手横在空中,便想要放慢速度,稳住这条龙的心绪。

    他走到了另一边儿上,耳边响动着一股声音,是灵兽喉咙里发出来的。火龙探出头驴来,他定睛看着这花颜,从鼻腔里喷出来一道龙息。

    火龙沉静了一会儿,便道:“人类你们好好在你们世界里带着,不好吗,非要来我这里瞎溜达。既然来了,那么就留下来吧。”他双眼中露出了火红色,将所有人都看扁了。

    他伸展开双腿,一步步靠近花颜,他将爪子拍向了其,瞬间飞沙漫天。火龙一张开手掌心,没看到脚底下的肉泥。

    火龙露出牙齿,他从嘴里冒出火星来,顷刻间就爆发了。

    “人类,你到底想要在我这里获取什么。你有本事就别跑。”火龙眼神里露出了点冰寒来,他抬起了掌心,那一瞬间便变得张狂了些。总觉得是人类在故意挑战他的底线。

    火龙怒火中烧,他撩起掌心来,就想要将他们全部都给扇到了墙壁上。井底下地动山摇,瞬间就能将人全部给打落在了地上。

    花颜率先撞落在了地上,他手肘碰地,瞬间就多出了点红色来。他从地上爬起来,头发上、衣服上还有肩膀上全部都是灰尘,花颜摸着墙壁起来。

    他眼底满是疲惫,连心里都充满了郁闷了。他冲着那只灵兽发火道:“我说你这老爷们,真是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你看看你这个糙爷们,真是让人担忧。”

    花颜扶着墙壁,他脑子嗡嗡直响,连耳朵里都带着回信。他话音一落,就一步一步朝着火龙靠近,他指着只火龙,气焰嚣张,连平日里的大气跟亲切都荡然无存。

    火龙喷了一鼻子龙息,他舔舐着舌头,只是白了花颜一眼,便将口水滴落到了舌头上。他看着活人,视线里都充满了热情。

    人类的肉跟骨头是最美味的,今夜的晚餐有了。

    火龙扫起一掌心,将红三岁从地上铲起来,便放在了自己嘴边儿上,他口水流了下来。火龙眼睛落在花颜身前,犹如放大了好几倍。

    “你这家伙实在是太嘴馋了,你确定吃了我不会闹肚子吗?”花颜很平静,他摸着鬓发,那眼神里充满了郁闷。

    他就静静等待着,希望有朝一日,可以让这灵兽对自己折服。

    花颜就这样看着火龙,他摸出了玉笛,吹了起来。地宫里弥漫着雾气,微雨提着菜篮子走了过来,她摸着鬓发,对花颜说道:“亲爱的小店长,你有啥好玩的或者是好用的东西,需要让我给看一下吗?”

    她说完便探出脑袋来,将这火龙上下打量了一番捂着鼻子,便露出了嫌弃的意味来。

    微雨一看到花颜踌躇满怀,一脸迷茫的样子,便对着他说道:“是本姑娘脸上有什么东西吗?为啥你一直盯着不肯放了呢。还是说你已经想好了献祭给我的礼物了。”她一把拉开了花颜,走到了火龙身边。

    她仔细打量了起来,遂对他们说了句:“这次灵兽成色不错,若是把这内丹挖出来了的话,可以制造成一个不错的香包。”微雨从菜篮子里挖出来个珠子,放在空中比划了一下。

    花颜捂着额头,他有点郁闷,遂问道:“你这家伙……仙姑,你是不是有点想要上天的节奏。这只大大火龙,交给你咯。”他摊开双臂,一点都没有不好意思。。

    微雨从手指中弹出一颗珠子,她迫不及待的将所有人都抛弃在了身后,便这火龙给收了。

    水珠变成了白色布,将火龙压在了下面,他动弹几下,哀嚎了几句便变得安静了些。

    微雨嘴角上扬,她弯下腰身将水珠给收了回来,看着水珠落入菜篮子中,才放了心。她转身看向花颜,咳嗽了几声:“好小子,你这次竟然到了他人地宫中,该不会是被人贩子给拐骗到山沟沟中来了吧。我这美少女可以帮助你出去,只要你给点....”

    微雨探出左手,摊开掌心,她微笑中渗透着诱惑。一步步靠近北小川,也不委婉。

    花颜摸了摸脸颊,他满脸都是灰尘,他掌心在墙壁上搜寻起来,在地宫墙壁上看到了棵珊瑚树,探出手臂却怎么也够不到。他满脸笑嘻嘻的,转头便同微雨说道:“仙姑,我寻到了个好东西,你不如拿过去好好研究下,估计可以拿来入药。我们只需要出去就行了。”

    他摸着眼角,在质量极差的地宫里呼吸也很难。花颜单手叉腰,他拍了拍手掌心,灰尘被拍出去。他在这地宫中细细盘查起来,在一处不大的地方坐落着个神庵,台阶上落满灰尘,蛛丝网已经将整个神庵掩埋了起。他走上前去,将蛛丝网清理了些,才看清楚里面的供奉之人。

    大地仙,一般为地仙是级别最低级的,一般在古代里掌管着这狭窄的区域。里面是个女仙,只是过去半晌,也不见有人出来。

    这一点都不符合情节发展,他估摸着连主线都偏离了。花颜鼻子附近都是灰尘颗粒,他呛得一口气喷出来,灰尘冲他满面。花颜猛然咳嗽了起来,他转身捂着口鼻,差点背过气去。这时候,他那头撞到了什么挂饰,才惊觉是不是撞到了啥。

    “你们快帮我看看,我是不是撞到了地仙....“花颜声音不大,但是能让这地宫里所有人都听到。他眼巴巴望着不远处,那视线里带着憧憬、小心跟恭敬。他慢慢抬头,看到了面前女子穿着一身戏曲服装,颈部还挂着硕大珍珠,便捂着唇瓣后退了一步。

    “对。还是个的女的。”人狼族女王两瓣唇上下翻动,她趴在地上还白了个眼。

    “兄弟,你就别装了。分明都已经看到了,这就是守着地宫的仙儿。”宫如酒从地上起来,他被灰尘熏晕了。视线模糊,眼前人都能够分成好几个影子。

    宫如酒低下头去整理那拂尘,一根根白色丝线看得他眼花缭乱,鼻子里不满得哼出了点哼唧来。他不管这仙家的事,管不得,管不得。他这辈子还不想被束缚在凡尘中。

    地宫里安静得很,神庵躺在地上,灰尘不安分得漫天飞。微雨拔了珊瑚,抱在怀中爱不释手。她瞅着这东西也得有个几百年吧。

    花颜故作惊讶,上下打量了下这女子,容貌极好,衣衫也是定制的,就连那靴子都是标准的小脚。他拖着下颌,寻思起来。敢情好这就是迷恋戏曲的某个仙。

    “敢问大仙是谁,家住哪里,今日出来是否有事情要交代。”花颜眼神热情,他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隙,拍着手臂,便走上前去,巴巴得捆着人家手臂:“大仙,你打算咋回报我们。”

    还没谈开端,他就已经开始思索报酬的事情了。

    “大男人,老想着报酬,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子。”人狼族女王从地上起来,她拍拍裙子,没好气的冲花颜发了些火气。她心里一团乱麻,只要是看到花颜身边有人,但凡是女的,就会气血上涌,特别不爽。人狼族女王扶着脚,走到了墙壁附近,坐了下来。

    她视线落在花颜跟地仙身上,别提有都眼红了。

    花颜没去搭理人狼族女王,他就留在地仙身边,一步都不曾离开。地仙抬起唇瓣,她看向井口,眼中落满了落寞:“这里曾经是我守护的地方,只是最近几年井口里的水都不见了。我也渐渐失去了我的神力,只剩下这最后一点力量,就是等待你们来。所以....”

    “所以....”花颜摸着鬓发,他并不是很懂得这戏码。

    地仙忽然转身,反抓住花颜手臂,她哀声倍增:“请带着我离开这里,我神力已经所剩无几了。带我去有水的地方,只有那里我才有活命的机会。”

    “若是不带你走,结局是什么?”花颜摸着下颌,他好奇心作祟,便嘴欠问了一句。他说完后又不好意思退后一步,那憨憨样子显露无疑。

    静置片刻,周围什么声音也没有,只有微雨捣鼓珊瑚树所发出的声响。她将珊瑚树放入了篮子中,地仙眼尖便化为了一道红光,钻入了篮子中。微雨蹙眉,她怕打着珊瑚树,便道:“哎哎,这位大姐人都还没同意带你走呢,你那么着急干嘛?”

    她晃了晃珊瑚树,上面只留着一道红光,很是微弱。微雨虽然嘴上说着不愿意,但还是不忍心放任不管。她握着菜篮子,同花颜他们说了句:“你们还不快点到我身边来,再不走我可就走喽。”

    她睨了花颜等人几眼,摸着眼角略有点生气。

    “别...仙姑,你别生气。我们这不就来了吗?”花颜紧紧攥着手中那枚玉笛,他拉了把人狼族女王跟宫如酒,三人都挤着到了微雨身边。他说了句:“仙姑我们准备好了。”

    微雨看看他们,这才从菜篮子中洒落一滴水色,四人一同离开了这地宫,回到了陆地上。在这片院落中,只看到了白发老者躺在自家凉亭里呼呼大睡,呼噜声都能传出好多地方了。

    “你们悄悄走,别将这家伙搞醒了。”微雨打了个哈欠,便要离开这里。她看了眼珊瑚树,也没有做过多解释。她身边雾气渐渐稀薄,人也消失了。。

    一言不合就闹消失,这天上人要换做是精灵就好了,还能随身携带。顺从乖巧,才是他的菜。花颜捂着嘴角水渍,他被人狼族女王拍了一脑瓜子,才惊得频频回眸。

    “人都走了,还看呢。”人狼族女王哼了声音,音色很轻。她跟宫如酒已经离开了这座院落。他们俩反过来看花颜,眼神毫不留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洪荒虚拟化〕〔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穿越位面的魔方〕〔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