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太子妃天天挖坑埋人 第18章 只能选一个
    “咚咚。”

    紧接着,一阵不大的敲门声再次响起。

    容轻颜迷迷糊糊的挣开了,一听这熟悉的声音,是她那温柔的娘亲的,立马应了一声,上前开门:“娘亲,你……”

    “阿辞这不是受伤了吗?这是娘亲熬的鸡汤,阿辞还没起来吗?”

    “见过岳母。”

    那边不知何时,夜辞已经披上外袍走了过来。

    某女暗暗咬牙,根本不给某女发作的机会,容夫人温漫吟直接道:“起来正好,趁热喝。”

    “娘亲不打扰你们了,溟儿一大早就跑出去了,也不知道去哪儿了。”

    “什么?”容轻颜一急,抬步就要出去找。

    温漫吟阻止了女儿的动作,“我让下人跟着呢,不会丢,也就是在府里到处玩闹,无碍的。”

    “是吗?”

    容轻颜的眼皮一抽,如果她没记错的话,昨晚有好多新鲜的……

    “啊夫人不好了不好了。”正在这时,一个满手是血,大叫着跑了过来。

    容轻颜嘴角一僵,一闭眼:果然。

    夜辞不解的看向某女,神色疑惑。

    温漫吟看到丫鬟受伤的血,吓得脸色一白,“怎么回事儿?”

    “小公子小公子……”

    “小公子受伤了?”温漫吟的神色一紧,忙不迭的就要跑过去。

    小丫鬟挡住了温漫吟的去路,而是满眼警惕的看着容轻颜:“小公子说,他是在死人堆里长大的,且对对此颇有成就,让大小姐过去检查他优秀的解剖水平。”

    这句话说完,小丫鬟都快哭了。

    容轻颜闭了闭眼睛:那个,她可以找个地缝钻进去吗?

    关于容小溟的特殊爱好,容轻颜表示也是操碎了心。

    想她前世怎么也是神医家族,更是武功绝世,可生了个儿子,怎么就恋尸癖呢?

    不对,在她以前那个世界里,对这种有个高大上的称呼,叫:法医。

    一听“死人堆”这三个字,温漫吟的脸色就是一白,同时看着自己女儿的眸光带着心疼:“丫头,咱们快去看看吧。”

    “没事儿,溟儿喜欢玩一会儿就好了,几个刺客而已,大卸八块都没什么。”

    对此,容轻颜这个娘亲,并不准备阻止。

    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爱好嘛。

    可温漫吟却站不住了,硬是托着自家女儿去看,还叫上夜辞一起。

    夜辞进屋换了身常服,就跟着容轻颜这个不会带孩子的女人出去了,对于这一点,身为父亲,夜辞是励志要把儿子教育好的。

    “呕,溟儿你好没好,快出去,呕。”

    离得老远就看到容廷枫扶着墙,吐得一塌糊涂的。

    可身为舅舅,他不能不管。

    “溟儿,发现什么没有?”

    倒是容轻颜一脸镇定的问出声。

    容小溟托着一个断了胳膊的尸体出来,就要走到自家娘亲身边……

    温漫吟不自觉的后退一步,摇了摇自家女儿的手臂,一脸警惕的看着容小溟拖着的尸体,“别别拿过来。”

    这会儿在容廷枫眼里,这哪里还是有个激灵可爱的小奶娃,简直就是个小恶魔。

    那些尸体,就是大人看起来都膈应,这小包子倒是好,对这些尸体,一个个的宝贝得不行。

    容小溟果然扔到托着的尸体,张开一双小短胳膊,就要去抱容轻颜。

    容轻颜神色一凛,“别过来。”

    容小溟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血污,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一脸无趣的模样,“娘亲,这是两拨人,一波人是普通的玄者,修为大概都在二阶到三阶只见,从剃毛特征来看,这些人应该是大户人家训练有素的侍卫。”

    “至于第二波,就要比之前的高级不少,嘴里有自杀的毒药,暗器上都有剧毒,从剃毛特征来看,是训练有素的杀手,精通暗杀之术,修为在三阶到五阶之间。”

    看了眼被随意堆放在院子里的尸体们,天知道这有什么用,“都少了吧,这些都是死士,找不到什么的。”

    “娘亲,我头一次见到死士呢。”

    一听自己好不容易遇到的东西要被少了,容小溟再也顾不上许多,一把抱住了自家娘亲的大腿撒娇,“娘亲,让我解剖看看好不好?”

    “没准儿能找到刺客的线索呢。”

    “死士能有什么线索。”

    容轻颜皱眉,看着一身嗜血的小奶包,再看看那不远处被小奶包翻腾得一团乱的尸体们,容轻颜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可垂眸看着小奶包一双璀璨若星河般的大眼睛中,无线棋盘的光芒之后,容轻颜终究还是心软,“就给你一个玩,自己选。”

    “还有,带上手套,不准弄得哪都是,完事儿自己洗澡。”

    “娘亲,我我自己洗不干净。”想想娘亲温柔的给自己洗澡时的样子,容小溟好像下定了决心版,抱紧了自家娘亲的大腿。

    “那就别玩这些了。”

    “可我……”容小溟陷入纠结。

    容轻颜的声音不容置疑:“只能选一个。”

    容小溟耷拉下小脑袋,最终还是选择了去看看死士的尸体,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似乎每个都不一样,每个都想解剖出来看看……

    容小溟站在那里,真真是就纠结得不得了。

    看着如此诡异的一幕,温漫吟的眼前一黑,险些没背过气去,“娘亲,你没事儿吧。”

    容轻颜即使扶住了自家娘亲。

    温漫吟看着在尸体堆里挑来拣去的小奶包,眼前一黑,彻底晕了过去。

    容轻颜瞪了容小溟一眼,“你就不能低调点,你看你把外婆吓得!”

    “我,外婆怎么了?”容小溟心虚的跑过来,还没弄清楚状况。

    容轻颜深吸一口气,觉得该好好给孩子贯彻一下思想了,眼角的余光忽然看到一直没出生的夜辞,容轻颜果断把这个艰巨的人物甩给夜辞:“阿辞,麻烦你看着点儿溟儿。”

    “好。”

    “颜儿,我来吧。”容廷枫上前,把彻底被吓晕了的母亲抱起来。

    一大群走之后,一时间,荒凉的院落里只剩下夜辞和容小溟父子二人。

    容小溟拉了拉夜辞的袖口,笑得一脸讨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神豪赘婿〕〔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