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怪异收容中心 最初的相遇
    中午的清水13线地铁上,一个脸色异常苍白的少年,正双眼无神的看着前方。

    观察了少年有两站的林音,看到少年如此虚弱,而且还时不时闭上眼睛,仿佛随时有可能会昏倒的样子,让林音有了一丝担心,而作为一名警察,面对如此状况,不可能会无视,所以……

    而就在她刚刚站到少年的面前,刚刚准备询问他有没有事的时候,少年的右手毫无征兆的放在了她的胸前,仿佛想抓住什么东西一样。

    少年的身高比林音稍微矮一点,所以当少年直直伸出右手,而她正好在少年的正前方,所以……

    “流氓!”一声怒喝之后,林音直接抓住少年的右手,然后来了一个漂亮的过肩摔。

    “砰!”少年被摔在地上的时候,还稍微弹了一下。

    “漂亮!”看到林音如此举动,再加上他们目睹了少年的行为,所有人都叫了一声好。

    对于这种社会败类,就应该好好教训他们,只是……

    少年什么反应都没有,即没有大声呵斥自己,更加没有站起来质问自己,让林音已经准备好的话,一瞬间憋了回去,因为……少年已经昏迷了。

    ‘这家伙的体质也太虚了吧?不过还好只是昏迷而已,并没有太大的问题。’蹲在少年的身边,检查了一番之后,林音内心便松了一口气。

    林音刚刚那个过肩摔,是非常有技巧的,最多只会让人感觉到疼而已,并不会有骨折之类的问题,甚至疼痛都只是一会的,休息一下很快就会好过来。

    而少年这种,一下疼痛都直接昏迷了过去,他的体质到底要虚到什么程度啊,不过……自己好像就是觉得他有点问题,然后才过来接触的,再然后……

    说到底还是自己太冲动了,不过也正是因为冲动,所以到现在为止,她处理的案件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甚至都不需要她去处理,人家自己就能够解决。

    “孩子!需要我们帮你作证吗?”一位老大爷起身,中气十足的说道。

    把人打晕了,如果没有证人的话,应该会非常麻烦才对,而他们这些目睹了这件事的证人,有义务去帮林音作证。

    如果谁都选择独善其身,那这个世界剩下的就是自私了。

    “我们也帮你作证!”大爷都站了出来,其他人自然也就没有继续选择沉默。

    面对那么多好人,林音欣慰的笑了笑说道“没事!我就是警察,就不用麻烦大家了,而且地铁是有监控的,这个大家请放心!”

    先不说她自己就是警察,就算自己不是警察,地铁有着监控的情况下,少年也不可能讹到自己的头上。

    “原来是警察啊!怪不得身手那么好!”大爷稍微有些惊讶,但也有些理所当然,就是有一点不太好,胸大肌有些浮夸。

    如果不是警察的话,是不可能那么容易解决掉一个人的,哪怕那个人的身体非常虚,好吧!其实就少年那个感觉,推一下都有可能倒地不起。

    “清水终点站到了,清水终点站到了,需要下车的乘客,请从右侧门下车!”

    连续播报了三次之后,广播就停了下来。

    “好了!接下来我会带他去医院,各位直接下车就可以了!”林音说完之后,便准备将少年背起来,先把他带到医院再说了。

    “嗯?”少年清醒过来之后,感觉有人在碰自己,便连忙推开了那个人,然后一脸痛苦的看着她。

    ‘没想到会死的那么快!’

    明明已经试错过两次了,本来就已经预料到,随着杀人的次数增加,对方杀人的速度会变快才对,再加上他使用的是一级灵纸的纸人,被杀死的速度会快很多。

    而自己应该在地铁上坐着,然后等待纸人死亡,最后以睡觉的姿态等待自己清醒才对,没想到……中途稍微出了一点意外,居然没人给自己让座,没人让座那就不让吧,到时候靠着也可以抗过去,计划是这样的没错。

    “原来你是假装的!”林音可不知道那些,她现在只知道,少年欺骗了自己的感情。

    “……”少年没有回答,准确来说是不知道该怎么样回答。

    先不说假装这个问题,就连刚刚发生什么,他现在都是一头雾水,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那么多人都一脸厌恶的看着自己?

    “女警官,我觉得不像!”大爷本来不应该帮少年的,可是看到少年那脸色苍白的样子,他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心软了。

    少年的身形非常瘦弱,再加上眼神流露出来的痛苦,以及那苍白的不像活人的脸色,都在说明这个少年的身体非常的虚弱,那么这么虚弱的情况下,昏迷是很正常的。

    而且!如果一个不小心,少年会死大爷都不觉得意外,而且刚刚那种情况,说不定是一个意外也不一定。

    听到大爷的话,再看看少年的样子,林音也有些心软了“你多大了?”

    “快十七!”强忍着那剧烈的疼痛,少年用手揉了揉太阳穴。

    ‘不让你付出代价,我不姓月!’

    “还没有成年吗?算了!该走的过程还是要走的!”等地铁到站之后,林音便拉着少年离开了地铁站。

    在出地铁之前,林音感谢了一番众人,随后才拉着少年离开地铁站。

    “能不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少年被拉着的时候,不忘问了一句。

    “别问!给我上车!”林音没有回答,而是让少年直接坐上了出租车。

    林音不想回答,少年也没有继续问,而是忍着头疼跟着她去了南区派出所。

    ……

    清水市南区的派出所,一间审讯室内。

    昏暗的环境,让月如明有了一丝轻松,让自己的首次进入派出所,少了一分紧张感。

    “姓名!”灯光照射到少年的脸上,明亮的阳光,让少年感觉到一丝不舒服。

    习惯了黑暗的他,现在被这么照着,让他的内心出现了一丝烦躁,所以他选择低头。

    “月如明!”看着已经穿上警服的林音,少年再怎么样烦躁,也很快按耐了下来。

    “年龄!”

    “十六!”

    “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事吗?”林音合上记事本,然后义正言辞的看着月如明。

    其他的信息林音并没有问,其实也没有问的必要,因为她一开始就不打算将这件事录入月如明的档案,再说了!像月如明这么虚的少年,应该那是故意的才对,所以她只是想警告一番他,省得以后再发生这种事情。

    别人可不一定有她那么好心,一心想要追究的话,对他终究不是一件好事。

    “不知道!”低着头的月如明认真思考着。

    回想了一下之后,月如明只记得在纸人死掉的时候,信息刚刚反馈回来之后,让他内心出现了一丝愤怒,一丝想捏碎他的冲动,然后……他就昏迷了过去。

    ‘伸出手?’月如明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右手,该不会是他杀人了吧?或者是捏碎了什么东西?可是……地铁上面的情况来看,也不太像啊?

    他有些迷茫了。

    “不知道?”林音直接拍着桌子站了起来。

    不知道?这还好是她而已,并没有打算追究之类的,不然月如明这一辈子就毁了,一旦猥琐犯的名声传出去,他估计会直接社会性死亡,因为没脸活着了。

    当然!如果月如明的脸皮厚,那她这些想多了。

    “月如明?”就在林音想要继续发火想要教育月如明的时候,一名年纪看起来不小的警察推开门走了进来。

    “是!”月如明点了点头。

    ‘速度有些快,希望自己没有做错吧!’

    “你可以走了!”看着坐在那里的少年,中年警察的眼神稍微有些复杂。

    ‘这个少年是怎么和那位扯上关系的?而且刚刚进来就直接跑过来了!’

    “等等!队长他还不能离开!”林音看到月如明站了起来,便连忙阻止道。

    她都还没有开始教育呢,现在就让他离开的话,万一再犯了怎么办?得让他认清楚事情的严重性才行。

    “别闹!中品国际的钟董事长来接他了!而且他也没有犯什么事不是?”中年警察看着反应有些激动的林音,便连忙解释道。

    这位可是一个暴脾气,他可不想被这位给纠缠上。

    “放过他也可以,之后的一些案件,我要参加!”既然已经留不下月如明了,那么林音只能退而求其次了。

    队长的意思已经非常明显了,不管你说什么,月如明是绝对没有办法留下来了。

    而且!月如明应该也不是故意了,再追究下去也没必要,当然!如果能够留下月如明,她才不会提出那种要求。

    “好!”中年警察笑眯眯的答应了。

    区区一个小年轻,还能斗过他这些社会人士?反正到时候随便安排就好了,那里安全让她去哪,省得到时候惹麻烦。

    而这位队长永远也想不到,他现在的选择,让林音未来彻底和月如明绑上了。

    “好!你可以离开了!”

    已经坐了下去的月如明,再一次站了起来,然后越过林音离开了审讯室。

    “你小子多锻炼,不然就你这身体,说不定哪天就没了,还有!下次坐不了地铁,那就不要坐了。”而在经过林音的时候,林音在他旁边提醒了几句,或者说是警告吧!

    不过月如明仿佛没有听到似的,直接离开了警局,然后看到派出所外面停着的一辆轿车,便直接走了上前,然后轿车直接打开了后车门。

    “这小子!”而还在审讯室的林音,看到月如明一点反应都没有,便觉得有些生气。

    “哼~”不过她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就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

    下次千万不要让她抓到,不然就没那么容易放他走了,至于中品国际?她忘了。

    “这丫头不好伺候啊!”队长摇了摇头。

    林音太过于极功心切了,将来迟早会出问题的,而她在派出所出了问题,他这个位置也就差不多到头了。

    除了阻止她之外,没有其他办法了。

    “师傅!您试错完了?”刚刚坐了下来,坐在副驾驶位的青年便回头看着月如明问道。

    “查的怎么样了?”月如明没有回答青年的问题,而是将车门关上之后反问道。

    ‘死了三次,应该可以锁定了!’

    一想到那三次死亡,月如明就不止一次想杀了他。

    “老付!”青年没有回答,而是扭头看着司机说道。

    “月少爷,就和您说的一样,杨威武道馆的馆主,实力是最近一个月才变强的,之前连三流武道馆的实力都不如,如果不是他最近实力暴涨,这个月底杨威武道馆就会失去营业资格!”老付一边观察路况,一边把车开了出去。

    这里可不能随便停车的,人已经接到了,那就赶紧开走吧!

    “是的!而且每一个和杨威馆主有仇的,都在这一个月死掉了,没有任何一个意外,相信您试错的时候,也已经确定了这件事了!”青年看到话已经被说的差不多了,为了增加自己的存在感,便连忙插了一些无用话进来。

    虽然是自己的师傅没错,可是月如明可没有承认,只是他自己在自作多情而已。

    “直接去杨威!”月如明也没有犹豫,直接让老付去杨威武道馆。

    因为杨威武道馆死去的人,已经超过二十人了,如果再不阻止他的话,会有更多的人死去,如果自己没有被怪异牵制,杨威武道馆的事件,就不会死那么多人了。

    “好!”在前方的红绿灯处,老付直接调转车头,朝着杨威武道馆的方向赶去。

    “师傅!怪异真的能让人变强?”想到杨威武道馆的变化,青年就稍微动了那么一点心思,而他问这句话的时候,一直在观察月如明的反应。

    “可以!”月如明靠着车窗静静的看着闪外面的景色。

    很美,可是却没有人知道,这美丽的下面是无尽的杀机,谁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在下一秒就死去,谁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因为各种意外而死亡。

    一旦被那些东西盯上,除了一开始就躲开之外,剩下的就是在无尽的恐惧中等死,因为你无法躲避,只能等死。

    青年脸上出现了一丝悸动,然后又很快沉寂了下来。

    “想要?”感觉到青年那一瞬间的情绪变化,月如明看着副驾驶的青年问道。

    听到月如明那异常平静的声音,青年不带一丝犹豫的回答道“想过!”

    在这个回答出来之后,车内瞬间安静了下来,除了飞驰的汽车,以及那微弱的发动机声音,再也听不到一点声音,呼吸都放慢了很多。

    青年怕了,一旦失去月如明的保护,他可以肯定,自己活不过一年的时间,那些玩意到底有多么恐怖,他是接触过的,而老付也清楚这一点,所以他放在方向盘上的手,都在微微颤抖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都市最强弃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