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冰雪令 第十章 不出所料遭夜袭 三奇四怪拼强敌
    阴阳双判、黑白无常多日来狼狈至极,应该是好久没有吃过这样的大餐了,于是也没客气,狼吞虎咽起来。

    一阵风卷残云之后,雪晴看四人基本已酒足饭饱之后,放下筷子,问道:“崔兄,可将所遇之人说一下?那么高的武功和近百年的内力,实在未所未闻,重伤两位的那人是什么样子?”

    “说来也惭愧,那人黑衣蒙面于半路截下我们兄弟,我们根本没看到那人的样貌,后来我在第五招时,胸前中了一爪,又勉强抵挡了两招,眼看就支撑不下去,我们兄弟只好舍命,合力发出‘阴阳合判’,希望临死之前也能多少伤他一点,可是没想到的是,那黑衣人不但爪功了得,掌力又是雄厚。掌力一相碰,我兄弟俩倒飞出去十余丈,跌入水中,在我们倒飞的一刹那,电光火石的片刻,那神秘人遥遥一掌印在无命的前胸,还好倒飞卸去了不少力,无命受伤才比我轻一些。后来我和无命双双落水。对方对自己武功极为自信,觉得我们每人都中了一爪一掌,应该必死无疑,所以并未下水追杀。虽然没看清此人的面貌,但从声音来判断,这神秘人应是一位老者,岁数恐怕应在七八十岁左右,而且内力极为阴寒歹毒。我们兄弟的‘冥都死气’虽也是阴寒的路子,但比其此人内功的阴寒不知差了多少倍。哪怕是赵长生殿主的‘不死神功’与之相较,阴寒之力也相去甚远。而且不光阴寒,还相当歹毒,我们兄弟中招之后,如坠冰河,不但心脉被封,连血液几乎也被冰封,其流动速度几乎比平时慢了三分之一,勉强运功抵抗,才支撑到见到雪大侠,如不是雪大侠出手相救,我们兄弟早已是强弩之末,真的支撑不了两天了。”崔无生此刻恢复的差不多了,接过雪晴的话说道。

    “七八十岁的老者?如此阴寒的内力?江湖中未曾听说啊!如你所说,这老者的功力已到登峰造极的地步了,恐怕赵殿主在也远非其敌啊!纵使我与赵殿主联手,恐怕亦相去甚远。如江湖中真出现这么一位高手,看来一番腥风血雨势不可挡了,一场江湖浩劫在所难免!”雪晴忧心的说道。

    “不错,雪大侠,我整个阎罗殿一百零一名精英可能也是死在此人手下,估计神秘人打了个时间差。殿中所有弟子,包括牛头马面兄弟都是被一掌毙命,均是被反震回他们自己的‘冥都死气’,震碎心脉而亡。”黑无常接过雪晴的话。“出手如此狠辣、果断,又不显露自己的武功路数,恐怕真如雪大侠所预料的,平静了许久的江湖,又要掀起滔天巨浪了。

    “看来,丰如意所料不错,一股神秘邪恶的江湖势力即将崛起,恐怕真的要席卷整个江湖了。”雪晴回道。

    “如意坊丰如意?难道如意坊已遇袭击?”黑无常惊问。

    “如意坊倒暂时无事,飞鹰堡大漠太保铁向北手下两大高手黑鹰胡立和苍狼范刚双双殒命在木河城郊。”雪晴当下将丰如意信中之事讲与了阴阳双判和黑白无常。

    “有这样的事?这两人虽非顶尖高手,但一身所学也是极为厉害,就不明不白死在木河城?且伤势那么奇怪,施剑之人剑法如此精妙,江湖中也未听说过有此人啊!雪大侠,你也是剑道属一属二的高手,难道你也未曾听说过这样的剑法吗?”崔无生问道。

    “我的剑法,与杀死胡、范二人的剑法不值一提,一剑六式、一剑四式的剑法我也未曾听过见过,六式的伤口呈梅花状,四式的伤口呈枯竹状,剑招凌厉而且霸道。没有极厚的内力也施展不出来。由此看来又是两名神秘高手,加上袭击你们的,已经有三名了,这股神秘势力究竟有多少这样的绝世高手?我们一无所知,能知道的就是这股神秘势力的实力完全碾压当今江湖中的任何一派宗门,且来势汹汹,那将席卷整个江湖……”雪晴言道。

    雪晴一番话说的众人眉头紧皱,沉思不语。

    良久,雪晴问道:“不知四位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雪大侠,我们兄弟承蒙您出手相救,已是感恩不尽,如今我们兄弟四人,也无处可去,恐怕还要打扰您一段日子。另外,这股神秘势力会不会向仁和堂出手,也未可知,我兄弟四人留在这里,也希望能为仁和堂出一份力,以报雪大侠救命之恩。”阴判崔无生正色说道。

    “如此最好,”雪晴大喜,如今整个江湖风雨欲来的阵盟,如有这四位一流高手在仁和堂,雪情心安了几分,“我这就吩咐人为四位安排客房。”

    “我都安排好了,这都晚上了,等你安排就太晚了。四位兄弟连日奔波,恐怕早就累坏了,所以我提前就安排下去了。”冰姬笑着说。

    冰姬人如其名,冰雪聪明,事事料在前面,果然是个贤内助。

    “有劳雪夫人了,我兄弟四人先行谢过。”四人一抱拳。

    “别见外,到了这里,就如同到家一样,四位兄弟如有需要,尽管吩咐堂中弟子就是。”冰姬微微一笑。

    “

    这样,今天四位兄弟都大伤初愈,需要早点休息,有话我们明天再聊。”说着,雪晴又掏出小玉瓶倒出四粒药丸,分别交于四人。“这百花雪玉丸,对解除疲劳、固本培元甚是有效,四位晚上调息时服用,可以小幅增加修为。”

    四人接过药丸,各自称谢,由仁和堂弟子带去客房休息。

    四人分别各自房中打坐调息,这时才发现“百花雪玉丸”何止增加小幅内力修为,黑白无常各自至少增加了一成功力,而阴阳双判各自吃了两粒,起码能加二成。四人各自感慨雪晴的大方和侠义。调息完之后,甚是疲倦,加之这半月的劳累,四人各自昏昏沉沉睡去。

    不觉已近五更,突然一声长啸,划破了黎明的宁静,接下来,铺天盖地的撕杀声传来。

    “不好,敌袭!!!果然来了。”雪晴和冰姬立刻穿衣,拿上武器冲了出去。

    后院里站了一群黑衣蒙面人,人数约有三十多,前院毫无动静,前堂的弟子恐怕已是凶多吉少。雪晴眼睛冒火,这时三奇四怪双老、阴阳双判、黑白无常也都冲了出来,众多的后堂弟子也全冲了出来,人数约在七八十人,人数上占了绝对优势。

    “什么人?犯我仁和堂?我仁和堂在江湖中只救人不伤人,你们为何杀我仁和堂那么多兄弟?”雪晴语气非常冷,已然动了杀机。

    “仁和堂?哈哈,马上就不存在了,这么多年,仁和堂救了太多不该救的人,比如你身边那两位判官,判官早就该去阴间,你却将他们留在阳世。你,和你的仁和堂将成为我们一统江湖的绊脚石,必须除之。雪晴,从今往后,江湖中不会再有‘三绝医圣’和仁和堂了。”其中一个黑衣人说道。

    “一统江湖?阁下好大的口气,哈哈哈,真是痴人说梦,来吧!想怎么来,雪某奉陪。”雪晴怒极反笑。

    为首的黑衣人说:“久闻雪大侠,岐黄、剑法、书法天下三绝,我也想看看是否言过其实,就让我手下的兄弟陪你玩几招再说,反正今天你也是在劫难逃,就先陪你玩玩。”

    雪晴掌中剑一摆,正待上前,黑白无常先跳了出来,对着雪晴一拱手:“蒙雪大侠救了两位判官,我兄弟无以为报,如今仁和堂有事,我兄弟岂能袖手旁观,这头阵我兄弟二人接了。”

    雪晴说:“也好”。

    黑白无常兄弟一拱手:“哪位出来赐教?”

    为首黑衣人笑道:“两只阴间的小鬼,也敢放肆?那就送你们下去,去当真的黑白无常。”手一挥,背后跳出两个大汉,一拱手:“我们兄弟来送二位上路。”

    黑白无常抽出哭丧棒,与两位大汉缠斗在一起。一时场中棒影纷飞,气劲四处激荡,黑白无常不愧是阎罗殿中的好手,又吃了百花雪玉丸,功力涨了一成不说,加之阎罗殿被灭,恨死了神秘人,满腔怒火,含恨而出。两支哭丧棒舞的密不透风,逼的两名大汉连连后退。两名大汉有点招架不住,也只好抽出了背后的两棍子,重新与黑白无常战在一起。场中顿时腥臭之气大浓,一股令人作呕的味道瞬间弥漫全场。冰姬特爱干净,往后退了两步。

    “赶尸棒?”湘西赶尸派?看这两人应该是宗主魏通天的两个兄弟魏通神和魏通鬼。”雪晴对阴阳双判和三奇四怪二老同时说道。

    四人一点头,他们也看出来了。“什么时候赶尸派加入了神秘组织?”四人眼中尽是不解。

    “堂主,要不要我们这两把骨头替下无常兄弟?”三奇老人问道。

    “二老,不必,如果无常兄弟连这两个废物也收拾不了,那也不用江湖上混了。而且‘冥都死气’刚好克制他们的尸气。”阴判说道。

    这时,两支哭丧棒对上两条赶尸棍,打的甚为激烈,魏氏兄弟越打越心惊,怎么尸气一点作用也没起?

    黑白无常中的黑无常王缺喝道:“我倒是谁,原来是赶尸派的魏家兄弟,赶尸门也算江湖中的大派,怎么也蒙头藏面,当起走狗来了?”

    此时,魏家兄弟已是满头大汗,根本无法分神说话,手中赶尸棍舞得密不透风,苦苦支撑。

    黑白无常两人眼神一交流,各出一掌,穿过层层棍影,分别印在魏家兄弟的前胸“砰”、“砰””,魏家兄弟双双飞了出去,各自喷出一口鲜血,摔在三丈开外,胸骨也断了几根。

    黑衣人一挥手,有人将两人扶了下去,“两只小鬼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嘛。”

    “果然来头不小,湘西赶尸一派都成了你们的走狗,不过,别说这样的货色,就是魏通天来了,统一江湖也是痴人说梦,根本也是不够看的。”雪晴道。

    “那我来领教雪大侠几招。”又一个黑衣蒙面人走了出来。

    “凭你也配?”阴阳双判双双跳了出来。“我们兄弟陪你玩玩。”

    “就凭你们两只小鬼,还真把自己当判官了,如果真的想去阴间当判官,那么老夫

    今天就成全了你们。”黑衣蒙面人不屑的说道。

    正欲动手,此时,三奇四怪二老也跳入了场中拦住了两位判官说道:“两位判官内伤未曾全愈,暂且休息一会再说,这些人是冲着我们仁和堂而来,我仁和堂中人不可避而不战,此一战就由我们两把老骨头来接吧!”阴阳双判闻言,只好退了回去。

    “久闻仁和堂三奇四怪二老名震天下、久负盛名,那么今天我就试试二老是否是浪得虚名之辈。”说罢黑衣人遥遥一掌劈向了场中的二老。

    雪晴一见此人出手,果然是大家风范、气度不凡,喝道一声:“二老小心。”

    二老并不搭话,冷哼一声,翻掌迎上,“轰”的一声,没有任何花哨和招式,上来就是纯粹内力的相拼。一声巨响之后,二老晃了几晃,脸色有点苍白,却是未退一步,而黑衣蒙面人却只是晃了一下,脸色倒还如常。

    “嗯?不错,不愧为雪晴手下两大高手,看来,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再来。”黑衣人说罢,双掌齐出,朝二老横推了过去,一时间,罡风激荡,周边的人衣袂都被刮得猎猎作响。

    二老同时喝道:“来得好。”然后四掌运足八成内力,接上了黑衣人的双掌之力。

    “轰、轰”巨响之后,二老连退了几步,两人嘴角都有丝丝鲜血流下,看来是受了内伤,所幸并不严重。反关黑衣蒙面人也好不到哪里去,连退了三步,脸色也是极为难看,显然内腑也是震动不小。

    “接了你两掌,现在该轮到我们了。”二老脾气非常倔强,明知和对方差了不少修为,但是脾气上来了,拼着重伤也要给对方重创。当下,二人运足了十二层内力,双掌卷起一阵狂风,猛地击向了黑衣蒙面人。

    黑衣蒙面人也没料到是这样的结果,虽然他修为和内力都在二老之上,但是三奇四怪的功力如果联合恐怕也仅次于任何一派宗主。自己虽然能赢,恐怕也要受伤,一时间后悔不已,这上来就是拼命的打法,自己始料未及。但是已经来不及了,也顾不得隐藏身份了,也运足了内力,双掌隐隐范出一片青光迎上了二老。

    “天算神功!?”雪晴惊呼。

    还未等雪晴话音落地,双方掌力已经接实,一声震天彻地的巨响之后,三人全部倒飞了出去。二老在空中各自喷出了一大口鲜血,双双摔在了地上,脸如金纸,口中鲜血狂涌不止。

    黑衣蒙面人在空中也吐出了一口鲜血,然后翻了两个跟斗,落地之后又连退了三大步才算站稳,蒙面巾也飞了出去,口角丝丝鲜血流了出来。显然也受了不轻的内伤,但比二老好了很多。

    “祁天镇?你还要脸吗?堂堂一代宗师,一门之主,家财万贯,竟然也充当了神秘人的走狗?你‘贯通钱庄’以后也别在江湖上混了,以你的身份也好意思对我的两名属下出手,真是不要脸到了极致,你的对手应该是我,真不怕辱没了你金算盘的名声,不知道你那把破算盘今天带了没有,如果带了我陪你过几招。”雪晴愤恨的说道。

    黑衣人原来是名震西北贯通钱庄的大当家,当今天下十大高手之一的,江湖人称金算盘的祁天镇。

    这时,三奇四怪二老已被冰姬从地上扶了起来,各自喂了两粒“玉露丸”,药丸服用之后,二老的面色立即恢复了不少。

    “咳、咳,我当是谁呀,原来是名震江湖的祁庄主,我们兄弟败的不冤呀,祁庄主果然是一派宗师,内功深厚。”三奇老人连讽带刺的说道。

    祁天镇被雪晴和三奇老人连讽带刺夹枪带棒的损了一通,脸上更挂不住了,苍白的脸色顿时涨得通红,名列天下十大高手之一,竟然连同是天下十大高手之一雪晴的两名手下都没杀掉,反而自己还受了不轻的内伤,本就难堪之极,又加之被三人一顿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那好,雪晴,就让我再领教领教你的快雪剑法。”祁天镇明知自己不是雪晴的对手,更何况现在身受内伤,早已无力再战,但是为了江湖名声和面子,还是硬要再战。

    “瞅你那熊样,我此时杀你易如反掌,不过我可不想像你那样无耻,不顾身份,你还是夹着尾巴退下吧。”雪晴一脸不屑的说道。

    一时间,祁天镇上也不是退也不是,尴尬地站在原地。

    “雪晴,你不用太猖狂,无论如何今夜仁和堂都会在江湖中除名,你以为你那三脚猫的剑法真的无人能敌?”为首黑衣人左边的另一个黑衣人淡淡地说道:“我来领教领教你的快雪剑法,是不是如江湖传闻般那么厉害?”

    “阁下是谁呀?藏首不露尾,恐非江湖名士,我快雪剑下不杀江湖宵小和无名鼠辈。”雪晴拔出了自己的雪花剑。

    “谁是江湖宵小和无名鼠辈,比过才知道。”黑衣人哈哈一笑:“就凭你那几手,小老儿还未放在心上,来吧,有胆子放马过来。”精瘦的黑面人说道。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