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怪异收容中心 只想提醒自己,自己还是一个人类
    而且需要保密的工作,也安全不到哪里去。

    经过一段时间的长途跋涉,钟正明终于在月江的一处大坝停了下来。

    看到钟正明下车之后,月如明也跟着一起下车了,经过几个小时的路程,他觉得脚都坐麻了,虽然只是一种感觉。

    “这算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吧,月学弟!”月如明刚刚下车,就有一位看似不过三十的青年站他的面前。

    “你也是青禾毕业的?”月如明愣了一下。

    怎么说呢?你别看他年轻,实际上他的年龄,估计得一百多了,可是青禾创建了也就将近百年而已,这个人怎么可能是青禾的学生?

    “青禾以前不叫青禾,后面才随着政策一起改的!”青年笑了笑回答道。

    至于青禾以前叫什么,他并没有回答的意思,也许是不想回答,也许是觉得回答也没啥意义,反正不管哪个,他都没有回答的想法。

    “哦!”月如明把车门关上,随便的应了一句。

    虽然这个青年很强大,可是月如明也不会怕他,大不了死而已,有什么好怕的?又不是没死过。

    再说了!他可不相信青年真的会对他动手。

    “你小子!”面对月如明有些冷淡的回答方式,青年也只是笑骂了一句。

    月如明什么性格,青年也了解一些,所以……还不至于因为这些小事而生气。

    “这位是阁主!”钟正明提醒了一句。

    倒不是怕阁主生气,只是说接下来的行动,会由阁主主动出击,希望到时候月如明不要拖了后腿,这可是一次非常严肃的行动,不能出现一丝的差错。

    “我知道!”月如明并不意外。

    普通先天活到百岁的时候,是不可能有那么年轻的,而青年都已经百岁了,却和不到三十的年轻人差不多,所以并不难猜,再说了!能够给予自己压力的,也就只有宗师了。

    说真的!先天和宗师的差距太大了,完全想象不到,是仅仅只差了一个等级的武者,要月如明说,他们之间差了十个等级,他都会相信!

    “好小子!”阁主有些兴奋的看着月如明。

    对于他们这些判官,他们这些宗师早就非常好奇了,只不过没时间去接触而已,如果不是这一次有人想通过河道离开月龙国,他也不可能来到清水市,哪怕这里是他毕业的地方。

    回家都没时间,更不用说去看看自己曾经的母校了。

    “你让我来这里,到底想干什么?”月如明倒不担心。

    月龙国不可能对他动手,只要还没有危害到月龙国,那就不会有任何的问题,至于投靠其他国家?除了不了解月龙国综合实力的,不然没几个人会去国外。

    当然!意志不坚定,喜欢贪图人间权势的那些就不用说了,除了在国外有出路之外,在月龙国你根本熬不出头,有能力的人太多了,而且一旦工作出现失误,大概率会下台。

    相比于国外对权势的宽松,月龙国对于他们这些权势,要更加的严格。

    动不动就是下台,动不动就是进监狱,没能力又喜欢装的人,除了出国还能干什么?

    “他没有告诉你吗?让你过来处理一个判官!”阁主看了看钟正明,有些疑惑的问道。

    没记错的话,已经通知到了呀!

    “你该不会想告诉我,那个判官就在月江里面吧?”站在大坝上面,看着表面异常平静的月江,月如明有些不敢相信的说道。

    月江有多深?深一点的地方几十米,稍微浅一点的江道,也在十几米左右,而且你别看它表面很平静的样子,江底可是非常汹涌的,一般先天下去站都站不稳,你告诉他!有人想通过月江离开月龙国?玩呢?

    至于为什么不是沿着月江离开?如果真的是那样,那就是直接去找她了,而不是站在这里等待着什么。

    至于会不会通过江底越过大坝?应该不会有人这么做吧?别看鱼类过的很轻松的样子,人想要过去,那就没那么容易了,哪怕你不需要呼吸。

    “为什么不会呢?”阁主笑眯眯的看着月如明。

    他一开始也有些惊讶,不过想到判官的特殊,他就有些能接受了,不就是不需要呼吸吗,这不是很平常的事情嘛,个屁啊!

    “你们判官不用呼吸的?”监视有一天多了,反正他没见过对方冒头过。

    “你见过死人呼吸?”月如明站在高台,静静的看着下面的月江回答道。

    “你不是活的好好的……”阁主话没有说完,就直接沉默了。

    心跳什么的都有,但有一点非常的不正常,体温在普通人的标志下,而且如果仔细聆听,你会发现,月如明的心跳频率并不高,并没有达到普通人的水准。

    难道就像月如明说的那样,判官都是死人吗?那他们……

    “明白了?我之所以会呼吸,仅仅只是想告诉我自己,我还是一个人而已,哪怕是一个死人!”月如明不想以尸体的形式存在,所以他会让自己的心脏跳动,而提高自己的体温,也会像普通人一样呼吸,吃饭!

    但这些也只是在麻痹自己而已,自己在几年前就已经死了。

    “抱歉!”阁主一脸歉意的说道。

    这是他没有想到的,还以为只是判官的特殊而已,没想到……

    “那你能生孩子吗?”阁主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月如明一脸问号的看着他。

    “咳咳~”钟正明也咳嗽的两声。

    还好这里就他们三个而已,如果让其他人知道,宗师那么的不着调,不知道会有什么反应,和自己想象中的存在,完全不一样啊!

    “感冒了赶紧去看医生!”阁主也知道自己的话有问题,所以就借钟正明的咳嗽声转移话题。

    说实在的,先不管人家能不能生孩子,就能也跟他没关系呀,他说的那些话,简直就是多余的。

    “人来了!”就在阁主觉得,话题转移不了的时候,另一个世界的判官到了。

    感觉到大坝上面那惊人的气息,女人从江底浮了上来,然后仅仅在江面露出一个脑袋,直直的看着大坝上面的三人。

    她是怎么样都没有想到,自己的行踪居然被发现了,而且还提前在这里等着她,看来他们是不打算放过自己了。

    想到自己已经没有办法离开,女人便将她收容的三个怪异,准备在这里全部都放了出来。

    跑不了?没关系!大家一起死吧!

    “找死!”察觉到女人的小动作,阁主立马将她从月江提了上来。

    看到自己无缘无故飞了起来,再加上自己无法动弹,女人彻底死心了。

    不能动的话,她拿什么去打开怪异的收容器?没有把怪异放出来,自己怎么和这些人同归于尽?

    不多时,女人将被阁主提到了大坝上面。

    然后一身素衣的女人,阁主摸了摸下巴说道“这材质的衣服,相当于月龙几十年前的衣服,你那个世界的科技水平,应该高不到哪里去!”

    看着女人的装扮,钟正明和月如明也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虽然衣服不能判断一个世界的科技水平,但也算得上应该判断标准了,毕竟科技虽然跟得上的话,衣服的款式会越来越方便,女人身上这一套衣服,穿起来绝对很麻烦。

    把时间浪费在穿衣服上面,明显不是一个现代社会应该出现的产物,啥?时装秀?那种东西是有钱人看的,跟穷逼没有半毛钱关系,就比如月龙国大部分人来说,时装秀真的没有必要去看。

    (你们该不会认为,月龙国真的很穷吧?)

    “放过我,怪异全给你如何?”女人看着月如明说道。

    虽然看起来只是一个孩子,可是能够成为判官的,孩子也不会太简单,如果你以外貌来判断一个人的强弱,那你在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活不到成年。

    低调才是王道。

    “这个你跟我说没用!”月如明做出一个无奈的手势说道。

    他只是来善后了,真正决定女人生死的,并不是他,如果是他做主的话,最多也只是驱逐女人而已,并不会杀她。

    “……”女人彻底不说话了。

    向阁主求情?如果她不了解月龙国,她或许会求情,可是在了解之后,她也清楚一件事,求情是没有任何用处的,月龙国过于护短了。

    一开始之所以向月如明提出交易的行为,仅仅只是因为他是判官而已,判官到了后面,有几个是真正为了世界活着的?

    为了活下去,他们可是能够做出很多事情了,比如说以人类饲养怪异这种事情。

    只不过!有些人喜欢用其他世界的人类进行饲养,而有些则是以自己世界的人类饲养,不管是哪一个,都不能算是人类了,只是一个披着人皮的恶魔而已。

    “你是不是看不起我?”阁主一脸生气的说道。

    如果不是打人显得自己有些浮躁,他是不介意暴打女人一顿的,向月如明提出交易,却无视了自己,这实在是太过分了。

    “……”女人低着头沉默不语。

    必死的局面了,她现在唯一能够做的,就是想办法把怪异放出来,她活不了,自然也不会让别人好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都市最强弃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