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怪异收容中心 行脚商人
    所以!海外国家的武者,最强也仅仅只是先天而已,宗师则是一个都没有,这也就是为什么,月龙国一定稳定下来之后,海外连干预月龙发展的想法都没有,最多也就是经济上面的打击而已,但那也没有用,毕竟底蕴摆在这里。

    “上面舍得吗?”月如明有些诧异的看着钟正明。

    武者功法这种东西,可是月龙国立国的根本,一旦交过去了,这对于月龙不是一个好选择。

    “只是副本而已,正本我们还是会保留的,就是不知道,他们会不会看得上而已!”钟正明解释道。

    正本他们肯定不会交,毕竟这是他们的优势,副本交了也就是交了,对他们没啥影响,就是不知道,那些行脚商人会不会收而已。

    “想那么多干什么,能不能遇到都还是一个问题!”说到这里,月如明也懒得想了。

    既然是行脚商人,那他们就未必有遇到的机会,所以与其去想那些,还不如去思考,之前发现的那个怪异该怎么样解决呢!

    “也是!”钟正明也没那么紧张了,只不过……

    “嗯……你说那个会不会就是我们刚刚说的行脚商人?”看着远处背着一个大大的包裹,然后整个人都被隐藏起来的人,钟正明觉得自己嘴是不是开光了。

    为什么刚刚说行脚商人,就出现疑似行脚商人的存在?该说他们运气好,还是应该说运气不太好呢?

    “呃……问问?”月如明疑惑的看了看漂浮在空中的月兰。

    他刚刚并没有发现,这个人是怎么出现的,所以他想问问月兰有没有发现。

    “就是突然出现的!”月兰回想了一下细节说道。

    她发现的时候,刚准备提醒月如明,钟正明便已经发现了。

    “走!”钟正明直接站了起来,然后朝着行脚商人发现走去。

    而月如明也跟了上去,不知道有没有危险,所以月如明手中一直捏着四灵。

    四灵他带出来了,毕竟他又不在家,不可能把四灵留在那里的,不然真的出现什么问题,他也没办法处理,他也不想带着的,只不过月兰死活要跟着他出来,他能有什么办法?

    “……”感觉到月如明的小动作,钟正明的双手握紧。

    只要发现有什么不对劲,他就可以在一瞬间发起猛烈的攻击。

    你们该不会认为,能够进入司法阁的,都是普通人吧?不会吧?不会吧?

    武道协会和司法阁都是执法机构,怎么可能会是普通人?更不用说,司法阁当初就是用来制衡武道协会的。

    “哟!两位客人有什么要求吗?”看到有人靠近自己,行脚商人瞬间开心了起来。

    普通人是没法发现他的,只有拥有超凡的存在才能够发现他,毕竟……只有超凡者才有资格和他交易。

    “哦~忘了!抱歉!抱歉!”一边道歉,行脚商人一边把包裹打开了。

    “黑科技?”看着投影在自己面前的商品列表,钟正明不得不说,行脚商人拥有的东西有些神奇。

    当然!不是说投影神奇,而是里面的商品神奇。

    盘古斧,诛仙四剑,东皇钟,女娲石,一件件传说中的商品出现在自己的面前,钟正明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当然!相比于里面的商品,更加厉害的是行脚商人,这些东西都能够弄到手,他身后的势力到底有多么强大?

    “不!不!不!这些可都是洪荒一界的东西,可不是什么黑科技!”行脚商人纠正一下钟正明的说法。

    “这个盘古斧怎么卖?”月如明有些好奇,盘古斧是不是有传说中那么的牛批。

    单纯的好奇而已,他是用不到这些东西的,因为他又不属于规则之内的生灵,自然用不了这些东西,最多也就是拿来装饰而已,当然!他也没有资格拿来装饰就是了。

    “这位客人……嗯~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行脚商人刚想接受商品,可是看到月如明的脸之后,他便陷入了沉思。

    “好熟悉啊!”围绕月如明转了一圈之后,行脚商人停在月如明的面前喃喃自语道。

    “眼睛?对就是眼睛!”直直的盯着月如明的眼睛,行脚商人后背感觉到一丝丝寒意。

    ‘卧槽!我怎么遇到这位大佬了?’

    行脚商人整个人都傻了,他可是知道上一次世界毁灭的时候,到底是因为什么的,没想到……他居然遇到正主了,他想离开了,可是他又不敢。

    “你认识我?”行脚商人的心理变化,都一一体现在脸上了,所以……

    “不认识!”行脚商人一脸的严肃。

    “没事!那我先走了啊,两位玩的开心!”说着直接将包裹收了起来,然后背在背上准备离开。

    “站住!”看到行脚商人话都没有说几句,就准备离开,月如明自然要喊住他。

    行脚商人瞬间不动了,仿佛时间停止了一般。

    “大佬!你想干什么?你要商品我全部都给你行不行?但你让我离开好不好?”行脚商人有些委屈的声音响起。

    遇到月如明他已经够倒霉了,现在又被喊住了,接下来他回到永恒一族,估计这个时代是不用出来了,他要浪,他不想面壁思过啊!

    ‘呜呜~’心中默默的哭诉着。

    “商品我不要,你告诉我,为什么那么害怕我?”月如明想到出门前的异样,再看到行脚商人的畏惧,他内心有了一个猜测,可是那怎么可能呢?

    “你的眼睛啊!那可是月瞳啊!”行脚商人想打死自己的心都有了。

    “月瞳?那是什么意思?”月如明继续追问道。

    “永恒之瞳……”没等月如明得到完整的回答,行脚商人便被一只右手抓走了。

    而在他的原地,留下了六本书籍。

    “这是留给我们的?”钟正明上前把书籍拿了起来,然后拍了拍上面的沙子说道。

    月如明没有他们想的那么简单,一个万界行走的商人,也会害怕他的存在,那么他的身份到底是什么?

    看着手中的书籍,钟正明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过他在诸天万界是什么身份,现在都是月龙国的一员,那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我有事先回去了!”月如明的内心有些烦躁。

    他感觉自己就像一个被制定好的人生,不管是重生也好,甚至那场车祸都是既定的事实,而这些到底是谁策划的?

    体内的灵海,在月如明心中升起一丝杀意的时候,一缕月色缓缓出现,随后又很快消匿不见。

    看着月如明离开的身影,再看了看手中的书籍,钟正明便将它们收了起来。

    随后便也离开了这里!

    回到旅店的月如明,没有去和蓝月玲她们打招呼,便直接回到自己的房间,然后躺在了床上。

    感觉自己什么都被决定好了,不知道如果自己死了,会不会摆脱自己是一颗棋子的命运。

    看着橘黄色的天花板,月如明在心中猜测着这个想法。

    死了的话,那么后面就没法进行下去了,他们或者他为自己决定好的未来,自然也就不会到来。

    想着这个可能性,月如明不自觉在手中凝聚了一把灵刀。

    “相公!”月兰有些焦虑的声音在月如明的耳边响起。

    “怎么了?”听到这一声呼喊,月如明从沉思中醒过来,然后看着趴在自己身上的月兰,有些疑惑的问道。

    “你刚刚那个样子我好害怕!”看到月如明清醒过来之后,月兰紧紧的抱着她。

    她刚刚真的好害怕,害怕月如明会从她的生活中消失,她已经一无所有了,现在所拥有的,仅仅只有月如明一个人了,如果他也离开了自己,她还能像以前一样继续活下去吗?

    月兰不敢去想,那种仿佛掉落深渊的感觉,直现在她都感觉呼吸有些困难。

    “抱歉!”月如明将手中的灵刀散去,然后轻轻的抱着月兰。

    只是一味的考虑自己,忽视了身边的人,他并不是一个好人,而是一个非常自私的人。

    ‘这一世,为身边的人活一次吧!’月如明内心暗暗下了一个决心。

    不是为了自己,就当为了她们,哪怕是一颗棋子,也要好好活下去,直到她们离开的那一刻。

    “相公!”感觉到月如明身上阴郁的气息散去,月兰抬头看了他一眼。

    “没事了!”月如明用右手抚摸着月兰的长发。

    没事了,以后都不会有那种想法了。

    “嗯!”得到月如明的答复,月兰并没有放开他,而是继续趴在他身上,静静的睡去了。

    ‘怪异也需要睡觉吗?’虽然看不到月兰的睡脸,但从那平稳的呼吸声,也可以知道她已经睡着了。

    只不过!怪异也需要睡觉吗?抱着这个疑惑,月如明静静的睡去了。

    阴司司长阶层。

    本来空无一人的议室,此时却出现了一名老者,一名看起来七十左右,稍微有些驼背的老者。

    看着白发苍苍却脸色红韵的老者,月司长晃着右脚,有些不着调的问道“你是谁来着?”

    人是有些熟悉,但他实在记不清了,不过肯定不是阴司的司长,因为出去的那些家伙,他都认识了,而现在没有人敢回来这里,至少司长职位没有补齐之前,他们是不敢回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