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太子妃天天挖坑埋人 第9章 只不过有个儿子而已
    一句话,几乎是嘶吼出声。

    听到这个,夜辞也是一愣,没想到这个看起来仿佛什么都不在乎的女人,会忽然变成这样。

    夜辞顿了顿,看着自己脖子上的匕首。

    这种感觉,让人很不舒服。

    夜辞手腕一转,趁某女不注意,已经将那匕首给扔得远远的,且站在了容轻颜面前,“有没有关系,不是你说得算的。”

    “是吗?”

    三根纤长的银针在容轻颜纤长的手指间闪烁着锋利的光芒,直直向夜辞刺来。

    夜辞不躲不闪,手腕一转,已经将容轻颜藏在银针的手腕按住,用诡异的手法,让容轻颜手中的银针话落,可这就完了吗?

    无数银针啊暗器啊,不停地从容轻颜身上冒出来,可夜辞就当什么都没看见似的,所有银针轻巧躲过,且咄咄逼人,容轻颜是一退再退,最后被完全抵在墙角,“夜辞,你到底想怎样!”

    “这话该我问你吧!”

    夜辞低着头,看着被逼到了绝路,依旧一脸凶巴巴的女人,“真丑。”

    “丑你别看啊!”容轻颜瞪眼,以为她想让你看吗!

    就连夜辞自己也没发现,现在他嘴角上的弧度有多夸张,“诰命的事情是老头子擅自做主的。”

    “我就不信,你不说,狗皇帝会下圣旨!”容轻颜咬牙切齿。

    夜辞摸了摸下巴之后,难得的认同容轻颜的说法,“狗皇帝?”

    “这个称呼不错,以后有事儿没事儿在爷面前多叫叫,爷爱听。”

    “哈?!”

    容轻颜掏了掏耳朵,看着面前脸上依旧戾气横飞的某妖孽,啧啧,就算是生气脸上的线条也这么好看,这妖孽不会是上天派来祸害人间的吧。

    夜辞回过神来,顿了顿,才道:“配合一下。”

    “配合你什么?”

    这回换成容轻颜不懂了,这妖孽先前还一副要杀人的样子,现在让她配合?!

    开什么玩笑,本姑娘是这么好说话的吗,“还有,这里不欢迎你,你赶紧离开,别以为你讨好了我爹娘,本姑娘就能对你另眼相待。”

    看眼前男人一副很好说话的模样,容轻颜摸了摸自己吹弹可破的俏脸,啧啧,还是这么完美。

    夜辞肯定是沉浸在她的美貌之中,不可自拔了。

    这不?

    又是请圣旨,又是在大街上说明关系,看来,这妖孽八成是看上自己了。

    “你不会看上我了吧。”

    某女警惕的眯眯眼,“你娘没关系过你,不能这么追求女孩子吗?”

    在墙壁上的拳头一松,夜辞和容轻颜非常礼貌的保持安全距离,干咳一声,“咳,你想太多了。”

    “都是成年人,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容轻颜看着忽然很是礼貌的夜辞,非常非常不适应。

    可夜辞就是这么慢悠悠的坐在桌前,给自己倒了一杯清茶,悠悠喝了起来,“如今本相身份贵重,初初入京,一定会引起不少送女儿过来的,算起来,你在盛京也是骑虎难下,咱们互帮互助不好吗?”

    慢悠悠的反问句,听在容轻颜耳朵里,就是十足十的自恋狂,“就你?!”

    “还迷倒盛京万千少女?夜辞,你的脸呢!”

    “就你这身子骨,估计再活个五年都是问题,谁家姑娘不长眼睛,嫁给你守活寡吗。”

    “不对,洞房花烛就要毒死了吧。”

    夜辞的背脊一僵,狭长凤眼危险一眯,“你知道?!”

    容轻颜翻了个白眼,“那是,不过你这月半毒体,本姑娘可治不好。”

    夜辞的嘴角一勾,自嘲一笑,“圣旨已下,容轻颜,你最好明白自己的处境。”

    “你算计我!”

    “这是皇上的意思。”

    夜辞一脸无辜切严肃的看着容轻颜,容轻颜双手抱胸,依旧缩在墙角,“所以,你想干嘛!”

    “我告诉你,这里可是我家。”

    “姑娘救命之恩……”

    “我可不用你以身相许!”

    一听这话,容轻颜瞬间跳脚,“你赶紧走,越快越好。”

    “五年前,你已经许过了。”

    夜辞上下打量了墙角里的女人一眼,嘴角上荡漾这淡淡的微笑,指了指自己身边的位置,“过来。”

    “咳!”

    容轻颜干咳一声,故作深沉的坐在那里,“说吧,你到底想怎样?”

    “你替我挡桃花,我替你挡那些流言蜚语,很公平。”

    看着对方言行举止,泰然自若。

    容轻颜这这某,再眨眨眸,“那个,你真是这么想的?”

    “是。”

    肯定的回答,让容轻颜终于把悬着的一颗心回归原位,“反正溟儿只能是我的,其他条件,你说说吧。”

    紧接着,容轻颜又紧张起来,虽说,她曾经一再想着不要这个孩子,可一切种种,都让容轻颜坚持了心底的想法,她还是生下了这个孩子,还是待她的儿子如珠如宝,儿子成了她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夜辞看着眼前霸道的女人,不由得微微蹙眉,却也没多说什么,“做好你丞相夫人的本分就好。”

    “我为什么听你的?”

    左思右想,容轻颜只觉得憋屈,她凭什么要听这个忽然出现的男人的话。

    她自己带着儿子,不也过得好好的。

    “你爹娘好像都很喜欢我。”夜辞男子邪魅的声音悠悠传来……

    “你!”

    一句话,就让容轻颜无言以对,“我现在就去跟爹娘说清楚,我跟你没关系!”

    “只不过有个儿子而已。”

    男人的话云淡风轻,却成功打到了容轻颜的软肋,“那是我儿子!”

    “这不都一样,你以为,岳父岳母能信我,还是信你?”邪魅的声音入骨销魂,入骨可恨!

    容轻颜咬牙,直接用道德绑架,“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救命之恩的吗?”

    “五年前,你差点要了我的命,现在救了我一命,功过相抵……”

    “不对,算起来,你还拐走了我儿子,你欠我的多了。”

    “那要是这个世上,再也没有你这个人了呢。”手指轻轻抚过夜辞的脖子,三根泛着蓝光的银针直抵夜辞咽喉之处。

    夜辞就好像没看到低着自己的银针似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妙相〕〔给我一张复活卡〕〔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妙手妆娘〕〔明朝败家子〕〔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建造狂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