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冰雪令 第六章 无常双判皆遇险 阎罗殿内惊天变
    川陕交界的小道上,两个穿着打扮相当奇怪的人正在急匆匆地赶路。细看两人分明就是黑白无常的打扮,两个人一个一身黑衣、头戴高帽,帽上写着“天下太平”,手持一根黑色的哭丧棒;另一个一身白衣,头戴一顶白色高帽:上书“一见生财”,手持一根白色的哭丧棒。

    这大白天的,遇上两个这么打扮的人,着实能吓人一跳,这两人也不搭话,只是急匆匆的赶路。片刻间,来到一个茅屋之前,茅屋前站了一个精瘦老者。两人走到老者面前,黑无常说道:“黄泉路长无客栈。”白无常道:“望乡台高不胜寒。”两人同时道:“客官,看好脚下,该上路了。”说完两人悉悉索索各自从腰间抽出一条锁链,立刻准备上前锁拿这位老者。

    老者眼睛精光一闪,身形一动闪在一边:“且慢,为何与我过不去?”

    “离魂失心掌,郭雄,年龄:62岁。多年来,屡屡在川陕和冀鲁一带采花,糟蹋在你手里的大姑娘小媳妇不计其数。近年来,你被‘罗非花’和‘云柳山庄’柳三千重金收买,掳走不少童女,高价卖给罗非花,供其炼制修罗血刀,也用你的离魂大法掠走多少良家妇女卖给柳三千,充当妓院的妓 女!”黑无常从怀里拿出一个小本本,装模作样的念到。

    “阳间钱好还,阴间债难偿。”郭雄,多年来你作恶多端,如今阳寿已尽,该上路了。”白无常打扮的人挥了挥手中的哭丧棒。

    “郭雄,你作恶得了那么多金钱,却为了躲避江湖正派人的追杀,竟然躲在这么一个鬼地方,可真难为你了。我们兄弟查了你两年,终于找到你,今天我兄弟二人送你上路,帮你解脱,你也不必东躲西藏了。”

    “我道是谁,原来是江湖人称‘黑白无常’王缺、李过两位兄弟。有道是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我与二位和阎罗殿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两位何必苦苦相逼?至于说我的所作所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对吧?再说你们阎罗殿不是只为财才杀人吗?如今又无人出钱要我的命,两位何不放我一马,我愿出黄金一千两,买我自己一条生路,如何?”

    “郭雄,虽然阎罗殿只为财杀人,但也赏善罚恶。”说着黑无常王缺从腰间掏出一个腰牌,上写:罚恶。

    “哈哈哈,郭雄,你忘记了黑白无常在世间除了拘魂,还做一件事情吗?”说着,白无常也从腰间掏出一个腰牌,上写:赏善。“今天你是在劫难逃,你要为枉死在你手中的妇女和幼 童血债血偿。”

    “不要以为老夫怕了你们两个,老夫我纵横江湖几十年,也不是吃素的。”郭雄色厉内荏的说:“我只是给你们殿主赵长生面子,不想和你们阎罗殿撕破脸而已。”

    “哈哈,老黑,他说是给我们殿主面子,这小子,真把自己当一号人物了。”

    “老白,少废话,拿人。”黑无常王缺喝道。

    说完,黑无常手中锁链朝郭雄头上套去。

    “欺人太甚。”郭雄双掌一翻,“离魂掌”朝锁链击去。

    黑无常左手锁链,右手哭丧棒,与郭雄斗在了一起。白无常站在边上只是看着,并未动手,却也防着郭雄夺路而逃。

    黑无常身形步法相当快,约才十余个回合,郭雄有点吃不消了,跑又跑不掉。白无常正虎视着自己。只好咬紧牙关苦苦支撑,双掌上下纷飞。离魂掌用到极致,掌风中微带着一些腥甜,他把希望寄托在这一双肉掌。心中暗道:“离魂失心掌。掌风中带有迷心之毒,如果不小心吸入,会慢慢失去意识,犹如得了失心疯,任其施掌之人摆布。寻常不会武功之人,只要被郭雄轻轻一拍或被掌风扫中,就会失去神智。可是这与黑无常斗了半天,也丝毫不见他有中毒迹象。”

    郭雄愈发着急,掌掌直逼黑无常各处要害。

    “急眼了啊,郭雄,你是不是在等我中毒啊?我可以告诉你,你那毒对我不起任何作用。”黑无常一边接招一边说道。

    “吹牛,你也就是沾了兵器的光,否则你早倒下子。”

    “噢?是吗,那好,我就收了兵器,陪你玩玩。我还嫌这兵器碍手呢。”黑无常收了手,用猫戏弄耗子的眼神看着郭雄。

    “找死”。郭雄眼中光芒大盛,立刻运足十二成功力,离魂功运到极致,掌风中腥甜之息更浓,舍身攻向黑无常。可是郭雄终于发现,他的掌风根本破不了黑无常的护体罡气。

    “就这点本事?好吧,我与你对拼一掌,如何?”黑无常笑道。

    仿佛抓到救命稻草一样,郭雄当即推足内力,双掌向黑无常胸前推去。黑无常有点不屑,右手单掌一翻,迎上郭雄的双掌。双掌一接,郭雄暗叫一声“不好”,一股带着浓郁死气气息的内力奔涌而来。其劲阴柔、阴寒无比,根本抵御不住。“呼”的一声,郭雄倒飞了出去,摔在地上,口中喷出一口黑血,他自己感觉五脏六腑受伤不小。

    “冥都死气?”这功法名不虚传,果然厉害,郭雄勉强站了起来,哇,又是一口黑血吐了出来。

    “想不到你还挺识货的,竟然识得我的内功心法,好了,郭雄,你该上路了,明年的今日便是你的忌日,你放心去吧!我们兄弟会给你烧点纸钱的。”黑无常说罢,手中哭丧棒径直往郭雄头上落了过去!

    郭雄此时内力根本提不起来,只好闭眼等死。

    “且慢”,空中一声暴喝,声到人到,一个黑衣蒙面之人瞬间落在郭雄眼前,一指弹开了即将落下的哭丧棒。

    “铮”的一声,哭丧棒被弹起老高,黑无常顿觉得虎口一震,心下惊呼,好浑厚的内力,差点把这百炼精钢的哭丧棒弹飞了。

    事出突然,白无常也没反应过来。只见来人左手单手抓起郭雄,腾空而起便要走。

    “慢着”,黑白无常同时腾空,双人回手抓向黑衣蒙面之人,黑衣蒙面人右掌虚空劈出一掌,掌风劲头十足。凌空当头罩向黑白无常。黑白无常无奈,空中无法借力,只得硬接了这一掌,“轰”的一声,黑白无常双双落地,各自又退了一步才算站稳。那黑衣蒙面人却借一掌之力,单手抓着郭雄,已远远弹了出去。几个起落,已不见踪影。空中却传来“今日,我有急事儿,暂且饶过二位,二位还在外面生事,哈哈哈,恐怕此时你们阎罗殿已灭……”

    黑白无常互相看了一眼,心下各自骇然,黑衣蒙

    面人单掌能在空中将其二人震退,还能借势遁走,如此深厚的内力,还有着如此的轻功。此人是谁?谁有如此功力?

    白无常正要追击,黑无常摆了一下手:“二弟,你觉得我们两个人能是他的对手吗?”

    白无常一想也对:“虽说我们刚才没用全力,但那人在空中一掌将我们兄弟二人震退,别说取胜,就算咱们兄弟二人全力施为,估计连全身而退都不能。”

    黑无常心中一阵怅然,显然受挫不小。兄弟二人行走江湖,何时吃过这样的鳖?不禁十分沮丧。

    “大哥,我见此人功力,恐怕绝对还在殿主之上,还有,他刚才说阎罗殿已灭?”白无常疑惑的问。

    “坏了,殿主不知在何处闭关,两位判官也不在殿中,如有这样的高手偷袭,阎罗殿危险。二弟,快回总殿。”黑无常身形一动,飞奔丰都城方向,白无常紧随其后,舍命狂奔……

    二人狂奔两日余,路上亦不肯住宿和进饭馆吃饭,累了,打坐调息,饿了啃两口干粮,渴了就喝点水囊里的水。

    终于到达了丰都城郊,这才放慢了脚步。白无常李过言道:“大哥,你觉得黑衣人的话可信吗?灭了咱们阎罗殿?江湖上谁有这个势力?除非几家联合起来,可是,据我所知,几个大的势力平时都是各争各的地盘,都貌合神离,根本不可能联手对付我们。再说,即便我们殿主不在,两位判官不在,我们兄弟也不在,殿中尚有牛头马面二位使者带领上百名兄弟,一举歼灭我们,这怎么可能?”

    黑无常王缺道:“老二,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那个黑衣蒙面人你可曾听闻过?交手时能否判断出他的武学根本?他一手抓着郭雄,一掌震退我们兄弟,我们的‘冥都死气’竟然未起丝毫作用,你不觉得很震惊吗?这黑衣蒙面人甚是神秘,江湖中未曾听过,武功却深不可测,像这样的高手还有没有?如果是这样的高手带队,恐怕牛头马面兄弟是挡不住的。虽然总殿位置比较隐秘,但对方这样的高手探查到,却也不难。老二,我们速度赶回去。”

    两人加快了脚步……

    一盏茶的功夫之后,两人终于到了总殿位置所在。一座依山而建的三进三出的青瓦房,看上去并无任何特殊。两人走到门前,叩了三下铜环,同时说道:“阳间大道难走,地府黄泉易行,黑白无常归殿。”

    许久没有回应,两人心下一惊,拔墙而入。第一进的院落并无异常,只是没有人,二人心下奇怪,急忙往第二进院子奔去,一到第二进的院落,两人顿时心神惧惊。横七竖八倒了一地的阎罗殿弟子和尸体。两人大骇,急忙冲向第三进的院子,依然是一地尸体,在正房门口左右两边的,正是戴了牛头马面面具的两位使者。两人急忙上去查看:“已经死了差不多有两天了。”白无常说。

    “老二,看下伤口、伤势,看看两位使者怎么死的。我去看下其他兄弟。”黑无常回道。

    片刻,两人重新聚在一起,四目相对,尽是骇然。

    “一掌毙命?”两人不约而同的问对方。

    “不错。”两人又异口同声的回答。

    两个人就这样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许久才回过神儿来。

    “大哥,江湖中有这样的高手?黑衣蒙面人虽然厉害,面对牛头马面两位兄弟,恐怕也不能一掌击毙他们吧?我仔细查看了周围,几乎没有打斗的痕迹,两位兄弟都应是接了一掌,被对方将‘冥都死气’逼回自己体内,震碎内腑而亡”。两人脸上都隐隐有黑气,正是死在自己的‘冥都死气’之下。外面的兄弟们呢?”白无常问道。

    “也都是一掌毙命,也都是死在‘冥都死气’的内力之下,都是被反震回来,加之对方的深厚内力,一掌震碎内腑而亡。”黑无常极为惊惧的回道:“也是因为这样,根本看不出施为者的内功路数。”

    “大哥,以牛头马面兄弟的修为,‘冥都死气’是我们阎罗殿中排名第二的神功,我们兄弟二人和两位判官是殿主亲自传授,所以领悟的多些,加之修炼的时间长一些,所以功力纯厚一些。而牛头马面兄弟是两位判官亲自调教出来的,但也得到了不少殿主的指点,功力也算一流,怎么就能被一掌击毙。我实丰想不出天下有谁可以,恐怕既使殿主亲自出手也做不到,更何况,外面这百十号兄弟也没有白给的,可是偏偏就发生了,匪夷所思啊!据我所知,如今江湖中顶尖高手,最多也就是和殿主在伯仲之间,又有谁能一掌击毙牛头马面和那么多兄弟?难道不是一人所为,会不会是多人所为?”白无常疑惑的问。

    “啊?如果是几名这样的高手同时出手,倒是可以轻而易举灭了我们整个阎罗殿。但是我觉得不可能,怎么同时出现这么多此等高手?功力还犹在殿主的‘不死神功’之上,这样的人物,听都没听过。”黑无常言道。

    “真是一人所为?一人之力灭了我们总殿?天哪!这是个什么人,哪怕你我兄弟在,两位判官在,恐怕也是凶多吉少啊!即使殿主在,恐怕也只能带着我们四个全身而退吧?”白无常被吓的不轻。

    “也不至于,以我查看众位兄弟的死状来看,殿主即使不是此人的对手,也应该能接此人一二十招,殿主的‘不死神功’虽伤不了此人,但我觉得自保还是没问题的。‘不死神功’本就以防御见长,只要没被当场击杀,再重的伤都能慢慢修复回来。此人趁殿主闭关之时偷袭,恐怕也是有所顾忌。不好,此人对我殿中之秘如此了解,恐怕殿中必有内鬼。他行事如此诡秘,单趁殿主闭关时袭击,怕是和殿主交手时,泄露出武功路数吧?我想,另外我查了一下,死去的总殿兄弟是九十九名,外加牛头马面,正是101名,所以内鬼应该不是总殿之人,应该在外围。”黑无常道。

    “这就无从查起了,且不说外围弟子有多少,单是和我们接触紧密的,都知道殿主闭关,这怎么查?还有,老大,殿主在哪里闭关,还要闭多久,你知道吗?”白无常问道。

    “恐怕两位判官也不知道殿主在何处闭关,殿主出关,恐怕起码半年以上了。”黑无常回道。

    “那我们怎么办?”白无常道:“两位判官也不知道何时能回?”

    话音未落,两道人影飞逝而至。黑白无常大惊,正准备出手,定睛一看,正是阴阳判官两位兄弟,阳判崔无命、阴判崔

    无生。可是这两人狼狈不堪。阴判崔无生一身红色官服,胸前一大滩黑紫色血渍,几道爪印,深可透骨。阳判崔无命判官帽上沙翅掉了一只,脸色有点苍白,看来也是受伤不轻。

    黑白无常大惊,“阴阳双判”的功力比起他们二人来,可是又高了不少,据殿主讲,这次出关之后,就可以传授崔氏兄弟“不死神功”了。这兄弟两人的“冥都死气”已经练到极致了,可如今,阴阳双判伤成了这样。

    黑白无常两人连忙上前扶住了阴阳双判兄弟:“两位判官,你们这是怎么了?”黑无常问。

    “阎罗殿灭了!!??”阴阳双判并没回答黑无常的话:“我们兄弟二人还是没来得及赶回。”

    “灭了,总殿九十九名弟子连同牛头马面兄弟在内,共计一百零一名兄弟均被一掌毙命。”白无常惊魂不定的说。

    接着黑无常将被黑衣蒙面人单掌震退,郭雄被救走之事说了一遍。

    “你们也遇到了神秘高手?也看不出武功来历?”阳判崔无命问。

    “是的,判官,不光是我们,殿中所有兄弟也都是被反震回‘冥都死气’一掌毙命,也丝毫看不出施为者的武功来历!”黑无常回道。

    “一夜之间,怎么冒出这么多高手?”他们从哪里来的?我们也是遇到神秘高手狙杀,差点亡命,但却伤的极重!也没有看出对方来历!”阳判崔无命道。

    “不是吧!以两位判官的功力,受了如此重的伤,竟然没有看出他的武功来历?”白无常震惊莫名。

    “唉,咳咳咳”阳判吐出了一口黑血。“别说对方的武功来历,我们兄弟二人拼尽全力,接了对方不到十招,我中了一掌,无生中了一爪。后来我们兄弟二人合力拼命发出‘阴阳合判’之后,对方竟然丝毫未动。我们被震飞了十余丈,恰巧落入水中,还好我们兄弟二人水性好,加之对方对自己的一掌一爪很有自信,才未下水追杀。只是远远的说,中他神功者,如无解药,一月内必死,而且阎罗殿已灭,就暂且饶了我们兄弟,让我们多活一个月。”

    “十招不到?”黑白无常错谔的问道。

    “惭愧,准确说是八招,而其前三招还是对方有意试探,未正式发力。”阳判崔无命一脸丧气的说道。

    十招之内,重伤阴阳双判,而两位判官竟然连人家武功都摸不清。黑白无常的认知再一次被刷新。

    黑白无常两人一人一掌贴上了两位判官的后心,以内力输入。突然,一丝阴寒无比的内力反震出来,两人急忙收手,一脸骇然。

    “这?”黑白无常惊问。

    “别忙了,没用的。”对方的内力阴寒无比,不知比我们的‘冥都死气’阴寒多少倍。恐怕比起殿主的‘不死神功’还要阴寒,且更为歹毒。我们现在体内被他的真气封住了心脉,实在是化解不了。江湖中没听过这种阴寒歹毒的功力啊!”阳判说道。

    “如此阴寒歹毒,会不会是修罗门的罗非花亲自出手的?是不是‘修罗功’?咱们这几年一直在行侠仗义,坏了他们不少好事,也杀了不少他们为非所歹的外围力量。‘离魂推心掌’郭雄也是他们修罗门的外围力量,这次正被神秘人救走的。”黑无常问。

    “不像,也不可能是。第一,殿主曾经说过,‘修罗功’与我们的‘不死神功’、‘冥都死气’都属于阴寒之类的内功,阴寒在伯仲之间,只是多了几分歹毒,而与我们交手的人,内力之阴寒,胜过我们十倍。所以不可能是‘修罗功’。第二,以罗非花的实力,如果以修罗血刀对付我们兄弟,虽说我们必死,但怎么也能撑过二三十招,可是如果仅以修罗掌对我们兄弟,我们兄弟拼了命,怎么着也能苦撑到三五十招,可是实打实地说,我们兄弟实际只接了五招,就这样狼狈了。所以不可能是他。”阳判说道。

    “也是,别说两位判官,就是我们兄弟,拼着一死,也能接个二十招,罗非花武功虽深不可测,也就和殿主旗鼓相当,最多比殿主高个半筹,殿主曾说过。我们四人和殿主对练,基本都能接个四五十招。你说的对,不应该是他。可是如此阴寒的功力,江湖上还有谁?”黑无常道:“另外,殿主在哪里闭关两位可知道?两位的伤势,恐怕只有殿主的‘不死神功’能化解了!”黑无常一脸愁容。

    “殿主在哪闭关,我们也不知道,只知道出关可能在七个月以后,这伤,恐怕殿主也无能为力!”阴判说道。

    阴判终于缓了过来,胸口的爪伤还在隐隐的冒血,伤口根本融合不了。

    “对了,我想到一人或许能救,‘三绝医圣’雪大侠。据说他的岐黄医道已至巅峰,或许我们可以一试。”白无常突然叫道。

    “‘三绝医圣’雪晴雪大侠?”阳判说道:“对啊,雪大侠与咱们殿主有几分交集,应该会出手相救了。如果连雪大侠都无能为力,我们兄弟也认命了。咱们这就动身。”

    “阳判且慢,我们不能从正门再出去,也不能这样去,我相信他们肯定会追杀我们,说不定已在赶来的路上。我们从殿中秘道出去,在秘道中,我们易容化妆成平民百姓。另外,让老二雇个马车,我看阳判兄弟不能再用内力奔波了,此去山东,至少需要半个月,两位伤势极重,在车中也好静养。”黑无常急忙说道。

    “好,就听无缺兄弟的,可是这么多死去的兄弟的尸体怎么办?”阳判问。

    “我们没有时间来埋葬这些兄弟了。一把火烧了吧!”黑无常泪光闪烁。

    四人均眼含热泪,点了一下头。

    黑白无常兄弟一阵忙活,将所有死去的兄弟尸体搬进了大殿,拿出了硝石火引和灯油,点了火,火苗腾空而起。

    四人热泪如雨,“莫道男儿心如铁,只是未到伤心处”。那么多朝夕相处的兄弟,眼看着化为灰烬,心中的痛楚可想而知。对于阴阳双判而言,牛头马面就是兄弟也是徒弟,心中的难过可想而知。

    “两位判官,该走了。”黑无常道。

    转身在殿中的阎王像上的左眼一点,墙边移开一个洞口,四人转头再看了一眼。满脸全是泪痕,低身弯腰钻进去……。“吱吱”洞口砖墙恢复如初。

    半天之后,丰都城郊,一个中年打扮的赶车人赶着马车,向山东方向驶去,车中两位老人,还有一位中年人……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