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冰雪令 第一章 漫天风雪神功成 地穴岩浆霜火现
    引子

    三才四绝傲群雄,天地二老谁争峰。

    相思有情剑无情,血河一出天下惊。

    这首曾经在江湖上广为传诵的歌谣,如今将近五十年过去了,如今已经被江湖逐渐淡忘,也许已经无人再记得这首歌谣……

    当年龙湖雪峰一战,到底发生了什么?已经无从知晓,也许是惊天地、泣鬼神,也许是云淡风轻……

    人虽远去,但江湖依然继续……

    江湖:一个可以两壶老酒,三盘小菜,呼朋唤友,说说风流轶事,刀光剑影的地方;

    江湖:一个可以一盏清茶、两碟瓜子、三五知己,聊聊儿女情长,快意恩仇的地方;

    江湖:一个充满着血雨腥风、让人爱恨交加的地方;

    江湖:一个我们心中最为神秘,也是我们最向往的地方;

    江湖:我们故事开始的地方……

    第一章神功有小成霜火初现世

    塞北极地,大兴安岭深处,时值隆冬,鹅毛般的大雪随风飞舞,满山的红松全部银丝倒挂,甚是美丽,放眼望去,白茫茫雪皑皑,万物肃杀,寂静异常,只有簌簌的雪落之声,令人心旷神怡。在这冰天雪地中,生存极难,零下几十度的严寒真不是一般人能抵御的。

    突然一声清啸,震彻长空,树上的雪纷纷落下,迷迷茫茫、煞是好看,“千树万树梨花开”至美之极。

    一位少年雪中腾空而起,脚尖在几棵松树之尖轻轻一点,转瞬就到了另一棵松树之上。令人惊奇的是,几棵松尖却并无雪落下,而少年落地之处,竟然并无脚印。少年心中犹喜:“突破了?冰火神功第三重终于突破了?我成功了?”少年按捺不住心中狂喜,忍不住又一声长啸,呜……,千树万树的梨花又开了。而少年身边的厚厚的积雪竟然全部激荡开来,少年看着身边景象,难掩面上的喜色。

    突然,一道灰影从天而降,用电光火石来形容其速度亦不为过,比其少年的速度又不知快了多少倍。少年一惊之后却又大喜,直接跪了下去:“师父”。

    老者:“枫儿,第三重突破了?”

    少年道:“多亏师父悉心教导,徒儿已经突破了冰火神功第三重。”

    老者道:“不错,冰火神功共有五重,你能在短时间突破第三重,除了你天生资质外,与你的努力刻苦也是分不开的。”

    少年嘻嘻一笑:“更与师父的悉心栽培分不开的。”

    老者笑道:“少耍贫嘴,如今你已跟随为师整整十三年了,是时候告诉你一些事情了,跟为师来。”

    说罢,大袖一挥,飞跃而起,眨眼间已在数十开外,少年一愣,随即踏地而起,紧紧跟随而去,老者看似起落而又非起落,看似用力而非用力,如风中柳絮般,似从未落地,速度却是极快,约半柱香的工夫,老者到达了密林最深处的一座木屋前停了下来,神情自若。

    过了片刻,少年也终于赶了上来,额头已是遍布汗珠,头顶也是丝丝白气冒出。老者掳须一笑曰:“枫儿,你的随风踏雪的轻功也是大有长进啊,在为师三成功力的情况下,也只稍慢片刻,真是儒子可教啊!”

    少年心中一惊,咂了一下嘴,心想:我刚才已是极限了,而师父才用了三成功力?惊骇之余,忙道:“师父,弟子愚笨,让师父失望了。”

    老者言道:“枫儿,不必过分自谦,你小小年纪,有如此成就,为师非常高兴。这样,你弄几个菜,烫上壶老酒,咱们师徒俩好好的喝一杯,为师有话要跟你说。”

    枫儿说:“好的,师父,您老暂歇,我去准备。”

    老者微微一点头,转身上了炕,盘腿而坐,如老僧入定,不再言语。

    枫儿转身走到了门外,吹了声口哨,远处一白一黑两个点飞奔而来,到达眼前,原来是一头白虎和一只黑熊。那白色老虎遍体雪白,模样甚是威风。那黑熊浑身乌黑,憨态可掬,一屁股坐在地上,不时揉一下眼睛,仿似刚从冬眠中醒来一样,闻得主人呼唤,又不得不来的委屈表情,实在可爱之极。

    少年左手摸了一下白虎的额头,右手拍了拍黑熊的额头,言道:“大白、小黑,师父今天难得心情好,我今天也突破了冰火神功第三重,也是非常高兴,所以叫你们过来,一起吃个饭,陪师父老人家高兴。大白,你去抓两只野鸡过来,小黑你去抓只傻狍子过来,今天我给你们做好吃的。”

    一虎一熊仿佛听得懂人话,眼中均是光芒大盛,屁颠屁颠的飞奔而去。

    枫儿转身回到屋内,去了厨房,厨房的墙上、房梁挂满了各色肉干、干菜、蒜头、辣椒,真的是应有尽有,枫儿进了厨房一顿忙活。

    约过了不到一个时辰,大白叼着两只野鸡,小黑也抓着一只狍子回来了,这两个家伙把野鸡和狍子往地上一放,竟然全部跑进屋内,往地上一趴呼呼大睡起来。

    枫儿拿起野鸡和狍子在屋外一处泉水中收拾起来,如此冰城雪地之处,还有一处泉水,竟然百冰不冻,实在叹为观止。

    两个时辰后,天色已渐渐黑了下来,呼啸的北风更大了,雪也越下越大,温度降的也更厉害了,小屋子却暖意融融,火红的炭火上烤着一只狍子,表皮已经烤的金黄,滋滋的冒着热油,香味弥漫着整个屋子。锅里炖的两只野鸡混合着松蘑的香气也是阵阵来袭。大白小黑被这香气馋醒了,眼巴巴的看着烧烤的狍子,口水流了一地。

    又过了片刻,桌子正中间放着半只烤的外酥里嫩的狍子,一盆炖的酥烂的野鸡,边上一盘切好的鹿肉脯、一盘花生米、一盘粘豆包、一盘獐子肉炒干黄瓜片,一小碟蒜泥,一壶烫好的烧刀子,令人食指大动,垂涎欲滴。

    枫儿将酒菜摆好之后,走到炕边,跪在地上,恭敬的磕了个头,叫道:“师父,饭做好了,请您老人家吃饭。”

    老者紧闭的双眼缓缓的睁开,精芒一闪而逝,缓缓地下炕走到桌前,坐了下来,枫儿

    恭敬的给师傅倒满了酒,也为自己倒了一杯,说着:“师父,您老人家请。”老者微微点了一下头,拿起杯抿了一小口:“还是这烧刀子最合我心意。”又拿起小刀切了一片狍子肉,放入嘴里,轻轻的嚼了起来:“枫儿,你这厨艺可是大有长进啊,比起为师也不差半分了。”

    枫儿微微脸一红道:“谢谢师父夸奖,可是您老人家的绝世武功,徒儿尚不及您老人家的三成。”

    老者放下酒杯,言道:“枫儿,你要记住,欲速则不达,你这个年纪突破了三重冰火神功,已经难能可贵了,切记,不可急于求成啊!”

    枫儿点点头道:“徒儿谨记。”

    老者道:“大白小黑,你们把他们也叫来了?”

    枫儿道:“是的,师父。”

    老者转眼看了下白和小黑,笑了,大白正津津有味的啃着狍子肉,而小黑正一口一个的往嘴里塞着粘豆包,这两个二货吃起来,真的是忘乎所以。老者将头转过去对枫儿说:“枫儿,我们快点吃完,师父有话对你说。”

    枫儿点头,师徒二人风卷残云,将一桌子菜吃的七七八八,酒也喝了三壶。吃罢,老者抹了下嘴,心满意足的道:“百事常随缘,饮食穷芳鲜。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羞值万钱。这两句诗说的真好。枫儿,你以后踏入江湖,如果厌倦了,凭你这厨艺,退隐之后,哪怕是开一酒肆和饭馆,也能衣食无忧啊,哈哈哈……”

    枫儿红着脸,将桌子一一收拾干净,又取来泉水烧开,为师父泡了一杯茶,恭敬地端给老者,在桌边坐了下来道:“师父,徒儿聆听您老人家的教诲。”

    老者抿了一口茶:“徒儿,你已跟随为师整整十三年了,如今年满十六岁,冰火神功业已突破三重,到了可以游历江湖的时段了。”

    枫儿大吃一惊:“师父……”

    老者一摆手:“你且听我说,枫儿,你有没有发现,虽然你是我的徒弟,你的内功虽然与为师的非常相似,但却又有不同?”

    枫儿答道:“师父,我发现了,但是又不敢问您老人家。”

    老者说:“为师如今年逾一百,在少年时偶然得到一本秘籍,练成了神功,从此纵横江湖,未逢一败,知道是为什么吗?”

    枫儿答道:“徒儿不知,请师父告知。”

    老者答道:“寻常习武之人,只有一种内功可以修练,而为师所得秘籍,却可以两种不同属性的内功同时修练,也就是说,为师同时身具两种不同的内力,所以内力也是平常人的两倍,为师的两种内力一种叫做烈火神功,一种叫做寒冰神功,左手可以发寒冰掌,右手可以发烈火掌,与人交手时,我可以两种内力互相转换,对手一时也摸不清我的内功路数,这也是为师当年纵横江湖的原因。”

    枫儿张大了嘴巴,惊呆在原地,暗自:两种内功?

    老者继续说:“当年为师靠着两种神功闯荡江湖,虽然未尝一败,但是两种神功只能轮番用之,却不能两种神功同时用上,为师觉得有点遗憾。十六年前的一天为师突发奇想,如果将两种神功揉和在一起,同时发动,威力起码可以增加数倍以上,于是为师开始逐渐退出江湖整日闭关,潜心修炼,望将两种神功合二为一,但是,自古冰火不两立,冰炭不同炉,又谈何容易?最终,为师走火入魔,导致体内两种真气紊乱,如果两个月内不散去一身功力,将性命不保。”

    枫儿大吃一惊:“啊?”

    老者继续道:“后来,为师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找到了‘三绝医圣’雪晴,此人一身医术出神入化,与我曾有数面之缘,我便去找了他,他也是医者仁心,拼着损耗了十年内力,以一手“游龙问命针”,用了整整三个月的时间才将为师医治好,期间,为了保住为师的一身内力,将他仁和堂的天珍异草、天材地宝吃了不少,终于涉险过关。枫儿,知道雪晴是你什么人吗?”

    枫儿答道:“徒儿不知。”

    老者道:“他就是你的父亲,枫儿你的名字全称应该叫雪枫,三绝医圣雪晴是你的父亲。”

    枫儿张大了嘴巴:“父亲”这个词对他而言是那么的遥远写陌生,长久以来,他早已把师父当成了自己的最亲之人,但此刻,“父亲”两个字悠然变得那么亲切而又熟悉,突然间,他又觉得有那么一位能牺牲自己十年内力去救人的父亲而自豪。

    老者看了一眼呆若木鸡的枫儿,又继续说道:“当年我能保住这条命和一身功力多亏你的父亲,在治疗的三个月中,你父亲也教了我许多医理,而我也终于悟出了将两种神功混合成一种神功的方法,但为师却不能再修炼了,因为为师两种功力早已大成,要想融合,必须先将一身功力悉数散去,重新修练才可以。为师一是年纪大了,不想从头练起,二是也没了当年的称雄之心,所以为师并未重新修练混合的神功功法,也就是你现在所练的‘冰火神功’”。

    老者喝了一口茶,又继续说:“当年承你父亲大恩,为师也无以回报,直到有一天,我在花园中看到正在玩耍的你,当时你才三岁,尚属于懵懂无知的年纪,但是你的父母从小经常给你泡奇珍异草的汤浴,使得你体质异于超人,根骨奇佳,我便突发奇想,将新悟出的神功传授于你,也算报了你父亲的恩情。二是你当时非常讨人喜爱,老夫纵横江湖数十载,未曾婚配,膝下无子,也想把你收于门下,传承我的衣钵。于是我去找了你的父母,好一顿劝说,他们终于答应了让我带走你,我亦答应,少则十年多则十五年,必还他们一个武学奇才。枫儿,你不会怪师父吧?怪师父使你骨肉分离十几年吧?”

    枫儿急忙跪在地上,恭敬的答曰:“徒儿没有丝毫怪师父之意,相反,这十三年,师父对我视同己出、悉心教导,在枫儿心里,早已把您当成了最亲的人,怎么可能责怪您呢?”

    老者眼睛有些湿润了,一把扶起跪在地上的枫儿说:“好徒儿,不妄为师疼你一场,你发现没,你的冰火神

    功不同于为师,那就是为师只能单发烈火掌和寒冰掌,而你身具冰火神功,不但可以单发两种掌力,还可以发出冰火神功特有的冰火掌,此掌力的冰为胎、火为辅,反之亦可火为胎、冰为辅,如同太极之阴阳鱼,阳中有阴,阴中有阳,威力不知大了几倍,这就是冰火神功不同于烈火神功和寒冰神功之处。你年纪虽小,但内力足以和寻常修练一甲子的武林人士相抗衡闯荡江湖,虽然是第三重,也应能挤身当世顶尖高手之列,而且,冰火神功第四重能增加寻常武林人士百年功力。第五重为师估计起码能增加三百年功力。”

    枫儿又一次惊呆了,今晚,师父给他的惊呆太多了。

    老者继续言道:“如今你的功力可能与最顶尖的高手稍逊半筹,但估计全身而退应该没有问题。另外,我教你的冰火剑法,你修炼的如何?”

    枫儿说道:“徒儿已练得烂熟于胸。”

    老者:“不错,如今你神功初成,为师再送你一把神兵利器,今晚子时,哈拉哈山有一处千年地浆穴将喷发,为师有一块上好的天外陨铁,寻常之火不得将之融化。今晚刚好借地浆之火把它融化,炼成一把神兵。现在时间差不多了,你去准备一下,我们一会出发。”

    枫儿刚想说什么,老者打断了他,言道:“此时先不必多说,你先去准备,一切等剑炼成回来再说。”枫儿点了一下头,转身去准备。

    片刻之后,两人一虎一熊向着哈拉哈山方向疾驰而去,约两个时辰后,终于到达了千年岩浆地穴所在,此刻,地穴尚未喷涌,但是周边的温度却是陡然升高,师徒两人神功在身,倒也不觉得什么,而大白小黑却是吃不消了,远远躲在十丈开外。

    老者将背后的包袱打了开来,一块通体雪白的陨铁露了出来,黝黑的陨铁已不常见,这块陨铁竟然浑身雪白,更是百年难见。居然还有一剑鞘。枫儿再一次瞪大了眼睛。老者笑到:“很奇怪吗?呵呵,为师早想为你打造一把剑,还记得六年前为师外出过一次吗?为师去了一次辽东,从渔民手上收得一只三十年的鲨鱼,制成的这柄剑鞘。”

    枫儿往地上一跪道:“师父有心了,徒儿不知说什么好了。”

    老者大袖一挥,一阵柔和的劲道将他托起言道:“臭小子,今天怎么动不动就磕头,起来,打起精神,为师尚须你一臂之力。”

    枫儿神色一凛,连忙称“是。”

    又过了约一个时辰,地穴终于缓缓的涌出了浓浓的岩浆,温度随之高的吓人,大白和小熊早已躲出了百丈以外。师徒二人虽有神功护体,也是汗如雨下,老者急忙言道:“单运寒冰神功。”枫儿连忙运起神功,这才好了许多,但依然烈焰逼人。这时老者突然以气劲将陨铁投入了滚滚的岩浆中,不断催动着寒冰内力,摇控着陨铁在岩浆中不断的翻滚。渐渐地陨铁变软,在内力的催动下,逐渐变形剑尖、剑身、剑柄成形,浑然一体。突然老者一声清喝,将剑从岩浆中的气劲拽了出来,悬在半空,左手用气劲不断的在剑身敲打着,杂质逐渐脱落,一柄泛着蓝光的剑终于成形,老者大喊:“枫儿,咬破舌尖,将血均匀喷洒到剑身之上。凡是神兵利器都认主的。“枫儿边忙咬一下舌尖,将一口热血喷在剑身上。奇怪的是,并没想像中的热气回旋,反而这一口血顿时消失于剑身,被剑吸进去了!枫儿一时愣了,老者喝道:“发什么呆?快帮我用气劲将它悬在半空。”

    枫儿连忙运起神功,将剑稳稳的悬在半空。老者连忙从腰间掏出两块磨石,也以气劲抛向了半空中的剑身,反复的打磨,又喊道:“要快,一会全凉了,就磨不动了,虽然我这两块磨石乃是千年石精石所制,要想将剑打磨锋利,也必须要趁剑身尚未全冷之时才可。”

    枫儿以气劲悬停着剑身。一刻钟过去了,他虽神功初成,但内力终不及老者深厚。此刻满头大汗,咬牙苦撑,磨石在逐渐变小。就在磨石即将消失的一刹那,老者大喝一声:“撒手。”枫儿立刻收了内力。老者以气劲将剑远远的抛了出去,插入远处的雪堆,顿时,剑身一丈内的积雪化为成了蒸汽,剑身悉数没于地下,只剩护手和剑柄在外。这时老者也是一屁股坐在地上,满头银发尽是汗珠,气喘嘘嘘的说:“终于成了、终于成了,终于大功告成了。”

    此刻枫儿早已是半虚脱状态,坐在地上,慢慢地调息起来。过了一会儿,终于恢复了一些内力,睁开眼一看,师父正拿着剑往剑柄上缠着什么,枫儿不解的问:“师傅,您这是?”老者说:“自从四十年前我得了这块陨铁,就想打造一把神兵,如今便宜你小子了,这是一块百年蟒皮,缠在在剑柄上与此剑倒也相得益彰。枫儿,你过来,看看这把剑。”

    枫儿接过剑仔细地看了起来,但见此剑:剑身微微透着蓝光,寒气逼人,仿佛与枫儿已融为一体。

    老者道:“果然是认主的,你的一口血喷在剑身,此剑便认你为主人了。别人得到也不能驭之,你将冰火神功注入剑身试下。”

    枫儿运起神功,往剑身注入,剑身立刻结了一层寒霜,剑锋处却隐隐有火焰之红芒,红蓝交加,甚是奇景奇观。

    老者又道:“此剑三尺六寸,暗合一年三百六十天之数,宽约一寸八分,暗合半天罡之数,重约八斤一两,暗合九九之数,是老夫一生的梦想之神兵。但此刻,真的便宜你小子了,老夫如今用不着了。”

    枫儿连忙跪在地上恭敬的磕了三个头,说道:“谢谢师父的成全。”

    老者并未托他起身,受了枫儿的三个头说道:“既然此剑已经认了你做主人,那么,你给它起个名字吧!”

    枫儿答道:“师父,此剑寒霜剑身,火焰剑锋,不如就叫‘霜火’如何?”

    老者微微颔首“霜火、霜火,嗯,的确不错,就叫霜火。枫儿,我们回去,好好休息一夜,明天为师有事交待于你。”

    片刻之后,两人与一虎一熊又消失于茫茫雪夜……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