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怪异收容中心 月殿司长
    男人表面再怎么样镇定,那他发抖的双腿,已经时不时看向门口的眼神,月如明都知道他害怕了。

    那么……

    一把推开新娘之后,月如明拖着那濒死的身躯一步步接近男人。

    他死已经是必然结果,那么用最后的时间,为新娘博取最后的生机,这是他现在最后的执念。

    他不喜欢悲剧,也不喜欢那种无力的感觉,哪怕没有力量,他也愿意要生命去守护。

    “月~”看着月如明的举动,新娘本来就有些发红的眼睛,又再一次流泪了。

    在看到月如明被一次次的虐待着,她本来以为自己的泪已经流干了,没想到……

    “你想干什么?”口鼻不断渗出的鲜血,让男人内心越发的恐惧。

    他腿软了!

    “老大!”出去寻找的那三人终于回来了,只不过看到眼前的一幕,再加上月如明那泛白的眼睛看过来,他们头也不回的跑了。

    这是鬼啊!不是说世间没有鬼吗?而且老大那是杀人了?所以恶鬼前来索命了?他们可没有参与杀人,希望恶鬼不要找上他们。

    “你~你们?”连他们都被吓跑了,再加上月如明那一转头的动作,让男人拿起最后的勇气,撞开月如明之后,也跟着一起跑路了。

    他实在是搞不懂,明明是已经快死的人了,为什么不能安安静静的等死,他站起来到底是想干什么?

    他更加不懂的是,为了这么一个连面都没有见过几次的女人,付出自己的生命真的值得吗?

    “砰~”看到男人离开之后,月如明那双充满死寂的眼睛终于闭上了,而他的心脏也彻底停止了。

    他死了!

    “值得吗?”本已经喜庆十足的婚房,在新娘的一句话之后,变成了充满血腥的房间。

    血色!是这里的主题。

    “我渴望遇见你,但也不希望见到你!”红装素裹的少女,抚摸着月如明那惨白的脸颊。

    如果能够早点遇到他,或许就不会有那么多悲剧了,但她也不希望见到他,因为最后的结果已经出现了,哪怕已经死了,也要依靠那最后的执念守护自己,这种男人!她没有见过,哪怕是成为怪异之后的数百年时间,她也没有见过这种男人。

    每一个都是,要么窥视她的美貌,然后与那几个家伙同流合污,要么选择放弃之后,自己选择的逃跑,而有些更过分的,为了自己的声誉去恶化自己的名声,将这里发生的事情颠倒黑白,她失望了!对男人这种生物彻底失望了。

    只是……

    “傻子一个!”

    场景重新转化,最初的一幕出现上演。

    面对这熟悉的一幕,月如明紧紧的捏着拳头。

    心中的愤怒,并不能影响其他人,最初的画面也在不断进行,唯一和最初不同的是,在婚房月如明有了不同的交代。

    “记住!哪怕是我死了,你也不要出来,因为你出来了,我一样会死,不要做没有意义的牺牲!”月如明在扶着他的少女耳边说道。

    “为什么?”少女充满了不解。

    “别问!”比之前的更加头疼,仿佛随时有可能会睡过去。

    “知~知道了!”看到月如明生气,少女便低着头不再言语。

    之后上演的剧情,和之前的一模一样,不过唯一不同的是,月如明选择倒下的地方,是床边,目的就是为了防止少女再一次爬出来。

    最后!结果还是以月如明死亡而告终。

    再一次回到最初的起点,月如明想着会不会求救别人,就能够打破这个轮回,只是……他一开始就被限制了,他所能够接触的的人,永远只有那几个人,也就是说!他无法求助任何人,这是一个必死的局。

    至于反抗?动一下都是全力了,你拿什么去反抗?而且死了几次之后,月如明的精神越来越不佳,基本上如果不是睡过去之后,梦到那悲剧的结果一次次醒来,他可能也坚持不住了。

    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

    不断的重复,不断的重复,月如明已经麻木了,可是不管自己再怎么样麻木,对于保全新娘这件事情上面,他却从来都没有改变过。

    他已经失去思考的能力,留下的只有一个念头,不管发生什么,保住那个女孩。

    不知道死了多少次的月如明,倒在一片血泊之中,而房间也变得血红,少女眼中也不似最初的冰冷,而是有了一丝丝怜惜与心疼。

    “你还真的是傻呢?明明都是无解的情况了,为什么不放弃我,去外面寻找回去的路呢?”少女丝毫不在意地上的血泊,躺在月如明的身边,轻轻的述说着。

    放弃救她,离开这个府邸,虽然不能够脱离这个环境,可也足够让他脱离一次次死亡的痛苦,可是月如明却没有,他到最后都在想的一件事,那就是保住少女,现在也只剩下这个了。

    宛如一具空壳。

    “傻傻的!算你通关啦,以后多指教了,我的相公大人!”

    现实中,仅仅只过去不到十分钟的时间,迷雾就已经散去了,而月如明也躺在地上,已经失去了意识。

    “没死?”看到单纯昏迷过去的月如明,司徒晋有些不甘。

    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月如明已经摸清红衣的杀人规则,再把他送进去也只是浪费时间而已,到最后他一样会出来。

    “出来了又怎么样?还不是一样要死?”说着司徒晋便一步步靠近月如明。

    “你想干什么?”躲在转角的女警忍不住了。

    对方都已经准备杀人了,她如果还继续选择无视,她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至于自己会不会也跟着一起死?那重要吗?

    “我不想杀你!”说着女警便毫无征兆的昏迷了。

    “混蛋!”

    “多管闲事可是会死人的,希望你下辈子注意一点,哦!我忘了!判官没有下辈子!”说着便伸出手想捏碎月如明的喉咙。

    “手伸的太长会死!”空间时间瞬间凝固了。

    不知是和时间,不知是何地的月殿堂内,月色的照耀下,一名月色长衣的少年,正坐在月殿的王座之上,万古未曾睁眼的少年,此时却睁开他那双月色的瞳孔。

    少年缓缓伸出自己的右手,然后一个血色小人出现在他的手下,而少年一点点的握紧右手,准备将这血色小人捏碎。

    “月殿司长!脾气太大不好!”就在血色小人濒临死亡的时候,一只墨色的左手挡下了少年的攻击。

    “管好你的狗,司神!”警告一番之后,少年便继续正坐在王座上。

    继续争下去?没有任何的意义,毕竟只是一个蝼蚁而已,不过下次就没那么好运了。

    ‘有趣!’顺手捏死司徒晋之后,再看到那静止画面的那一抹血红,月殿出现了一声轻笑。

    随后!少年缓缓闭上了眼睛,月殿再一次陷入了无尽的沉寂。

    “殿主大人!”哪怕伤势已经非常严重,但面对司神殿的殿主,血色也不敢怠慢。

    “多管闲事!”说着便一巴掌拍飞了血色。

    他们之间的争斗,什么时候轮到他们这些蝼蚁插手了?

    “砰!”

    血色直接被镶嵌在了墙壁上,差点抠不下来的那种。

    伤势再一次加深,让血色对殿主的恨意越发深厚。

    “永恒!等我到达那个境界,你们都要被我踩在脚下!”发泄完之后,血色便让殿堂内的其他人把自己抠下来。

    然后他就回去疗伤了,对于那些帮助自己的人,一声感谢都没有。

    不过想想也对,毕竟他除了阴司月殿司长,以及司神殿主之外,其他人他都看不起,更不用说他的那些手下了,反正只是一群工具,随时都可以换。

    和月殿等同的地方内,也有着一座宫殿,不过相比于月殿的冷清死寂,这里要显得有生气一点。

    “殿主!您不杀了他吗?”

    “为什么要杀?看着他不断的挣扎,到最后彻底绝望,那是更加有意思吗?”

    “可是……他已经半步永恒了!”

    “你知道什么是永恒?”

    “这……小人不知!”

    “对!除了永恒之外,没有人能够理解永恒到底代表着什么,区区一个蝼蚁而已,还妄想翻身?做梦!”

    “……”

    “嗯?”天色一点点的暗下来,而小巷因为比较偏僻的缘故,所以值得月如明醒过来,都没有人发现这里的情况。

    幸好也没有什么不轨之人,不然女警可能就有些危险咯!

    “脑壳疼!”揉了揉太阳穴之后,月如明坐了起来,然后发了一会待,最后才去将女警叫醒。

    “傻不拉几的!怪异这种事情,也是你这种普通人能够参与的?”想到迷雾之中发生的事情,月如明就有些害怕。

    他可不想再陷入那种怪异了,实在太折磨人了,会丧失记忆不说,还会一次次重复死亡的结局。

    其实也可以不用死的,将新娘抛弃之后,后面就有更多时间去了解真相,最后一点点破解杀人规则,然后进行收容就可以了,只不过……那个怪异对于月如明这种人来说,基本上是无解了。

    所以!到现在他都没有搞懂,那个怪异是怎么解决的,还是说是司徒晋选择放过他了?不可能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笑傲之问道巅峰〕〔妙手妆娘〕〔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浮游岛主的成长史〕〔都市最强弃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影后归来:霍少,〕〔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