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气运从点星开始 0059 借花献佛(扩收)
    在人狼秘境第三层。

    他们身边出现了一个非常熟悉的人,是人狼族女王,未报上姓名,只是莞尔一笑,便转身了。在她眼里、心里花颜跟宫如酒不过是工具人。

    这次人狼族要能度过这次危机,她才愿意跟这两个人讨论条件。

    人狼族女王从石壁上跳下来,眼神里沉淀着某种情绪,她看了眼四周,在洞穴最上方留着一个洞口,石头跟泥土簌簌往下坠落,只留出了个非常棒的时间线条来。

    她盯着洞口看了许久,才问道:“我们可以从这个洞口里出去,这里全部都是灰绿铁矿,我还有用处。我想要将这些矿全部都搬运回人狼族领地。你们可以自行拿一些回去收藏。”

    人狼族女王身着一身白衣,她整个人身材看上去很好,白色衣衫将气质全部都凸显了出来。她如今是人类形态,已经褪去了兽态。

    月光透过那层洞口照射进来,出现了道白色的晕调。

    她捂着头发,挑眉看着花颜跟宫如酒,晃了次头。

    花颜右眼跳了跳,他憋憋嘴,遂从墙壁上挖下来两块灰绿色铁矿,放在了怀中。他合着双臂,将这铁矿护在怀中,眼神闪烁:“既然这是人狼族给的承诺,那么我就不客气了。”他用手肘撞了撞宫如酒,顺手扒了块铁矿给他。

    宫如酒撇过脸去,也不愿意搭理花颜。

    这种时候,还要拿别人的矿石。

    “花颜,你把矿石还回去,我们不需要。”宫如酒上前一步,去夺取灰绿铁矿。他连双手都用上了,那眼神里都是警惕与小心。

    “为什么……这不是人狼族给我们的嘛,万一以后用得上呢?”花颜转身背对着宫如酒,他们两个姿势优雅,是宫如酒抱着花颜腰身,两人开启了拉扯战与争夺战。

    花颜不肯,宫如酒双手一扯,空气静默,突然又炸开。是衣服被撕碎的声音。

    “啊!我的衣服!……”花颜扯着衣服条子,他双掌心按在胸脯上,他咬牙切齿,便道:“宫如酒!你赔偿我衣服,你看看我就这么一件衣服,都还没穿几日,便被你扯坏了。我出门没买新衣服的!”

    花颜抓狂,他拽着头发,双眼中蒙上无奈。

    宫如酒缩回手,他拽着手,颤抖。不好意思转身。

    “呵,衣服,我这里多的是,你若是不介意的话,可以穿起来的!”人狼族女王站在月光底下,她脸色如常,对花颜那几块腹肌并没有什么兴趣,她勾起唇瓣,便将这衣衫丢到了花颜面前。

    衣衫掀起来一阵尘土,纷纷扬扬。

    宫如酒脸色微红,他看了一眼地上的衣衫,便收回了目光来。

    他最终还是忍不住吐槽了句:“你准备穿女装,该不会有那个癖好吧?”

    花颜一把抓起衣衫,走到阴暗处,迅速换好衣衫。他透过地上小洼池,看清楚自己外貌后,竟扑哧一声笑出来。

    他从阴暗处出来,宫如酒眼前一亮,这颜色(粉色)还挺适合花颜的。

    宫如酒喉结蠕动了下,他也并没有任何异议。他摸着眼角,遂说道:“灰色铁矿我们不要了,这身衣衫穿到人狼族就换掉吧,一点也不适合你。花颜,别忘了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比如完成这次考核。”

    “嗯嗯嗯!你已经说了几百遍了。”花颜捂着耳朵,他也不大乐意了,一听是宫如酒所说的话,便一口给咬掉一大半。

    在人狼族秘境中。

    在第三层里这里荒芜一片,只有铁矿。

    人狼族女王等待了片刻后,她盯着洞口处,一只眼睛突然将洞口给堵住了,洞穴底部忽然就黑了一圈。

    花颜紧张兮兮,他头顶上那只黑暗精灵又琢了他额头几下,像是提醒,又类似于警告之类的。他捂着额头,话里行间都带着点鄙视:“我一点也不喜欢你这小家伙,不要老啄我。”

    他捂着额头,手背上也留下了点伤痕。

    黑暗精灵越啄越起劲,他眼神是红色,血红色的眸子,根本就没有将花颜放在眼里。

    “黑暗精灵,你你你……一点也不听话。你学学别人家的灵兽。”花颜一句话没说完,他身形就先飞出去了,那眼神里大多抵着一丝丝的冷漠,他多少有点无奈。

    他整个人摔倒在宫如酒身上,两个人都压在了墙壁上。

    此时,整个人狼族秘境都开始不断落下石头,整个秘境都被抓了起来。

    人狼族女王将剑插入了地面,她站在那里,落石砸不到她身上。这周围环境恢复到了方才亮度,秘境在被外力强行从山峦上拔了出来。

    人狼族女王淡然,她说了句:“你们两个保护好自己就行了。我喊了帮手过来,就将这整座秘境全部都移动走。”她拄着长剑,头发丝在风中飘荡。

    在洞穴墙壁上,由于外力原因,花颜跟宫如酒撞在了一起,他们两人从墙壁上掉落。花颜压在了宫如酒身上,他有点不太好意思,遂赶紧离开了宫如酒背部,离开的时候不小心踩了宫如酒大腿一脚。

    花颜摸着后脑勺,他声音很轻,便道:“对不住!我不是故意的,方才那一下有点太突然了。我不是故意要踩你脚丫子的。嘿嘿。”他舔舐着嘴角,竟还有点小甜头。

    宫如酒坐起来,他摸着身后请剑,目露凶光。他声音冷淡,像是在警告花颜。

    “我不喜欢别人亲近我,特别是你。”宫如酒起身,他双手放置于身前,靠在了墙壁上,等待这场风波过去。

    他眼眸如星辰,也如同浩瀚大海。

    花颜怒目而视,他也背过去,也不愿意去看宫如酒。

    不搭理就不搭理,谁还不是个高冷面瘫。

    花颜看向人狼族女王处,她拔出了长剑,亮一根藤蔓丢到了洞口处,她回眸,说道:“等会儿我上去后,你们就跟着上来。我先去探探路。”

    她没有任何商量的意思,略过了花颜。

    “喂,你都没告诉我们外面那个是什么东西。”花颜追了上去,抓到了一溜裙角。

    他看着洞口处,人狼族女王已经上去了。

    花颜转身,便看到宫如酒已经站在自己身后。

    “呸,你这家伙怎么跟僵尸一样,突然间就站在我身后去了,你自己都不觉得恐怖的吗?”花颜捂着头,他去拽藤蔓,一点一点往上面爬,心里嘟哝了很久、很久。

    大热天,碰到大冰块,凉爽还吓人。

    他拉着藤蔓上了洞口,人狼族女王早已不见了,独独留下来个庞然大物(人狼族女王灵兽),站在一边,体型比山峦都还要巨大。

    花颜呼吸了口新鲜空气,他眼神里留着冰冷,在四周里眺望,总算是看到了人狼族领地。就是一些小布头包组成了个部落,他们都还是原始生活状态。

    他没有回头,只是喊了一句:“宫如酒,你还不赶紧出来看看风景,我们已经到了人狼族领地了。这里风土人情跟我们大有不同,你知道他们一些嗜好跟喜好吗?”

    花颜胳膊被往回拉了一把,他眼神一暗,一下子被拉到了宫如酒身后。他双腿走了个踉跄,身后往后一哆嗦,这才算是平稳了下来。

    宫如酒站在他身前,眼神里充满了冰寒。他青剑已经出鞘了,将这些箭都砍了下来。他挥舞剑柄,用青剑身躯去挡住那些攻击们。

    “宫如酒,人狼族是不是对我们有意见,我们这算不算是入了狼口了。不是说好帮他们,就可以拿到天王兽的蛋了吗?”花颜挠着后脑勺,他眼神特别无辜,也特别天真,纯粹里都是蓝天。他走到了宫如酒身边,放眼看去,人狼族领地上只有一个哨口,女人狼正盯着他们看。

    女人狼指着面皮,她虽然没有说话,但是这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她就是天星星本人。

    花颜这次才算是看得分明,脑子一下子就转了回来。他同宫如酒说道:“宫如酒,我们下去吧。天星星看来等着我们很久了。”

    “好。”宫如酒转身,便从脖子上甩出九尾灵狐。他面如白纸,连哈口气都是凉凉的。

    九尾灵狐变得很大,他红色眸子在夜色里变得透亮,他一直注视着人狼族中的场景,悠然自得,也不慌张。

    他们九尾一族跟狼族没有交集,偶尔才会打交道。

    他身上坐定花颜跟宫如酒,才在山间跳跃、行走,不一会儿就到了人狼族领地。那些人狼们不太愿意搭理他们,一个个都带着奇怪的目光。

    人狼族领地门口。

    九尾灵狐被收了回去后,他挂在了宫如酒脖子上。

    宫如酒淡然自若,他也不同人狼族的人说话,声音一如既往冷漠,他往前面赶着,对花颜说道:“我们等会儿去找人狼族女王,商议一下这两日后的事情。天王兽应该能拿下来的。”

    花颜一路上走马观花,他偶尔看看周围,人狼族中男丁们眼神异样,他们动作诡异热情,似乎是对自己有所感觉。

    他脸色铁青,看看身上衣衫,整个表情都不对头了。

    他对着宫如酒说道:“宫如酒,你等会儿把你衣服先借给我穿一下,我可不想穿着女装在这里行走。多么影响我的形象。”

    花颜拽着宫如酒衣袖,声音犹如猫咪。他声音不敢太大,怕招惹来不该招惹的东西。

    宫如酒摇摇头,他没有搭理,也没有回复。

    两人安静走过几个蒙古包,总算是找到了人狼族女王的帐篷。帐篷前面站着两个少年,都是人狼族装束,他们眼神里落满了诧异,其中一个便问道:“你们两个人都是外人吧,竟然会跑到我们这里来。你们要见女王,是不可能的。她不在。”

    人狼族少年面色冷漠,他甚至都掏出了兵器来了。在他眼里,人类都不是好东西。

    他声音刚落下,帐篷里面就传出来一阵声音,是属于人狼族女王的,她说道:“谁说我不在的,我只是在处理一些事情。你让他们两个进来吧,有事情需要商议一下。”

    人狼族少年眼神晃动,他手颤抖了会,不敢迟疑,便拉开了帐篷,他放了花颜跟宫如酒进入。眼神始终停留在了那两个人身上,不怀好意。

    他冷声“哼”了一句。

    用意已经很明显了,他并不喜欢这两个人。

    在人狼族女王帐篷里。

    花颜一进来就闻到一股熏香,是纯天然的味道,很适合夏季。他进入到帐篷里,就看到里面的陈设跟一般人房间里的装饰,没啥两样。人狼族女王的品味还是很不错的。

    兴许,她就是喜欢人类的生活呢。

    花颜进入后,还是问了一句:“为什么人狼族的人都不喜欢人类,你们一族是不是跟人类有什么过节?”

    人狼族女王放下一些文件,她眼神勾起一弯弧度,她轻声笑:“宫如酒没有告诉你一些关于人狼族的事情嘛?看来你也不是他重要伙伴嘛。”

    人狼族女王离开了案桌,她走到了花颜身前,遂拍了拍花颜肩膀。

    她才说道:“人狼族在几年前,就被人类下了诅咒,在这几年里全部族人都被陨石撞击而死,这是一个很恶毒的诅咒。没有人能够逃脱。除非回到原来的时空历史里,转变历史古迹。”

    她眼神看向了不远处,那视线里充满了冷漠。

    山上月亮已经被乌云覆盖住了,鱼肚白已经翻涌上来,太阳很快便来了,他们的时间不多了。

    “我们时间不多了,得快点建造机械人,将陨石带向另外的地方。”人狼族女王这般说道。她眼神里充满了希冀、渴望跟幸福感。

    她捏着手指,戒指露出光辉来。

    花颜搜遍了宫如酒全身,他摊开手掌心:“宫如酒,上次给你的芯片呢,你不会给吃了吧。”他动动掌心,暗示明显。

    宫如酒白了他一眼,从戒指里拎出一枚芯片,放在花颜手中,他说道:“你要借花献佛?”

    “不,不,不,那是你的工作。我就不抢劫你的功劳了。”花颜这样说道。心思澄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洪荒虚拟化〕〔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穿越位面的魔方〕〔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