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怪异收容中心 令人不快
    清水这边太危险了,没有一个保障,她也不太敢出门,至于找其他男生?那还是算了吧,别看月如明瘦瘦的,战力值可是非常高的,好几个男生都打不过月如明。

    说的就是武道社的那些汉子们,而不是那些搞文学的学生。

    所以没有人陪她们出去,她们两个是不敢离开青禾的,之前田锦也邀请过她们,只不过南宫月拒绝了而已,所以……憋得太久了。

    “……”南宫月不说话了。

    她知道这个办法没错,可是……她做不出来这种事情,只有和月如明商量过之后,她才会出去的,她不想勉强他。

    东方明月就没这些顾忌了,所以才能够那么自然的解决出行的问题。

    “晚饭拜托了哦!”东方明月笑着拍了一下南宫月的胸口。

    “嗯!”南宫月也答应了下来。

    青禾的饭菜是免费的,所以这只是走一个形式而已。

    再说一次,青禾不缺钱,一些小一点的国家,其资产储备不及青禾,因为所有青禾毕业生都是青禾的一份子,具有的影响力超乎普通人的想象。

    ……

    “相公!”看着一脸无奈的月如明,月兰有些关心的问道。

    其实她也可以偷听的,只不过她不喜欢干涉月如明,所以他不说她不会偷听。

    “国庆要出去一趟了!”月如明看着漂浮在自己面前的月兰说道。

    不太喜欢出门,尤其是在国庆的时候,如果在那个时候,他极力反对的话,或许就不会发生后面的意外了,有些时候,人要果决一点,这样未来就算错了,也不会太过于后悔。

    “不好吗?”月兰飘到月如明的身后,然后趴在他的身上,搂着他的脖子问道。

    能够出去玩玩不好吗?而且一直压抑着自己,以后会出问题的吧?

    “也不是不好,只是不喜欢!”一边拿卡一边回答月兰的问题。

    已经回到小区门口了,拿卡刷门禁,不然没得进去的。

    “有区别吗?”月兰不懂。

    不喜欢,那就是不好呗,为什么要这么说呢?

    “有!出去走走是好事,所以并不算坏,可是我不喜欢出门!”走在小区内的月如明摇了摇头说道。

    是好事,但他不喜欢,就是这么的简单。

    “相公!”月兰捧着月如明的脸。

    “干什么?”见月兰这么认真,月如明停下了脚步。

    “你真的是好奇怪呢,不过兰儿不讨厌哟!”月兰在月如明的脸上亲了一下之后,便回到他身后趴着了。

    月如明是一个很奇怪的人,在怪异空间的时候,她就已经知道了,毕竟谁会在死了几百次之后,丝毫没有改变想法的意思?要知道那种疼痛是没法适应的,因为那是针对灵魂的。

    那已经够奇怪的了,没想到月如明还可以更加的奇怪,不过……她不讨厌呢,相反更加的喜欢了。

    ‘能遇到相公真好!’

    月如明的嘴角抽搐了两下,便继续往自己的公寓走去了。

    他奇怪吗?他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奇怪的,至于怪异空间的事情,他只是没法放弃而已,牺牲自己为别人换来生的希望,他觉得那是值得的,毕竟相比于空洞的自己,充满梦想的他人,更加值得活下去。

    他没有梦想,活着也仅仅只是没死而已。

    ……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一个晚上的时间,并不会发生太多的事情,怪异也相当的安静,至少在月龙国他没有听说过怪异出现的消息。

    所以对于他来说,又是平静的一个晚上!

    早上9点,从衣柜里面找到一套比较正式的衣服,月如明便直接换了,然后离开了家。

    主要是不想被找麻烦,所以穿的比较正式,不然按照他的性格,他是随便穿穿就好了,这还是陈姨给他买的,只不过最近几年没有长高,所以才一直合穿而已。

    自从成为判官之后,他的身高就固定在1米7左右了,再也没有长高的趋势了,不过一米七的身高,在南方这边来说,已经不矮了,所以他不在意身高的问题,最多也就是在林音面前,会有些尴尬而已。

    “哥!”月如明刚刚出到小区门口,蓝月玲在这里等了有一会了。

    倒不是她不想进去,只是刚刚打电话通知月如明,月如明就让她在外面等着自己出来了。

    小区不能随便进来的,要么有业主的电话号码,要么有门卡,不然你就算和保安再怎么样熟悉,也是不能够进来的,外卖?这个倒是可以进来,小区不禁止外卖的进入,至于伪装?谁会闲的那么无聊,去监狱里面坐坐呢?

    “嗯!走吧!”

    “嗯哪!”拉着月如明的手,蓝月玲安安静静的跟在他的身边。

    清水市郊区别墅区前,看着这住了将近五年的地方,月如明多多少少有些感慨。

    陌生而又熟悉,如果不是那个人的到来,他或许不会会那么感慨,毕竟可以经常回来,可是在他来到那个家之后,他便没有回来这里的理由了。

    “哥!”蓝月玲紧紧的捏着月如明的左手。

    她有些担心月如明不敢进去。

    “没事!我们走吧!”月如明深吸了一口气。

    他只是回来住两天,应该不会有问题的,那家伙还不至于,让他住两天的气度都没有,如果真的是那样,那他可真的是有够小气的。

    “月小子?”刚刚走到别墅区的门口,一名老人看着月如明那熟悉的脸,便有些不敢认的问道。

    变化有些大,他没有记错的话,月如明刚刚离开的时候,脸色可是还苍白的,大晚上的走在路上,那吓到很多人了,如果心脏不好的,甚至能把人吓死。

    可是现在的月如明,除了白了那么一点点之外,其他的和普通人差不多的,甚至脸色要比普通人健康很多。

    反差有些大,所以他没敢认。

    “嗯!林伯很久不见!”看着从岗亭出来的老人,月如明一开始愣了一下,随后才反应过来,这是一直守在门口的林伯。

    也是里面的业主,只不过平时没法闲下来,所以就在岗亭这里坐坐,有钱拿还不说,平时也不会那么无聊。

    这个别墅区里面的老人很少,他们大多都喜欢聚在一起八卦,和林伯的性格合不来,为了不让自己那么无聊,他就只能当当保安咯。

    危险?能有什么危险?月龙国的治安是非常好的,平时遇到小偷小摸已经是运气非常非常不好了,至于抢劫强闯小区这种事情,新闻都非常少,经过一百多年的发展,再加上月龙国的国家机构,注定了法律的完善性。

    所以林伯在这里,基本上就是拿着工资退休了。

    “你小子也真是的,家里发生了这么多事情,都不回来看一下,我们这些老家伙又帮不了什么!”林伯走到月如明的面前,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不错!比以前结实了不少。”

    “陈姨发生了什么事吗?”月如明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那个家伙赶自己离开,他可以接受,毕竟他不属于那个家,可是要是他对陈姨做了什么,他是不可能放过他的。

    “陈丫头苦啊,好不容易找回自己的儿子,没想到却是一匹白眼狼!”林伯有些惋惜的说道。

    找到自己的孩子固然是好事,可是找回来的,是一匹白眼狼,那就不是一件好事了,尤其是那种白眼狼,为了自己的利益,居然差点把自己的家人卖了,如果不是陈丫头警醒,问题就真的大了。

    “林伯能跟我说说吗?”月如明暂时不想回去那么快了。

    他现在很关心,在他离开的这一年多的时间里面,陈姨的生活到底是怎么样的,好那是不可能的了,他想知道生活坏到了什么程度!

    “哥!”蓝月玲拉了拉月如明的衣角。

    她不太想让月如明知道,因为这件事不是他能够解决的。

    “没事!”揉了揉蓝月玲的长发,月如明安慰道。

    “说了你可别生气,上一次你可是闹的有些大!”林伯刚想拿出一根烟来,然后又默默的放了回去。

    在小孩子面前抽什么烟?内心责骂了自己一顿。

    没有抽,但有那个想法都是错的,还是要改正的。

    “嗯!”月如明平静的点了点头。

    至于现在有没有生气,大概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知道了。

    之后!林伯便说起了这一年多的往事。

    最初!在月如明刚刚离开的时候,家庭还是非常和谐的,可是时间一久了之后,那家伙就开始暴露本性了,赌博不能说是小事,可如果只是小赌的话,蓝家还是能够支持的,可是……

    人的欲望是没有止境的,哪怕是月如明,内心一旦有了欲望,也会瞬间掐死,为的就是防止内心的欲望无限成长,到最后自己都控制不住。

    月如明都不敢让自己的欲望过于强盛,像那个家伙,无限放任欲望成长的家伙,自然也铸成的大错,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面,不仅将蓝氏集团卖了,还差点将自己的家人给卖了。

    而这一切,仅仅只是蓝氏集团的对家设下的局,像那种傻子直直的跳了进去,哪怕有人提醒他,他依旧没有反应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