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怪异收容中心 想要承担了一份责任
    “如何成为判官?”

    “死一次!然后阴司觉得你有资质就会招收你,没有就是彻底没了!”

    “只有这个办法吗?”他们有些犹豫,但很快坚定了下来。

    “一个世界最多出现两名判官,而这种世界,是星际旅行的时代,要管理整个宇宙的怪异啊,一旦怪异扩散开来,没了!圣人去了也是送!”觉得话题有些无聊,月如明用手指弹着杯子回答道。

    时间和成长速度不成正比,一旦没有及时收容,那个世界基本上没了,因为怪异已经不是那个等级的判官能够收容的存在了。

    “那就是我们没机会了?”沈伦抓狂的挠了挠头。

    让一个后辈去解决那些,他们有些不甘。

    “嗯!没机会了!”月如明肯定的点了点头!

    “身份能不能转让?”沈伦已经放弃了,可是钟正明却没有。

    “不能!”月如明想了想说道。

    这个并没有先列,一方面是判官不相信其他人,另一方面是判官不想放弃力量,毕竟一旦放弃了判官的身份,那可就是生的自由,死的随机了。

    至于有没有判官做过这种事情,也许有,不过……大概率是死了。

    “好吧!那之后的事情,我们会协助你的,你也不用客气!”钟正明放弃了。

    之后!月如明便拿着手机离开了,因为他已经吃完了,而王临也是如此,因为压根没啥他什么事,就是出来插了两句话,然后震惊了一波之后,便和透明人没啥区别了。

    “师傅!那个钟正明是什么意思?是想取代您吗?”王临一边开车一边问道。

    “你想太多了,他只是想承担那一份责任而已,可没有你想的那么龌龊!”月如明看了王临两眼之后解释道。

    “人心难测!师傅!”王临还是不太相信,钟正明的目的会那么单纯。

    “你觉得为什么青禾能够屹立这么久?而且从青禾毕业的学生,地位都不会低?”月如明并没有回答,而是问起王临另一个问题。

    不了解青禾的,大概就是觉得,这是一个有些牛批的高中而已,可是月如明却不这么认为,青禾绝对没有表面的那么简单。

    “不是因为前辈的帮衬吗?”王临犹豫了一下回答道。

    “是!但人家为什么要帮你?仅仅只是你是青禾的学生?”月如明笑了!

    实际上事实就是如此,正因为你是青禾的,所以只要在青禾毕业的前辈,基本上都会帮衬你,虽然并不会帮太多,但对于其他学校的前辈来说,青禾更像一个大家庭。

    “……”王临也沉默了。

    是啊!人家为什么要帮你?人的价值可不仅仅只是才能那么简单而已,没有足够的价值,青禾的前辈为什么会帮你?所以王临搞不懂,明明没有任何收益的举动,为什么还是要去做?

    “青禾的入学考试很严格的,不仅要学习能力强,人格也是考试的内容!”月如明的思绪回答了那个夏天。

    那个时候他刚刚成为判官,再加上之前努力学习的基础,他勉勉强强的考入了青禾,而之后便是入学观察以及环境调查,这些虽然都是暗地里面进行的,可是……身为判官的月如明如何能够不知?

    所以他当初要知道的东西,远比其他学生知道的要多,所以……在网球场的时候,他才够直接威胁对方,因为他知道不用怕,青禾会帮他解决这些问题。

    哪怕是出了社会之后,对方也不敢来报复他,一个注定毕业的学生,另一个则是不可能毕业的学生,差距可不是对方家世能够弥补的,背靠大树好乘凉。

    “我说呢!当初为什么我没有考进青禾!”王临恍然大悟了。

    当初他就觉得奇怪了,自己的成绩丝毫不差的情况下,居然还是没能考进青禾,这压根就是不可能的,而当时青禾给出的回答,仅仅只是他不合格而已。

    要不是他家老子暴打了他一顿,他一定要好好找青禾理论一番不可。

    为什么会被他老子打?祖孙三代除了他之外,都是从青禾毕业的,你说他老子会不会揍他?生出这么一个没用的玩意,没打死已经是疼他了。

    “你没有考进,我不意外,相反你要是从青禾毕业的,我才会觉得奇怪!”月如明表现略显怪异的说道。

    压了压某人的手之后,月如明的表情恢复正常了。

    王临是一个纨绔子弟,这么想都不可能考进青禾,至于靠背景进入青禾?整个月龙国谁的背景比得上青禾毕业生?近百年的积累,外面有着多少青禾毕业生?

    “咳咳~不谈这个了,师傅刚刚之所以答应,也是考虑到他们都是前辈?”王临咳嗽了两声,那些再谈论这个话题。

    如果知道青禾的背景,他才不会当一个纨绔,老老实实当一个三好学生,现在谁敢得罪他?只可惜人生没有重来的机会。

    “一半!”感觉到某人又在闹,月如明直接把她摁住了。

    “那另一半呢?”

    “某个警察!”想到林音,月如明就不知道,应该怎么样面对她。

    除了家人之外,连女孩子的手都没有牵过,一不小心遇到那种情况,敢见对方,那才真的是怪事了。

    “哦~”王临拉长了声音哦了一声。

    嘿嘿~没想到师傅喜欢那种女孩子,一点意思哈!

    王临的调侃,让月如明有些尴尬,干脆闭上眼睛休息好了。

    现在怪异和诡秘都没那么容易出现,休息的时间可是不多的,希望……其他世界的判官不会入境就好了。

    “师傅!那个观想图是不是很珍贵啊!”王临想起之前月如明交给他的观想图。

    其实最近这两天有修炼的,只不过没啥效果就是了,也就是看完之后,睡觉会睡得有些香,早上起来的时候,会特别的精神。

    “对于非阴司的人来说,是很珍贵,对阴司的判官来说,价值一般!”月如明一扫之前的尴尬说道。

    观想图!在阴司里面是大路货色,只要有灵币基本上都可以买到,而且还不是简单的那种,至于能不能在阴司之外的地方买到?那是买不到的,哪怕你是圣人也是一样的,想要获得观想图,只能加入阴司。

    “哦!”王临也松了一口气。

    还好不是什么珍贵的东西,不然以后辜负了月如明的期望,他会自责一辈子的。

    “师傅!为什么我一点感觉都没有?”

    “因为你是弱鸡!”

    “呃……”

    “呼~”回到家中的月如明,没有一丝风度的躺在了沙发上,而月兰看到月如明好像很累的样子,便准备帮他按摩!

    “干嘛?”月兰还没有动手,月如明直接坐了起来,然后后退了两步。

    “按摩呀,相公你不是很累吗?”月兰一脸疑惑的说道。

    有必要这么害怕自己吗?她又不是那种图谋不轨的人,再说了,他们可是夫妻耶,亲密一点又没有问题。

    “不用了!”月如明看了看月兰之后,便拒绝了她的好意。

    按摩?那可拉倒吧,他也就帮人按摩过,可没有被别人按摩过,所以他肯定适应不了,帮自己家人按的,其他人可没有这种待遇。

    “相公嫌弃我?呜呜~”月兰蹲在地上捂脸哭了起来。

    “随你吧!”看着月兰直接哭起来,便感觉到一阵头疼,最后!也只能选择放弃了。

    而听到月如明这么说,月兰一脸欣喜的站了起来。

    ‘果然!’看到月兰这个样子,月如明就知道自己的猜测没错,这丫头是装的!

    话说!她一个古代人去哪里学的这套?还是说她那个世界,这种套路在古代的时候,就已经有了不成?如果是的话,那……那个世界就非常有趣了!

    被一个漂亮的女孩子按摩是什么体验?月如明说不出来,因为他也没体验过其他人按摩,所以是没法比较的,不过……舒服是肯定的了。

    “相公!怎么样?”月兰在月如的后背揉了两下。

    “不知道!”月如明思索了一番,然后给出这么一个回答。

    感觉?没啥感觉,就是稍微轻松了一点而已,但作用并不是很大,也许是因为他的累,是精神上面的累吧,跟肉体没啥关系,所以按摩是无法减缓疲劳。

    当然!也和他是判官有些关系,毕竟都是修士了,身体是很难出现疲劳感的,最多也就是精神上面的疲劳而已。

    “也是呢!相公都是修士了,身体哪有那么容易累!”月兰也清楚这一点,所以真的想让月如明放松,那就只有一个办法,让他睡着就可以了。

    “好了!就先到这里吧!”享受了有两分钟之后,月如明便准备站起来了。

    只不过!在他刚想站起来,就被月兰按了下去!

    “好好休息!以前妾身不在,相公可以劳累无度,可是现在妾身在这里,就不能让相公肆意妄为了!”月兰的眼神异常的认真。

    他们是夫妻,不管月如明承认与否,她都是月如明的妻子,这是不可改变的事实,他们可是结婚了的,拜过天地的那种,而且还不止一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