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冰雪令 第二章 泪别恩师踏江湖 良驹相伴闯天下
    翌日早晨,雪也停了,枫儿一大早起来忙活,做好了早饭,一碟酱油小黄瓜,一碟凉拌蕨菜,一盘粘豆包,两碗玉米粥。也许是昨晚老者的内力炼剑损耗有点大,看上去略微憔悴,也是真饿了,师徒二人吃的津津有味,一会儿工夫,两人吃个精光。

    枫儿收拾好,老者言道:“枫儿,你过来。”

    “是,师父。”枫儿道。

    “你已经十六岁了,从今天起,你就下山闯荡江湖吧!以天下为师,去游历一番吧!为师能教你都教你了。游历江湖,增长见识,你也许会悟得更快,突破第四和第五重的时间应该比在山上更快一些。”

    “师父,我舍不得您老人家。”整整十三年的陪伴,悉心教导,关怀倍至。”一想到即将离别,枫儿的眼睛不由得湿润了。“我走了,谁陪伴你老人家啊!”

    “天下无不散的筵席,徒儿,你不必担心为师,为师尚有大白小黑陪伴,自从十年前,为师从猎人的陷阱中救了他们,他们两个就像狗皮膏药一样的跟着我了,他们两个甚通人性,你走之后他们两个会抓野味回来,地窖里的存粮也是可以吃五年,所以你不必担心。再说,你难道不想去见见你的父母?你们分别已经十三年了,他们估计也是日夜思念着你啊!”

    一想到父母,枫儿顿时又觉得熟悉而陌生起来,十三年里师父不但教他武功,也教他断文识字、伦理纲常。也常常教他孝道。

    老者接着说:“你走后,我可能带着大白小黑在这黑山白水里走上一圈,然后就回来,三五年后,你回来看望为师,亦或者为师去找你。希望你能在江湖中有所作为,不枉了为师教你一场。你今天就下山,行李我已帮你备好,还有百两金元宝和散碎银子,在这里也用不上,我都帮你放进行囊了。记住,闯荡江湖之时,表面上江湖人物你大多可以全身而退,除了几个已经隐居不问世事的百岁老怪物,应该无虞,但是遇到,也要小心,你记住了吗?”

    枫儿一点头:“徒儿记下了。”

    老者接着说:“枫儿,为师给你介绍下天下十大高手,他们武功大都在伯仲之间,除了已经隐世的老怪物,目前江湖中以他们十人武功最高:

    1丰如意:如意坊坊主,黑山白水地区最大的势力,经营着几十家赌坊,所有的参客、皮货商都必须向他十缴其一的贡赋,以寻求在黑山白水间的平安。日进斗金,为人豪气干雲,武功深不可测,纵横黑山白水之间。

    手下高手:一赌无命钱如海、快刀孙无涯、山羊胡陈松

    2大漠太保:铁向北,大草原上最大的势力,飞鹰堡主,为人亦正亦邪。武功刚猛至极,横行大漠。

    手下高手:黑鹰胡立、苍狼、范刚、银狐欧阳媚儿

    3金算盘:祁天镇,贯通钱庄大当家,西北地区最大的势力,钱庄遍布西北、大漠及中原地区,为人精明、笑里藏刀。

    手下高手:大批死士

    4丰都鬼王:赵长生,阎罗殿殿主。传说是最神秘的杀手组织,江湖中人从未有人见过其真实面目,但亦有传说,所杀之人都是该杀之人,亦接济穷人。

    手下高手:黑无常王缺、白无常李过、阳判崔无命、阴判崔无生

    5修罗血刀:罗非花,修罗门门主,江湖中人谈之色变,为人阴狠歹毒,传说,手中血刀乃于海底玄铁加以八十一名童女血所炼,阴寒无比、沾身见血,切伤口不凝,非独门解药不可,乃冀中冀北最大势力。

    手下高手:霸刀孙一坚、化骨刀方生才

    6三绝医圣:仁和堂主雪晴,江湖人称‘三绝医圣’,剑法、针法、书法为其三绝。其剑法就是从快雪时晴中悟出,剑法飘逸灵动。仁和堂悬壶济世、拯救苍生,加之一套‘游龙问针法’救人无数,深受江湖中人所敬仰。哪怕是江湖邪派也对其礼让三分,乃齐鲁最大势力。

    手下高手:不死老怪许三奇,擅长各类汤剂、解毒。不醉老怪石四怪,擅长接骨。

    其妻:冰姬,擅长种植各类奇花异草,豢养各种奇珍异兽。她也是你的母亲。

    7千幻云柳松涛剑:柳三千,云柳庄庄主,江南众多产业,以妓院、酒肆、典当为主,为人极其色,自诩风流不凡,一手云柳松涛剑,出神入化。

    手下:一剑横江司马谭、长江五鬼郭氏兄弟

    8湘西尸王:魏通天,赶尸一派掌门人,云贵一带的赶尸生意由其把持,并以死去的武林高手以秘法练成尸血神兵,不惧刀枪,掌中一根百炼金钢所制哭丧棒,横扫湘西,此棒剧毒无比,如无解药,必死无疑。

    9--10三笑一哭(三笑和尚时无多、一哭道长尚有生)

    三笑和尚:时无多,云游僧人,传说少年时看破红尘,入少林为僧,二十年后看破沙门,自此云游天下,普渡众生,喜欢好天下茗茶,

    与一哭道长结伴云游。

    10一哭道长:尚有生,道号:一哭,三笑和尚平生挚交,无人知其来历,一手天残剑法已登峰造极。与世无争,与三笑和尚一起云游天下,遍访天下茗茶。

    这天下十大高手,除一哭、三笑没有自己的势力之外,其余八大高手都有着各自的势力范围,都在暗自发展,平素也是面和心不和,手下人经常起摩擦,争斗不断。除三绝医圣在齐鲁安心悬壶救世,其他各人都在努力积攒力量,准备扩张,整个江湖表面平静,实则暗流汹涌,不过这才是江湖啊。”

    枫儿问:“您把他们说的这么厉害,师父,这些人的武功与您老人家相比如何?”

    “呵呵,对老夫而言,他们都是江湖后起之秀,武功嘛,他们在当世也算顶尖,但是比起我这种百岁老怪物,嘿嘿,你自己想想吧!”老者捋了一把自己的长白胡须笑了。

    然后老者起身道:“好了,徒儿,今天一别,相逢有期,所以你不要太难过,弄得像生离死别一样,为师要马上带着大白小黑走遍黑山白水,你一会儿自己准备一下就下山去吧!为师先行一步了。”

    言罢,老者转身出了门,一声长啸,几个起落,顿时消失不见,一白一黑两个身影也紧紧跟随而去……

    就这样分开了?枫儿愣在了原地,大颗的泪珠不停地掉落,有那么多的不舍,有那么多的千言万语都没来得及说。

    十三年的一点一滴,一幕幕刹那间确上心头,任由泪水不停的滑落,诚然“生我者不及养我者”,此刻,枫儿心头百感交集。突然枫儿猛的出了门口,跪在雪地上,对着师父去的方向大喊:“师父……”

    “你多保重……”。师父的声音远远传来……

    枫儿在地上跪了半天,回到屋子,进到师父房间,一个包袱和霜火剑在师父的桌上。

    枫儿把师父屋子仔仔细细的打扫了一遍,对着师父的床恭敬的磕了三个头,随后拿起剑背上包袱出了门,施展起“随风踏雪”的轻功,朝山下飞奔而去,十三年来还是第一次下山,心中多少有点期待。

    一想到此次下山能见到父母,不免又多了几分期待。于是加快速度,约一个时辰后,终于走出了连绵的群山,来到了平原地带。

    前方是一个不知名的小镇,快中午了,有袅袅的炊烟升起,路边几户人家房前屋后的梅花开的正盛,与白茫茫的雪、灰蒙蒙的房子相迎成趣。枫儿突然觉得山下的雪和山上的雪美的有所不同。山上的雪厚盈成尺,大气磅礴,而山下的雪宛如一个俏娘子白雪覆盖着红粉的花朵,真的是美极了,不由得想起师父常吟的诗句“昔去雪如花,今来花似雪”,犹其是这后句,对于眼前的美景,形容的是恰如其分。初次下山,一切对于枫儿都是那么的新鲜,那么的好奇。

    雪枫整理了一下衣服,向镇里走去,虽是极北之地的偏远小镇、虽是贫寒酷冷之地,但小镇依然挺热闹,因为方圆百里之内只有这个小镇才有货源贸易,有些猎人也在此用皮毛换些生活必需品之类。

    雪枫进了小镇,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觉得是该换一换了,于是进了一间皮货栈。只见这家皮货客栈里挂满了各种皮毛,有半成品也有成品,各种皮货一应俱全,老板从猎人手中收购皮毛做成衣帽后出售。

    雪枫一进门,老板立刻满脸堆笑的迎了上来道:“客官您需要点什么?”雪枫说:“一件大衣,一顶帽子,一双靴子。”

    老板一听,顿时开心起来,在这边陲小地一下子舍得买三件的可不多啊!道:“客官,我帮你推荐可好?”

    雪枫一点头说:“随意,合身就行。”

    一会儿工夫,老板手托着一件上好雪貂皮大衣以及一顶雪貂皮圆帽、一双雕花狼皮靴走了过来。“客官,您看这如何?”

    枫雪枫答道:“甚好,就这样吧!老板,一共多少钱?”

    老板道:“客官如此爽气,小老儿不乱喊价,就一口价,一共八两四钱银子。”

    雪枫没说什么,包袱里拿出一锭银子,约十两丢给了老板道:“不用找了。”

    老板满脸堆笑,心里乐开了花。雪枫问:“老板,我想打听点事儿,附近可有卖马的?”

    老板道:“出了这条街,往东走二十里有个马场,都是好马。”

    雪枫问:“镇上有什么好吃的?”

    老板像伺候祖宗似的答道:“镇上有一家小酒馆名叫‘醉十里’,出门右转便是。里面的小菜甚是可口,客官可去那里打尖。另外,往南走约二百里,就能到达木河城,那里是最大也最繁华的城镇,要什么有什么,客官用过午饭后,去马场买了马天黑前能够赶到。”

    雪枫一点头,转身出了皮货店,右拐走了不多远就看到了招牌“醉十里”,径直走了进去,找了个桌子,坐了下来说道

    :“店家,弄几个拿手小菜,烫一壶酒。”店家转身去了,不一会儿工夫,一盘千层酥油饼,一碟血肠,一盘小炒榛蘑,一盘酱牛肉,还有一小锅冒着热气的酸菜汆白肉便端了上来。

    雪枫夹了一片酱牛肉吃了一口,又夹了一片汆白肉吃了一口,顿时觉得满口生香,美味无比,心下大喜问道:“这是什么肉,好香啊?”

    店家有点懵,心下想:这怕不是个傻子吧!但看穿戴也不像。言道:“冷盘是酱牛肉,锅里的汆白肉,哦,也就是猪肉。”

    雪枫从小到大就没吃过猪肉和牛肉,吃的全是鹿肉、獐子、狍子肉,牛肉倒也罢,可这半肥半瘦的猪肉实在是香啊!心道原来这就是猪肉啊,原来这么美味啊!不由得想起了师父教他背唐诗宋词时,说过苏东坡就是个好吃之人,写了好多诗词,有不少都是形容吃的。记得曾经有一首形容猪肉的:“无竹令人俗,无肉使人瘦,不俗又不瘦,竹笋焖猪肉。”

    一边大吃,一边想,猪肉今天吃过了,他日去南方也尝尝竹笋的味道。边想边拿一块酥油饼嚼了一口。外酥里软,油葱芳香,顿时又想起了苏东坡形容饼的词:“纤手搓来玉色匀,碧油煎出嫩黄深”……

    店家看着他的吃相,仿似见到的不是人。

    一顿狼吞虎咽付了帐,出了小镇,施展开轻功,往东奔马场而去……

    二十里,片刻就到,迎入雪枫眼里的是一座很大的马场,木牌上写着:“丰”记马场,雪枫进了马场,径直走向东南马厩。一共有三个马厩,每个马厩里都有十几匹马,这时,一个头戴狗皮帽子、身穿羊皮袄的老头走了过来,两眼上下打量一下雪枫,确认是江湖中人之后,双手一抱拳:“少侠可是要买马?”

    雪枫双手抱拳回礼道:“不错,还请老人家介绍一下。”

    小羊皮袄道:“这边的马都是三十两银子,南边的五十两,北边的要两百两银子以上一匹,乃是上好的草原温血马。虽称不上能日行千里,夜走八百的千里马,却也是百里挑一的良驹。”

    雪枫道:“烦请老人家带我看一下北边马厩的马匹。”

    羊皮袄带着雪枫走向北边的马厩,一进马厩,雪枫不由得感慨的确是良驹,这个马厩的马的确不一般,匹匹膘肥体壮,高大威猛,皮似绸缎一样的光滑油亮。枣红马神骏非凡,黑马气宇轩昂,五花马神采奕奕,但是枫儿一眼就看中了一匹通体雪白,但四个马蹄却长满了黑色长毛的一匹马,这匹马在一群良驹中如鹤立鸡群,的确不凡。但见:“天马来出月支窟,背为虎纹龙翼骨”,通体雪白,四个蹄子确被乌黑透亮长毛覆盖,真是神凡异种。当下神色一凛,问道:“敢问这可是西域月支窟的‘白云乌蹄’神驹?”

    老者也是吃了一惊,忙道:“少侠好眼力,的确是西域良驹。”

    雪枫问道“就要这匹多少银子?”

    老者道:“少侠眼光真是歹毒,一眼就相中了本马场最好的一匹马,不过此马价值不菲。另外,此马极是难养,一般的草料此马不爱吃,喜吃豆粕类的食料,如不在草中加豆粕,此马便一口不吃。少侠可想清楚了。”

    雪枫迫不及待的连忙点头:“您说个价格吧!”

    小羊皮袄道:“此马要黄金五十两,配有一副马鞍马蹬,也要十两金子,乃是镏金的。”

    雪枫咂了一舌,师父一共给他百两黄金,三百两银子,如今一下金子要用去大半,有点心疼,但是心里却十分喜欢这匹马,也深知此驹可遇不可求。当下一咬牙道:“就六十两,我要了。”打开包袱,拿了六十两金子给了羊皮袄,又拿一锭五两的银子,一并给了羊皮袄道:“这五两银子给您老人家,一点表示不成敬意,感谢您让我买到一匹心爱之驹。”

    老者一抱拳:“谢少侠。”转身走向旁边的小屋子拿了一套鞍具,套好之后,牵着马走到雪枫身边,把绳子交到了雪枫手里道:“少侠,它是你的了。”

    雪枫心下大喜,赶忙牵过,用手摸了一下马头,对马言道:“从此,你就要和我一起闯荡江湖,天涯相伴了。我一定好好待你,你可愿意?”

    白马长嘶一声,仿佛听懂了雪枫的话。

    雪枫又说:“就叫你‘白云乌蹄’吧!”

    马儿四蹄刨地,报以长嘶。又听懂了。

    雪枫牵着马走了几步,对羊皮袄一抱拳:“就此别过,后会有期。”用手又摸了一下马的棕毛,真是:白马饰金羁,连翩西北地,借问谁家子,幽并游侠儿。”随即,身形几乎未动,却拔地而起,轻如鸿毛的落压在马背上。

    羊皮袄心下骇然,小小年纪,轻功如此了得,心道:比起大当家丰如意也不惶多让啊!

    雪枫骑着白马,但见“龙马花雪毛,金鞍五陵豪”,双腿一夹,乌蹄纷飞,踏雪而去……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