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怪异收容中心 舞台剧的排练
    作为永恒一族的行脚商人,莫季觉得自己很委屈。

    不就是一个小世界吗?哪怕有着武道破格者的存在,它就还是一个小世界呀,为什么会有那种大佬在啊,在也就在吧,为什么要交给他这么一个重要的任务?就不怕他完成不了吗?

    看着自己手中多余的行脚商人令牌,莫季盘坐在月江旁,然后静静的思考问题。

    月江清澈见底的江水,到了早上之后,自然会有不少人来游玩,所以不少游客都看到了莫季,只不过也只是看看而已。

    毕竟他又没有什么怪异的地方,除了衣服稍微有些奇怪之外,但这个世界,有着这么一群特殊的存在,那就是cos,而且每年每座城市都举办过以他们为主的展会,所以月龙国大部分人都对奇怪的服装,并不会觉得稀奇。

    看着月江上面的游客,莫季莫名的感觉到孤独,以前还能找一些事情做,现在只能待在水蓝星,连离开都不能离开,而又不能去卖东西,不然会被打死的。

    “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把这个令牌交给他啊?”莫季猛抓了自己一大把的头发。

    愣愣的跑过去说,喂!这是给你的好东西,先不说月如明会不会把他当成傻子,就算不会把他当成傻子,估计也不会接受这个令牌的。

    又不是谁都是傻子,看到有好东西,就以为自己是真命天子,然后像一个憨憨一样接受了。

    那可是……算了!

    思考了半天之后,没有想到什么好办法,莫季也只能先离开月江了,反正老祖没有规定时间,慢慢给也是可以的,反正到时候如果真的有处理不了的麻烦了,再以救世主的姿态出现,说不定他就会接受了也不一定呀!

    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随后!莫季便消失在月江河畔。

    日落西山之际,月如明正和南宫月苦逼的在青禾的体育馆练习着舞台剧。

    至于为什么是体育馆?因为人比较少啊!现在大部分人都在准备校园祭,所以来体育馆的,大部分都不是体育生,而是编排的班级。

    这可是青禾第一次此时面向全国的活动,他们可不想因为自己的失误,然后导致青禾丢人之类的,这对于他们可是一个不小的污名,青禾?青禾可不会在意这些。

    所以!哪怕月如明再怎么样不愿意,他现在也只好跟着南宫月一起练习。

    “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守在你的身边,不离不弃!”轻轻撩动着南宫月的长发,月如明一脸深情的看着她。

    就表演上面来说,虽然没啥经验,但应该不会出太多的问题,就比如现在好了,面对如此深情的告白,南宫月都呆住了。

    “不~你不应该呆在我的身边,你应该去拯救世界!”呆了一会之后,南宫月调整好心态,决绝而又深情的说道。

    “世人如何与我何干,我存在的意义与价值,就是留在你的身边!”月如明疯狂而又深情的说道。

    “世界不存,我们又如何有安身之所!”南宫月右手轻轻划过月如明的脸颊,脸上不舍亦是爱恋。

    “卡!”看到剧情准备到达高潮部分,东方明月直接喊停了。

    “你们两个说真的,要不在一起算了?”看到两人分开之后,东方明月说道。

    怎么说呢?两个人都配合的太好了,如果不是有着青禾这个身份,他们跑去演戏,绝对能有一个不小的成就,当然!相比于演戏这件事,他们两个凑到一起,其实也挺不错的。

    真的很般配,尤其是刚刚演戏的时候,眼中的深情与柔情,压根就看不出来,他们两个是在演戏。

    “东方同学,这个玩笑不好!”月如明严肃的看着东方明月说道。

    他本人不在意名声,但南宫月她是一个女孩子,相比于肢体上面的暴力,语言要更加的致命,所以这种话不适合用来开玩笑!

    “是啊!”南宫月低着头应道。

    看着低着头的南宫月,东方明月也叹了一口气,她算看懂了,月如明不仅仅是呆那么简单了。

    “好吧!好吧!是我的问题,以后我不会随便开玩笑了!”南宫月不想坚持,东方明月也不会继续推着她前行。

    感情这种东西,依靠身边的人,是永远也得不到自己需要的那份感情的,就算两个人真的在一起了,其两人之间的感情,也不会有想象中的那么深刻,说不定最深刻的人,反而是一直撮合他们的那个人。

    “嗯!”月如明严肃的脸,又恢复了平静。

    “还要继续吗?”东方明月问道。

    再继续下去的话,那就是吻戏了,这个可是她后面加上去了,更加有冲击力。

    “还要继续吗?”月如明自己倒是无所谓,反正现在也才不到六点而已,多待一会是没有丝毫问题的。

    “月!还要继续吗?”东方明月给南宫月示意了一个眼神。

    抬起头!就看到东方明月的示意,南宫月稍微一狠心,便回答道“嗯!”

    吻戏耶!

    继续按照剧本的进行,然后……

    “真的要亲吗?”看着怀里的南宫月,月如明如果还是活人,说不定已经开始流汗了。

    抱着就已经很挑战神经了,如果要吻下去的话,他感觉自己可能大概做不到。

    “嗯!”感觉气氛实在是太暧昧了,南宫月便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看着仿佛在期待着的南宫月,月如明身体有些僵硬了,这是……啥情况啊?

    “亲啊!”东方明月在一旁轻声道。

    抬头看了看四周,发现大部分都已经回去了,月如明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内心一发狠,便直接……

    青禾的女校舍内。

    “月!感觉怎么样?”东方明月趴在床上,看着对面床上把自己捂得紧紧的南宫月问道。

    “呼~”从被窝里面出来之后,南宫月回想了一下说道“凉凉的,就好像夏天在吃冰淇淋一样!”

    不算冰,只能说是凉,而且可能因为心情的缘故,那种感觉就像在大夏天,在吃一根冰棍一样,凉到内心的感觉。

    “这么神奇?”东方明月有些惊了。

    接吻第一次听到这种比喻,啥?她没有接过吻?这不重要,小说里面都有描述的啊,听过像软玉的,听过其他描述的,像吃冰棍这个还是第一次。

    “嗯!被他抱着的时候,感觉身体凉凉的,然后……”南宫月不说话了。

    跟别人讨论这些问题,她还是有些害羞,虽然她挺开心的。

    “开心了吧?你们这个也算是再近一步了,不枉我和田锦策划的啊,以后你们要真的是结婚了,可一定要好好感谢我!”东方明月笑着看着南宫月说道。

    之所以会指定月如明来演男主角,这都是她和田锦策划的,不然按照月如明那个性格,让他自己来报名,那是完全不可能的。

    所以呢!为了话剧能够完整的进行,剧本并不是很厚,至少主角和女主之间的感情戏很少,所以嘛!为了让他们更加的亲密,她觉得他们两个之间的戏,可以再加一点了。

    之前之所以没有那么多,就是怕月如明不会演戏,现在看来那完全就是多余的担心。

    “也不知道他现在在想什么!”南宫月并没有回答东方明月的问题,而是在思考,月如明现在在想些什么。

    是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还是深深的刻印在脑海里面?

    “这丫头!”看着已经陷入沉思的南宫月,东方明月便捂着脸,不知道应该说些她什么了。

    好歹也是校花级别的存在,再加上家世不简单,就算她没有青禾学生这个身份,在社会也是顶流人士了,可是她现在居然所思所念,都是月如明那个小子,这也太……

    算了!热恋中的小女孩,她的心思普通人想不透哟。

    “我洗澡了!”

    “哦!”

    南宫月情绪都有些不稳定,更加不用说月如明这个处男了,在回到家之后,月如明总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连吃饭都是一副在思考人生的样子。

    看到月如明这个样子,陈姨虽然有些担心,所以就问了一句“如明你怎么了?”

    而月如明的回答则是“没什么!”

    然后就匆匆忙忙吃完饭,洗完澡就直接回房躺下去了,也不管头发还没有干这件事。

    “相公~”月兰坐在月如明的身上,然后一脸幽怨的喊了一句。

    “怎么了?”被月兰这么一喊,月如明也回过神来。

    然后看到月兰坐在自己的身上,月如明便无奈的说道“下来好吗?”

    抱着他睡觉,这个已经习惯了,可是被坐在身上这件事,还是第一次,所以他没法习惯。

    更多的是,冰凉的身躯,此时居然会感觉到一丝的热,这是最让人无奈的。

    死人也是人,尤其他还是一个男人。

    “跟她接吻是什么感觉呀?”一个充满危险的笑容。

    ‘我都还没有亲过呢,没想到被一个小丫头抢先了!’

    以前最多偷偷摸摸的亲一下月如明的脸颊,就算是林音的那一次,也是亲脸而已,亲嘴这个居然被一个小丫头拿下了,月兰可是非常不服气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