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武侠世界撸铁美美哒 第二十七章 李!日!天!
    冯老蹲在地上,其实身体的不适感在内力流转了两周后就已经消失了,但是精神上的摧残让他感觉自己真的好累。他已经在江湖上摸爬滚打二十余年,胜过,败过,被赞美过,也被辱骂过,但他认为这些都是他的经验他的财富,今天突然开始意识到自己真的老了。委屈和失落让他眼眶有些湿润,他把头埋得很低,装作受伤不想被人看到。

    但此时,偏偏在此时,一阵爽朗的笑声来到了他跟前。一把把他拽了起来。

    “冯师兄,你伤的不要紧吧,哈。”秦姨看到师兄被揍心情大好,刚才郑盒带来的郁闷已经烟消云散。

    冯老毫无防备的被一把拽起,与秦姨四目相对。秦姨突然看到自己的这冯师兄眼神躲闪,眼眶竟然微红,不自觉吃惊的说到“师兄,你被花儿揍哭了?”她本意是小声询问,但没料到自己天生的大嗓门让整个院子的人都听的真切。

    院中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这个红着眼圈的老人身上,冯老一直紧绷的神经就这么断了,眼泪控制不住的喷涌而出,他也顾不上这许多,双手掩面,飞快的奔向屋内,然后被门槛结结实实的绊了一下,身子一下栽进了屋中,即使摔倒,他的双手也不肯从脸上移开。

    冯老消失在了屋中,院子里所有人的目光又投向了罗部。秦姨拉着罗布的手,这个胖胖的孩子怎么看怎么可爱,不过她心中也有些疑惑:“花儿,你刚才打哭我师兄的是什么功夫,我记得你就练过一些基本功吧。”

    “哈,秦姨,这武功可是我偶然之间帮了一名高人,他将自己的绝学倾囊相授,这番奇遇可着实精彩。”

    “少废话,别编故事,你不愿意说来源也行,这功夫叫什么?”

    罗部有些为难,当初那个神秘女子让自己谎称是家传的铁掌,这种谎言对外还行,现在说估计秦姨一巴掌就上来了。略作思索说道:

    “这套掌法乃是高人看厨子做点心顿悟而创,叫.......叫豆沙掌。”

    秦姨看看罗部,又看看在一旁的罗老爹,摇摇头。仿佛再说,果然是你们老罗家的孩子。

    插曲告一段落,罗部和郑盒二人此时凑在一起,谈的兴高采烈。

    整个测试已经接近尾声,只剩下米金重还没有出场。米金重心中精打细算,仔细观看了四个场地的比试,凭他的判断,罗家这四个长辈李管家和冯老最强,两人实力旗鼓相当。曾师傅略弱但相差不远,秦姨排名最后。

    他评估了一下自己的功夫,在李管家手中应该能撑二十招以上,在秦姨手中估计可以坚持百招。

    当即走到了李管家场地,拱手道:“李前辈,请赐教。”然后拉开架势,气定神闲。从动作,气势,神态,长相上来讲,云兰年轻一辈第一人当之无愧。

    罗部看着这个光彩夺目的米少侠,两眼放光,心道:“这才是我想要的画风啊!”

    米金重在第三十三招败下阵来,输得也是坦坦荡荡,众人一阵叫好,李管家也是频频点头。

    此时已经日头偏西,所有人的测试都已经结束,铁掌俱乐部众人通过者十二人,有四人未通过,罗部和邀来助拳的四人均通过测试。

    众人经过了一下午和真正的江湖高手的激烈对抗,并获得了认可,都是意气风发,三五成群还意犹未尽的讨论着刚才的比试。

    李管家,秦姨和曾师兄看着这些充满活力的年轻人也颇感欣慰。

    突然,院门被人推开,在夕阳的光辉中一个人影缓步走来,金色的光芒从他的后背射出,众人眯着眼看着这个仿佛背负着圣光的高大身影,他的脸庞逐渐从阴影中浮现。

    “李昊兄!”罗部率先看到了长相。

    正是多日早出晚归不见人影的二狗子来到了院中,测试前罗部托人四处寻找未果,没想到此时自己回来了。

    众人看着这个从光芒万丈中走来的男人,径直走到了李管家面前,沉默的对视。

    整个院子安静极了,两个男人,沉默而炽热的互相注视。不约而同拉开了架势,没有对白,没有多余的任何动作,像两头雄狮,扑向了对方。

    李昊用的功夫是罗部从武馆带回来的基本拳脚,毫无花哨,一拳一脚都是一板一眼,规规矩矩,堂堂正正。他运的内功也是基本内功,内力只在体内的几大主脉游走,没有任何的特殊内功心法特有的运气技巧,但是内力却如奔腾的大河,在已经被冲刷得极为宽阔经脉中奔流不息。

    李管家用的功夫也是基本拳脚,一样的朴实无华。二人从身形,到长相,再到动作仿佛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就像一个人在和自己的影子在战斗。

    两人每一拳,每一脚都是真正实力的比拼,比的是招式力度的分毫不差,变招的迅猛快捷,内力的收发自如,心境的坚如磐石。

    院内众人看着这场无声的战斗,明明招式变化循规蹈矩,平平无奇,但就是给自己造成了莫名的压力,让自己大气都不敢喘。

    米金重刚和李管家交过手,此时就站在最近的地方,现在的他就像一个木偶,微张着嘴,一动不动,浑身都已被汗水浸透。

    米金重自习武以来,一门心思都在钻研武学,如何变招更快,如何破绽更小,招式衔接怎么行云流水,怎么让对手暴露弱点。他每天都在想着如何让自己变得更强,天赋极佳的他从武馆到门派也是最勤奋的那个人,他为了一句内功心法会苦等掌门出关,为了一个招式技巧也会向刚入门的小师弟请教。

    他被誉为云兰年轻一辈第一人,他既不骄傲也不谦虚,只是不停的在向人讨教。当日被罗部打败他毫无芥蒂,只是一心想进铁掌俱乐部学习炼体方法。

    但此时的他看着眼前正在默默的打斗的二人,仿佛被什么敲中一样,他既没有从中看出什么攻防技巧,也没有学到新的内力运用法门。但就是仿佛头脑中有什么一直在紧紧框住自己的东西突然碎了。他此时不愿意再去想任何的武功招式,只是想牢牢的抓住的眼前这简单到极致的某种东西。他自己心中明白,自今日起米金重终于可以和江湖中年轻一辈的顶尖人物一争长短了。

    距离李家父子比武场地十余米外的一间屋内,一个面相老成之人神色淡然,内心无波无澜,他正在通过窗户默默注视着远处的这场比武。夕阳将最后的余晖毫无保留的撒在正在比武的二人身上,金色与人影重叠在一起。

    冯老此时心中坦坦荡荡,已经卡在拳法和内功十八重这个门槛上三年毫无寸进的他知道契机来了,他想起了秦老恩师的话:天下武功十八重之前为人授,总能有迹可循,十八重以后为天授,不可强求。

    他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第十九重之路了。二十年江湖生涯的磨砺,三年日日夜夜的思考不辍,罗部小伎俩带来的失落和不甘,最后这对父子平静的力量给了他最后一把火,从此江湖上又一个走出自己的道,冲击武学大宗师的人物诞生了。

    李家父子已经拆了五十余招,两人出手依然那么稳,所有招式和刚开始时的第一招一模一样,身法速度也是一模一样。仿佛二人都没想着何为胜,何为败。

    突然间,李昊的一个冲拳带出了让人微不可闻的破风声,院内只有寥寥数人有所感应。

    两人一下子静止住了,交手就这样毫无声息的噶然而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