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怪异收容中心 拼命?不!这是寻死
    钟正明也没有过多理会林音,而是坐在月如明的身边,静静的等待着。

    为什么不直接送去医院?又不是普通的伤势,而且月如明也不是普通人,送到医院不仅没有任何的帮助,反而容易出现问题,所以最好的选择,就是在他身边守着他,避免有特殊情况发生。

    见钟正明不想理会自己,林音也知道是自己理亏,所以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坐在一旁和他一起守着月如明。

    “照顾好他!”留下这么一句话之后,月兰便消失了。

    她还是没法忍,所以……

    外面的慌乱,在警察的疏导下,已经安静了下来,毕竟也是晚上十二点多了,再加上有警察在这里了,所以就没必要担心那么多,剩下的就是乖乖的回去睡觉,省得给警察找麻烦。

    一场疑似爆炸的混乱,很快就平复了下来。

    而怪异解决没有多久,一条离静安小区没有多远的小巷内。

    一名青年正对着墙壁发泄着。

    “艹!艹!艹!这个世界的判官什么意思?不收容直接碾碎怪异,而且……不到三年的时间,他是怎么成长到这种程度的?”愤怒过后便是无尽的疑惑。

    天赋!说白了就是你收容了多少怪异,大致修行的速度是一样的,而判官体内的灵力增长,除了自己修行之外,就是依靠收容怪异,依靠规则提升自己的实力。

    也就是说!你收容的怪异越多,实力就涨的越快,如果你一个怪异都不收容,你五年都未必能够成为真正的判官。

    而青年带入水蓝星的怪异是什么等级的?下级规则四阶临近五阶的存在,说不定在这段时间的杀戮之后,祂已经是五阶水准了。

    本来打算在过几天去收容了,没想到居然被这个世界的判官碾碎了。

    这是人做的事情?先不说碾碎规则有多难,就算难度并不是很高,但谁会去碾碎规则啊?毕竟那可是他们成长的资源,碾碎了那就只能等下一个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能碾碎规则,说明他可以收容啊,大不了等这一次就好了,他倒好什么都没想,直接碾碎了规则,害的他养了那么久的怪异没了。

    “下次不会那么好运了!”手上的怪异已经没有了,他只能回自己的世界,重新培养一个怪异了。

    当然!下一次还能不能来到这个世界,那就不一定了,毕竟阴司已经乱了,现在只能通过判官令进行跨界了,不过目的地是随机的,还好不会传送到那些濒临灭绝的世界,不然谁敢跨界呀?

    平复了一下心情之后,青年便打算离开水蓝星了。

    至于收容这里的怪异?别闹了!来这里的判官可不止他一个,要是中途遇上其他判官,而对方也比他强,死的肯定是他,一位判官身上的油水,可不比一名怪异少多少,尤其是危险系数不高。

    而在青年刚刚准备激活判官令的时候,一抹血色出现在他的面前。

    “鬼物?”青年收起判官令,然后略带兴致的看着那抹血色的身影。

    ‘长得不错!’看着那精致的脸,青年心中出现了一股邪火。

    “你该死!”青年眼中的贪欲,让她非常恶心,所以月兰也不再发话,直接血色弥漫。

    “规则?”青年后退了两步,看着空气中弥漫着的血色,眼中充满了震惊。

    怪异会说话很正常,不过都是不带感情的话语,因为祂们就像一道程序,只有在激活之前,你会感觉到一丝感情,可是激活之后,那你就差不多没了。

    就算游戏里面的npc,看着活灵活现的,其实他们压根没有思想,只会照着已经设定好的程序运行。

    不应该有感情的怪异,现在却遇到了这么一个怪异,你说青年会不会震惊?玩着游戏的时候,突然npc和你聊现实,你怕不怕?

    “哈哈~我懂了,怪不得这个世界的判官成长如此之快,原来是有着你的存在,只要收容了你,司长一职当有我一份!”青年震惊过后便是狂喜。

    他实在是没有想到,在准备离开之前,这个世界居然给了他这么一个惊喜,至于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怪异?那个重要吗?

    “找死!”血色的雾气化作巨手,直接将青年捏死,青年连一丝挣扎的机会都没有。

    不过!在他临死之前,将一份信息通过判官令传送了出去。

    “这……”看着已经变成肉泥的青年,再看看不断闪烁着光辉的判官令,月兰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她不是什么傻子,自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水蓝星将成为所有判官的目标,甚至审判长都会出手。

    现在阴司大乱,再加上司长职务的空缺,那些审判长为了变得更强,是不会介意以大欺小的。

    尝试阻止判官令之后,月兰发现自己阻止不了,相反在她攻击判官令的时候,它慢慢化作虚影消失了。

    令在人在,令消人亡!

    “怎么办?”已经铸成大错了,现在也只能够弥补了。

    ……

    “传出去?有机会?”阴司最高阶层的司长层内。

    依旧简朴,不过却少了很多人气,现在司长都已经不在,留在这里的,仅仅只剩下月殿司长了。

    抹消掉判官令的信息之后,月殿司长那双月色的瞳孔中,柔色也越来越浓郁了。

    “不到四阶判官,就敢动用十级灵纸,你可真的是够能耐的!”月色瞳孔透露出来的是无奈。

    没有他,月如明已经死了不到四级就敢用十级灵纸,真的是找死,不要说四级了,哪怕是第八级判官,也不能越级使用十级灵纸,哪怕是透支灵魂。

    月如明之所以能够使用,而且仅仅只是昏迷而已,完全是因为月殿司长,有着主角的命,却不做主角的事,整天拼命的,累死他这个永恒大佬。

    不过!也挺好!

    想到一些可能会发生的情况,月殿司长露出了一丝微笑。

    如果司神殿主在这里,估计会下巴都惊掉,因为自从月殿司长成就永恒之后,别说笑了,脸上永远都是一副淡漠脸,从时间的最初开始,一直到现在。

    处理完月如明的问题之后,阴司司长阶层又恢复了平静。

    只是一些蝼蚁在蹦哒而已,没什么好在意的,只要不是太过分,他都不会去管的。

    月龙国的外海一所普通的城市内,一名青年坐在一家酒吧内,静静的喝着一杯烈酒,直到怀中一脸一丝动静,可是……

    “有人掩盖了判官令的信息?有趣!”一口饮尽手中的酒,青年把钱付了之后,便离开了酒吧!

    不管是什么人掩盖的信息,那都不是他能够得罪的,所以接下来的行动,要更加的隐秘了。

    不过还好!他并没有头铁到,在判官的国家搞事情,不然对方追究过来,他也不会好受到哪里去,他只是来培养怪异的,不是来和判官为敌的。

    谨慎,是活着的唯一标准。

    天蒙蒙亮的时候,月如明发出一声轻喃,就是这么小的声音,也惊醒了钟正明和林音,而月兰自回来之后,就一直待在他的身边。

    “你醒了?”钟正明一把扶起月如明,然后有些关心的问道。

    “还好~”揉了揉有些发胀的脑袋,月如明现在有些摸不准情况了。

    按照他那种做法,自己应该是死定了没错的,毕竟……灵魂都抽干了,不可能还活着才对,可是!现在除了脑壳有些疼之外,他居然没啥异样?什么情况?

    难道是自己的灵魂,天生比别人强大的缘故?可是……要说灵魂的强度,判官里面比他强的虽然不多,但也不可能会少,可就是没有听说过,谁被抽干灵魂之后,还能活着的。

    “怎么了?”看着一脸疑惑的月如明,钟正明有些担忧的问道。

    ‘身体出问题了?’

    “没事!”月如明摇了摇头。

    ‘艹!’这一摇就出问题了,头更痛了。

    一瞬间发白的脸色,也让林音明白,现在还是让他继续休息比较好!

    “你继续休息吧!”说着便推开钟正明,把月如明放了下去,只不过……

    “不用了!我得去上学了,还有你!等我恢复了,我再来找你算账!”刚躺下去的月如明,拒绝了林音的好意。

    今天是国庆的最后一天,上完今天的课程之后,学校就直接放国庆了,他没有理由在这最后一天请假,虽然请假了也没啥事情就是了。

    之前就说过,青禾对学生的管理非常放松的,基本上你只要请假,老师都会批准,不管你请多久都是一样的。

    不过!除了特殊情况之外,基本上也没人会请假,毕竟外面哪有学校有意思?

    “哦!”林音也没有多说什么。

    至于月如明要找她算账这件事,她个人是不会怕了,大不了被打一顿而已,相比于月如明为她所做的这些,被打一顿又怎么了?

    “最近小心一点,这个怪异不是清水市的,祂来自其他的世界!”提醒完钟正明之后,月如明便准备离开了。

    “情况属实吗?”钟正明便异常的严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