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怪异收容中心 扬程最后的命运
    如果让王临知道,这个纸人只是单纯用来赶路的,而非作战纸人,他会不会更加的自卑呢?

    “方向!”

    “2点钟方向,直走就到了。”

    月如明只记得一个大概的方向,杨威武道馆具体在什么地方,他不是很清楚,所以才会拉着王临过来,不然……他一个人就可以处理,为什么要带着他?

    ‘速度又快了!’

    “果然在这里!”王临脚有些虚的说道。

    ‘腿有点软,不过这个时候绝对不能丢了师傅的面子。’

    夜晚的杨威武道馆,附近已经没什么人了,所以月如明是让纸人直接下来的,而不是在空中收好之后,带着王临跳下来。

    虽然人少,但还是有几个人的,只不过视线不在这里而已,所以月如明把纸人收了起来。

    “进去!”收好纸人之后,月如明便走在前面。

    “啊?哦!”王临愣了一下,然后拍了拍大腿,也跟着月如明进去了。

    他可不敢走在前面,现在可是晚上,所以跟在月如明后面,绝对是最安全的,不然真的遇上一些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估计死的就是他了。

    他是来报恩的,不是来送死的,尤其是这种毫无意义的送死。

    “吱呀~”有些沉重的开门声。

    “谁?”刚刚搜完武道馆,准备离开的扬程,在黑暗中发出一声问话。

    “你说呢?”武道馆没有开灯,而外面的路灯也照不进来,虽然是有些光,但这不至于让扬程看清月如明。

    “是你?”王临非常善解人意的打开手机照明。

    然后借住手机的光,扬程看到了那苍白的脸,那熟悉到足以让他做噩梦的脸。

    下午的事情,他现在都还记忆犹新,仅仅只是一招,就让他失去反抗能力,甚至在他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废掉了他的右手,绝对不可能有赢的机会。

    “你到底想干什么?”扬程抱着手中的包裹,脸色变得异常的难看。

    把他害成现在这个样子,难道还不够吗?真的想要让他死不成?

    “你所杀之人,不算我试错的那三个,你也杀了二十一人,我说的没错吧?”月如明一步步的靠近扬程,而扬程在月如明的逼迫下,也一点点的后退。

    此时的月如明,对于扬程来说,已经不亚于一名恶鬼了。

    “我没有!你搞错了!”扬程矢口否认。

    他不承认自己有杀过那么多的人,不然武道协会不可能放过他,月龙国的法律同样也不会放过他。

    “再说了!你有证据吗?”月如明听到这句话,便停了下来。

    没错!他的确没有证据,所以如果真的要制裁扬程,那就只能依靠王临去伪造证据,这也就是月如明将扬程交给王临的缘故。

    他不喜欢做什么法官,可是有很多东西,是没有证据的,而这种事情在未来会越来越多,所以……有些判官会重新制定法律,不求抓住所有犯人,也至少保证社会的安定。

    而月如明没有那么大的本事,也不想去做什么独裁者,他……

    “没错吧!你们压根没有证据,你们能拿我怎么样?”扬程笑了,张狂的笑了。

    没有证据,那就不可能制裁他,而他杀的那二十几个人,是不可能有证据的,因为那压根就不是他杀的,他只是写了一些东西,然后他们就死了而已,这一切都只是一个巧合。

    他们会死是一个巧合,自己能够变强是因为自己厚积薄发,他真的一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

    “师傅!”看到月如明停了下来,王临便有些关心的喊了一句。

    “没事的师傅,伪造的证据已经差不多了,到时候是真是假,轮不到他说话了!”这一点王临还是非常有信心的。

    “你……经常干?”月如明突然回头看着王临。

    他以为会有些困难,但没想到……王临会说出这种话来。

    “没有!绝对没有的事!”王临连忙摇手否定。

    他可是从来没有干过那种事情的,因为压根没几个人敢得罪他,而没有人得罪他,他哪里需要做这些小动作?

    “……”深深的看了王临两眼之后,月如明便继续走向扬程。

    “你想干什么?难道你想违反规定不成?”看到月如明一步步靠近自己,而自己已经退无可退,扬程终于还是慌了。

    “哒~哒~”向来走路无声的月如明,现在却发出了脚步声,王临也赶紧开启手机的录音健。

    “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使用那件东西,也更加不该杀了他们,我知道我错了,求求你放过我,不要杀我!我只是想保住武道馆而已,我只是想保住我父亲留下的武道馆,我一开始没想过杀他们的!”扬程直接跪在了地上,然后不断的忏悔着。

    他只是想保住杨威武道馆而已,一开始是没想过杀人,如果不是那个人一直在逼迫他,扬程也不会想试试那支钢笔,而这一试他就彻底失去做人的资格了。

    在第一次使用钢笔杀人之后,钢笔就回馈了力量给他,而他也借住那一份力量,成功突破了三流武者,而之后从一开始的后悔,变成现在的理所当然,所用的时间不到一个月,近乎每天杀一人。

    而让扬程觉得奇怪的是,除了第一次回馈的力量有点大之外,后面的这些则是越来越少,只有杀死武者的时候,力量才会勉强达到最初的标准,而第一个那个人仅仅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从一个遵纪守法的武者,变成杀人不眨眼的魔鬼,需要的仅仅只是一支钢笔而已。

    “如果你求饶,就能够活下去,会不会对那些人过于不公?”月如明眼神极其冰冷的看着扬程。

    公平吗?世界本来就是不公的,可是……月如明不希望他们在死了之后,连最后的公平都享受不到,所以!扬程必须死。

    “录好了!”月如明没有回头!

    “录好了,有了这个,他死定了!”王临异常严肃的点了点头。

    月如明都这个样子了,他也不敢吊儿郎当的。

    “好!”得到王临的回答之后,月如明再一次出手,而这一次废掉的,不仅仅只是手那么简单了。

    “啊~”一声惨叫之后,扬程直接昏迷了过去。

    一瞬间!直接废掉了三肢,而反馈回来的疼痛,也是同时反馈回来的,这种程度的痛苦,扬程没有承受下来,所以他昏迷了过去。

    “师傅!您现在有多强?”王临咽了一口口水。

    他都没看清楚,然后扬程就被废了,这速度后天武者也做不到吧?

    “三级判官!”月如明看了扬程一眼,然后便回答了王临。

    他还是一个弱鸡,不到审判长,终究还是在生死线上挣扎着。

    “判官?”这个词他听说过,可是从月如明的口中,他还是第一次听说。

    “等你有资格成为,阴兵或者鬼将,就有资格了解这些了!”说完这些之后,月如明便离开了杨威武道馆。

    而王临并没有跟出去,而是留在原地,等着别人过来收尾。

    “判官吗?我记得没错的话,小说里面的地府,判官的职位挺高的!”王临觉得自己抱上的金大腿。

    判官上面可就是阎罗了,所以地位是不低了,所以不知道这个三阶判官,属于判官的什么层次,但不会很低就是了。

    也就月如明不清楚王临的想法而已,不然一定要好好给他科普一下。

    阴司的判官不等于地府的判官,阴司的判官哪怕只是最弱的,在诸天世界里面,地位也比圣人高出一等,就看那些圣人承认与否罢了。

    毕竟判官已经超脱于规则之上了,用圣人的说法来说,那就是天道之上的存在,只不过判官面对圣人,跟蝼蚁没区别,一个呼吸就能够杀死判官,可判官要杀死一名圣人,也不是一件难事,收容一个怪异,然后让圣人触发怪异的杀人规则,圣人一样会死。

    所以!判官的地位如何,要看那个世界愿不愿意承认他们,不愿意那就是弱鸡,愿意那就是高人一等。

    ……

    两分钟钟之后,月如明便从小区公寓的楼顶下来了。

    “你在干嘛?”熟悉的身影,在自己家门前鬼鬼祟祟的,月如明便质问了一声。

    有些生气,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吗?别说一个普通人了,一名圣人一个不小心,也得陨落在里面,她倒好!居然想进去,不怕死?

    好吧!林音也不知道那里很危险,可是……这是他家,私闯民宅这个罪名知道吧?就算是警察,没有主人的同意,没有搜查令,你也是不能够进去的。

    “我来查案,我始终觉得你和那个杀人案有关!”被月如明这么一吓,林音的视线也从猫眼移开了。

    “还有!下次不要这么大声,会吓死人的!”林音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

    看着那浮夸的胸脯,月如明低着头“你心里没鬼,谁能够吓的到你?”

    月如明使出诡辩,被吓到不需要心怀鬼胎,一样会被吓到,比如你在认真做某件事的时候,注意力非常集中,突然有人在你耳边大喊一声,一样会被吓到的,而林音是警察,肯定不可能在做坏事,所以月如明这是诡辩没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都市最强弃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