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怪异收容中心 对手
    蓝月玲有汗臭吗?并没有,哪怕她已经出了不少汗了,可是她身上就是没有味道,如果非说有的话,那就是少女的清香了。

    “嗯哼~没有啊!”蓝月玲仔细闻了闻,并没有闻到任何的味道。

    “她是你妹妹?”少年指着月如明怀里的蓝月玲说道。

    看着眼神充满了恐惧的少年,月如明点了点头!

    “下次再打她注意,我不介意再和你打一场网球!”月如明语气有些冷冽的说道。

    如果不是怕影响之类的,在打球的时候,月如明不介意将网球往少年脸上招呼的,打得他鼻青脸肿再说。

    反正!青禾里面有医院,很容易帮他消肿,最多也就是明天带着有些紫青的脸来上课而已。

    “不会!不会!”少年连忙摇头!

    社团比斗青禾不管,像这种打网球出事,学校方面会过问,并不处罚月如明,所以他被打了,那就是真的被打了,而月如明最多被口头上警告而已。

    像少年这种恶人,青禾校方是不介意给他们一些教训的,毕竟在学校出了事情,学校还能帮你,而离开了学校之后,能够帮你的,那就只有你自己了,依靠别人是生活不下去的。

    在学校经历毒打,总比在社会被人毒打强,人要学会成长,不然按少年这种性格,出了社会之后,被人刀了都不一定,毕竟太渣了。

    以上政策仅限于坏学生,好学生出现这种情况,校方会深究的,不过好学生和坏学生,基本上凑不到一块去。

    没有继续理会少年,月如明便背着蓝月玲出来了。

    “她是你妹妹?”看着完全不像的两人,同桌疑惑的凑了过来问道。

    一个那么可爱,而另一个那么普通,怎么可能会是亲生的?难道一个随母亲,另一个随父亲?也不是没可能呀!

    “当然!”看着还趴在自己背上的蓝月玲,月如明便充满了无奈!

    什么都好,就是有些太缠人了,以前大家都还是小孩子,那一点问题都没有,可他们现在都是高中生了,她也不怕别人说闲话。

    也幸好她现在穿了安全裤,不然她扑上来的那一刻,就已经走光了,他看到了无所谓,可是这里是网球场,人还是非常多的。

    “你是我哥的女朋友?”蓝月玲看着同桌身后的南宫月说道。

    看着充满审视目光的蓝月玲,南宫月捏着手指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是~不~不是的!”

    “到底是不是?”听着这模糊不清的回答,蓝月玲突然两眼放光的看着南宫月。

    这摆明对她哥有意思啊,没想到一向普通的哥哥,居然有一天能够让一位美少女喜欢他,看来不止她一个人知道哥哥的魅力。

    想到这里,蓝月玲对南宫月有了一丝认同感。

    “不是啦!”南宫月否认了。

    ‘这丫头!这么好的气氛,自然认了不就完了?干嘛要否认啊!’同桌有些恨铁不成钢了。

    人家好不容易给她创造了一个这么好的机会,她居然无视掉了,而且还否认了,以后可不要后悔啊!

    “别开玩笑!”月如明拍了一下蓝月玲的屁股。

    人家可是一个好女孩,没事喜欢他这个一点特色都没有的死宅干什么?

    “切!”看到月如明一点也不懂,蓝月玲便从他的背上下来,然后走到南宫月的面前,抓住她的双手说道“我叫蓝月玲,你叫我玲就好了!”

    “你们不是亲生的?”听到蓝月玲和月如明的姓氏不一样,南宫月呆呆问了一句。

    “不是呢!不过我们小时候就在一起了,所以和亲生的没区别!”蓝月玲可不在意那些。

    不是亲生的又怎么样?他们之间的感情,可比亲生的要好太多了。

    “我十岁的时候父母去世了,之后就被澟姨接过去之后,小时候是一起长大的!”月如明解释道。

    “先去阴凉的地方吧,这样一直晒着容易中暑!”看着正午的太阳,月如明看着都感觉到热。

    “对啊!走吧!”说着蓝月玲又挂在了月如明的身上。

    “真舒服啊!”趴在月如明的背上,蓝月玲一脸舒适的样子说道。

    ‘真有那么舒服吗?’走在后面的南宫月,看着月如明那不算宽厚的背想到。

    “那丫头你得小心了!”看着一点也不避讳的蓝月玲,同桌有些担忧的在南宫月的耳边说道。

    蓝月玲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货色,如果说蓝月玲和南宫月,谁更加有优势的话,同桌觉得蓝月玲更加有优势。

    第一!她不仅是月如明的青梅竹马,相处时间一般人没法比,第二!她足够了解月如明,第三!时不时透露出来的可爱,以及那丝毫不避讳的行为,都可以说明蓝月玲,是一个强劲的对手。

    如果没有她帮忙的话,南宫月绝对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了,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对手。

    “小心?小心什么?”南宫月呆呆的问道。

    有什么好担心的?这里不是青禾吗?保卫力量可是非常强的,你不拿一架加特林,压根冲不进来这里,毕竟青禾可是驻扎着一支部队的,虽然人数并不多。

    至于学生的问题?应该没人会来找她的麻烦吧?毕竟她也是一个好学生。

    “呆呆的!”同桌觉得前途未卜啊!

    不过!具体鹿死谁手还不好说呢!

    青禾静月湖旁边的凉亭内,虽然已经有不少人在了,可是还是有非常多空地的,所以他们就在这里休息了。

    “哥!这两个星期怎么一直都找不到你?”蓝月玲坐在月如明的身边,然后一边吃着零食一边问道。

    “少吃点!对身体不好!”对于这个问题,月如明并不想回答,那两个星期基本上都在试错,哪里有时间搭理这丫头。

    如果不是今天正巧遇上,他们想要再相遇,估计也不是短时间能够做到的,毕竟他以后会越来越忙了。

    “不怕!这不是还有哥吗!”蓝月玲并不在意这些。

    反正有着她哥哥在,不管什么问题都能够解决的!

    “吃这么多垃圾零食,身体可是会长不大哟!”同桌看着蓝月玲的胸口说道。

    ‘哼哼~小丫头!这方面就没法比了吧!’

    本来还不知道同桌在说些什么,可是对方的目光那么明显,蓝月玲想不懂都是一件难事。

    “我哥喜欢小的!”蓝月玲虽然停顿了一下,但又很快吃了起来。

    长的大就了不起啊?她只是还没有开始而已,再过几年时间,肯定比在场的所有人都要大。

    “我不是!”月如明连忙否认!

    他可从来没有说过这种话,而且……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喜欢的到底是什么样的。

    “听到没有?直接否认了,那就说明他一定是喜欢大的!”同桌挺了挺胸脯。

    ‘小丫头,看到没有?你和我不是一个级别的!’

    听到两人的交谈,南宫月默默的低下头,不是因为自卑,而是害羞!

    说起来!她的规模是和同桌差不多的,可能还要你她大一点,只不过女孩子议论这些,真的好吗?

    “你……”蓝月玲还想说些什么,月如明赶紧阻止了。

    开玩笑!这里可不是只有他们几个人而已,周围的人还是不少的,而且……都是在学习的好学生,聊这些话题不好尤其是容易被学校警告。

    “咳咳!”同桌也有些尴尬了,只顾着气蓝月玲,忘记周围的情况了。

    “我是一条小咸鱼,又懒又无知!”手机铃声又变了。

    “我接个电话!”听着这个手机铃声,月如明有些不好意思。

    然后拿着手机就到外面去接了。

    这个铃声自己听听就好了,让别人听到会有些诡异。

    为什么要设置这种铃声?主要是没啥人给他打电话,所以铃声这种东西,想怎么样设置就怎么样设置咯,反正又不会有人听到,一般情况是这样的,只是今天出了一点小意外。

    “你们说,是谁打来的?”蓝月玲坐在南宫月她们的身边问道。

    “你是她妹妹,你难道也不知道?”同桌撇了撇蓝月玲。

    “……”不知道为什么这人这么排斥自己,自己有做过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吗?好像她们才第一次见面吧?

    “不是的!我哥的朋友基本上没有,至少我没见过他交朋友,所以大概不会有人给他打电话的!”

    “不是还有诈骗电话吗?”同桌直接抬杠。

    “你啥意思?”蓝月玲直接站了起来。

    她有得罪她吗?至于这么抬杠吗?

    “没啥意思啊!只是实事求是而已!”

    好吧!两人直接对上了。

    “别吵啦!”南宫月直接上前劝说两人。

    “哼~”

    “哼~”

    气氛瞬间尴尬了下来。

    而月如明这边也接通了电话!

    “有事?”

    “师傅!你昨天的事情已经调查清楚,是您摸了女警的那里,所以才会被带去派出所的!”

    “……”月如明脸都黑了,都不用王临明说,他也知道那里是什么地方。

    如果扬程没有被王临处理,月如明现在估计要去把他暴打一顿,泄泄气再说。

    他一世的清名啊,居然被一个普通武者给败坏了,月如明现在想杀人的心思都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笑傲之问道巅峰〕〔妙手妆娘〕〔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浮游岛主的成长史〕〔都市最强弃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影后归来:霍少,〕〔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