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怪异收容中心 香火
    如果可以辞职的话,陈姨是希望月如明辞掉司法阁的工作的。

    “会的!”月如明答应了下来。

    司法阁的工作他不参与,他主要面对的是特殊课的工作,虽然目前特殊课只有他一个人。

    钟正明?他只是辅助月如明工作而已,如果不是两家集体承认的部门,特殊课的权力其实并不高的。

    “这是我今天去寺庙给你求的护身符,你以后带在身上!”蓝静从身边的包里拿出一个黄色的护身符,然后递了过来。

    看着那护身符,月如明也不知道应不应该接了。

    就他这种命格,接过这个护身符,那个寺庙的神明会不会直接凉透了啊?妖物的下场开始才刚刚发生的。

    “怎么了?”看到月如明没有接,蓝静稍微有些失落。

    是她做了多余的事情吗?

    接过护身符之后,月如明笑了笑说道“谢谢姐姐的护身符!”

    至于那个神明会不会死,看他的运气了,相比于家人,神明什么的去死吧!

    “早点睡吧!静静你明天该去上学了!”陈姨看到时间已经不早了,便让他们几个去睡觉了。

    “嗯!”

    起身离开之后,月如明回到房间,然后看着手中的护身符,发现没有什么变化,他便松了一口气。

    没事就好!

    而就在月如明认为无事的时候,一方大世界里面的佛界内,一名时刻保持着祥和笑容的佛陀,仿佛承受不住压力消散了。

    “怎么回事?”看着一尊佛陀在自己眼前消失,千万年没有睁眼的佛祖此时怒了。

    一尊佛陀啊!整个佛界也不过百尊而已,现在直接就是损失了这么一尊,对佛界的实力有着极大的影响,最重要的是!这还是当着他的面弄死的,就简直就是对他的藐视,也是对整个佛界的藐视。

    “因果佛陀给我查,我倒想看看,玄清界哪个敢对我佛界动手!”佛祖的怒火瞬间平息了下来。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已经佛陀已经没了,再怎么样生气都是徒劳,现在已经做的,就是杀鸡警猴。

    “是!佛祖!”得到佛祖的命令之后,一名身下莲台为红色的佛陀开始施展自己的因果法则。

    只不过……

    “佛祖救~”最后一个字没有说出来,因国佛陀就已经没了。

    道果之位瞬间空出两个位置,整个佛界灵山的佛都呆住了。

    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一下子就损失了两名佛陀?他们不是应该不死的吗?为什么?

    得到道果之位的佛陀,其寿元于天地同寿,除非是天地大劫出现,不然不可能有佛陀陨落才对,但现在……

    “佛祖!”

    “佛祖!”

    惊怒的佛陀们,想从佛祖那里到底答案。

    如果不能搞清楚这是怎么回事,那他们根本无法安心修行,虽然他们的修行路已经到头了,可是那进一步都是好的,而且除了修行他们还能做些什么?

    天地大劫没有开启之前,他们是不能离开灵山的,不然佛祖都保不住他们。

    “安静!这件事到此为止了!”佛祖的双手在颤抖着。

    天道居然来警告他了,如果再继续调查下去,他们佛界就不再存在。

    对于天道来说,佛界并不是必须的,或者说!佛界里面的这些佛,对于天道来说并不是必须的,死了还可以重新换一批,所以在得到天道的警告之后,佛祖内心除了恐惧还是恐惧。

    天道不会管事,基本上你怎么样闹,只要没有伤到世界根本,天道鸟都不会鸟你一下,可是现在……

    ‘无上的存在!’

    “这……”那些佛陀还想说些什么,可是灵山突然响起的几道天雷,他们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惹不起!佛祖他们还能指责一下,一旦遇到天道,他们还是得虚。

    世界是天道创造的,法则也是天道愿意给他们掌控的,一旦天道不高兴了,随随便便给你来一个灭世,大不了重新开始而已。

    所以!修行者逆天这种事情,只是一个口号而已,显得稍微有那么一点点霸气,但让他们真正的去逆天?那还是算了,他们还没有活够呢!

    “蠢货!”

    阴司司长阶层!

    还是一样的装饰,没有丝毫的改变,主座上面的少年,依旧还是那张脸。

    看着跪在地上的黄鼠狼,月司长翘着二郎腿晃荡着,并没有说话!

    ‘它该怎么样处理呢?’月司长思考着这个问题。

    对于它的处理,可以说是简单,也可以说不简单,就看它是怎么样选择的了。

    “先生?”黄鼠狼有些害怕,所以它想早点离开这里。

    本来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没想到睁眼之后,就来到了这种地方,而且……这里还有着这么一位恐怖的存在。

    不管是灵魂还是肉体,它都能感觉到无穷的压力,仿佛有着一座大山悬在它的头上,随后有可能落下来。

    “有事?”月司长本来在思考问题,听到黄鼠狼喊了这么一声,便下意识回答了。

    然后……

    “咳咳!抱歉!想事情想入迷了,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个去其他世界继续生活,而我帮助你化人,第二!想不想做一位天道!”想到某件有趣的事情,月司长不自觉笑了。

    说起来!他现在就好像小说里面,给主角开挂的大佬一样,所以他有些好笑。

    “天道?”黄鼠狼虽然很想抬头,但内心一直有着一个声音,你不能直视他,不然会死!

    死过一次的黄鼠狼,自然不会再去尝试第二次死亡,所以它选择了从心。

    “是的!天道!一方世界的主宰,只不过是一个未开化的世界,修行法什么的,要你从零开始!”月司长的话有些多。

    其实是有些开心,毕竟作为别人的挂,这还是第一次呢,永恒一族那不算,他当初只是觉得他可怜,然后给予了一点小小的帮助而已。

    “小妖选择去另一个世界生存!”黄鼠狼不再犹豫。

    相比于那高高在上的天道,它还是选择作为一个人类活着,毕竟它一开始的梦想,就是成为人类。

    “有趣!”月司长很开心。

    如果是一些喜欢不劳而获的人,应该会选择成为天道,而黄鼠狼居然选择成为人活着,这不是有趣是什么,毕竟天道不是那么容易成为了,而现在能够成为天道,就只是黄鼠狼的一个想法而已。

    “先生!”

    “去吧!好好活着!”既然黄鼠狼已经做出了选择,月司长自然不会再多说什么,直接将黄鼠狼送走了。

    成为天道可是一个坑,大部分不知道而已,就诸天万界来说,天道是最不讨好的一个职业,因为你不仅要在意怪异,还要在意那些吞噬世界的种族。

    最~最重要的是,天道没有感情,因为必须至公,所以不管你成为天道之前,有多么的多愁善感,成为天道之后,那些感情都和你没有半毛钱关系了,甚至你面临死亡,也不会恐惧,有的只是平静。

    石头会害怕死亡吗?

    解决完黄鼠狼的问题之后,司长阶层便安静下来了,至于那方大世界的佛陀?他又不喜欢和尚,干嘛要救他们?而且也是他们找死,想要香火也得看人呀!

    在诸天万界里面传道,那你就应该做好死亡的准备,因为你永远都不知道,在你传承香火的那个世界,会不会就有着一名大佬转世,如果你承住了他的香火,那你更上一层楼,承不住那就死呗!

    谁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的。

    “总是有人不知死活啊!”司神殿主幽幽的说道。

    不管是诸天万界,还是自己内部里面没脑子的家伙,他们总是认为,自己能够为自己的负责,实际上!他们并没有那个资格,而他们却不清楚这个。

    或许就算知道了,也会一意孤行下去吧!

    对于那些人的作死行为,司神殿主懒得管,想死总不能拦着人家,反正他一开始就警告过了。

    “殿主?”一直侍奉着司神殿主的副殿主,有些忐忑的喊了一句。

    知道殿主不会对他动手,可他还是有些害怕,毕竟永恒在想什么,你永远也不清楚。

    “没啥!给我准备一些花生瓜子,对了凡人界的可乐给我来几瓶,喝的稍微有些上瘾了!”如果不压制的话,喝可乐出现的打嗝现象,司神殿主稍微有些上瘾了。

    说真的!就凡人界偶尔弄出来的一些美食,吃起来还是有些过瘾的,只不过……除了他们这些永恒之外,应该没多少人会去吃,毕竟杂质太多了,喝多了对道体有影响,就算没有道体的,也会影响灵气的吸纳速度。

    至于用高端的食材做?修士有时间去弄那些,还不如做一道灵膳来的实在。

    “是!”虽然不知道殿主为什么喜欢这些,但他乖乖去拿就好了,管的那么多干什么?

    自己偶尔吃一点?那还是算了,喝不惯那种东西,瓜子都是可以吃一点。

    看着殿内摆好的花生瓜子,以及好几箱可乐,司神殿主便继续目视着远方,然后吃起了瓜子来。

    如此盛世,得好好看看才是啊,就是看自己手下在犯傻,稍微有那么一点点的不自在,其他的观感非常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