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太子妃天天挖坑埋人 第15章 本姑娘武功盖世
    而去了厨房,跟容夫人一起做好了饭菜之后。

    一回去,就看到夜辞怀里抱着容小溟,和自家爹爹自家哥哥有一搭没一搭说这话。

    可明显看得出来,容廷枫对夜辞的态度,已经完全变了。

    “颜儿啊,不是二哥说你。”

    一看到明显和夜辞有点不对劲儿的自家妹妹,容廷枫就开始说教了,“一个人一辈子遇到喜欢的人不容易,二个人相爱在一起更不容易,都好好的。”

    “我这不是很好。”容轻颜语气中带着气,看向夜辞。

    夜辞躲过容轻颜的眸光,看向别处。

    酒过三巡,“老爷,圣旨到。”

    容震宇猛地站了起来,就看到自家丫头在一旁偷喝酒,一把抢过容轻颜手里的酒杯,“姑娘家家的,喝什么酒。”

    正在这时,传旨的太监已经到了,容震宇一家子就要上去见礼。

    传旨的太监,还是黄爽面前的大总管的徒弟顺祥公公:“镇国公不必如此,只是皇上口谕而已。”

    “公公请讲。”

    “夜相,皇上传您进宫。”

    “有话就说,本相伤重,不宜走动。”

    看看在场几个人,都是镇国公家的人,顺祥想了想,还是压低声音道:“就是容大小姐打了凌菲郡主的事情,皇上说,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容大小姐打了当朝郡主,就是以下犯上。”

    “咳,这罚是必须得罚的。”

    顺祥干咳一声,看夜辞许久不说话,才道:“皇上的意思是,问您要怎么罚。”

    “死了吗?”一开口,夜辞就是这么一句。

    顺祥先是一愣,消化了许久,这才想清楚:“小打小闹的不会死人。”

    “本相宠的。”

    夜辞简单四个字,便堵得顺祥哑口无言。

    世上怎会有如此拐杖狂傲之人,一入朝就是百官之首,却还是如此年轻的年纪,的确是年少有为,让世人望尘莫及。

    但这是什么脾气性格,简直就是目空一切,狂妄自大。

    在宫里长大的顺祥,并不是没见过这样的人。

    这样的人,下场都会很惨。

    “夜相啊,奴才是要去皇上那里回话的。”顺祥忍不住好心提醒。

    可夜辞根本不在意,“照实回就好。”

    “这个夜相,您这这不是……”顺祥很是为难,夜相的回话如果不让皇上满意的话,倒霉的可不光是夜相,还有他这个传话的。

    容震宇难得严肃道:“夜相,皇上毕竟是我们一同效忠的帝王,不能如实怠慢。”

    夜辞泼墨染成的浓眉轻蹙,看向容震宇一脸郑重的神色,慵懒恣意的神色轻敛,终于坐直了身子,“是郡主要羞辱本相妻儿在先,打一顿已经算轻的了。”

    “就这些?”顺祥瞪了许久,也没有下文,不由得又问了一句。

    夜辞点头。

    顺祥看这位夜丞相很是不好招惹的模样,只好拱手告退,不管怎样,顺祥是得到了一个理由了。

    亲自送顺祥公公走后,容震宇一脸担忧的看着夜辞,“阿辞,你出入朝堂,就得罪了皇上和裕王府,这不好吧。”

    尽管容震宇只是一介武将,但他也知道,得罪太多人,是不会有好下场的,尤其是皇上,那可是一辈子要效忠的帝王,得罪帝王之后,还有在朝中混下去的必要吗?

    “岳父不必担忧。”

    夜辞却是一副高深莫测的深沉模样,一看就是底气十足的样子。

    看夜辞脸色苍白,容震宇无奈摇了摇头,“丫头,扶你相公回去休息吧。”

    “哦。”

    其实容轻颜早就想问问夜辞了,为了她,得罪天临国的皇帝,真的值得吗?

    容轻颜心事重重的扶着夜辞一路上回了自己的院子里,谨慎的关上房门,容轻颜的脸色没来由的严肃起来,“你到底想干嘛?”

    夜辞看着这女人难得慎重的模样,玩味大起,“我什么意思,你还没看出来吗?”

    “想打容小溟的主意,除非从我身上踏过去。”容轻颜一手掰碎了手边的茶杯,以示她的不满。

    夜辞优哉游哉的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晃了晃手里空空如也的茶壶,“我渴了。”

    “没有水。”

    容轻颜烦躁,可看向夜辞的眸光却是威胁的,“干政得罪狗皇帝的人是你,跟我没关系,跟我儿子更没关系。”

    “女人,人要学会知恩图报。”

    “那你就是这么报答我救命之恩了吗?”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个某女直接炸毛,这妖孽,还敢跟她提知恩图报的事情!

    想到这里,容轻颜就觉得自己倒霉,一定是出门没看黄历,救了个白眼狼不说,不会报恩不说,还要跟她抢儿子。

    不对,现在好像连她的父母兄长都站在夜辞那边了。

    明明她才是镇国公府的心肝小宝贝好不好?!

    现在怎么都被人抢了去,且,她还管不了,还的好好伺候着。

    容轻颜敢发誓,她活了两辈子,从来都没有这么憋屈过!

    “你以为你打了晋凌菲,就能全身而退?”夜辞不答反问出声。

    某女不屑嗤之以鼻,“本姑娘敢做敢当。”

    “用不着你多管闲事儿。”

    “你以为裕王会这么放过你吗?”邪魅的声音就在耳畔,声声入耳。

    容轻颜不屑撇嘴,“用不着你管。”

    “好,你不懂,本相告诉你。”

    邪魅的声音一顿,夜辞看容轻颜果然看了过来,才道:“晋凌菲是天临国女子修玄第一人,你打了她,就等于打了老皇帝的脸面。”

    “你的意思是说,皇室是不能放过我了?”容轻颜不屑挑眉。

    这个世界就是以实力为尊的,她样样都比那晋凌菲号上十倍百倍,她也是天临国的人,她就不信了,老皇帝在糊涂,还能把天临国的脸面送出去。

    “不然呢。”

    夜辞看着某女嘚瑟的容颜,嘴角上不自觉的勾起了一丝温暖的弧度,“晋凌菲可完全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最近少出门,别让人逮到。”

    “本姑娘武功盖世,还怕她报复吗!”

    “本姑娘还怕她不敢来呢!”

    起身,容轻颜抬步就要走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妙相〕〔给我一张复活卡〕〔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妙手妆娘〕〔明朝败家子〕〔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建造狂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