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太子妃天天挖坑埋人 第19章 呵,男人
    “夜叔叔,我多选一个可以吗?”

    “我从小在义庄长大,从来没见过死士的尸体。”

    义庄?!

    那是小孩子该生活的地方吗?

    这女人……

    看着小包子一双肉嘟嘟的小手上,带着和小小的手掌略大一些的纤薄手套,手套上尽是血污,夜辞不由得微微皱眉,看看不远处的一对尸体,再看看满眼希翼的小包子,“你真喜欢这些?”

    “喜欢呀。”

    不容置疑的回答,让夜辞一夜,紧接着就听到脆脆小奶音再次甩来一个炸弹,“娘亲要不是有这种手艺,估计我很小的时候,都会被饿死。”

    “这是一个神圣的职业。”

    夜辞的眼角嘴角同时僵住,完全没想到,这女人是靠这个活下来的,“会看这个有用吗?”

    夜辞蹲下来,与容小溟平视。

    一提到这个,容小溟一双大眼睛一亮,“当然有用,这能找到害死死者的真相,能给死者亲人一个真相。”

    夜辞再次看了一眼容小溟身后的一堆尸体,“这些都是你娘杀的。”

    “我要查出这些人是被谁指使的。”容小溟一脸坚定。

    夜辞:“……”

    他该怎么安慰这孩子,“只能选一个。”

    “啊?夜叔叔你不是想做我爹吗?”容小溟先是抱怨的发出一声,紧接着一双漆黑的大眼刘大刘刘直转,最后得出结论。

    虽然这样有点对不起娘亲,但这也能让他看看,这个夜叔叔到底是个什么人。

    “恩。”

    夜辞认真的应了一声。

    容小溟一看有门,立即开口诱惑,“娘亲就喜欢那些个长得好看,有才华,有作为的大好美男子。”

    夜辞不由得偷看了眼卖娘的小奶包,神色一凛,“你就不怕你娘打你!”

    “这就是娘亲标准。”

    “你要是想最求我娘亲,听小爷的绝对没错。”

    一掐腰,小下巴高高扬起,一副很有气势的小模样。

    真真是可爱得不得了,这就是他儿子?

    夜辞看着眼前的小奶包,一阵阵发懵。

    终于容小溟等得不耐烦了,狠狠一跺脚,“夜叔叔,你倒是说话啊。”

    “好吧,就要让你多选一个。”

    夜辞思考再三,终于慎重得出结论,看着小奶包像模像样的拿出自己解剖用的各种道具,划开肚皮,漏出里面的恶臭的鲜血,现在正值盛夏,尽管只隔了一夜,远远的都能闻到尸臭味儿了。

    强忍着去呕吐的冲动,夜辞果断将小奶包提着离开老远,“溟儿还没用早膳呢吧。”

    “咕噜——”

    容小溟的肚子适时想起。

    容小溟揉了揉自己瘪瘪的肚子,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夜辞,“还真有点饿了。”

    “去叫你娘亲过来,我们出去吃。”

    天知道,夜辞现在只想阻止小奶包接下来的动作,只要能阻止,就比什么都好。

    “可是……”

    容小溟不舍看向自己好不容易精挑细选出来的尸体,还是有点不舍。

    夜辞立即拉着自家小奶包飞快离开此地,一把把小奶包提起来,抱在怀里,以最快的速度回了容轻颜的院子里,刚好这时候容轻颜也从温漫吟那边回来,看着女一大一小行色匆匆的:莫非夜辞要偷孩子?!

    想到这里,容轻颜瞬间紧张起来,“溟儿,你这是干什么。”

    可容小姐是那么不理智的人吗?

    容轻颜定了定神,装出一副淡定的模样,看向自家儿子。

    容小溟立即从夜辞怀里跳下来,“娘亲,夜叔叔说请我们出去用早膳,我正要去找娘亲呢。”

    “是吗?”容轻颜不信,昨晚还告诉自己要少出门,今天夜辞自己就破戒了?

    “既然来了,当然要出去看看。”

    别开容轻颜探究的眸光,夜辞睁着眼睛说瞎话,“这青天白日的,能有什么事儿。”

    “算起来,回来之后,我还没好好逛过街呢。”

    容轻颜点点头,拉着小奶包去换衣服,时间不大,容轻颜就惯了一身水红色的衣裙走了出来。

    远远看着,一身红衣更加衬得容轻颜美艳动人。

    夜辞看着容轻颜微微一愣。

    容轻颜不屑白了他一眼:呵,男人。

    夜辞:“这套不好看,赶紧回去换了。”

    “好不好看又不是给你看的!”某女直接炸毛,他们这还没怎样呢。

    想管她?

    不可能!

    “溟儿,走吧。”看也不看夜辞一眼,容轻颜拉着容小溟大步往外走。

    被忽略的夜辞不甘示弱,立即大步跟上。

    马车里,容轻颜和夜辞相互看着对方都不顺眼,也不说话,更懒得说话。

    “主子,东市到了。”直到外面传来阎伦的声音。

    夜辞第一个下了马车,然后抱着容小溟下车,最后向容轻颜伸出了手。

    容轻颜全当没看见,自己跳下了马车。

    哼,本姑娘自己过得好好的,干嘛非要添个累赘。

    还是个短命的累赘。

    夜辞自然的收回手,丝毫没有任何尴尬的感觉。

    “娘亲,我要那个。”容小溟看着不远处红彤彤的冰糖葫芦咽口水。

    “买。”

    于是乎,母子两个一人叼着一个,在大街上闲逛。

    夜辞看着坐在前面点了郎当,特别是容轻颜,举止粗鲁,哪有一丁点大家闺秀的模样。

    夜辞是怎么看怎么嫌弃,忽然觉得自己脑子有问题了:他干嘛要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呢?

    “娘亲,那个楼好漂亮啊。”容小溟看着正前方足足有九层高的古朴大楼,匾额上用规矩的楷书,书写:玲珑阁。

    “去看看呗。”

    看样子,这里应该是正经做生意的,门庭若市,来往见都是衣着华丽的达官贵人。

    “站住,这里是什么人都能进的吗?”

    这边,容轻颜拉着容小溟轻松进去,而还是一身粗布衣裳的夜辞,直接被玲珑阁的侍卫拦住了去路。

    “你!”

    阎伦要给自家主子解围。

    那边容轻颜已经转回来了,看着势利眼的侍卫:“这位公子是和我一起的。”

    “来者是客,你们玲珑阁就是这么做生意的吗?”阎伦冷嗤出声。

    侍卫只是道:“一身穷酸相,只怕把你卖了你都买不起这里的一样东西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豪赘婿〕〔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