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冰雪令 第十一章 雪花神剑修剑意 春兰古剑出剑芒
    雪晴闻言呵呵一笑,走到场中,左手捏了个剑诀,右手雪花剑,竖着一立,然后剑尖轻轻一点,快雪剑法:第一式“羲之顿首”亮出。江湖中传说雪晴的剑法是从王羲之的《快雪时晴帖》中悟出的。“羲之顿首。快雪时晴,佳想安善。未果为结,力不次。”短短几行字,却被雪晴悟出了纵横江湖的快雪剑法。此刻众人观雪晴,正义凛然,潇洒飘逸,脱俗出尘。不愧为当世一代剑宗,“三绝医圣”剑绝之名,果然不虚。

    “好”,黑衣老者也忍不住喝了一声彩,小子不错,还知道剑礼,果然是后辈剑道宗师,说实话,老夫很久没见到你这样的后辈剑道高手了,颇为心喜,如不是门令难为,还真有点舍不得杀你了!”

    “你到底什么人?说话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你以为你真的能杀了我?呵呵,想我雪晴也纵横江湖近二十年,论剑,也不输江湖中任何一位高手,也不知道你从哪里来的,口气大的很。”雪晴很蔑视的说道。

    “呵呵,老夫纵横江湖之时,恐怕你还是个孩子吧!”黑衣人笑眯眯的说。

    雪晴一听此话,心中顿时一凛,心道:莫不是真的是不出世的江湖高人?顿时想到胡立和范刚之死,以及那两名神秘的剑道高手,难道这名神秘老者是其中之一?心下顿时一惊。转念一想,不可能啊,杀死胡、范二人的高手,不可能这么快的从千里之外来到山东啊,难道还有神秘的用剑高手?想到这里,随即神色一正,言道:“那么,就请前辈赐教!”

    黑衣老者,闻言,缓缓从后背抽出了一把斑斓古剑,剑柄至剑半身之处,两面阴刻着栩栩如生的兰花图案,但观此剑,古朴斑斓,一股苍茫的剑气被黑衣老者内力一催,猛的吐出,已隐隐有实质的样子。老者也左手捏个剑诀,将剑一横,很普通的剑式“苍松迎客”算是对雪晴的回礼!

    这黑衣老者和雪晴不愧都是玩剑的高手,剑乃兵中君子,两人都遵循剑道之礼,起手都是那么君子。

    黑衣老者虽是普通的剑招,但是剑上的剑气确已然快成实质,而且气度绝对不凡,不在雪晴之下。

    冰姬和阴阳双判以及坐在地上的三奇四怪,都惊呼出声,不禁担心起来!对方这群神秘人,来头不小,目前赶尸派的两名好手,和堂堂的“贯通钱庄”大当家,天下十大高手之一的祁天镇都沦为其属下,这是一股什么样的力量?背后之人有多么恐怖?就拿当前的黑衣老者而言,恐怕也没人是其敌手,估计雪堂主,恐怕也未必能敌。为首的黑衣人,又是个什么水平?五个人不禁担心起来。

    “得罪了”雪晴一声轻喝。“羲之顿首”所含的六招的中的第二招已经出手,剑尖一点向老者刺去。

    老者不慌不忙,手中之剑,画了一个斜线,与雪晴之剑相交,挡住了雪晴这一剑,“铮”的一声,两剑的啸声各自传出,真的是龙吟之声,清脆,干净!端的是两把神兵利器才能发出的声音。

    两人的剑一碰就分开,两人慌忙各自看了一下自己的剑,发现都完好如初,这才放心,又斗在了一起。

    雪晴剑法飘逸灵动,进退自如,剑如风,身如影,剑剑带着蒙蒙的剑气,一招招的攻向黑衣老者。

    黑衣老者的剑法古朴苍凉,庄重中也透着飘逸,却是只守不攻,一招一招的化解着雪晴的攻势。

    雪晴边打边心惊:虽然“羲之顿首”所含的六招不是凌厉的剑招,但也算极为高明,自从自己从《快雪时晴帖》悟出这套剑法以来,纵横江湖,剑上未曾一败,即使江湖用剑高手“云柳松涛剑”也是败在自己的这套剑法之下。但是这黑衣老者,化解自己剑招的方法竟然如此轻描淡写,比之云柳剑,不知道高了多少。

    雪晴顿时打起来十二分精神,“快雪剑法”第二和第三式“快雪时晴”“佳想安善”十二招剑法依次使出,剑招如绵绵之云,柔柔之风,攻向黑衣老者。剑招棉柔,剑式却是凌厉无比,似冬天的寒雪,刺骨冰冷。

    “有点意思了”黑衣老者轻松一笑,“剑招很是潇洒啊,不错,江湖后辈中,有这样的剑法,实在难能可贵啊。”嘴上说着,手中之剑上下翻飞,或挡,或磕,好整以暇的化解着雪晴的快雪剑法。

    两个人的剑法均是当世一流,两口剑你来我往,剑气纵横,奇妙剑招层出不穷。周围的人看的是眼花缭乱。瞠目结舌,纷纷暗自感叹!

    祁天镇伤不算重,此刻也是恢复了不少,也在目不转睛的看着两人对剑。看着雪晴的剑招,心想;虽然自己与雪晴都是名列“天下十大高手”恐怕自己与雪晴还是差了一到两筹,还好,是三奇四怪两个出头了,否则自己与雪晴交手,恐怕会败的很难看,伤的也更重。顿时心下一顿侥幸。

    场中二人,此刻斗的正欢,雪晴的剑,如雪花一般,绵密如织,一剑跟着一剑,黑衣老者却是只守不攻,兀自的拆解着雪晴的剑招

    。只不过没了刚才的好整以暇。神色逐渐凝重起来!

    雪晴快雪剑法第四式“未果为结”六招也出手了,顿时,剑影比刚才快了一倍,清蒙的剑气也逐渐凝结起来,隐隐也有实质的样子了。此刻场中的温度貌似也下降了很多,雪晴剑招此刻如同暴风雪一般,带着狂风之声,招招均是致命,一柄雪花剑,在黑衣老者身边纷飞,剑招已经几乎递到老者的身上了。

    老者此刻,神情非常庄重,手中剑接的也有点吃力了,嘴上却说道:“快雪剑法”果然不凡,好剑招,好剑式,老夫好久没这么痛快的打过了。”嘴上虽然这样说道,手上却不是只守不攻了,一套剑法也有出手了,攻向雪晴必救之所在。

    老者的剑法与雪晴的剑法不同,他的这套剑法,如春意盎然,冰雪消融,恰恰化解了雪晴的快雪剑招。看着他的剑比雪晴的慢了很多,但是每一招都化解的恰到好处,或者攻的恰如其分,逼的雪晴不得不回剑相守。一时间,两人未分高低,但是高手都看得出,老者浸淫在剑道上的造诣,的确比雪晴要高上一截。

    “雪晴,你也算不凡了,你可知道,老夫的剑法名称?老者使出剑法之后,又能轻松一些了,还能问话。

    “请赐教”,雪晴一边猛攻,一边问道。

    “老夫这套剑法,名叫“春兰剑法”,剑名:春兰。老者答道。

    雪晴顿时想到杀死胡、范的两名神秘高手,一个剑伤,一式六剑似梅花,另一个剑伤,一式四剑似枯竹,那么眼前的这位,号称春兰剑法,应该是一式三剑似春兰了。这是些什么人?怎么会有如此高深的剑法,怎么一下子全冒出来了。雪晴心想,今天恐怕是难以善终了。心下杀机以动。

    “那么前辈的绝招应该是一式三剑了?那么我想,你应该是兄弟四人吧,分别以”竹菊兰梅”为名吧,前辈一式三剑,枯竹一式四剑,寒梅是六剑,而残菊剑最为厉害,是一式九剑吧,应该是你们的老大吧,也就是这位当中的黑衣蒙面人了吧!前辈应该是四位中,最小的一位了吧,你那三位兄长恐怕都比你厉害吧!雪晴果然聪明,从老者报出剑法名称,立即联想到木河城外的两名剑道高手!一语中的。“即便前辈是你们四位兄弟中,最弱的一位,虽是最弱的一名,但前辈的剑法之精妙,剑道修为之高,也远在我之上,若非前辈有意相让,恐怕我已然败了。”雪晴开始骄敌了。

    雪晴一番话,可是把冰姬和阴阳双判和三奇四怪,唬的够呛,最弱的一位都么厉害,那么四兄弟中的残菊剑,也就是为首的黑衣人,剑法造诣到了什么程度?全场无一人能敌啊。恐怕,没人能接此人十招,几个人心下具是大惊,但脸上去都是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

    “好个雪晴,果然聪明,看到你已经知道木河城之事了,也猜到我们兄弟四人,不错,你说的很对,我们兄弟的确是“竹菊兰梅”四人,剑法也如同你所说的分毫不差。你这么聪明,真舍不得杀你,如能归顺!老夫愿意身背抗命之责,向大长老为你求情,饶你不死,以保全你“仁和堂”。不过你有一点说错了,杀你们几个,和除名仁和堂,根本不用我大哥出手,当中那位是我二哥,寒梅剑。关外任务一结束,快马加轻功赶到山东,率领众人灭你仁和堂,也算看得起你了,怎么样,雪晴,你是否考虑下?”黑衣老者还真有怜才之意。

    “不必了,自古“冰炭不同炉”谢过你的好意了。”雪晴虽然和黑衣老者交谈,手下却没慢了半分。

    “老四,不要横生枝节,如果门主怪罪下来,恐怕大哥和大长老也保不住你。”为首的黑衣人急道。

    “好吧,雪晴,既然你如此不识时务,那就别怪我了。”老者说道,随即,手中剑一紧,速度加快,一剑快似一剑,全力攻向雪晴。

    雪晴,不敢大意,手中一柄雪花剑也是用了到了极致,“未果为结”中的守势“漫天风雪”已然出手,剑招密不透风,叮叮当当,两柄剑急速相交,电光火石,剑气也是四处纵横,仁和堂一些修为较低的弟子,纷纷后退,生怕被激荡而出的剑气所伤。

    “老四,你玩够了吗”为首的寒梅剑有点恼火。

    “雪晴,我二哥发火了,你要当心了”黑衣老者一改当前的戏谑之情,收回了剑,一脸凝重,将剑竖在了手中,内力催动,剑气变成了剑芒,绝对的的宗师气度。“雪晴,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雪晴也不搭话,也将剑收了回来,横在胸前,“快雪剑法”之“力不次”已准备出手,“力不次”只有三招,分别是“雪晴风止”、“日月同辉”和“天地同寿”。打算全力一拼。

    黑衣老者出手了,手中剑一挥,剑芒大盛,三柄一模一样的剑已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凌空刺了过来。春兰剑,一剑三式的绝招依然使出。根本分不清虚实,剑芒凝成的虚空之剑威力与真剑并无不同。

    “啊”

    冰姬等人一声惊呼。

    说时迟那时快,雪晴剑也有出手,“力不次”之“雪晴风止”“日月同辉”“天地同寿”三招齐出,也是三柄剑影迎上了黑衣老者的三柄剑影。根本不管黑衣老者三柄剑的虚实,果真聪明!

    “剑意?”黑衣老者和为首的寒梅剑惊呼。雪晴竟然修出成了剑意?。两个人都是大惊。剑道修炼到极致。有两条路可选。一是修成剑芒。另一条路是剑意。为首的寒梅剑和黑衣老者心下大吃一惊。他竟然会修出了剑意?实在匪夷所思啊!

    “坏了,轻敌了”为首的寒梅剑和场中的黑衣春兰剑同时心下说道。要知道剑芒和剑意都是剑气修到极致,而出现的两道分水岭。剑意重在剑,剑芒重在气,如果单从剑道修为来看,剑意比剑芒更加适合剑,但是却更难,剑意对天赋的要求极高,对剑的理解也更深。而剑芒需要的是深厚的内力加之剑气修炼到极致就能运用。但是剑芒再怎么修炼都是有形的,而剑意修炼到极致,却是无形的。杀人于无形中,根本无从防起。四兄弟,也只有残菊剑修的是剑意,但也是初窥堂奥,依靠还是一剑九式的残菊剑法和登峰造极的剑气。就剑意修为来看,恐怕比雪晴高不了多少。但却是四兄弟中唯一能修炼剑意之人。

    在嘶嘶的剑气纵横中,六道剑影已经互相交织在一起,破空之声极为刺耳,唰唰唰,唰唰唰,彼此剑气都穿破了对方的剑影,刺向对方!

    雪晴虽然修出了剑意,但是毕竟内力与对敌的春兰剑,还有一段距离,破空声中,挡住了其中一剑,身上中了两剑,左臂和前胸都中了一剑,所幸伤口不深,但是殷红的鲜血却汩汩的流出,拄着剑,半跪在地上,大口的喘息着。

    黑衣老者春兰剑,挡住了“雪晴风止”和“日月同辉”,最后一招“天地同寿”却是没能挡下来,胸口也中了一剑,鲜血也在嘟嘟的往外冒。看样子,伤口比雪晴的有过之而无不及。也单手拄着剑,半跪在地上。大意了,大意了,春兰剑心想,如果全力尽出,虽也可能受伤,但肯定是是皮外轻伤,不会伤的这么重,心下懊悔不已。雪晴不但剑法超绝,心智也是过人,自己一番惜才之意却被雪晴好好的利用了!导致自己受伤不轻。

    冰姬急忙上前,掏出一个白玉瓶子,将里面的粉末分别均匀的倒在了雪晴的两道伤口之上。血立时止住了。

    雪晴从冰姬手中接过小玉瓶。远远的抛给了春兰剑,“这是仁和堂外伤圣药‘碧玉生肌散’涂在伤口上,立时能止血,三天就能恢复如初。也是念你手下留情之故。”雪晴此刻,大侠风范尽显。令不少黑衣人动容。

    春兰剑也没客气,接过药瓶,将“碧玉生肌散”洒在自己的伤口之上。一脸懊恼的回到黑衣人群中。

    金算盘祁天镇看了两人的剑斗,惊出了一身冷汗,雪晴果然深藏不露,江湖传闻,天下十大,三笑和尚,一哭道长,和鬼王赵长生,雪晴,修罗血刀罗非花,几人排名在前,如今看来,雪晴似乎应在赵长生之上。剑意都修出来了,如果自己今天和雪晴对敌,恐怕不只是重伤了,恐怕两条胳膊要没了。自己的金算盘绝不是雪晴的对手。天算神功也未必敌得过玄黄神功。更何况雪晴,雪花剑在手,不可能和自己硬拼内力!自己这几年,风花雪月,醉生梦死,功力没有多少精进,和当年败在雪晴手下的“云柳松涛剑”柳三千何其相似,江湖传闻只输了三招,恐怕是雪晴未尽全力吧。心下侥幸之意更浓。

    “看不出啊,你竟然修出了剑意,呵呵,有点意思,可惜了,今天你依然要死,你的剑意虽是不错,奈何是刚修炼出来不久,内力嘛也是差了点火候,老夫却是不在乎。雪晴,如果再给你十年,恐怕老夫也不是你对手了,哈哈,造化弄人啊,你这样的一个剑道天才,确是要死在今天了。念在为我兄弟治伤的份上,我今天留你一个全尸吧。你可有再战之力?哎,不过你有没有再战之力,我今天都要将你除去,门令难违,雪晴,我来试试你的剑法吧,虽有乘人之危和以大欺小之嫌,恐怕我也顾不了那么许多了。”为首的黑衣人寒梅剑,边说边走向了场中。

    雪晴迅速的调整了一下呼吸,把剑又横在前胸,没办法,除了他,自己这边没有一个是寒梅剑的对手,虽然自己也不是对手,但却是自己这边武功最高的,只好勉为其难,迎难而上了。

    冰姬急的不行,但是也没办法,把手偷偷的放入了自己的衣袖。

    “雪晴,接招吧。”寒梅剑拔出了自己的佩剑:同样的古朴苍凉,与春兰剑不同,剑身双面都阴刻着几株梅花,而且着了点点红色。没有像春兰剑那样试探,和观察雪晴的剑招,上来就是绝招,一剑六式直接使出来了,剑芒之盛,比之刚才的春兰剑大了不少,嗖嗖嗖,嗖嗖嗖,空中一朵由剑芒凝成的梅花,竟然还隐隐带着点梅红色,夹着凛冽的寒意,当头罩向雪晴。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