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太子妃天天挖坑埋人 第8章 我更吃亏!
    一手白皙纤长的纤手,已经掐在了夜辞脖子上。

    夜辞连眼皮也没太一下,“娘子,这里还这么多人呢。”

    “呃,我们闹着玩的闹着玩的。”这感觉,就仿佛是在面前摆了一坨那啥,还非得咽下去的感觉。

    容轻颜只觉得一阵反胃,不解恨的松了手。

    那边容夫人已经把女儿的手拽过去,“颜儿,女儿家怎能这般粗鲁。”

    “咳,既然如此,杂家就先行告辞了。”被忽视的大太监轻咳一声,就要离开此地。

    “公公慢走。”容震宇将大太监送到门外去……

    接下来,晚宴上的主角完全是压根性的变成了夜辞,而容轻颜这个如假包换的亲闺女,就这么被丢弃在一旁,不管不问。

    “我吃饱了,我先回去了。”

    看着自家爹娘对夜辞的过于殷勤,容轻颜吃得那是一个味同嚼蜡,容轻颜拉着打瞌睡的容小溟就要离开。

    “溟儿今天就跟我们睡吧,你们小两口刚回来,也累了。”容夫人直接将照顾孩子的重任大包大揽。

    容轻颜无语望天,刚想说点什么,表明夜辞不需要的休息的时候,那边容夫人已经拉着容轻颜走出了饭厅,“颜儿,你怎么回来也不跟娘亲说一声,你那院子是一直给你留着的,就简单收拾了下,如果有什么需要的,你尽管说,你看你,回来怎么也不说一声呢。”

    “对了,那个夜相到底是怎么回事?”

    忽然被问到了这个问题,容轻颜无语望天:她也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啊。

    她一个黄花,不对,一个良家妇女,没有婚礼,没有宴席,没有高朋满座,她怎么就成了别人家的喜服了呢。

    “你不想说就算了。”

    看自家女儿有些为难的样子,容夫人知道女儿一定是在外面尝尽了苦楚,一下子回来,肯定难以启齿,“不过娘亲看夜辞这孩子还是不错,一入京城,就想着给你要个名分。”

    “夜辞是个有心人,颜儿,你可要珍惜当下。”

    “娘亲,不是……”

    容轻颜刚要解释,刚开口的话,就又被打断,“我镇国公府的女儿,不必任何人差。”

    “颜儿,无论何时,你只要做你自己就好了。”

    “夜辞是不错,但我的女儿也不差。”

    “颜儿,你能明白娘亲的意思吗?”

    看起来温柔恬静的母亲,忽地移开口就是这般坚硬的沉重的话语。

    让容轻颜的背脊一僵,看着眼前这个看似柔弱的女子。

    这个娘亲,真是一心向着自己的,真的。

    五年前,容轻颜对这个娘亲也只是见过匆匆几面,但她知道,背地里,这个从来不求于人的娘亲,没少在背后为自己周璇,甚至在后宫的宴会中,当众向所有人道歉。

    而这个娘亲,又何错之有呢?

    鼻子一酸,喉咙哽咽,“娘亲,女儿心里有分寸。”

    容轻颜暗暗咬牙,准备将突如其来的事情暗暗忍下来,她倒是要看看,夜辞到底想干什么!

    不管对方是谁,想伤害她的家人之前,必须得问问她容轻颜同不同意!

    回到容轻颜住的院子里,母女两个本相好好说说话的。

    可好景不长,那边醉酒的夜辞就被人给抬了回来。

    容震宇对这个女婿很满意,甚至不惜亲自把夜辞给送回来,把夜辞放到榻上,容震宇抬手一看,全部呆住。

    尽管他是久经沙场的将军,可看着之前还和自己谈笑风生的好女婿,现在背后已经被血浸湿了一大片,也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快快传太医。”

    这孩子,如此重伤,怎么还和自己喝酒的?

    容震宇完全无法想象,同时心里感动,看来,自家丫头算是遇到对的人了。

    “爹爹不必了。”

    要是让太医前来,天知道她又得什么时候才能睡觉,容轻颜第一个上前,撕开夜辞背后的衣襟,动作娴熟流畅,上药,包扎,几乎是一气呵成。

    “丫头,真不用交太医吗?”容震宇还是有点担心。

    “小伤而已,不必劳烦太医,也不必什么都让人知道。”

    最后一句,容轻颜说得别有深意。

    “还是让太医看看吧。”容震宇还是不放心。

    容夫人倒是听出了女儿话中的深意,给容震宇使了个眼色,容震宇这才迟钝的明白,“既然你们不习惯被人打扰,我就把那两个太医弄得远远的。”

    “住在我院子隔壁就行,住太远的话,反到会惹人怀疑。”

    容轻颜轻描淡写的样子,凛然是见惯了这种场面。

    容震宇夫妻二人对视一眼,便默默离开了房间。

    确定爹娘走远了之后,一把锋利的匕首直抵夜辞白皙的脖子上,“人都走了,该醒了吧。”

    脸色苍白的夜辞,不紧不慢的睁开双眸,这是一双极致勾魂的狭长凤眼,也不说话,只是用璀璨若星河般的勾魂凤眼睨着容轻颜。

    容轻颜拿着匕首的手一哆嗦,“你你像干什么?”

    “该问这些的,不应该是我吗?”

    夜辞慢悠悠的反问出声,“五年前那晚,你差点没把我折腾死,嗯?”

    不咸不淡的音阶中,全无温度,甚至带着致命威胁。

    “你好像也不吃亏吧。”

    容轻颜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努力忘了自家宝贝儿子,这些和孩子没关系,没必要让孩子卷进来。

    容轻颜根本不敢想象,自己的儿子,被人抢走,她会怎样?

    “半条命都没了,不吃亏吗?”夜辞慢悠悠的反问出声。

    “我更吃亏!”

    某女说得理直气壮。

    夜辞满眼嫌弃的打量了某女一遍,半晌没吭声。

    倒是把容轻颜给弄毛了,“我不管你到底打了什么主意,反正我过我的,你过你的,我跟你没关系。”

    “我也不屑要一品诰命的封号,你明天就进宫把这个给取消了。”

    明明自己很是理直气壮的,可是可是怎么越说越是觉得底气不足呢。

    夜辞翻了个白眼,“我可让我儿子变成私生子。”

    “那是我儿子,和你没关系!”

    一提到这个,容轻颜彻底绷不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妙相〕〔给我一张复活卡〕〔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妙手妆娘〕〔明朝败家子〕〔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建造狂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