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冰雪令 第九章 思儿多年终有讯 雪晴妙手施回春
    山东仁和堂总堂后院,一位年约五旬不到,一身白衣甚是儒雅的男人手持一封书信,急匆匆的奔向后堂内,一边快走一边喊道“夫人,夫人,快快,有枫儿的消息了!”

    后堂奔出一位雍容华贵、气质出众的中年美妇:“晴哥,你说什么?有枫儿的消息了?”中年美妇也是颇为激动。这二人正是“三绝医圣”雪晴和夫人冰姬。

    “夫人,是的,刚接到如意坊丰如意的飞鸽传书,说枫儿学艺出山后,现在正在如意坊。而且丰如意当年和我们订下的两家婚约都兑现了,咱们枫儿和他家的贝儿已经成了一对,枫儿都改口叫他岳父了。”雪晴高兴的说道。

    “真的?”冰姬喜极而泣:“十三年了,终于有枫儿的消息了。”

    “是啊!”雪晴眼中也是泪光闪烁。“夫人,书信在这,你看看。”雪晴将书信递了过去。

    冰姬接过书信仔细的看了起来,足足看了三遍。“晴哥,信中说咱们枫儿一表人才,玉树临风,已经是个风度翩翩,丰神俊朗的少年了。十三年了,他被带走的时候才三岁,我日夜思念,恨不得立刻见到咱们的儿子。”冰姬眼中大颗泪珠滚落。

    “是啊,十三年了,枫儿长成什么样子了,你我也只能在梦中想像,如今枫儿已经下山了,我也非常期待能马上见到咱们的儿子。有道是儿随母,女随父,估计枫儿可能会长得和你更像,肯定是个美少年。”雪晴连忙安慰冰姬,“丰如意说一个月内,会和枫儿和他的女儿贝儿一起来,这下好了,不但儿子回来了,还直接把儿媳妇带回来了。”

    “这小子,竟然自己还没见过父母,就自己把亲事定下了,连岳父都叫上了,我看这小子的脸皮比起当年的你,有过之而无不及啊!”冰姬破涕为笑。

    “自作主张倒也谈不上,毕竟我们和丰如意早有约定。可是未见父母,连岳父都叫上了,这恐怕还真有点我的风范。咳咳咳,这也算是雪家的优良传统了。”雪晴哈哈大笑。

    “晴哥,信中说枫儿武功初成阶段,功力竟然不在丰如意之下,那岂不是和你也在伯仲之间了?小小的年纪,会有那么厉害吗?这如果能再进一步,岂不是无敌天下,纵横江湖?”冰姬惊讶的问道。

    “此事应该不会错,枫儿的师父乃是天下奇人,至今应当差不多百岁高龄左右了,我虽号称天下十大高手,恐怕在枫儿师父手下也撑不过十招吧。所以十三年的时间,他能把枫儿调教出来,我一点都不意外。但是无敌天下,纵横江湖,古往今来,又有几人能做到?据枫儿的师父说,武功在他之上的,江湖中也是有人存在的”雪晴言道。

    冰姬睁大了眼睛。

    “的确是这样,枫儿的师父内力恐怕已在百年以上了。能接十招已是全力了,正是因为如此,又加之他非常喜欢枫儿,不想一身所学无人传承,几次肯请,我这才同意将枫儿交给他带走,至于武功在他之上的人,据枫儿师父自己讲,也高不了多少,真要分出胜负,起码也要几百招开外。枫儿师父和几位避世不出的老怪物,早已远离江湖,不问世事。不过,最近江湖中出现一股神秘势力,有几名神秘高手,武功也可能远在我之上。夫人,你再看这封信。”雪晴将丰如意的另一封信递了过去。

    冰姬接过信,看了几眼脸色大变。

    “晴哥,这会是真的吗?黑鹰胡立、苍狼范刚都是一流好手,几招之内就被格杀?阎罗殿全殿被灭门?‘阴阳双判’重伤逃亡?这是些什么人?怎么能有如此高的武功?”冰姬慌忙问道。

    “事情应该是真的,丰如意对这些人的来历,也是一无所知,他已飞鸽传书给大漠太保,寻求联合御敌,同时书信我们要我们注意防范。”雪晴道。

    “晴哥,如果对方有这样的高手,我们再防范有什么用?如果连你都不是对手,整个仁和堂还有谁能抵御?另外,对方既已现身木河城,枫儿在如意坊会不会有危险?我们要不要立刻动手前往关外,与枫儿他们会合?”冰姬担心地问道。

    “对方虽有这样的高手,但数量绝不可能太多。阎罗殿被灭和胡、范二人之死,相隔时间不长,这说明是两批高手所为,他们不可能短时间赶到山东地面,我们严加防范,是要防备还有其爪牙,总是小心点好。枫儿那边,我想短期内未必有事,其一,丰如意在木河城经营多年,手下约有几百人,身手都还不错。陈松、钱如海、孙无涯也是一等一的高手,丰如意自不必说。枫儿一身所学,一战之力或是自保应是没有问题。其二,据我所知,枫儿所习之内功,是其师父后期悟出的绝世武功心法,比他自己修习的内功还要精妙,所以我觉得,神秘势力偷袭或许可以奏效,如全面进攻,我想对方一时不太可能这样做,反倒是我们这边倒要严防其爪牙偷袭。神秘人武功之高,耸人听闻,其爪牙想必也绝非庸手,我们须小心,不给对方可乘之机才是。”雪晴不愧是“三绝医圣”,分析的入木三分。

    “晴哥,你打算怎么做?”冰姬问道。

    “即刻调二老回总堂,并将分号堂中高手全部调往总堂,将力量集中,不给神秘势力可乘之机。第二,减少外出就诊,以免被半路伏击。第三,总堂内堂诊一个月内全部免费,一是枫儿有消息值得庆贺,二也是让更多病人尽量来堂诊,以减免外出。”雪晴言道。

    雪晴一番安排颇为合理,“冰姬,为防万

    一,你珍藏的天才地宝和极品成药悉数打包好。另外,从此刻起,你的闪电紫金貂和百花乌金蛇,须一直不离身,你珍若性命的‘穿云隼’也必须在你十丈范围内的树上隐藏,这三个小家伙自小吃了多少奇珍异草和天才地宝,浑身坚逾精刚,寻常刀剑和内力根本伤不到他们,尤其小紫和小花一身剧毒,如无你的解药,基本上是凶多吉少。小云的一双利爪和尖嘴也能裂金碎石,速度其快。其遇到绝顶高手之时,这三个小家伙足以让他手忙脚乱,也堪当奇兵。”

    “好的,晴哥,小紫和小花我随身就是,小云还是跟着你吧!不易察觉,这样我才放心。”冰姬回道。

    “行,那就这样安排。”雪晴转身去安排了。

    这几天来,仁和堂所在,真的是热闹,堂诊免费,汤药费减半,一时间,无论是寻常百姓或是江湖中人络绎不绝前来诊病,这日又是忙了一整天,直到傍晚时分,才算忙好。雪晴冰姬和三奇四怪二老正打算吃晚饭,桌上热气腾腾的几样小菜甚为精致,“溜肝尖”、“八宝乳鸽”、“软炸里脊”、“油焖大虾”、“清炒白菜心,看上去真的是令人食指大动。

    四人坐定,不死老人许三奇夹了一块溜肝尖放入嘴中嚼了起来,大赞:“什么山珍海味也不及这溜肝尖来得爽嫩,我就是好这一口。”说完又连着夹了几块,这才放下筷子道:“堂主,你说这些神秘人真有这么厉害?搞得我们如临大敌似的,我和不老怪几天没出去猎野味了,憋的真难受。”

    “是啊!我憋的也是难受之极。”另一个白发老者道。

    “许老、不老,小心行得万年船,胡、范二人也算一流高手,“阴阳双判”几乎挤身顶尖高手之列,一对殒命,一对重伤,真的不能掉以轻心啊!。”雪晴语重心长地说。

    “也是啊!胡、范二人倒也没什么,能重伤‘阴阳双判’的确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这样的高手,哪怕我和石老怪遇到,可能也好不到哪里去。这什么时候江湖中有这样的高手存在了?”

    话音未落,管家匆匆来报:“堂主,门口一辆马车,车中四人,两人重伤,两人无事,自称是‘阴阳双判’和黑白无常求见堂主。”

    “什么?”四人大惊,全部站了起来:“快请。”雪晴忙道。一使眼色,二老双双迎了出去。

    一会儿,二老和黑白无常扶着重伤“阴阳双判”走了进来。

    “阎罗殿属下崔无命、崔无生、王缺、李过见过雪大侠。”阴阳双判挣扎着向雪晴行了礼。

    “别客气,快坐下,我先看下两位崔兄的伤势。”雪晴连忙制止四人。

    阴判崔无生伤的极重,除了内伤,胸前还中了一爪,几乎见骨。阳判的内伤怕也不轻。雪晴从怀中掏出一个玉瓶,倒出两粒晶莹如玉的药丸,说道:“两位,这是拙荆秘制的‘百花雪玉丸’快服下。”

    阴阳双判赶忙接过服下,此药丸一入嘴,即刻化作一股温和带点清凉的汁液顺着喉咙自行滑落下去。二人顿觉精神一振,被封住的心脉隐隐有松动之像。脸色也立刻有了点血色。

    雪晴仔细的打量了两位脸色之后,倒吸一口凉气。“好阴寒的内力,好深厚的内力,以两位的修为来看,恐怕重伤二位的那人功力应在百年左右。”

    “不错,我们兄弟远非其敌,表面上我兄弟二人施尽全力接了八招,实际上前三招,对方只守未攻,也就接了五招,我兄弟就成了这个样子。对方可能还没全力而为,如果全力而为,我兄弟恐怕连三招都够呛。”阳判垂头丧气的说道。

    “什么?”这下,雪晴连同二老吃惊不小,五招将“阴阳双判”打成重伤,目前江湖中应无人能办得到,惶论三招了。”虽知道,“阴阳双判”不敌神秘人,哪里知道竟有如此差距,一时吃惊不小。

    “两位崔兄,我且为两位把下脉。”雪晴道。

    崔无生和崔无命闻言互相看了一眼,示意对方先。

    “你们两个一起,左右手均可。”雪晴看出两个情深意重。阴阳双判和黑白无常闻言俱惊。同时为两人把脉,且左右手均可,暗道:“三绝医圣”果然是圣名不虚,但这一手把脉,天下就没几人能做到。崔氏兄弟各自伸出了自己的手。雪晴左右开弓,双手分别搭在二人的脉上。

    刚一搭上,雪晴的眉头一皱,黑白无常大惊,齐声说道:“望雪大侠全力救治两位兄弟,自此,我兄弟愿为雪大侠赴汤蹈火,甘听驱使。”

    雪晴点了下头,眼神示意两人别慌,又闭上眼仔细地把起脉来。

    良久,雪晴缓缓睁了眼,道:“好凶险啊!两位再晚到三五天,恐怕我就无能为力了。”

    崔无生和崔无命一听,刚有点血色的脸,终于有了点欢颜。黑白无常一听,两人齐齐往地上一跪:“请雪大侠即刻救治两位兄弟,大恩不言谢,受我兄弟一拜。”

    黑白无常果然是重情义的江湖侠义之士。

    雪晴凌空一挥手,一股柔和温暖的内力托起了黑白无常:“两位不必多礼,都是江湖中人,何况与你们赵长生殿主交情也算不错。”

    黑白无常顿时觉得这股内力至纯、至柔。临身之后,一扫连日的疲惫,舒服极了。当下心想:医圣之名,果然不虚,连内力都如此神奇。

    “许老,麻烦你将你看家的‘百草百虫续命汤’煎两服来,另外,用向阳花

    瓣,加百草灰,与虎骨粉调合之后,敷在崔兄胸前伤口之上,然后用热蜡油在外敷一层。”

    许三奇领命而去。

    “夫人,把我金针取来。”

    冰姬转向后堂,一会捧了一个精致的小盒子出来。雪晴打开了小盒子,赫然是一百零捌枚金针,其中五十四枚金针上针尾是太极阴鱼造型、五十四枚是太极阳鱼造型。阴鱼中有一白点,阳鱼中有一黑点,做工甚为精美。

    “阴判兄弟伤的较重,我为你施针,请崔兄盘腿坐好!无命兄弟伤的没那么严重不必施针,喝了许老的汤药就能恢复。”雪晴言道。

    崔无生闻言,连忙坐好,打算脱掉上衣。雪晴的摆手说,“不必脱衣服,崔兄请闭眼休息就好。”

    闻言,崔无生闭上了眼,席地而坐。

    雪晴左手抓起五十四枚阳针,右手抓起五十四枚阴针,如天女撒花,或三针一插,或五针一插,双手交替。“游龙梅花续命针”针法施出,把崔无命和黑白无常看了个目瞪口呆。一出手,同时插三个穴道、五个穴道,这种针法,闻所未闻,看的是眼花缭乱,啧啧称奇。

    一会儿工夫,一百零七枚全部插在崔无生的上半身,认穴之准、施针之快,叹为观止。雪晴说:“伸出左手中指。”

    崔无生依言伸出左手中指,最后一针落在其左手指,一百零八针施完之后,崔无生顿觉被封住的心脉正在缓缓解封,胸中那股极阴极寒的内劲一下被削弱了好多,舒服多了。胸前的伤口也丝丝的麻痒起来……

    约过了盏茶时光,雪晴说:“崔兄,我要起针了,你可以运动内力了,用你的内力逼你体内的阴寒之劲通向左手中指。”

    “好的。”崔无生闻言,连忙准备。

    “起”雪晴大喝一声。双手虚空一摄,崔无生上半身的一百零七针瞬间被凌空拔出,稳稳地落在雪晴手中,左手里五十四枚阳针,右手里五十三枚阴针,只留下一枚阴针还在崔无生的右手中指。“崔兄准备好了吗?”

    崔无生一点头。雪晴两指虚空一捏,留在崔无生中指的最后一枚阴针也凌空飞入雪晴手中。

    崔无生身体微微颤抖,正在运功将体内的阴寒之劲道向左手中指,而中指扎针之处,黑血正在丝丝流出,落在地上,而地上的黑血迅速结成一层白霜,好阴寒的内劲,崔无生拼命的催动着内力,逼着那股阴寒之劲,但是施为者的内力实在浑厚,崔无生重伤之下,内力大损,逼的十分吃力。

    雪晴见状,右掌轻轻贴在了崔无生的后背上。“玄黄神功”内力运起,一股柔和的内力缓缓输入至崔无生体内。

    崔无生顿时觉得如沐在春天的暖阳,舒服至极,连忙将这股内力与自己的内力混合,逼向那股阴寒之劲。

    半柱香的时间过去了,地上已有一滩黑血,中指终于不再流出黑血了。雪晴一收手,说到:“成了。”

    此刻,崔无生脸色完全恢复了血色,内伤已好了七七八八。这时,许三奇也端着两碗煎好的药和一包调好的药,还有一支蜡烛走了过来。

    “两位崔兄,快将药趁热服下,这是许老的‘百草百虫续命汤’,是用百种珍贵的药草,混合百种珍贵的稀缺虫材精心研制而成的。”不管你的内力受损多么厉害,服用之后三天内绝对能恢复如初。”雪晴说道。

    阴阳双判闻言,精神一振,双双向许三奇拱手弯腰施礼,齐声道:“多谢许老,大恩不言谢。”然后接过汤药,一口气喝了下去。

    许三奇说:“放心吧!三天之后,两位就能恢复了。这汤药的材料极为难得,我一年最多能调配十付,两位功力深厚,也许不用三天,两天内应该完全恢复。”边说,又拿过调好的药汁:“崔兄,请平躺,解开衣服,老夫为你敷药。”

    崔无生闻言连忙说:“谢过许老。”依言解开衣服,平躺在地上。许三奇掏出一个碧玉制成的小铲,小心翼翼的将药敷在崔无生胸前的伤口处。敷了厚厚的一层,然后点燃蜡烛,将蜡烛油轻轻地滴在药汁之上,将药汁完全覆盖。待蜡油冷却之后,许三奇起身道:“崔兄弟,你可以起来了,和另一位崔兄弟一起调息片刻,将药效充分发挥。”

    阴阳双判兄弟闻言,连忙坐在地上,调息起来。两兄弟一运内力,和药力融合,方知妙处。丹田之内,热流滚滚,内力在迅速恢复,如长江之水,滔滔不绝,自行修复受损的心脉和经脉,又如春雨般滋润着每一条经脉,连同以前受过暗伤的一些经脉都修复如初。

    约盏茶功夫,阴阳双判兄弟调息完毕,双双站起身来,一身功力业已恢复了八九成,欣喜之余向着雪晴、许三奇单膝一跪,双手抱拳:“多谢雪大侠再造之恩,我兄弟不胜感激……

    未等两兄弟说完,雪晴和许三奇连忙扶起了跪在地上的崔氏兄弟:“大家都是江湖中人,两位崔兄不必多礼,救死扶伤医者本份,更何况,阎罗殿与仁和堂一向素有交情,千万别这么见外。”雪晴说:“四位,连日奔波,一定是风餐露宿,到现在想必也饿了吧,我立刻吩咐弄一桌饭席,我们边吃边聊可好?”

    “还等你吩咐,等做好,我想四位兄弟早饿死了,我早吩咐下去了,现在都做好了,开席吧!”冰姬笑道。一挥手,仆人们立刻将原先的菜撤了下去,七七八八上了一桌子菜,真的丰盛。雪晴邀请大家落坐。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都市最强弃少〕〔重生之明星奶爸〕〔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我的巨星老婆〕〔只是对你一见钟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