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冰雪令 第八章 如意飞鸽称老辣 银狐艺高显智慧
    入夜,三个人从不同之处前后向大漠方向骑着马疾奔,但三人均不可能抵达大漠了。每个人都是只见剑光一闪,胸口之处,均是一个梅花状的洞,全部殒命。身上的信件,物品全部被搜走。

    在如意坊左边的山顶树林处,有两只信鸽正在飞往大漠方向。一个黑衣之人,看着两只鸽子,双手一扬,两枚牛尾针以来不及眨眼的速度,射向两只信鸽,信鸽一头栽在地上。黑衣之人,将信筒取下、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也就是此刻,如意坊正北方向,一只信鸽振翅高飞,往边城小镇疾飞而去……

    丰如意果然料事如神,江湖老辣。

    几天后,飞鹰堡飞鹰总堂中,聚集了好多人,显然是黑鹰胡立和苍狼范刚之死的消息传了回来。

    “太过份了,不但杀了苍狼手下的‘塞北双雄’,现在连黑鹰堂主胡立和苍狼堂主范刚也杀了,如意坊也太欺负人了。堡主,你就下令吧!全堡兄弟即刻出发木河城,灭了他们如意坊,为两位堂主报仇。”一群人叫嚣。

    “是啊!堡主,您老下命令吧!我们誓死为两位堂主报仇。”“堡主,您下命令吧!”就属黑鹰堂、苍狼堂两堂兄弟叫的最凶。

    “够了。”一声极其悦耳的声音响起。银狐欧阳媚儿发话了:“灭了如意坊?你们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全部都安静。从现在起,谁再敢发出声音,我割了他的舌头。”

    众人顿时禁若寒蝉,没有一个人再敢发出一点声音,谁都知道银狐不好惹,这小娘子翻脸比翻书都快。身为飞鹰堡三大高手之首,凶名已久,别说他们,就是胡立和范刚也经常被她损的跟孙子一样,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个。据说,这小娘子武功极高,比胡立高出不知多少,可能与堡主也不差多少,是因堡主偶然间救了她一次,她感念铁向北的救命之因,这才投身在飞鹰堡旗下,领一堂主之职。否则以这娘子的武功、心机和手腕足以独立门户,她一发话,谁还敢多一句嘴?

    “媚儿,这件事情你怎么看?”铁向北问。

    “堡主,我觉得此事没有那么简单。胡大哥和范二哥都是一流好手,要想同时击毙他们二人,恐怕仅仅靠陈松等三人是不可能做到的。那么,只有一种情况,丰如意和他们三人同时参与方能办得到。如果是这样的话,第一,丰如意作为江湖一派宗师,会不会不顾名声和身份,亲自出手?第二,我们飞鹰堡和他们如意坊虽谈不上什么深厚的交情,但也没什么新仇旧怨,更没有很大的利益之争。如果他们杀了胡大哥和范二哥,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势必会遭受我们不惜一切代价的报复,如意坊承受的起吗?我想丰如意这江湖老手不会想不到吧?所以我认为不太可能是如意坊的人所为,但是在木河城,能一次击杀胡大哥和范二哥的人,媚儿也实在想不出还有谁?哪怕放眼整个江湖,除了各派宗主,又有谁能做到?即使是各派宗主亲自动手,也恐非易事吧?加之我们飞鹰堡的势力和堡主您的盛名,谁会冒这么大的风险,去做这件事呢?再说,我们飞鹰堡也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仇家。二来,即使有也没有能一次击杀范二哥和胡大哥这种高手的仇家吧?所以,媚儿认为此事迷团重重,事情没弄清楚之前,我们不宜轻举妄动。但是无论如何,胡、范二人都是死在如意坊的地盘上,于情于理,丰如意总要给我们一个说法交待吧!”欧阳媚儿果然不愧是银狐,其智近妖,说的丝丝如扣。

    “嗯,不错,媚儿你说的很有道理,此事的确急不得,须从长计议。”铁向北连连称道。

    “堡主,难道两位堂主的仇就不报了?银狐堂主站着说话不腰疼,死的又不是她银狐堂的人,什么不可轻举妄动,恐怕银狐堂主是被胡、范二位堂主之死吓着了吧?”有人喊到。

    众人一看,正是胡立的最得力下属,人称“铁臂弯刀”木坤,一手刀法倒也是纯熟之极,武功怕是和苍狼范刚伯仲之间。“你们银狐堂怕了,我们不怕,我们誓必要为二位堂主报仇。”

    “对对对,报仇。”众人一看有了撑腰的,又纷纷嚷了起来。

    铁臂弯刀木坤一看那么多人支持自己,胆子又壮了几分,“堡主,如果我们没有一点行动,恐怕传出去会被江湖中嗤笑,您不可听银狐堂主的,一是银狐堂主虽然武功高,但

    年纪不大,而且哪怕是武功再高,但毕竟是个女人,女人嘛头发长,见……”

    “识”字还未来得及说出口,木坤只见眼前一花,“啪啪”两记耳光硬生生的抽在自己的左右脸上,顿时觉得眼冒金星,火辣辣地疼。没等疼完,一条修长的腿已经瞬间踹在了自己的胸前。“呯”一声,木坤倒着飞了出去,摔在了三丈开外,四仰八叉,狼狈到家了。银狐出手了。

    木坤又惊又羞又怒,脸涨得通红,双眼瞪着银狐欧阳媚儿,右手按上了自己的弯刀。

    “这堂里有你说话的份儿吗?木坤,你胆子不小,敢对我出言不逊,没大没小,不要拔你的那把破刀,你要是敢拔,,姑奶奶让你的‘铁臂弯刀’变成‘无臂弯刀’。”银狐淡淡的说道。

    众人一见此情景,都惊呆了,这是他们第一次见到银狐出手,本来他们身为黑鹰、苍狼两堂的弟子,却屈居银狐堂之下而忿忿不平,总觉得银狐武功虽高也不可能高过自己的堂主,只是沾了自己是女人的光而已。如今一看银狐出手,方知绝非如此,顿时大气都不敢喘。

    铁臂弯刀木坤,虽然恼羞成怒,但却真没有拔刀的勇气,刚才的两掌一腿,其实,就已令他胆寒了,他连银狐是怎么出手的都没看清。如果银狐用上内力,恐怕自己不死也会重伤。这两掌一腿别说自己,恐怕就是自己的老大胡立复生也未必全部能接住。现在手虽在刀柄上,却真没有勇气拔出来。有道是卷刀难入鞘,他这是“卷刀难出鞘”,一时间在原地坐着,竟然都忘了先站起来,也许是不敢站起来。

    “好了!木坤,你先站起来。”铁向北威严的声音传来,木坤如奉大赦,连忙站了起来。“木坤你胆子不小,敢和银狐堂主如此放肆,都说黑鹰堂的兄弟平时多有嚣张,我本不信,但今天,看到你如此,我便相信了,如此没上没下,你可知错?”

    “属下知错,望堡主宽恕。”木坤不敢正眼看铁向北,说完,倒也识趣,转身走向银狐,一弯腰,双手一抱拳:“请银狐堂主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属下一次。”态度倒也算诚恳。

    “好了,念你也是为胡大哥报仇心切,我不与你计较,我与胡大哥交情匪浅,也想为他报仇,但是报仇要用脑子,而不只是靠武力!你可明白?”银狐欧阳媚儿用不屑的语气说道。

    “是,属下明白了。”木坤恭敬的答道。

    这一下出手震住了整个大厅里的人。银狐果然盛名无虚。

    “媚儿,你看现在这事怎么办?”铁向北问。

    “首先是处理胡大哥和范二哥的后事吧!估计他们的遗体可能都被丰如意安葬了,如果这样,入土为安,也不要千里迢迢的运回大漠了。胡大哥也无家眷,孤身一人。范二哥倒是有不少女人,可是并无子女,这些女人也没有一个是明媒正娶的,虽是这样,给她们每人发五百两银子安身,愿意走的我们也不必强留,不愿意走的,堡主兄弟有看上的,就带走吧!对她们来说也是个依靠,她们也都是苦命之人。”欧阳媚儿此刻尽显大家范。

    铁向北一点头:“就这么办,如此安排甚为妥当。”

    大厅里的黑鹰堂和苍狼堂的几个头目一听也觉得挺好,大漠里的女人多缺啊!尤其是范刚那几房小妾,个个可是水灵灵的大美人。听欧阳媚儿这么一安排,顿时对她多出了几分好感。

    众人正在商量中,吵吵嚷嚷成一团。

    此时,有一名弟子飞奔而来,进厅走到铁向北座前,单膝一跪:“禀堡主,门口有自称如意坊的人带来如意亲笔书信一封。”

    “哦?”铁向北和欧阳媚儿互相看了一眼,彼此点了点头。

    “大家安静!”铁向北喝道:“让如意坊的人进来。”

    一个很寻常打扮的人走了进来,走到铁向北面前,双手抱拳:“见过铁堡主和欧阳堂主。我接到丰坊主飞鸽传书一封,上写您老人家亲启。在下不敢耽误,立刻给您老送了过来。”

    木坤走向前,接过书信,递给了当中端坐的铁向北。

    铁向北接过书信,当即拆了就看了起来。

    看完脸色大惊失色。众人一时不明所以,都好奇的看着铁向北。

    铁向北又看了一遍,脸色由大惊变成了凝重,然后将信交给了欧

    阳媚儿,欧阳媚儿看了之后也是脸色大变,显然是吃惊过度。

    “媚儿,你怎么看?”铁向北焦急的问道。

    “除了各堂的管事之外,余下的兄弟暂且退了吧!”欧阳媚儿挥了挥手。

    刹那间,整个大厅也就剩下七八个人,欧阳媚儿把信递给了木坤,说道:“你们几个也一起看下吧!”

    木坤好奇的接过信,和几个人凑在一起观看起来。

    “这不可能吧?”这几人同时惊呼!”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几个人也都是脸色苍白。

    “欧阳堂主,你觉得丰如意所说之事,有几分可信?”木坤问道。铁向北和一众兄弟齐刷刷地看着她。银狐其智近妖,大家都等着她拿主意呢!

    “堡主,众位兄弟,我看此信没有问题,应该不是假的。信中说,为防有毁尸灭迹之嫌疑,丰如意已将胡、范二位大哥的遗体放入冰窖之中,以备我们查验。那么一剑六出的伤痕便不会说慌。我想,如果在伤口上做手脚,必然瞒不过我们,而这种处理方式,也在间接的告诉我们,杀死胡、范两位大哥的神秘高手的确存在。那样霸道凌厉的剑招,丰如意自己也做不到。诚如丰如意自己所说,两个神秘高手的实力在他本人之上。所以,此信完全无假。”欧阳媚儿边说边分析:“两名神秘高手狙杀胡、范两位兄弟,其实就是想栽脏嫁祸给如意坊,意欲让我们两家死拼,用心着实歹毒。”欧阳阳媚儿婉婉道来。

    “说的对,理是这么个理,可是我对有那么两名神秘用剑高手还是有点怀疑,江湖中没有听过有这样的高手啊!按丰如意信中描述来看,这两人的武功似乎还在他和我之上,你们可曾听过江湖中有这样的存在?”铁向北疑惑的问。

    “没听说过,并不代表没有,我相信丰如意作为一代宗主,不会轻易撒谎并承认自己技不如人,自古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要让学武之人承认自己技不如人,是有多难?更何况,已经名扬天下,纵横关外十多年的一派宗主丰如意?”欧阳媚儿一番话说得铁向北连连点头。

    “另外,据可靠消息,阎罗殿已遭灭门,除殿主闭关躲过一劫,阴阳双判重伤,整个总殿鸡犬不留,黑白无常外出侥幸逃过。堡主你可以想想,一举灭掉阎罗殿,恐怕你和丰如意联合都未必能做到吧?这种高手也未曾听过,但却真真正正的出现了。所以,没听过的,未必就不存在,江湖上藏龙卧虎,出几个乱世高手也不奇怪。”

    “什么?阎罗殿被灭门?”这个消息把铁向北、木坤等人惊的张大了嘴巴!脸上一幅怀疑的神情。

    “堡主,不必怀疑,此事千真万确,我已经核实过了,我有一种预感,这是一股神秘的势力,武功之高闻所未闻,也不知道他们的动机和目的是什么?以这股势力的实力来看,远非我们任何一家宗派所能抗衡,这也是我前面阻止木坤兄弟贸然前去如意坊报复的原因。这股势力第一次出现,就灭了我们各宗派实力几乎第一的阎罗殿,接下来他们会干什么,他们是谁,我们一无所知。原先不知道这股势力是敌是友,所以我才阻止众兄弟的贸然行动。如今,胡、范两位大哥业已遭害,便证明了是敌非友,我想以我们的实力万万不能抗衡,所以希望堡主能迅速联合丰如意,合二为一,以应万变。”银狐思路异常清晰,眼光绝对深远。

    “媚儿,你说,这种神秘高手既然已经对胡立和范刚下手,会不会对我们总舵下手?毕竟阎罗殿是个先例!”铁向北不无担心的问。

    “将来不排除这种可能,但是我觉得暂时不太会对我们总舵下手。他们虽然一举歼灭了阎罗殿,但是都是攻其不备,分而歼之的策略。神秘人武功虽然高强,但是各派宗主也并非没有一战之力。面对一门连宗主在内的几大高手,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对付,所以我觉得我们一是加强防备,重点是尽量减少单独外出即可。然后迅速联络丰如意等,结成同盟,共同抵御这股神秘的势力。”欧阳媚儿俏脸也是颇为凝重的说道。

    “很好,就依你所言,我这就手写书信,一是交于丰如意手下之人,二是飞鸽传书至我们木河城的联络处,说我们愿与如意坊结成同盟。木坤,此事你亲自办。”

    “是,堡主。”属下即办。木坤答道。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