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开元在下有礼了 第二十九章 这字有蹊跷
    “贺侍郎,你这就过分了。我们这是在把酒言欢,你怎么能骂人呢?”李明辉听到了贺知章的话,不高兴的将脸耷拉了下来。

    “王爷,贺某失言了,还望王爷恕罪。”当那句国骂出口的时候,贺知章就知道要遭。李明辉已经都提前提醒过了,自己还懵懂的直接说出了口。唉,真的是老了,不中用了。

    “好了,好了。本王也不是那等斤斤计较之人,还请贺侍郎仔细看一下本王的诗词吧。”李明辉的心里面暗自叹了一口气。这件事情确实也不怪人家贺知章,自己穿越过来以后,不知道为什么,虽然继承了这位王爷的一些比较重要的回忆和事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书房里面这位王爷之前写的那些漂亮的字体,自己是一点都没有继承下来。每一次不论是写了什么东西,都会被小兰无情的耻笑,甚至有的时候说的过分点,说什么就算是抓来一只鸡,在纸张上面乱跑都比自己写的字好看。

    一想到这里,李明辉就觉得自己的心里面在隐隐的作痛。

    “王爷,您写的这东西,贺某实在是不认识啊!”贺知章仔细的端详了一遍又一遍李明辉在纸张上面写着的东西,但是发现自己不知道为什么一点都不认识李明辉写的字。经过再三的确认之后,贺知章只能转向李明辉,有些尴尬的拱了拱手。

    “你这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一会骂本王写的字丑,一会又说你不认识本王写的字,你到底是怎么进入到我大唐的集贤院,并且成为集贤院的学士的呢?你这样子,本王有充分的理由怀疑你这集贤院学士的官职来路不正!”李明辉被贺知章说的实在是有些气愤不过了,当即质疑起了贺知章。

    “王爷,您这话就有些过了。贺某行的端,立的正,而且老夫这官职是圣人金口亲封的容不得您质疑。如果您非要质疑的话,您可以去问圣人,就知道老夫所言非虚了。”贺知章虽然觉得有些气愤,但是由于李明辉是王爷,而且王府的酒水的确好喝,说起话来也不是那么的生硬了。

    “好你个贺侍郎!”李明辉被贺知章顶撞了这一下,虽然说没有气的跳起来,但是也依旧是不认可贺知章的话。

    “王宁,你识字吗?”

    转过头,李明辉问了王宁一句。得到了肯定的回复之后,李明辉便示意王宁将手里面的卷轴交给别人,让王宁到前面来给贺知章读一读自己写下来的诗词。

    王宁来到了卷轴前面,看着上面犹如鬼画符一般的字,一时之间觉得有些生无可恋了。

    认真的将几幅卷轴全部看了一遍之后,面露苦色。

    “王爷,恕奴婢愚钝,您写的这个东西奴婢确实不认识。”

    听了王宁的话,李明辉有些诧异的看着王宁。看了一会以后,叹了一口气说道。

    “唉,本王亲自给你们读一遍吧。”

    虽说李明辉是叹气,但是语气里面的恨其不争让贺知章觉得有些不高兴。

    “水调歌头。”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听完了李明辉念出来的词句,贺知章顿时愣住了。李明辉说的每一句话他都听得懂,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和写的匹配不上。

    “王爷,您是否可以给老夫提供一下笔墨纸砚,容老夫将您说的词句誊抄下来?”

    李明辉一愣,但是还是让人去将自己最喜欢的一套笔墨纸砚给贺知章拿了过来。在桌子上面铺好了之后,李明辉亲自给贺知章磨墨。

    对于李明辉的动作,贺知章也没有推辞。一直以来,大唐都有这种权贵为自己赏识的文人磨墨的风气,所以大家也就见怪不怪了。

    一番龙飞凤舞的挥洒之后,贺知章将这首没有多少字的词誊写在了一张新的卷轴之上。待墨迹稍微干了一些之后,李明辉让人拿了起来。

    看了看贺知章写的东西,再看一眼自己写的,李明辉顿时就觉得这个世界对自己充满了恶意。古人一天都什么事不干了吗?就一个毛笔字嘛,写的那么好干嘛啊!

    李明辉让王宁将自己写的东西重新卷了起来,将贺知章写的挂在了亭子上面。

    “贺侍郎啊,这现在你也将我的诗词誊写下来了,你觉得我写的这东西如何啊?”

    虽说自己的字写的不怎么样,但是李明辉对于自己从历史里面抄写的诗词,还是十分的满意的。

    “王爷,您这篇词,老夫实在是无法点评。其中不管是用字,亦或是里面的意境,老夫都觉得十分的美轮美奂,无可挑剔。”贺知章对于李明辉说出来的这篇词真的是觉得无话可说,不论是意境,还是用词,但是对于李明辉的字,贺知章还是觉得有些奇怪。

    “王爷,您可否让王公公把您亲自手书的那首词再展示一下呢?老夫有些疑问,还需仔细推敲一番。”

    虽然不理解贺知章这么做事为什么,但是李明辉还是按照贺知章的请求让王宁把自己写的那幅卷轴和贺知章写的挂在了一起。

    贺知章来到了两幅卷轴之前,仔细的研究了起来,一个字一个字的做起了对比。

    在对比的过程中,还不时的发出一阵阵的惊呼声。

    “敢问王爷,您这字体可有什么讲究?”贺知章研究了一番之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面对着李明辉,面色沉静的开口问到。

    “就一幅字而已,有什么讲究啊!”李明辉被贺知章问的有些不明所以,一脸茫然的回答。

    “王爷,您太客气了。这怎么是一幅字这么简单啊!您写的和老夫写的对比起来,其中的门道还是有所不同的。”贺知章以为李明辉不愿意说出来,便解释了起来。

    “王爷,您书写的字,虽然老夫看不懂,但是依旧觉得还是您的字简洁一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爱在夜色中盛开〕〔穿越位面的魔方〕〔佛系古玩人生〕〔洪荒虚拟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