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太子妃天天挖坑埋人 第2章 你快死了
    “是。”

    随着头领一声令下,其他人不敢怠慢,一拥而上。

    他们是杀手,杀人才是他们的天职。

    而刺客们没想到,一个粉雕玉琢一般小奶娃硬生生的挡在了夜辞面前,张开一双小短胳膊,有脸维护模样,“谁想动他,先从我身上踏过去!”

    看着这么大点的小奶娃,居然能说出这种话来。

    还说得这般认真,让他都信了,“孽种,你起开!”

    话音未落,那刺客头领的大刀已经迎面冲英勇站在夜辞面前的小奶娃砍了上去。

    容小溟手里暗暗攥紧了什么,凝眸看着迎面看来的大刀,琉璃般的眸底冷若冰霜,心中默念:“一,二……”

    “开走,噗。”

    不带容小溟动手,一个高大的黑影扑过来,原本已经被定义为“尸体”的男人猛地起身上前,一章将那举着大刀的刺客拍飞。

    然后只见“尸体”吐了一口血,却依旧用宽厚挺拔的背脊对着容小溟……

    “你快死了。”

    容小溟言简意赅,稚嫩的童音在此时此刻异常清晰。

    夜辞的背脊一僵,却也没时间打理这个怪怪的小孩子,费力的挡住了黑衣人的三招攻击,“起开!”

    “可你是我的呀。”

    容小溟抬眸用清澈无辜的大眼睛水汪汪的看着夜辞,他只是说了实话而已。

    “你!”

    全身不自觉的哆嗦起来,谁能想到,他居然还有被一个孩子如此戏弄的一天。

    容小溟瞪眼,“我先看到的你,你就是我的。”

    霸气的宣布着所有权,可手心冒汗,脚底不稳是怎么回事?

    容小溟立即下定了决心,这个人伤得这么重,怎么还能站起来?

    “欺负一个孩子算什么本事。”容轻颜上前,将自家儿子忘自己身后拉了拉,一副保护的姿态。

    抬眸看着对面的男人,正好夜辞也看向她,一时间四目相对,仿佛一眼万年。

    “娘的,这里是给你们谈情说爱的吗!”刺客头领不耐烦的大吼出声。

    “问你话没!”

    容轻颜直接一记银针飞过去,直接刺进刺客的手掌,毒素蔓延,眨眼间,那个刺客的整个胳膊都已经青紫一片,刺客大怒,“妖女,你你快交出解药!”

    “本姑娘这么美,怎么就是妖女了。”

    女子不满这样的称呼,一双如诗如画的黛眉微蹙着,眼底更是冰寒一片,“你耳聋了吗?”

    “什么?”刺客被容轻颜问得一懵。

    容轻颜宸刺客头领愣神的刹那间,手中无数根银针飞出,根根正中要害,十几个刺客全部倒地不起。

    最后容轻颜踢了踢那个全身毒发,倒地不起的刺客头领,“喂,有钱吗?”

    “有。”刺客本能应了一声,忽然响起自己为什么要回答这女人的话。

    “有就好。”

    “溟儿。”

    被点到名的容小溟立即飞快上前,在刺客身上搜刮了一遍,什么都没翻到,最后在刺客腰间,就取下了个无用的令牌和几两碎银子。

    容轻颜轻扫了一眼那两样东西,一脸嫌弃,“还杀手呢,怎么出门就带这么点银子。”

    “那个娘亲,你还要不要?”容小溟也是一脸汗颜,自家娘亲要不要这么现实。

    容小溟正想着呢,就看到自家娘亲想彻底晕死过去的男人走去。

    小奶娃心底一紧,立即上前宣布所有权,“娘亲,你答应过我的。”

    “这个人还有救。”切脉之后,容轻颜的一双眼睛都是晶亮晶亮的,这个人,可以说是只有一口气了,脉搏虽然微弱,但却一直那个样子,隐隐中,还有一些自行恢复的样子。

    对于这一点,痴迷医术的容大小姐,自然不会错过了,立即将浑身是血晕暗扶起来,一瘸一拐的丢到马车上去。

    容小溟看得一脸惊讶,“娘亲,你不会要跟我抢人吧。”

    “是死是活都是你的。”

    容轻颜给了自家儿子一个放心的眼神,“盛京不必咱们山里,外面的世界危险得很,若是这个人能醒过来,就是你侍卫了,”

    “宝宝不要侍卫,我有娘亲就够了。”容小溟张开一双小短胳膊,想要去抱自家娘亲,却看到这个人就这么被自家娘亲拖走,不知为何,总是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有一种自家娘亲被人抢走的感觉,这种感觉,很不舒服。

    驴车再次上路,经过此次的打斗,小毛驴倒是精神了许多,走路的速度明显快了不少。

    傍晚时分,母子二人在路边的一间客栈简单住下来。

    容小溟就这么默默的看着,自家娘亲搀扶着毫无意识的陌生男人走下马车。

    “溟儿,去要两间房。”

    “娘亲,他活了吗?”容小溟沉默了两息,奶声奶气的小声音闷呼呼的。

    真不知道这孩子,从哪受了这么大的委屈。

    “活了,什么时候醒,得看造化了。”让店小二扶着夜辞到客房休息。

    容轻颜母子两个坐在大堂里用晚膳,只听一阵凌乱的声音响起,冲进来的,又是一群黑衣刺客。

    容轻颜黛眉微蹙,这还有没有完,难道是追杀那个不死人的?!

    手下暗藏银针,另一面刺客已经向自己隔壁桌冲了过去。

    只见那公子非常有气势的,豪迈的冲过来,挡在容轻颜的饭桌前,大吼:“这母子二人和本王没有任何关系,你等不可连累无辜之人。”

    “无辜之人,老子看就是你的老相好吧。”刺客自然不信,与其他刺客对视一眼,几乎是刹那间,就把容轻颜母子二人给包围了。

    容轻颜都要被气笑了,“呵呵,不劳公子好意了。”

    可容轻颜这么说,并不代表刺客们会相信,刺客们一股脑的杀过来,还都是那个蓝衣公子挡在前面。

    这公子的武功还真不错,六阶强者,对付几个刺客是错错有余,可这些刺客太多,明显又是追了晋司含一路了,却伤亡惨重。

    十几招下来,晋司含就已经摔倒在地,吐了一口血。

    容轻颜忍不住捂住了自家儿子的眼睛,小家伙非常嫌弃的将自家娘亲的手拿开。

    “你不怕吗?”容轻颜问。

    容小溟翻了个白眼,“又不是没见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妙相〕〔给我一张复活卡〕〔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妙手妆娘〕〔明朝败家子〕〔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建造狂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