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冰雪令 第三章 寒冰烈火逞凶威 双雄行劫双殒命
    羊皮袄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转身去屋子里拿了一只信鸽出来,在纸上写道:“发现一名不知真姓名的少年高手,轻功不在大当家之下,其它武功不详。识得‘白云乌蹄’,且已将其买走,往木河而去,悉之。”将纸塞入信鸽腿上的小木筒里,然后将鸽子放飞。鸽子扑楞着翅膀飞向天际……

    雪枫骑着白云乌蹄狂奔了约有百里,将速度慢慢缓了下来,前面发现了两名壮汉骑着马也在缓缓前行,估计也是跑累了,信马由缰沿着大路慢慢地走着。此时,两名壮汉也发现了雪枫,将马停住了,待到雪枫走到眼前,两人的眼睛顿时露出了羡慕的眼色,随即下马,站在道路中间,挡住了雪枫的去路。

    雪枫也下了马,问道:“不知两位大哥挡住我的去路意欲何为?”

    左边的大汉道:“这位小兄弟,我们看上你骑的马了,我们给你十两银子,将此马让与我兄弟如何?”

    雪枫道:“对不住两位大哥了,此马千金不卖。”说罢转身欲上马。

    右边的汉子说道:“大哥,跟这小子费什么话,抢来就是。”

    雪枫闻言转身,用冷冷的眼光看了两个人一眼。

    老大被这冷冽的眼神看得心中一惊,道:“小兄弟,我们兄弟江湖人称‘塞北双雄’,我是季红,那是我兄弟季青。如果答应便不难为你,否则,别怪我们兄弟不客气了。”

    雪枫冷冷的道:“不客气你们又能如何?”

    老二季青一听顿时火冒三丈,伸手就想去抓雪枫的缰绳。雪枫伸手一挡,季青大喝:“找死!”单掌劈向雪枫,雪枫暗运冰火神功,左掌疾挥,与季青之掌碰在了一起,“呼”季青往后退了一步,雪枫纹丝不动。季青轻喝:“还是个练家子,小瞧你了。”再次揉身而上,双掌交错,迎向雪枫胸膛。

    雪枫顿时火起,寒冰神功之寒冰掌第一式“冰雪初现”顺手挥出。季青待到掌风临身,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这掌风中的寒意,比这零下二十几度的环境温度还要低。两人双掌一碰,一声惨呼,季青那壮硕的身躯如断了线的风筝,被远远的抛了出去,空中喷出一口鲜血,重重的摔在了三丈开外。

    季红大喊一声:“兄弟。”慌忙奔了过去,扶起了倒在地上的季青。只见季青气若游丝,面似白纸,眼看是活不成了。季青的头发、眉毛、胡子都结了一层寒霜,而且在迅速蔓延。没一会工夫,季青的尸体已经结了厚厚一层冰霜。季红双目通红,站起身来,抽出了弯刀,大喝:“还我兄弟命来。”唰、唰、唰劈出三刀,封住了雪枫的上、中、下三路,看来这季红的武功远在季青之上,刀未到,刀风已到。

    雪枫微微一笑,单掌一把就抓住了刀锋,喝道:“是你兄弟找死,怨不得我,我并未用全力,谁知道他那么不抗打,死了。我不想杀你,就此罢了,如果你肯收手的话。”

    季红此时已经被兄弟之仇冲昏了头脑,都忘了自己的武功与对方相差甚远。嘴里大喊:“好好好。”左手一挥,三枚透掌钉,径直朝雪枫面门打来。如此近的距离,季红觉得肯定能一击必中,可是当他定睛一看,雪枫右手已接住了三枚透骨钉。

    雪枫默运冰火神功之烈火神功,三枚精钢所制的透骨钉慢慢地变红,化了、化了,竟然融化了。

    季红瞪大了眼睛,这怎么可能,单掌运用内力,融化了精钢所制的透骨钉。这小子是人是鬼还是神?

    “我本不想杀你,岂料你如此歹毒,那便留你不得,右掌顺势劈在了季红的前胸。季红一声惨呼,倒飞了出去。季红在空中顿觉胸骨尽碎,最恐怖的是五内如焚,仿佛被烧焦的感觉。他知道自己已然是活不成了。

    雪枫上前看了下季青的尸体,季红的眉毛、胡子、头发全都焦了,不禁也是大吃一惊,原来师父的冰火神功是如此霸道。单运寒冰、烈火就如此厉害,下次遇到高手,如果同时运用冰火神功,威力会成什么样?雪枫顿觉信心大增,对自己的江湖之路充满了信心。返身上马,往木河城而去。

    木河城,在这极北之地,算是比较大的一个城镇,城内商贾云集,是皮货商、参客、猎人们最喜欢来的地方。木河城扼住了往北兴安岭和大漠地区的咽喉,南来北往的必须经过这里。城里妓院、酒肆、赌坊、茶馆林立,繁华之极,在众多的产业当中,有许多店家都挂着“如意”两字的招牌,约占了众多产业中的三分之一。雪枫约在不到戌时,到达了木河城。骑着马在城里转了一圈,找了一家最大的客栈,客栈的四个金字招牌“如意客栈”写的苍劲有力,一看就是出自大家之手。雪枫下了马,走入了院中。店小二立刻迎了上来,看了一眼雪枫牵的马问道:“客官这匹马可是在‘丰记’马场买的马?”

    雪枫闻言一怔,忙问:“小二怎么得知我这匹马的由来?”

    小二笑道:“如此神驹,只有咱们大老板旗下产业之一的‘丰记’马场才有。不瞒客官,方圆五百里内只有这一家马场。”

    枫儿问道:“你家大老板是谁?”

    “客官,你真的不知道?我家大老板就是江湖人称‘逍遥梅花扇’的丰如意丰大侠,‘丰记’和‘如意’这两个招牌的产业,都是他的。”

    雪枫想起师父所留信中,有记载:“逍遥梅花扇”丰如意,黑山白水间最大的势力,武功深不可测,富甲一方,为人确是极为正派。

    “哦,原来如此,都是丰大侠的产业啊!”雪枫说道。

    “对的,客官,根据丰老板的所定规矩,你在丰记购买过马匹,就是丰记和如意的贵宾,您可以在咱这如意客栈的二等客房免费休息三天,酒菜另算,三天之后,住宿费也是对半,要不,我现在就领你前去休息?”小二说道。

    雪枫道:“不忙,你这里上等客房可有?带我去。”

    “那可是不免住宿费的。”小二说道。

    “没事儿”。雪枫随手给了小二一锭元宝,“这够了吗?”

    小二眼睛都直了,忙道:“够,够,足够您住一个月了。”

    “好了,就带我去上房休息吧!另外,备几个小菜送到我房间里,哦,对了,我要一份汆白肉……”

    雪枫赶了一天的路,极是疲惫,按下暂且不表。

    木河城中,最大的一处建筑,占地约有十余顷,门口两只石狮子栩栩如生,分立左右,铜钉大门上方“如意坊”,木河城实际掌控者丰如意居住之所,也是如意坊的总堂所在。

    大院里的一处花厅内,坐着几个人商谈着什么。此花厅布置非常豪华,正中的太师椅上铺着一张斑斓猛虎之皮,椅子上坐着一个四旬左右的中年人,身材瘦削,看上去十分儒雅,正是纵横黑山白水间的如意坊大老板“梅花逍遥扇”丰如意。

    台阶下面左边的太师椅上坐着一个留着山羊胡的精干老头,手里拿着一杆长约三尺的铁杵烟袋。超大号的铜锅正滋滋的烧着,小羊胡有一口没一口的吸着。此人正是丰如意手下第一高手山羊胡陈松。右边的太师椅上坐着位身着绸缎大棉袄,头戴貂皮帽子的大胖子,手里捏着几粒骰子,不停地把玩着。此人正是丰如意手下又一高手,赌术极为精湛,武功也极为高深的一赌无命钱如海。

    “坊主,最近贯通钱庄的势力逐渐扩张,现在大漠中的城镇都有了贯通钱庄的分柜了,而大漠的势力正在向我们的地盘渗透,据说,他们已经派出了不少的高手向我们的地盘上行劫客商。”钱如海一边玩着骰子,一边说道。

    “吩咐手下的兄弟,要多加戒备。”丰如意道。

    “坊主,下午接马场飞报,说有一名不知其来历的,不到二十岁的少年高手,正往木河城而来,据报轻功似不在您之下。”钱如海又道:“其他功夫门派来历一无所知。”

    “嗯?”丰如意顿时站了起来,他名号中有“逍遥”二个字,就知其轻功修为极高。“有这样的高手,不到二十岁?老钱,你吩咐手下兄弟,密切注意此少年,看看是敌是友?”

    “是,属下立刻安排。据报,此刻这位少年正住在如意客栈。另外,他买走了那匹‘白云乌蹄’神驹。”钱如海道。

    “噢?有点意思,那匹马价值几百金,我吩咐以五十两黄金出售,看看是否有识货之人,一年多来看中的人不少,舍得五十两黄金的人可一个也没有,看来这个少年的确有眼光,出手也是阔气,倒是挺入我眼的。老钱,你吩咐手下,不可打草惊蛇,密切注意就是。另外,暗中调查其来历。”丰如意说完,又坐了下来。

    这时,门外匆匆奔来一人,一身劲装打扮,手里拿着一柄绿色珍珠鱼皮鞘的宝刀。“坊主,今天下午有兄弟来报,‘塞北双雄’下午在木河城北约百里之处双双陈尸官道。”

    “咦?塞北双雄,双双陈尸官道?他们虽然谈不上高手,但在塞北江湖也算响当当的人物了。听说,已经投靠了飞鹰堡,在苍狼手下做事。在木河城,除了我们几个,还有几个我们分处的管事,谁还能一次出手击杀他们?”钱如海道。

    “咳、咳,死了两个江湖小角色,何必大惊小怪?孙无涯,我看你是活回去了,这江湖中,哪天没有人被杀?”山羊胡刚好抽完了一袋烟,一边在鞋底敲着烟袋锅,一边不屑的说着。

    原来刚才进门的正是丰如意手下另一高手“快刀”孙无涯。

    “陈老爷子,不是我大惊小怪,是有两点我不得不通知坊主和您老爷子、钱掌柜。”孙无涯忙解释。

    “哪两点?”三人齐问。

    “第一点,‘塞北双雄’虽谈不上什么重要角色,但现在是飞鹰堡的人,如今死在我们的地盘上,不知道大漠金刀会不会把帐算在我们头上。”孙无涯道。

    “什么大漠金刀太保,如敢来我们地盘闹事,我就在他头上敲几个包。”山羊胡掳须大笑道:“我还真没把他的耀金弯刀放在心上。”

    “陈老,万不可轻敌,铁向北纵横大漠十多年,手下势力自不必说,其功力亦不可小觑,孙总管你接着说。”丰如意拿起自己的梅花逍遥扇把玩着。

    “第二,此二人死状极惨,老二季青被冻成了冰雕,老大季红被烧成了焦尸,都是一掌毙命,被极深的内力震碎了五脏而亡。”孙无涯道。

    “啊!”丰如意、山羊胡、钱如海都站了起来。

    “一掌毙命?还被施掌者的内力冻成了冰雕、烧成了焦尸?”三人异口同声。

    “是的,坊主。”孙无涯道。

    “能将塞北双雄一掌毙命,冻成冰雕或烧成焦尸,没一甲子的功力是做不到的。老夫自问也不能。”陈松收起了不屑的表情郑重的说道。

    “看来是两个人所为了,一冰,一火两种内力。功力都在一甲子以上,那么,击毙‘塞北双雄’的两个人年龄都应在七旬以上。老钱,你吩咐手下密切注意两个结伴而行的七旬左右的老汉。”

    “是,坊主”钱如海神情凝重。

    “陈老、孙总管,吩咐各处的兄弟全部小心戒备,一是防止飞鹰堡把帐算在咱们头上,派高手前来报复,二是此二人不知是敌是友,须小心防备。”

    “是,坊主,属下这就去安排。”陈松和孙无涯抱拳称是。

    三人鱼贯而出,各自安排。

    飞鹰堡,议事大厅,飞鹰堡主大漠太堡铁向北,端坐在正中,肩膀处停着一只神色威猛的海冬青,问道:“接飞鸽传书,‘塞北双雄’陨命于木河城外,范刚,你可知此事?这两人都是你的手下,你怎么看?”

    “禀堡主,属下已知此事,‘塞北双雄’是属下安排去的,目的是在半路抢劫丰如意地盘上的过往客商,给丰如意制造点麻烦。属下曾千万叮嘱二人,只可在城外百里开外行劫,切不可入城,但是没想到,还是被丰如意和其手下发现,这才遭了毒手。”范刚道。

    “哎哟,范二哥,你可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啊,这丢人可是丢到家了。”一个妖媚的让人酥到骨头的声音传了过来。“本来想去找别人麻烦,现在却被人家灭了,这传到江湖中,别人还是觉得丰如意厉害啊!咱们的人闯到了他的地盘,不声不响的就给灭了,多涨别人威风啊。”一个年约二十左右,半躺在椅子上,貂皮大衣半敞,长得极其柔媚的女人说道。

    “银狐,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本意是安排人去城外官道抢抢货商,好让货商们觉得交给丰如意的保护费白交了,想给他们找点麻烦,谁曾想,他们心狠手辣,也未同我们沟通交涉,直接将其格杀,这也大大出乎我的意料,本以为丰如意知道此事后,会找我们谈判,正好与他谈一下合作的事情。这件事,是堡主同意的。银狐你少说风凉话,还是想想怎么应对吧!”苍浪范刚不满的看了银狐一眼,忿忿地说道。

    飞鹰堡主道:“不错,这件事我同意了的,本来只是想借此探探丰如意的反应,以便安排下步举措。近来,贯通钱庄的金算盘祁天镇和修罗门的罗非花都有书信来,大意是有意思将势力往黑山白水一带扩张。说丰如意的地盘,十余年来滴水不漏,想联合咱们渗透进去。我也未曾想到,他竟然这么不给面子,直接就杀了我们的人。你们可知道是谁出手杀了‘塞北双雄’吗?”

    “属下不知,飞鸽传书中并未提及‘塞北双雄’是怎么死的,死在何人之手,只说双双陨命在城外。”黑鹰说。

    “‘塞北双雄’我知道,犹其是老大季红,虽是三流人物,但其武功足可挤身二流高手,能将其格杀之人,你们想想,在整个黑山白水地区,又有几个人?丰如意肯定不会自己出手,我看八成是他手下那三大高手所为,犹其是那山羊胡,自诩关外除丰如意外第一高手,性烈如火。我看十有八九是这老头所为。堡主,这事儿不能就这样算了,必须还以颜色,否则会坠了我黑鹰堡的名声。”范刚言道:“属下范刚愿前往一趟,给他们点颜色看看。”

    “苍狼,你有把握战胜陈松,还是钱如海,亦或是快刀孙无涯?恐怕你一个也未必打的过吧!就别再吹牛了,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你还是回家搂着你的七房小妾洗洗睡吧。”咯、咯、咯,勾魂的声音又一次说道。

    “你……”范刚充满怒火瞪着欧阳媚儿。

    “媚儿,不可这样无理对待你范二哥,以后也不准你取笑你范二哥娶七房小妾,英雄本色嘛!”铁向北也有点憋不住笑。

    “呦?范二哥还生气了啊!小妹给您赔礼了啊!小妹祝你旗开得胜,扬我声威回来之后,小妹再介绍两个水灵的妹子给你,再添两房小妾可好?”咯、咯、咯,欧阳媚儿又笑了起来。

    苍浪范刚一张脸涨得通红,他实在拿这个银狐没办法,更不敢怼回去。

    “堡主,要不我和苍狼一起去吧,彼此有个照应,再带上几名好手。黑鹰说道。

    “也好,你们二人,天亮就出发,速去查明真相,顺便给如意坊的人一点颜色,但切不可力敌。另外吩咐下去,查一下有无如意的人在大漠活动,如有,也杀他几个,别以为我们黑鹰堡是好欺负的。”飞鹰堡主说道。

    “遵命。”三人拱手,鱼贯而出。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