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冰雪令 第五章 单手三招败无涯 双掌冰火惊如意
    陈松三人走到亭子这里,这时贝儿也已回来,三人正在喝茶聊天。陈松等三人一抱拳齐声道:“见过坊主。”

    “三位不必多礼,快过来喝茶。”丰如意言道。

    三人坐定,陈松扫了一眼雪枫,暗道,好个俊朗的少年,坊主的眼光的确不凡,便道:“坊主,这位是?”

    “陈总管、钱掌柜、孙管事,这就是我丰家未来的女婿,山东‘三绝医圣’雪大侠的独子,雪枫。”丰如意又转身对雪枫道:“枫儿,快来见过三位叔伯。”丰如意边说边为雪枫介绍:“这位是你陈伯伯,江湖人称‘霹雳烟袋’;这位是你钱伯伯,江湖人称‘一赌无命’;这位是你孙叔叔,江湖人称‘快刀’。”

    “见过陈伯伯、钱伯伯、孙叔叔。”雪枫微微躯身施礼,不卑不亢的说。

    “哈哈哈,不必多礼。”陈松哈哈大笑。看得出这个古怪老头也是挺喜欢这未来的少主。“贝儿,你爹的眼光的确不错,给你挑了个这么英俊的乘龙快婿。”哈哈哈。

    “陈伯伯,你又拿贝儿开心了,你是个坏老头。”其实贝儿对雪枫也是很喜欢的,虽是这么说,内心对枫儿的喜欢却被四人看得清清楚楚。

    “敢问坊主,他可是买走‘白云乌蹄’的那位少年?”孙无涯问道。

    “不错,正是枫儿,这也是天注定的缘份。”丰如意满脸欣喜。

    “如属下没调查错,‘塞北双雄’正是少主所击杀的吧?”孙无涯资历没有陈松那么老,不敢像陈松那样说笑,一本正经的说道,还尊称雪枫为少主。

    贝儿听到“少主”两个字,两片红云飞上双颊的同时,心想:“武功有这么高,我以后怎么欺负他啊!”

    “啊!”丰如意、陈松和钱如海大吃一惊。小小年纪能击杀“塞北双雄”已是难能可贵,三人一想到“塞北双雄”死后的惨状,不由得全部倒吸一口凉气,这功力要有多深?

    “属下已基本调查清楚,‘塞北双雄’并不是死于两个人之手,因为他们死的那段时间,整个官道就只有少主一人经过。所以,属下可以断定,此事乃少主一人所为。”孙无涯对雪枫的尊敬,不仅仅因为他是丰家女婿,对雪枫一身所学,单杀双雄的敬佩也占了很大原因。

    “什么?一人所为?不同属性的两种功力?这太令人匪夷所思了。”丰如意、钱如海、陈松不约而同的看向了雪枫。

    “岳父大人,此事正是枫儿所为。”雪枫当下将“塞北双雄”如何拦路抢马、暗箭伤人的事儿说了一遍。

    “杀的好,真是英雄出少年。”陈松大声说道:“这‘塞北双雄’在我们地盘上抢劫过往货商,我早就想除之而后快,奈何坊主碍于‘黑鹰堡’的面子,一直没让动他们。如今少主一举除之,真是大快人心。”这一声少主,陈松叫的也是发自内心的,是属于武者对于强者的尊重。

    丰如意见到自家女婿片刻就令自己的三大心腹折服,内心也是狂喜,也却暗自吃惊,这女婿的武功有多高?难道真的如飞鸽传书所云轻功不在自己之下?如今看来,功力恐怕也不会比自己差多少,于是心生考量。“枫儿,你可让岳父刮目相看啊!”

    “小婿给岳父添麻烦了。”雪枫言道。

    这翁婿两人一唱一答,全然不顾外人在场。

    一个老的脸皮厚,而年轻的脸皮更厚,贝儿插不上话,只是娇羞的站在原地。而陈松却一脸坏笑的看着贝儿,贝儿的脸越发的红了。

    “枫儿,岳父对你也是很好奇,有心考量你一番,你可愿意?”丰如意问道。

    “请岳父指教。”

    “这样,你可以先和孙管事切磋一下。”

    一行人走出亭子,来到后面的演武场。

    “孙叔叔,请手下留情。”雪枫一抱拳“请指教。”

    “不敢,少主请。”孙无涯亦抱拳回礼。

    寒冰掌第一式“冰雪初现”已然出手:“孙叔叔,请恕侄儿放肆了。”

    单掌带着刺骨的寒意劈向了孙无涯,孙无涯大喝一声:“好掌法。”单掌一挥,迎了上去。“砰”,孙无涯心中暗道不好,一股极寒的内力涌来,不禁大吃一惊,想收掌却已来不及,“蹬蹬蹬”退了三步,脸色有点苍白,低头一看,自己的手掌上已结了一层寒霜。当下默运功力,将寒霜化去,揉身再上,以掌为刀。“快刀斩乱麻”快刀第一式,朝雪枫身形劈去。

    烈火掌第一式“烈阳升空”朝着孙无涯的刀掌接了上去。孙无涯顿时觉得一股令人热得窒息的热浪扑面而来,这温度足以点燃木头,不敢硬接,一个跟头翻了出去,犹是如此,受此热浪,胡须和眉毛虽没烧焦,却也是微微卷曲了。

    “不是吧???”丰如意、陈松、钱如海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叱咤关外多年的“快刀”孙无涯两招之内,竟然落在下风,还如此狼狈?更令人惊奇的是,雪枫左手寒冰,右手竟然是火属性的内功?这……这……这……,三人你看我,我看你,一人身具两种功力?如不是亲眼所见,谁会相信?

    孙无涯脸上也有点挂不住了,抽出了自己的快刀。“少主,请恕在下无礼了。”

    刀光中,一道黑风,凌厉无比,快刀第二式“惊雷狂风”铺天盖地向雪枫卷来。

    雪枫不慌不忙,寒冰掌第二式:“冰天雪地”就势挥出,方圆三丈内的温度仿佛一下降了好多,在一片掌影中,刀影似乎也要被冻住,一下慢了下来。“砰砰砰”雪枫之指弹在快刀刀面之上。“好”孙无涯大喝一声:快刀第三式“狂风骤雨”如水银泻地般倾泻而出。

    “好刀法!”丰如意等三人齐呼。快刀果然不是浪得虚名,却不禁为雪枫有些担心。

    “寒冰掌第三式:冰雪无极”迎着刀影挥了上去,而雪枫的左手仿佛也变成了寒冰所做,晶白如玉,貌似并不畏惧孙无涯的刀锋。而周边的温度比刚才降的更多,满天的刀影被挡住了,嘎然而止。

    丰如意等三人还好,而贝儿确有点经受不住这刺骨的寒冷,远远的站了出去。

    孙无涯这次虽然没被冻住,但的确不好受,仿佛自己掉进了冰窟窿,牙齿也在不断的打颤,这个中滋味,恐怕只有身临其境的人才能体会。于是咬了咬牙,手中快刀不断向前挥出,形成一片刀幕,向前席卷劈出,端的是锋利至极,别说是刀幕沾身,就是刀幕中的每一道刀风都可裂金碎石。快刀,名不虚传。“夺命三重浪”快刀中的杀招果然出手了。

    雪枫不敢大意,寒冰掌第三式“冰冻三尺”施出,这一式极为霸道,硬生生的将温度瞬间冻结,在自己面前冻成了一个寒冰护罩,厚达尺余,硬接孙无涯的“夺命三重浪”,“嗤嗤嗤”!此三重刀幕生生的劈在了雪枫眼前寒冰护罩之上,仿佛劈在了金属之上,声音极为刺耳。

    贝儿一声惊呼,慌忙捂上了耳朵。

    三重刀幕全部劈在寒冰罩上。

    寒冰罩已见裂痕,但却未碎开,而孙无涯的刀却深深嵌在了寒冰罩里,一时抽不出来。此时雪枫右手一挥,烈火掌第二式“烈火燎原”出手了,一股如同烧红的炭火的热浪朝孙无涯袭了过来。孙无涯一时无法抽刀迎敌,只得一咬牙运足十成功力,挥掌硬接,“轰”,周边的积雪都被这激荡的内力卷飞。而丰如意等人的衣袂被风吹得猎猎作响。巨响之后,孙无涯的身影远远飞了出去,在空中连翻了几个跟头,落地之后,又退了七八步,才将身形稳住,脸如白纸,胸口喘息不定。虽没受内伤,却也非常不好受,要调息个把时辰才能恢复。丰如意等人一看孙无涯,真的是狼狈到家了,整条右臂连同持刀的右手,都结了厚厚一层冰,而左臂的衣袖却被烧焦了,露出了手臂,还在冒着热气!

    这是真的吗?丰如意等人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大名鼎鼎的快刀孙无涯败了,还是败得如此狼狈。

    雪枫也是退了两步,额头已是微微见汗,神色倒是自若。这时右手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玉瓶,往手心倒了一粒药丸,说道:孙叔叔,请恕枫儿失礼,这是家师秘制的‘冰极雪草玉露丸’,可迅速恢复功力,亦能解寒毒、火毒,

    请快服下。”

    孙无涯此时内息极为不顺畅,五内翻腾,真的是难受之极,当下接过药丸服了下去,由衷的说道:“谢少主手下留情,留了三成功力,属下败的心服口服!”

    什么?还不是全力而为?这惊讶一次比一次来的猛烈。丰如意等三人几乎是刷新了对武学的认知,十六岁,七成功力轻松击败快刀孙无涯,这是什么鬼?三人面面相觑,一时无言。

    过了一会儿,丰如意等三人和贝才缓过来神儿,“哈哈哈,我这女婿小小年纪,竟然有如此功力,实在是令人欣慰啊。我就贝儿一个女儿,得此乘龙快婿,我这偌大的家业,可是后继有人了啊!“丰如意由衷的开怀大笑。

    “爹爹,谁稀罕你的家业啊!雪家的家业可不比你小多少!”贝儿看着得意的丰如意说道。

    “啊哟,贝儿,你这儿还没过门呢,胳膊就往外拐啊!唉,真是女大不中留啊!”陈松笑眯眯地看着贝儿说。

    “哼,你这糟老头子坏的狠,和我爹爹一起欺负我,我改天偷偷把你千辛万苦熬出来的鹰炖了吃掉。”贝儿咬着嘴唇说道。

    “啊!大小姐,这可使不得,这是要了老夫的命啊,老夫给你赔礼了。”陈松知道这丫头片子不是好惹的,赶紧赔不是。

    这时,管家走了过来,“老爷,午宴已安排妥当,老爷可以入席了。”

    丰如意对众人道:“走,这打了半天也都饿了,今天我特别高兴,不醉不休。”

    一行人向另一个花厅走去。

    花厅里一张八仙桌上摆满了各式菜肴,“焖熊掌、红烧鹿筋、扣煨辽东海参、清蒸豹胎……,还有许多叫不上名字的菜,桌上还有一坛上好的、看上去很有年份的杏花村。

    陈松老爷子眼睛发光,直钩钩的盯着那坛杏花村,双手虚空一抓,酒塞凌空飞了出去,顿时一股浓郁的酒香弥漫了整个花厅,酒味芬芳,沁人心脾,真是未饮已醉三分。

    “‘八十昂藏一老翁,得钱长是醉春风;杏花村酒家家好,莫向桥边问牧童。’哈哈哈,杏花村坛坛是好酒,更何况这三十年杏花村真是酒中极品啊。坊主,自从你五年前得了这坛好酒,我可是足足馋了五年啊!今天我可要醉上一醉喽,哈哈哈。”陈松老爷子满脸挂笑。

    一行人分宾主落坐。

    陈松道:“今天是坊主得遇乘龙快婿,我们三人第一杯敬坊主。”丰如意和钱如海、陈松、孙无涯干了一杯!

    “第二杯,敬我们大小姐,得如此佳婿,长伴江湖,夫复何求,也只有少主这样的少侠,才能配得上我们大小姐。”

    贝儿虽然羞的脸红的跟红绸一样,但心中倒是对雪枫更加满意,一言不发。但是酒却喝了,雪枫心中大喜,“嘿嘿”,她这是同意嫁我了吗?”

    “这第三杯酒,就敬我们未来的少主。不管你将来是雪家的人还是丰家的人,但是坊主已认定是如意坊的接班人,以后你就是我们三人的少主,但有吩咐,水里火里,我等莫敢不从。只有一条,且不可负了我家大小姐,否则老夫与你不死不休。即使将来打不过你,我也会一直纠缠着你。”陈松言道。

    贝儿眼睛一红,她是陈老爷子看着长大的,这糟老头子对自己疼爱有加,比父亲有过之而无不及,她虽然经常与老爷子拌嘴,但心里也是极为尊重陈松的。

    “怎么可能,从我第一眼见到贝儿妹妹,我就喜欢上她,冥冥中觉得特别亲切,我一定会好好的对待贝儿妹妹,似命相守。”雪枫郑重的道,也端起酒杯一饮而进。

    “枫儿,你这一身所学,我感觉与其他人绝对不同,你怎么能同时有两种不同属性的内力啊?”丰如意好奇的问道。

    “这是家师的独门内功,可以同时研习寒冰神功和烈火神功。因此我们的内力就等于其他人的两倍,这是师父年轻时所用的内功心法,如今传给我的是师父以性命闭关所悟的新功法,师父之前的两种内力不可同时发寒冰和烈火掌,而如今师父传授于我他新悟出的心法,我不但可以同时发寒冰掌和烈火掌,亦可以发冰火掌,掌风打出去接招者,初接时感觉是烈焰逼人,等接实了,却发现是实质寒冷入髓,中掌者,外表焦黑,五腑六睢却冻成冰晶。反之,也可以发霜火掌。初接时寒冰刺骨,一旦中掌,外表冻成冰雕,而五脏六腑却会被烧焦。我如今练的是冰火神功,内力等于同时修练的人的四倍,我的丹田之内,内力就如一个太极阴阳,各有分属,却不冲突。催动之时,即可出阴,即为寒冰掌;亦可出阳,即为烈火掌,也可阴阳齐出,即冰火掌和霜火掌,只不过我才练到第三重,此神功共有五重,如第四重练成,我内力会翻倍,如第五重大成,内力又翻倍,但是极难修练,必须慢慢领和悟,这也是师父让我下山来的原因。师父说,江湖中多游历和实战,对于冲第四和第五重是有帮助的。”既然岳父都叫了,就是一家人,当下雪枫没有任何隐瞒,将自己的武功特点,如实告诉了丰如意等人。

    “竟有如此神功妙法?”丰如意、陈松、钱如海、孙无涯等人呆若木鸡!同时修炼两种不同属性的内力,已是闻所未闻。两种不同属性的内力混在一起发功,内力翻倍,阴阳相济,冰火相融,更是耸人听闻。

    “我师父曾说过,我与他的功法虽出一脉,但却不同,师父是分别修炼寒冰、烈火,到达极致,如同先有两极,巅峰而至太极,形似而神未,其阴阳并不能真正融合,因此不可能混用,而我修炼的是直接师父悟出的新的内功功法,叫冰火神功,如同先有太极,而后分阴阳两仪。因此能真正融合,运转阴阳,而合二为一,以太极双鱼姿态出现,也就是冰火掌。”

    几个人听的如痴如醉。仿佛进入了一个完全陌生的领域,似懂却又非懂。

    “少主,寒冰掌和烈火掌,我已领教过了,如不是少主手下留情,我恐怕早已重伤,那冰火掌的威力想想都觉得厉害,不知少主可否试出一掌,让我等开开眼界?”孙无涯巴巴的看着雪枫。

    雪枫看了一下丰如意等人,包括贝儿在内,都是一付很期待的样子。

    “那我就献丑了。”当下站起来,向厅外走去。院子里有两棵老槐树,雪枫随即劈向了左边的一棵,冰火掌第一式“冰火之歌”出手,大树一阵剧烈摇晃,一收掌道:“大家请看。”众人上前一看,一棵大树的树皮已变得焦黑无比。雪枫道:“孙叔叔请用你的快刀将树劈开看下。”孙无涯闻言,立即抽刀将树干劈开,但见树心已然完全冰冻。

    众人见之变色,未待众人醒过神,雪枫又劈向了另外一棵大树,霜火掌第一式“霜火映天”,劈出,大树同样一阵剧烈摇晃之后,树干结了一层厚厚的冰霜。雪枫示意孙无涯再劈一刀,孙无涯于是又劈了一刀,大树裂开之后,冰的树干之内,树心却变成了焦炭一般!

    这两掌打完,众人可是完全被唬的走了神,尤其是孙无涯,心中暗道:“寒冰掌、烈火掌单发自己都接不住,如果是融合之后的冰火掌和霜火掌,只怕自己不死,一身功力基本也废了。”

    “看得我都想试试这掌法的威力了。”丰如意说道:“枫儿,你就用霜火掌和冰火掌与我过过招,你全力施为,我试试这掌法的威力。”

    “小婿怎敢与泰山动手。”雪枫汗都下来了

    雪枫从未用这两种掌法对过敌,怕一时收不住,二是虽知道丰如意武功深不可测,但也却心里没底,正在犹豫。

    “枫儿,你不必担心,如果坊主接不住你的两掌,那坊主江湖也是白混了,放心吧!没事儿的。”陈松老爷子看出了枫儿的担心。

    “那就请岳父大人恕我放肆了。”

    冰火掌第一式:冰火之歌,劈向丰如意,与刚才劈树不同,劈树只是轻松施为,而这次是与纵横关外的最高手过招,雪枫也不敢太藏私,含着七八成功力的一掌,卷起狂风迎向了丰如意前胸。

    丰如意身形一矮,单掌迎了上去,逍遥功运足,逍遥掌第一式“逍遥人间”与“冰火之歌”相接,“砰”“轰”方圆十丈内,积雪纷飞,劲风逼人,连积雪之下的小石子都飞了

    出去。

    丰如意虽身形丝毫未动,但滋味却不怎么好受,刚才那一掌相拼,右掌似乎劈在一个烧红的铁炉之上,隐隐作痛,但是掌中所含的阴冷几乎突破自己的护体逍遥功。一丝阴冷之气几乎钻入自己的丹田,还好自己功力深厚,瞬间就逼了出去,犹是如此,滋味却也没好受。

    雪枫晃了三晃,却是没退,心中暗道:“好深厚的内力,他感觉丰如意的内力如同春风一般温暖,硬生生挡住了自己的冰火掌力。

    “不错,发你的霜火掌。”丰如意道。

    “是,岳父。”雪枫霜火掌第一式“霜火映天”出手了。丰如意轻嗨一声,逍遥掌第二式:“逍遥人生”出手,接上了枫儿的掌,又一声巨震。雪枫退了一步,丰如意只是晃了一下,但是只见丰如意五个手指已然结冰,手指以下完好如初。

    丰如意道:“好霸道的掌力,我的护身罡气外层竟然被攻破了。”

    雪枫此刻觉得,丹田微震,丰如意的掌力不但挡住了自己的霜火掌,且丰如意的掌力还透过自己的冰火功力,几乎震伤自己。“逍遥功”果然不凡,丰如意的内功修为果然高深。虽然自己只用了七成功力,那岳父又岂不是只守不攻,未用全力啊!

    “雪枫,这次你全力而为,冰火、霜火齐发。”

    “遵命。”雪枫终于知道自己的岳父果然厉害,立刻运足十成功力,左掌冰火掌,右掌霜火掌,上下互翻,冰火融合,威力剧增,冰火掌第二式“冰火交融”,后掌霜火掌第二式“霜火烧天”,同时劈了出去……。

    丰如意同样双掌齐出,“逍遥在天”第二式硬刚冰火和霜火双掌。

    “轰隆”一声巨响,钱如海、孙无涯和贝儿都被凛冽的掌风逼退了三步,而陈老爷子也退了半步。还是贝儿功力较浅,此刻被震的气血翻腾,双颊通红。陈老爷单掌按在贝儿的后心处,一股柔和的内力随之输入,贝儿的脸色才缓和下来。

    丰如意此刻被震退了一步,左脚的地下已结成冰了,而右脚的地下已是一片焦黑,惊呼:“我没敢硬接全部功力,用逍遥神功卸去一部分在地上。”虽是如此,丰如意却也是有点难受,接掌的瞬间,一冷一热两股内力,将他的护身之罡气破的七七八八。他不敢硬接,也怕反震伤了枫儿。虽是卸去一部分,仍有部分内力冲破罡气,进入体内,冷热交替,忙运功抵抗消融。右掌整个手掌一层寒霜,左掌却通红。

    雪枫此时足足退了三大步,心想内功修为这么深厚,差点将我的功力反震回来。岳父怕伤了自己,才没有将全部功力反震回来,这才卸在了地下。虽然他退了三步,但其实却没那么难受。

    “呼”丰如意吐出一口浓气,终于将突破护体罡气的两种内力化解掉。“真的霸气绝伦,枫儿十六岁,只是第三重的功力,我差点接不住,关键是这冷热交替,一般的护身罡气根本抵御不了。陈老爷子,我看枫儿的功力不在你之下。”

    “坊主,我也看出来了,枫儿此时实战经验的确欠缺了点,否则,嘿嘿,坊主,你就是接住了,恐怕……,这冰火神功果然是天下武功奇学。枫儿,你的冰火神功我看出来了,正是太极阴阳之像。”陈老爷子道。

    “不错,陈老爷子,左掌所发之冰火掌,外功为火,中心为冰,如同太极之阳鱼,阳鱼中心一点为阴。右掌所发之霜火掌,外功为阴,中心为阳,如同太极之阴鱼,中心一点为阳。可惜我现在只能单发两种掌力,师父说如果第五重练成,才能练成第三式‘冰火太极’,那时左右掌合二为一,发出的就是完整的太极阴阳道,威力可以增加数倍。”

    “还能增加数倍?以第三重的功力,一般人都接不住,如到第五重,内力增加了数倍,在此内力基础上,掌力再增加数倍,我想不出介时天下有谁能接的住。坊主,你可真是挑了一个万里挑一的女婿,真是可喜可贺啊。”陈松言道。

    “呵呵”丰如意也挺自豪。“枫儿,你这冰火掌和霜火掌太过霸道,平时临敌,如不是高手,你还是寒冰掌、烈火掌迎敌吧。武者,哪怕武功再高,也要保持一颗仁心,否则极易入魔,你可记住了?”

    “谨遵岳父教诲,枫儿记住了。”雪枫神色一凛。

    “枫儿,你现在住在哪里?”丰如意问道。

    “岳父大人,说来也巧,我恰巧住在咱家的如意客栈中。”雪枫答道。

    “呸,真不要脸,这是我家的不是你家,本姑娘的脸皮就够厚了,可你这小子的脸皮竟然比本姑娘的还厚上三尺,这近乎被你套的,本姑娘说要娶你了吗?”贝儿将“娶”字咬的特别重。“厚颜无耻致极。”

    众人看着贝儿在挪揄枫儿,而枫儿却红着脸不敢接话,心中不由得大乐,这真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啊!”这小子武功哪怕再高,恐怕也是个怕老婆的主。

    “贝儿,不可胡闹,你现在立刻带你枫儿哥哥去客栈把行李搬回来,在你房间旁边安排一间给枫儿居住,吩咐下人们将房间好好布置一下。”丰如意道:“再带枫儿好好转一转,玩一玩。

    枫儿不由得大喜,和自己喜欢的能朝夕相处,比邻而居,心中别提有多高兴了。“岳父,这……

    “岳什么岳,这什么这,还不跟本姑娘走。”说完,一转身就走。

    雪枫一看,拱手跟众人告辞,屁颠屁颠地跟了过去。

    丰如意等人不由得哄堂大笑,钱如海看着枫儿的背影说道:“少主以后前途不可限量,将来必成江湖第一人。可惜是个‘惧内的主儿’。”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许久之后,贝儿带着枫儿回到了如意坊。下人们已经将贝儿闺房边上的一间打扫干净。贝儿拿了两床被子,正在给雪枫铺炕,雪枫在旁边看着贝儿忙碌,顿觉心里一阵温暖。看着贝儿那如花的容颜、婀娜的身材,憧憬着未来,不知不觉中走了神。这时突然觉得耳朵一疼,贝儿已揪住了自己的耳朵,正用劲儿呢!“哎哎,轻点儿,疼疼。”雪枫忙叫道。

    “你这傻小子,一路偷看了我多少回,正瞄、偷瞄,你还没看够啊?”

    “哎呦,一辈子都看不够。”雪枫道。

    贝儿脸红了,手上却还在使劲儿:“等以后,我娶了你过门,让你看个够,现在不准看了。”贝儿笑着说。

    “啊!是我娶你才对。”雪枫纠正道。

    “就是我娶你,是你嫁给我,知道了吗?”贝儿手上越发使劲。

    “好好好,你娶我,你娶我!耳朵掉了!”雪枫疼的大叫。

    谁家少年不善钟情,哪家少女不善怀春?

    正是情窦初开的年龄,又是一见钟情,互相心有所属,两个人随即打闹在一起。突然枫儿一把搂住了贝儿,贝儿一声惊呼,想挣扎,却挣扎不开,于是一双粉拳雨点般落在了枫儿的胸口,小拳拳手捶你胸口。

    长那么大,还是第一次被男人拥抱。贝儿是又羞又急:“你松开”。

    “就不松,我要抱一辈子”。

    “你不要脸”。

    “我是不要脸,我要你就不要脸了。”

    “你……

    这时,丰如意接下人禀报,说两人回来了,于是过来看看房间准备怎么样了,正巧碰到这一幕。“咳咳咳”丰如意轻咳了几声。

    这两个闹的正嗨,完全没有发觉有人来了。“啊!”两人一声惊呼!枫儿连忙松手,贝儿也停止了小拳拳捶胸口的动作,两个人都羞的脸通红,双双低着头,不敢抬头看丰如意。

    “枫儿,你先在这住上个把月,我把手头的事情处理一下,也等这几场暴雪过了,我和贝儿陪你一起去山东见你父母,可好?”丰如意道。

    “小婿谨遵岳大人之命。”

    丰如意摇了摇头,笑着走了。“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对枫儿是如此,对贝儿何尝不是呢?自己这女儿从小刁蛮任性,大大咧咧,别说被一个男孩子拥抱,别的男人多看一眼,恐怕就会被她抽嘴巴,这才一天不到都抱上了,哎。这也是天注定的人吧!丰如意这样安慰自己。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