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冰雪令 第十三章 银狐心生爱慕情 太保成全收义女
    “嗯,它们现在应该正陪伴着师父游山玩水呢,等见到了师父,我想师父一定也会非常喜欢你,嗯,禀明师父之后,让大白小黑,跟着我们,陪我们一起闯荡江湖,到时候我们的身边跟着一只威风凛凛的白色大老虎,还有一只憨态可掬的大黑熊,想想都觉得比较搞笑,肯定赚足了眼光。加上贝儿妹妹你如花儿的容颜,想必日后肯定也是一段江湖美谈。”枫儿笑着回道。不过我觉得小黑更适合你,因为小黑比大白更通人性,而且更护主,智力也比白虎高了一些,有差不多有十三四岁少年的智商水平。也是因为如此,嗯,除了黑熊的本能之外,它学的东西也比大白多了一些,最关键的它可以长期站立行走,而且最近几年能够两只后熊掌,健步如飞,所以,贝儿妹妹它在你身边,我才会更放心。”枫儿轻轻的握着贝儿的小手,揉弄着说。

    “枫儿哥哥被你说的,我恨不得现在就想见到他们两个了,不知道你师父去哪里了,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你师傅?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小黑和大白?嗯,就听你的,嗯,熊模熊样也挺可爱,就像你一样,跟在我身边也是非常好的,那说好啊,我就要小黑喽,可惜现在还是看不到它们两个,枫儿哥哥,我现在好期待哦。”贝儿略带失望的说道。

    “嗯,师父他老人家经常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我现在下山这么久了,我也不知道师父到底去了哪里,不过师父他老人家说过应该就在黑山白水之间畅游,他老人家在下山的时候曾经说过,那几年我年龄还小,每次下山的时候他都很担心我,所以他都很快回来,下山的时候,让大白和小黑陪着我,并让他们寸步不离我。即使我长大了,师父要教我练功,也没有好好的出去游玩过。如今我已经艺成下山,他终于可以彻底的轻松一点,好好畅游一下这黑山白水,所以师父应该就在我们周边不是很远之处,应该还是在这塞北雪山周边,至于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他老人家,我也说不准,也许三个月两个月,也许要一年两年或者三年。枫儿不无惆怅的说道,“虽然下山时间不长,但是我也挺想念他老人家的。”

    “那枫儿哥哥,我们就这样说好了,如果见到你师傅的时候,就把大白和小黑要过来哦,然后小黑归我,大白归你,你可不准反悔哦。”说着贝儿俏皮的用手指刮了一下枫儿的鼻子。

    顿时一股如兰似麝的幽香钻进了枫儿的鼻息深处,刚刚恢复正常的枫儿,顿时又有点失控了,抓起贝儿的小手,放在嘴上亲了一下,正准备有所下一步行动的时候,“砰砰砰”,门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大小姐,少主,坊主有请你们过去有事相商?”门外的声音传来。

    “知道了,我们马上就去。”枫儿和贝儿双双回答,彼此互相看了一眼对方,两人眼中均是羞涩和不舍。

    “枫儿哥哥,我们去吧,别让爹爹等急了。”贝儿说完,用自己樱桃般的小嘴,轻轻印在了枫儿在嘴唇之上。一触即止,顿时两人如遭电击,全身酥麻,奇妙的感觉令两人无所适从,双双呆立在原地。枫儿一时觉得,天昏地转,脑子一片空白。

    还是贝儿先反应过来,从风儿怀中挣扎而出,夺门而出,站在门口:“枫儿哥哥,你快点儿!”

    风儿这时也清醒过来,与贝儿一起,朝着如意坊总堂议事厅,飞奔而去。

    议事儿大厅内,丰如意,陈松,钱如海,和孙无涯都在,还有一个高大威猛的中年人身背一把金色的蒙古弯刀,一个长相非常漂亮,妖而不媚,艳而不俗,年约二十出头的年轻女子。

    “贝儿,枫儿快来见过大漠太保飞鹰堡主铁叔叔,和欧阳堂主。”丰如意说道。

    “见过铁叔叔和欧阳堂主!”枫儿和贝儿抱拳施礼。

    铁向北和欧阳媚儿看了两人一眼,心下各自暗道:好一对珠联璧合的才子佳人,女的如天山之明月,男的如潘安宋玉在世。尤其是欧阳媚儿,看着枫儿,心里如同小鹿一样砰砰乱撞,这是怎么了?欧阳媚儿盯着枫儿,,心里不由的问自己,难道这就是所说的一见钟情?为什么一见到这个少年,自己的心会砰砰乱跳呢,顿时欧阳媚儿的脸不由得红了起来。

    “不必多礼”铁向北爽朗的说道。

    欧阳媚儿,抱了抱拳算是回礼。

    “这是小女贝儿和小婿雪枫。”丰如意为两位介绍。“雪枫也是山东三绝医圣雪晴之子。”

    “哈哈哈哈,我可真是有点儿羡慕丰大侠啊,女儿长得如此漂亮乖巧,还为自己找了一个名门之后,如此风神俊朗的乘龙快婿,我都后悔当年只顾着闯荡江湖,却未曾娶妻,生个一儿半女啊。”铁向北爽朗的笑声再次响起。

    “铁兄说笑吧,谁不知大漠太保,耀金弯刀,纵横漠北,了无牵挂,

    江湖笑傲。”丰如意笑着说道。

    “哈哈,了无牵挂,纵横漠北倒是真的,笑傲江湖嘛,我可不敢,你看,别说笑傲江湖了,现在漠北我都待不下去了,这不是在你的手下来投奔你丰大侠来了吗?”铁向北哈哈大笑说道。

    “铁兄,我们言归正传,我也正想说这事儿呢,你怎么放弃了?飞鹰堡,带着一众兄弟来到我们木河城了呢?”难道飞鹰堡出事了?我也已于前些日子,收到铁兄的飞鸽传书,我们之间的误会都已经解释清楚了,也正打算和你老兄好好商量一番,谁知道你就来了,而且还带着所有的兄弟来了,不会真的是飞鹰堡也出什么事情了吧?”丰如意正色问道。

    “暂时倒是没出什么事情,但是欧阳堂主说,飞鹰堡目前实力比较薄弱,而对手的来头我们也不清楚,实力远非我飞鹰堡所能抗衡,欧阳堂主总觉得,待在飞鹰堡不是很安全,建议我们兄弟前来木河城,与你会合,共同联手抵御强敌,丰大侠,您不会不欢迎吧?”铁向北又笑了。

    “铁兄,你这话说的就见外了,你我平时虽各在一方,但却神交已久,铁兄能来我如意坊,那就是看得起我,目前大敌即将来临,木河城也是危在旦夕呀,如果有铁兄和欧阳堂主以及众兄弟在,我可算是吃了颗定心丸啊。我欢迎都来不及呢!”丰如意也郑重的说道,“而且,我已命属下将如意客栈中上好的房间都整理了出来,让铁兄的手下各堂的管事们居住,所用一应物件,也都已经准备好了,其他的兄弟,在我如意坊东边的地方有一处别院,大概也有几十间房间,我也令人打扫干净了,就委屈一下铁兄一般的手下吧,至于铁兄和欧阳堂主就住在我如意坊总堂之内,上好的客房也已为二位准备好了。”丰如意也郑重的说道。

    “哈哈,看来是我老铁以小人之心,度丰大侠君子之腹了,哎呀,丰大侠如此盛情,我等真是不好意思啊。”

    “欧阳堂主,你这个建议提的好啊,这样子我们就不必担心会被各自击破了,不过,你真的觉得对方有那么厉害吗?即使对方有一两名高手,如果想一举歼灭你们飞鹰堡和我们如意坊,恐怕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吧。”丰如意转身问欧阳媚儿。

    欧阳媚儿此刻正怔怔地看着雪枫,看的出了神儿,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如此正式的看一个男人,自己心里想到,也许这就是缘分吧,也许这也算是冤家吧!如果说枫儿和贝儿属于一见钟情的话,那么自己看雪枫应该就算是一见如故吧。此时突闻丰如意问她,突然惊了神儿。脸红的如绸布。

    “啊”欧阳媚儿弄了个手忙脚乱,不知所措。

    丰如意和铁向北,都是江湖老油条,把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但却都假装没看到。

    “丰大侠,是我建议铁堡主把整个飞鹰堡都搬到漠河城来的,那天飞鸽传书之后,我总觉得心里有隐隐不安,因为当时我觉得对方可能不太会向飞鹰堡和如意坊动手,但是我后来仔细的想了想,对方的神秘高手绝不可能是一名到两名。如果对方再有一到两名这样的神秘高手的话,那么单凭我们任何一方的实力都不足以与之抗衡。为策万全,我这才建议堡主把整个飞鹰堡迁到木河城来,希望和您一起联手,共同对付这股江湖神秘的势力。因为据我分析,这股江湖势力要想崛起于江湖,必先拿江湖盛名已久的各个宗派开刀,对于这股神秘势力,我们一无所知,但凡江湖中,如果会有这样的势力,在刚开始时,必会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铲除各个与之作对的宗派,以便他们能迅速的扬名于江湖,震慑住江湖中其他的小的门派。”

    “当时堡主问我的建议之时,我曾经说对方可能一时不会对我们动手,后来一想我觉得我是错的,因此,后来才极力劝说堡主前来木河城,以求联手抗敌。时间仓促,未来得及提前禀报丰大侠,仓促之处还请见谅。”这时,欧阳媚儿算是恢复了正常的神态,缓缓的说道。

    丰如意和钱如海,陈松,孙无涯,贝儿和枫儿,听了欧阳妹儿的一番话之后,都觉得此女心思之缜密,条理之清晰,逻辑之严谨,预事之准确,都远非一般人可比。

    “欧阳堂主好缜密的心思,把事情看得非常彻底,丰某佩服!。”丰如意也被欧阳媚儿小小的年纪,确有如此的缜密心思,和周密的安排深深震撼,要知道能说服铁向北放弃自己多年老巢,寄人篱下,是多么不容易!怪不得,小小年纪,却能成为飞鹰堡首堂堂主,果然是巾帼不让须眉。

    “丰老兄,你可知道媚儿虽然只是我手下的一名堂主,但其才识和见识,都远在我之上,就练她的武功也自成一家,绝不在我之下,这么多年来,凡是要出谋划策之时,我都是听欧阳堂主的建议。”铁向北脸色一正说道。

    “不在铁向北之下?”这下轮到丰如意,陈松,钱如海孙无涯,连同枫儿和贝儿在内的人吃惊了,几人的眼睛刷刷的全部看向了欧阳媚儿。

    媚儿却也很淡定,一一和几人对视了一眼,只是在与枫儿对视的一刹那,脸色一红,眼中尽是温柔之色。

    贝儿年纪尚小,没看出什么,但是枫儿与媚儿眼神交接的一刹那,又感觉到了对方眼中的炙热和温柔,“眼神暗相勾,秋波横欲流”枫儿一下想到了这首诗,顿时明白了媚儿的眼神,脸色立刻红了。忙将眼神闪避了出去,装作不知,看向别处!

    “小样儿,还敢躲我的眼神儿,哼哼,越是这样,本姑娘越是不肯罢休,你,早晚都是我的,哪怕和那小姑娘一起拥有也不是不可以的。“欧阳媚儿心下如此想道。

    这一切,被老江湖丰如意看在眼里,心道:哎,这小子怕是个情种,将来怕也是风流缠身啊。转念一想,多一个这样的厉害的人物跟在自己女婿和女儿身边,也没有什么不好,闯荡江湖,不仅仅是靠武功,还要智力和谋略以及滴水不漏的安排。这样一想,丰如意顿时也释怀了好多,将来怎样,还是看她们自己吧!

    “我哪有铁堡主说的这么厉害,这么多年蒙铁堡主抬举我,看得起我,我这才小小年纪当上了银狐堂堂主。”欧阳媚儿谦虚的说道,又瞥了枫儿一眼。

    “媚儿,你也不必如此谦虚,虽然你平时深藏不露,但我铁向北,也是闯荡江湖多年,当年无意之中,顺手帮了你一把,你是个重情重义的人,感念这份恩情,这才屈身在我飞鹰堡,当个银狐堂主,其实当年即使我不出手,你也能够全身而退,我也看得出,你的武功应不在我之下。堡中所有的弟子都以为是我救了你一命,你才感恩投身在飞鹰堡中,实际上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儿。”铁向北郑重地说道。“今天也算是我铁向北正式为你正名,从今以后你不必再以下属之态面对我,我已五十有余,今天当着如意坊的众位英雄,我就收你做我的义女吧!铁向北如何看不出媚儿对枫儿的心意,怕是隔了辈份,媚儿不好办,有意成全之意显露无疑。”这下虽是降了辈分,但是却是抬举,将来“大漠太保”义女配“三绝医圣”之子,也算门当户对。

    “老狐狸,一来就和我丰如意抢女婿,这铁向北真不是如表面的那般粗犷豪放,心细着呢。”

    丰如意心里暗骂。

    “媚儿不敢当”欧阳媚儿冰雪聪明,哪里会不知道铁向北看出了自己的心意,并且有意成全。但是推辞了一下。

    “欧阳姑娘,既然铁堡主已经话已出口,你也就不要推辞了,如今我与众兄弟做个见证,告知江湖。必成江湖佳话。丰如意有点儿无奈,却不得不发声劝说。

    陈松,钱如海,孙无涯,都是江湖老油条,哪里会看不出欧阳媚儿对枫儿的暧昧之意和铁向北一番成全之意,把自家的坊主夹在了中间当枪使,看着自家坊主吃瘪,都强忍着不笑,心想,看来自家的姑爷还真是挺招人喜欢的呀。三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心里都强憋着笑。

    “媚儿,这事儿就这么定了,你不必再推辞,今天就借丰坊主的一杯茶,你端茶敬义父。今天就定了名分。”铁向北威严的说道。

    “好吧,谢堡主抬举。“丰大侠,今天媚儿就借您一杯茶,在此正式拜铁堡主为义父。还请您和众位大侠做个见证。”欧阳媚儿一番假意推辞之后,顺水推舟的说道。

    欧阳妹儿拿过一盏茶,恭恭敬敬的走到了铁向北面前,双膝跪地将茶端过了头顶,说到:“义父在上,请受媚儿一拜。”说完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这事儿算就这么定了。

    “恭喜铁堡主喜得义女,铁兄好福气,欧阳姑娘冰雪聪明,人也漂亮,如今从属下变成义女,就更亲了。”丰如意言不由衷的说道。

    “谢谢丰叔叔的夸奖,媚儿不敢当!”

    丰叔叔?这下轮到丰如意,陈松,孙无涯,等人集体傻了眼。就连铁向北,也不得不佩服欧阳妹儿的脸皮之厚。

    “啊”?!啊!媚儿姑娘不必客气,这也算是缘分。”丰如意笑着说道,但是这个笑的比哭还难看。凭空多了一个和自己女儿抢女婿的人,自己还不能说什么,丰如意也是万般无奈。

    “欧阳姐姐,哈哈,我们成平辈了,我就这样称呼你吧。”贝儿上前去握住了媚儿的手,笑嘻嘻的说道。贝儿年纪不大,也没什么江湖经验和阅历,整个如意坊几乎都是男人,母亲去世的又早,除了丫鬟之外,几乎没有一个能和她年纪差不多,可以聊天的人。如今一下多了个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姐姐,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她哪里知道,这个女人是看上了自己的枫儿。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