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怪异收容中心 永恒
    被按在沙发上的月如明,看不到月兰的表情,但他也非常清楚,月兰现在非常的认真,所以……

    “随你吧!”他放弃了!

    对于月兰,他一直都不知道,应该怎么样面对她,不过……对于对方的关心,月如明没有理由去拒绝。

    至于纸人的制作?有些时候真的要休息一下了,一味的逼迫自己,只会让自己走上绝路而已,以前没得选择,所以必须要努力,现在有选择的机会了,为什么不好好当一条咸鱼呢?

    “嘻嘻~”月兰很开心,因为月如明愿意听她的。

    “相公!你说我们以后的孩子,应该叫什么名字呢?”月兰在憧憬的未来,可是她没有开始幻想,月如明就已经睡着了。

    人一旦放松下来,是很容易睡着的,尤其是月如明这种,已经绷紧精神生活了两年的人,一旦真正的放松下来,睡着也许不需要一秒的时间。

    “真是的,干嘛要这么努力呢!”从月如明的后背下来之后,月兰蹲在月如明的面前,用手戳了戳他的脸颊。

    有些心疼,也有些爱恋,这是她的相公,一个愿意为了她死数百次的男人,哪怕死只是无限的循环,也不愿意看到她遭受悲剧的那一幕,就算那是虚假的,他也还是去做了。

    “相公大人!我们回房!”轻轻抱起月如明,月兰就直接回房。

    将月如明轻轻的放在床上之后,月兰便躺在他的身边,然后静静的看着他的睡脸。

    ‘这是一生!’

    阴司月殿内。

    王座上面的少年,再一次睁开眼睛眼睛,相比于之前的淡漠,少年那月色的瞳孔中,多了一分柔色。

    “该出去了!”月司长出殿,司神以及阴司动荡着。

    “他居然出世了!”感觉到那股幽深的气息,司神殿主眼中多了一丝凝重。

    同为永恒级别的存在,他杀不死月司长,而月司长也杀不掉他,哪怕是最简单的封印,也是做不到的,当然!他也打不过月司长,就战力方面来说,他略逊于月司长。

    实力上面的对比不说了,反正谁也奈何不了谁,不过让他搞不懂的是,明明数个时代没有出世的月司长,为何会在这个时代出世,到底有什么在吸引着他?

    “殿主!”感受到那令人惊惧的气息,司神殿副殿主,紫衡内心充满了恐惧。

    这就是永恒,仅仅只是出世散发出来的气息,也足以让他失去反抗的欲望,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希望这股气息赶紧消失,或者被这股气息的主人杀死。

    “放心!这股气息很快就会消失!”司神殿主并不慌。

    只是出世造成的气息泄露而已,很快就会消散的,不过……数个时代不见,月司长变得更强了,这逼难道在开挂不成?想到现代世界的一个词,司神殿主觉得用来形容这逼挺贴切的。

    “是!”在司神殿主说完没有多久,那股气息便消散了,世界夹缝恢复了平静。

    而此时的阴司之内,最高的一层司长楼层内。

    简单的摆设,除了一张一点大的桌子,以及一些椅子之外,这里便别无他物了,很难让人想象,这是跨越了诸天的强大组织的最高层。

    “很不错!还活着!”看着这些熟悉的人,月司长淡淡的说道。

    很不错!清理了几波司长之后,还能有这么多人活下来,是一件很意外的事情。

    “司长大人!”听到月司长的夸赞,他们并没有感到荣幸,而是感到害怕。

    月司长虽然没有出世,可也清理了很多司长了,至少有一部分见证过了。

    有些司长半跪了下去,而有些司长则是一脸桀骜的看着月司长,仿佛一点也不把他看在眼里一样。

    “比之前多了几个!”看着一脸桀骜的几人,月司长淡淡的说道。

    他们想干什么,月司长一清二楚,不过还是想给他们一点机会,不然不要怪他,从来没有给过他们改正的机会。

    虽然结果是注定的!

    “你就是司长?那个创建了阴司的存在?”身穿火红色长袍的青年站了起来,然后打量着月司长,有些疑惑的问道。

    怎么说呢?身上的气息和他们差不多,这样的存在居然就是那个创建了阴司的大佬?他们还以为是什么强者呢,现在看来只不过是运气好,然后意外创建的阴司而已。

    所以!此时的他,对于那些跪伏在地上的那些司长,有种羞与他们为伍的想法。

    只不过是一个弱鸡而已,有什么好担心的,杀了再换人就是了。

    “是!”月司长心中叹了一口气。

    有些时候,有些人永远认不清自己的实力,而现在想反抗他的这些人就是如此。

    “很好!让位吧!司长之位能者居之!”

    “你们也是这种想法?”月司长扫过没有跪在地上的几人。

    “自然!为了人族的未来,司长是时候让位了!”几人也站了起来应喝着。

    以前月司长不出世,他们拿他没有办法而已,现在出世了,自然不可能放过这个好机会。

    “对于他们的做法,星你有什么看法!”月司长看着跪在最前边的一位司长问道。

    “愚蠢!愚不可及!”星内心充满了忐忑的怒斥道。

    ‘要开始了吗?’

    “是啊!愚蠢,愚不可及!谁告诉你们,同为司长,你们就有资格坐上这个位置的?”月司长瞬间站了起来,然后一股滔天气息瞬间压向六人!

    “砰~”没有丝毫反抗的能力,六人瞬间跪倒在地上。

    “距离上一次清理阴司,过去多久了!”在压制住六人之后,月司长慢慢的从主座上走了下来。

    他一直处于隐世的状态,只有阴司快完全腐败的时候,他才会从月殿出手,一举击杀想要闹事的那些司长,而上一次清理阴司,他已经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了。

    你会记得你捏死蝼蚁过去了多久吗?而且还是随手捏死他们的情况下。

    “回禀司长大人,距离您清理阴司,已经过去六个纪元,三十三个阳年,七十九个月年,一万零九十个星年!”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不似之前的忐忑。

    “很好!过去了这么久,而他们却永远都没有成长,你倒是聪明了许多!”看着异常识趣的七位司长,月司长不能说是满意,但至少不会失望。

    “司长大人的威严,属下几人不敢违背!”星跪伏的脑袋又低了几分。

    “听到了?所以你们也该走了!”随后!月司长便宣判了几人的命运。

    阴司不缺司长,因为用不了多久,这里的人数就会补上,而他们的价值,仅仅只是用来警告剩下的这七位而已。

    “你敢?我可是阳荒大陆的圣人,你如果敢杀了我,阳荒的天道不会放过你的!”害怕死亡的一位圣人,直接把自己家的天道搬了出来。

    ‘愚蠢!’

    “天道?大道在我面前,祂也不敢说话,区区一名天道,你信不信我现在就灭了祂?”月司长揉了揉手腕。

    他不喜欢对天道动手,因为天道一旦陨落,那个世界也就差不多没了,一个没有天道庇护的世界,被怪异盯上的可能性,是百分之百,破碎的世界规则,怪异很容易在那个世界补完自己的缺陷。

    作为一个口渴的人,看到一股清泉出现在你面前,你会是什么反应?

    “别说大话,区区人族而已,还想对天道动手?”那名圣人笑了,不过是人族而已,拿什么去和天道斗?

    “……”懒得解释,捏死算了!

    仿佛泡沫一般消失的六位司长,让还留在阴司的七位,内心都有些发悚了!

    “司长大人,需不需要我们对那方世界的天道出手?”知道月司长不想脏了自己的手,所以便有喜欢杀戮的司长提了出来。

    “你们以前做过什么,我可以不管,但现在我已经出世了,一旦再让我发现有违阴司规则的做法,你们会死!”回到主座的月司长,看着还继续跪着的七人,冷冷的说道。

    他真的不开玩笑,司长而已,死绝了也无所谓,如果不是看他们修行的很困难,现在月司长就杀了他们,当他在月殿就不知道他们做过什么了?

    “不敢!”额头紧紧的贴着地面,七人连一句反驳的话都不敢说。

    “出去吧!希望你们不要自误!”说完这些话之后,月司长便闭上了眼睛。

    虽然月司长让他们下去了,可是七人也能够抬头,站起来之后,也是低着头离开了司长层。

    离开阴司之后,几人来到了世界之缝。

    “司长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出世?”看了看阴司所在的位置,星内心充满了不解!

    出世的太突然了,要知道月司长在创建完阴司之后,可是再也那样出来过的,一直都是待在月殿。

    而他们就算想找月司长,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的,因为他们不知道月殿在什么地方。

    “不知道!”七人纷纷对视了两眼,也无奈的摇了摇头。

    真的不懂,现在也没有什么大事呀,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出世?至于会出现什么大祸?那就拉倒吧,当初怪异全面爆发的时候,月司长同样没有出世,只是一巴掌就镇压了怪异,怪异之祸就那么轻松的解决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都市最强弃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