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冰雪令 第十五章 随影百花出江湖 耀金刀魂迎霜火
    一行人走出了大厅,来到院落。

    “枫儿弟弟,还请你手下留情啊,不要伤了姐姐我,咯咯咯”银狐笑如铜铃,用勾魂摄魄的眼神盯着枫儿说。

    枫儿被看得脸通红,磕磕巴巴的回道:“媚儿姐姐,也请手下留…留情”。

    “好”,欧阳媚儿,好字出口,冲向了枫儿,速度之快,带着一阵香风冲就到了枫儿身边。

    粉掌一递,带着罡风劈向枫儿,枫儿一惊,急忙挥掌相迎,尚未接实,媚儿将掌一收,身形忽的一转,已经到了枫儿身后,单掌一立,劈向枫儿的后背……

    “啊?”场中的人一阵惊呼,好快的身法,银狐果然不凡

    枫儿身形也是突然向前一窜,反身打出一掌,双掌接实,“砰”两人身影均是未动,媚儿心下一惊,枫儿的掌力中有冷热交替的劲道传来,令她感觉吃惊,于是收起轻视之心,速度突然加快,不在和枫儿硬拼掌力,围着枫儿急速的游走,双掌纷飞,不时的辟出一掌,顿时,整个场中,都是欧阳媚儿的身影,根本分不清楚哪个是真和假,时不时的还有不同的身影中,有凌厉的掌风劈来,令人眼花缭乱。众人一时看的目瞪口呆。

    枫儿此刻也是以快打快,身形也加快很多,竟然丝毫不慢,两道身影纠缠在一起,不时的还有双掌相碰,砰砰之声和激荡的掌风不断传出来,越打越快,枫儿逐渐熟悉了欧阳媚儿的打法,这样的不时内力相拼的打法,枫儿还是第一次遇到,一开始不是很习惯,熟悉了之后掌力相接的次数也越来越多……

    “轰”突然传出一声巨响,两人的身影分了开来,各自站在对面的两丈开外,静静的站立着,乍看好像都没吃亏,但是丰如意和铁向北和陈松都看出来了,媚儿的身法是占了上分的,但是枫儿的内力却更加雄厚,媚儿是尽量的不与枫儿的掌力硬拼。

    “哎呀,枫儿弟弟,你这么厉害啊,姐姐小看你了,接下来可要小心了。”媚儿的身形再起,速度比以前更快了,双掌带起漫天掌影,惊奇的是,因为掌风太快,漫天的掌影竟然化成了一朵朵的花的形状,一朵,两朵,三朵……全部呼啸着罩向了枫儿。

    “啊?分影百花掌?”迷雾般的身影,掌影形成的花朵,陈松认出了欧阳媚儿的掌法,

    顿时惊呼。竟然是江湖中消失了二十多年的“分影百花掌”,陈松倒吸了一口凉气,我的天,这欧阳媚儿果真深藏不露啊,“分影百花掌”乃是江湖绝学,绝不会低于任何一派当代宗师的独有内功或者招式。天哪,欧阳媚儿怎么会这种绝学?陈松和丰如意交换了一下眼神,丰如意也深色凝重的点了一下头。陈松又看了一眼钱如海和孙无涯,他们两个人早就傻眼了。

    传说欧阳媚儿是铁向北手下第一高手,如今一看,可能欧阳媚儿绝对是在天下十大高手属下中,绝对第一人,陈松自问不是绝不是欧阳媚儿之敌,恐怕阴阳双判和三奇四怪也远非其敌。就是和天下十大相比,恐怕也不差多少。心里寒意顿生,敬意也起。

    枫儿此刻根本也跟不上欧阳媚儿的速度了,突然,枫儿一声大喝,运起“冰火神功”,两掌上下纷飞,场中寒气大盛,温度陡然降低,积雪纷纷向枫儿身边聚集,到了枫儿身边,被枫儿的神功,硬生生的凝结成了一个全身的寒冰护罩,将枫儿完全罩在里面。

    孙无涯看着这个寒冰罩,比以前挡他的刀的寒冰罩不知大了多少,也厚了许多,心下一阵感激。

    无数的分影和漫天掌影凝结的花朵,悉数击在寒冰罩上。“砰砰砰”响声不绝,劲气四散,但是寒冰罩却丝毫未损。在一片身影中,“轰”的一声,欧阳媚儿的真身带着威猛的掌力硬生生的劈在了寒冰罩上,一阵冰裂声传来,寒冰罩出现了裂痕,全是未碎。此时,欧阳媚儿人在半空,单掌劈在寒冰罩上,正在运足内力,想破开寒冰罩。

    突然,枫儿又一声大喝,人在寒冰罩内,双掌翻起,往上一举,冰火神功中,冰火掌法-阳鱼掌式打了出去,带着令人窒息的热浪,击碎了寒冰罩,遥遥印向半空中的欧阳媚儿。

    “哗”的一声,寒冰罩全部碎裂,带着好多冰屑和滚滚热浪一起全卷向了欧阳媚儿,欧阳媚儿一见脸色大惊,迅速往后飞退,双掌迅速画出一个圆圈,挡住了四散的冰屑,并与那滚滚的热浪迎在了一起。一声巨响,欧阳媚儿的娇躯往后飞了出去,空中急翻,来化解着热浪的劲道,三丈之后,才落了地,又退了两步,站稳了身形,那股热浪的内劲逼得她不得不这样,站稳之后,自己的脸已经被热浪烤的通红,双掌硬接了那股热浪的中心,却是结了厚厚的一层霜。一脸茫然的看着自己手,娇 喘不已。

    “什么鬼?”欧阳媚儿和铁向北,全懵了,寒冰罩下,以火属性内力发出掌力?火属性掌力的核心竟然是极冰?这是什么武学?两个人你看我,我看你,一脸骇然。

    “我输了。”欧阳媚儿说:“枫儿弟弟,你好厉害啊,姐姐打不过你,以后你可要保护姐姐啊,咯咯咯。”欧阳媚儿总算回过了神儿,又恢复了千娇百媚的样子。

    “啊,欧阳姐姐你这么厉害啊,我可羡慕死你了,你那掌法可不可以教我啊,好漂亮的掌法啊,我好喜欢。”贝儿大驾出场了。

    “好妹妹,有时间我一定教你,不过你可得让你的枫儿哥哥,在我遇到危险的时候也保护我啊!。”欧阳媚儿也是喜欢上了这个小妹妹。

    “嗯,没问题,如果有危险,我让他像保护我一样保护你。他如果不听,耳朵肯定给他揪下来。”

    众人从刚才的凝重神情,一下就被贝儿逗得轻松起来,又哈哈大笑起来。

    “敢问,欧阳小姐,刚才用的可是‘随影百花掌’?”江湖中强者为尊,陈松见到了欧阳媚儿武功在自己之上,因此收起了以老卖老的神情,庄重的问道。

    “陈老爷子,您喊我媚儿就行,如同和贝儿一样,

    都是您的晚辈,不用这么客气。”欧阳媚儿真的聪明,这个台阶给的恰到好处:“您老眼力果然厉害,不错,正是‘随影百花掌’。

    “不知媚儿姑娘与‘万花千影’凤栖梧前辈什么关系?”陈松问道。

    “万花千影”凤栖梧?”钱如海和孙无涯都睁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三十年前江湖中传说中的第一美男子?传说中,此人神龙见首不见尾,很少参与江湖争斗,武功却深不可测,“随影百花掌”已练到万花千影的最高境界,所以人称“万花千影”据说当年的修罗血刀罗非花在江湖中崛起时,曾与之有过一战,结果听说是惨败。后面逍遥自在,逐渐淡出江湖。

    “陈老,凤栖梧正是家父,我随的是母姓,‘随影百花掌’也是家父从小所传。可惜我刚练到千花百影的境界。”欧阳媚儿回道。

    “千花百影”的境界?连丰如意也是吃了一惊,刚才与枫儿切磋,只是用到了百花十影而已。

    看来,这小妮子真是喜欢上了枫儿,不知道枫儿的深浅,未用全力啊。看来欧阳媚儿的武功还比想象中的只高不低。

    枫儿天赋极高,听到陈松和欧阳媚儿的对话,想想刚才的交手的情形,立刻明白欧阳媚儿刚才是留手了,她应该是怕伤了自己,顿时心中对欧阳媚儿多了几分好感。

    “怪不得,果然是家传渊源,“随影百花掌”一出,我们都是吓了一跳。还在想,这种绝迹江湖的神功,怎么突然出现在你身上。陈松说道:“想必刚才媚儿姑娘是留了手,未尽全力吧,怕伤了‘姑爷’吧?”陈松把“姑爷”两字故意咬的很重。一脸坏笑。

    欧阳媚儿被说中了心事,脸也有点红,神态也有点不自然。

    “媚儿,你父亲一向可好?我当年曾与他有一面之缘。”丰如意问道。

    “家父和家母,云游天下,避世隐居,我也几年没见到他们二老了。”媚儿答道。

    原来欧阳媚儿身出名门,凤栖梧的江湖地位,远在当今天下十大高手之上,众人对这个姑娘又多了几分敬佩。

    “丰兄,你这宝贝女婿的武学真是奇妙啊,我铁向北纵横江湖那么多年,对于这样神奇的内力和掌法,确是为所未闻,见所未见。不同属性的两种内力,已经是世所罕见,这神奇的掌法冰中带火,火中有冰,这是怎么发出来的呀?可是把我老铁看糊涂了,也整糊涂了。”铁向北,一脸茫然的问风如意,“天下竟然会有如此神奇的武学?”

    “铁兄,风儿三岁时得遇奇人,并被奇人带走,整整一十三年,他的师父乃是不出世的高人,连枫儿也不知其来历,据说已在百岁上下,这来龙去脉恐怕要见到枫儿父亲雪晴大侠才可知晓,才能解开这个谜团了。”丰如意正面回答。

    “枫儿,我观你身背长剑,想必你师傅不但身怀奇功,,也是位用剑的高手吧,我与你父亲也有过几面之缘,你父亲也是位剑道的高手,在如今的江湖中数一数二,如果你的剑法,也像你的内功这么神奇和厉害,那么也算继承了你父亲的风格。我铁向北,一向也是以刀法出名,很想和你切磋几招,如果你的剑,不是,也不仅仅是背着好看而已。”铁向北笑着说。

    “铁叔叔,不错,正如您所言,我师傅的剑法也十分高明,并不在他的掌法之下,可是我只学到他老人家的皮毛而已,如果铁叔叔您肯教我几招,枫儿,求之不得!”枫儿从刚才与欧阳妹儿的切磋当中,学到了不少实战的经验,也悟到了很多掌法的精妙之处,现在铁向北,肯用兵器与他切磋啊,他求之不得啊,能与天下十大高手之一的铁向北交手,而且是自己从未出过手的剑法,第一次出剑,就有这样的高手喂招儿。他求之不得呢。

    “那好,老夫只出三刀,我刚才看到你与媚儿的切磋,知道你功力深厚,掌法精妙,想必剑法也不会差到哪里去,所以我这三招并不会留情,你可要全力而为。”铁向北边说,边从背后抽出了自己的那把让自己纵横大漠的“耀金弯刀”。

    “好的铁叔叔,枫儿一定全力而为。”枫儿说着,也从背后抽出了自己的“霜火”。

    铁向北的耀金弯刀,刀身呈暗金色,刀锋隐隐泛红,俨然是一把神兵利器。

    枫儿的“霜火”一出,顿时惊呆了众人,此剑一出,全场的温度顿时降了几分,整个剑身均为寒霜所覆盖,泛着淡淡的蓝光,而剑锋那一丝一丝之处,却又隐隐泛着火焰之色,端的是,一把绝世神兵。众人一时全部看傻了眼,包括丰如意和陈松等人在内,枫儿给他们的惊奇实在是太多了。丰如意和陈松等人也未见过枫儿的剑法,此刻也是充满了好奇之心。

    枫儿掌中剑往背后一立,右手做个请的姿势,说到:“铁叔叔请。”

    铁向北也未搭话,手中单刀一挥,弯刀带着一股劈天裂地的刀风,朝枫儿头顶硬生生的劈下,没有华丽的招式,却劲道十足。枫儿一见,掌中“霜火”宝剑往上一磕,硬接了这一刀。

    嗡的一声,剑声龙吟,刀声虎啸,两口神兵碰在了一起。火星四溅,余音不断,震得众人耳朵都是嗡嗡之声。

    两人各自抽回兵器,连忙查看,枫儿霜火宝剑玩好无损,铁向北的耀金弯刀,刀锋之处多了一道白印,也没见缺口,两人心下都是一松。

    “第二招了”铁向北知道不能再用内力硬劈了,他知道,他吃的消,自己的耀金弯刀可能吃不住枫儿的“霜火剑”很明显他的耀金弯刀,不如枫儿的霜火剑坚固和锋利。因此想用刀法取胜。

    手中刀唰唰唰劈出一片刀光,形成了一片片的刀幕,以极快的速度卷向了枫儿,耀阳刀法中的狠招“耀阳金光”劈出,这刀幕,比当时的孙无涯的刀幕,要凌厉的多,劲道也大了很多,尤其是速度,更是快了几倍。

    枫儿不敢怠慢,手腕急抖,漫天的剑花洒出,霜火剑法之“寒霜点火”迎着一片片的刀幕而去。

    一阵

    金铁交鸣声中,两人各自负刀剑而立。枫儿脸色有点红,身上的衣服,有了一道长口子,并未伤及皮毛。铁向北也是有点小喘。左肩肩膀的衣服处,多了两个洞,也是没伤及皮肉。

    “老铁,你玩命啊!”丰如意急忙叫道。

    “放心,我老铁心中有数,伤不到你宝贝女婿。”铁向北回道。

    “枫儿,你果然不凡,你再接我第三招吧,可要万分小心了,虽然不是我的搏命招式,但也是我的看家招式,即使你岳父,想接下来,恐怕也非易事。”铁向北嘴上虽是如此说的轻松,心里却震撼莫名。这小子刚才虽然没全部接住“耀阳金光”,但自己却是只能划破枫儿的衣服。而枫儿的剑却是穿过了层层刀幕,在他的肩膀衣服处留下两个洞,应该是枫儿留了手,否则就是两个血窟窿。这下肯定要加力了,已经知道自己很难赢,但也不能输啊,否则一张老脸往哪里放啊。

    刀一竖,内力一催,刀光大盛。从当中的刀中,分出两道一模一样的刀影,也竖在两边。

    “啊,刀魂?”孙无涯,惊呼出声,孙无涯自己也是玩刀的高手,他却只能用内力逼出刀锋,还只有短短的一截,转瞬即逝。而铁向北竟然炼出了刀魂?刀魂和刀锋不一样,刀魂已经凝成实质看得到的刀,不但不会消散,而且还能和本刀发出一模一样的招式和力道。孙无涯傻了眼。要知道,这是刀客们穷尽一生想要练到的境界啊。刀魂之上的境界,恐怕没一人达到了。

    丰如意也是大吃一惊,心道:好个老铁,奶奶的,刀魂都修炼出来了,都说老铁天下十大排名靠后,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儿啊,这老小子看来近几年没少下功夫啊。不由得心里赞叹,也隐约的替枫儿担心起来。

    “老铁,手下留情!”丰如意有点慌。

    “放心”第一声是铁向北说的。

    “放心”这第二声是枫儿说的。

    呲呲呲,三道刀锋,贴着地,将地划开了一尺多深的口子,地上还有三尺有余的刀气,以极快的速度,朝着枫儿席卷而至。

    “老铁,你是想让女儿当寡妇啊。”丰如意大惊,想出手阻止,却也来不及,故意只说女儿,却不说哪个,希望铁向北自己手下能收点内力。但是转念一想,此时,恐怕铁向北自己也收不住了吧。

    在场的众人也是一片惊呼,欧阳媚儿的脸色都白了,只有贝儿神色正常,她相信自己的枫哥哥,这么多日子的相处,她比丰如意更了解枫儿的武功。

    枫儿不慌不忙,左手打出纯粹的寒冰掌力,在自己眼前形成了一道寒冰屏障,因为是纯冰,又只是前面的一面,比之刚才的寒冰罩不知道厚了许多,在自己面前竖起了一块大屏障。

    三声极其刺耳的声音传来,几乎刺穿人的耳膜。三刀刀气全部劈在了寒冰屏障之上。寒冰屏障被劈成了碎片。但是刀气却被悉数挡下,气劲顿消。寒冰碎片四射,到处乱飞,说时迟,那时快,一片碎冰中,枫儿脚尖一点地,随风踏雪的轻功施展开来,身影飞速而出,掌中霜火剑,“寒霜之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刺向铁向北……

    这速度之快,说是电光火石也不为过。铁向北,也没想到这小子竟然会如此聪明,竟然先以掌力凝成的寒冰屏障,来化解自己的三刀刀气,然后再出凌厉的剑招反击。自己的三招全部被枫儿接住,一点没奏效不说,还竟然有如此凌厉的反击。心下大吃一惊,急忙后退,速度却没有枫儿的速度快,只好将刀一横,这时枫儿的剑也已经刺到,剑尖刚好刺在了弯刀的刀身,咚的一声,弯刀刀身被巨大的力道顶成了弯弓。铁如影内力一运,将深厚的内力运在弯成弓的刀身,猛的向往外一顶,刀身一平,一股强大的力道顿时涌出。枫儿也刚好借着这股强大的力道,倒飞而出,空中连着两个翻滚,稳稳的站在三丈外的地方,负剑而立,甚是潇洒。

    “好个机灵的小子,用智不用力,这三招是我输了。”铁向北收刀而立,悻悻的说道。

    “哈哈哈,老铁你也有认输的时候啊,哈哈哈。”丰如意由担心变成了开心,有点揶揄的味道说道。

    “丰兄,你也别笑我,刚才如果换了是你,恐怕也好不到哪里去,这小子,不但内力深厚,剑法精绝,而且小小年纪,才智过人。正如你所说,的确是将来能够领袖江湖的人物。”

    铁向北也不甘示弱的回击丰如意说道。

    “那是肯定的,我丰家的女婿,当然是江湖翘楚。”丰如意面带喜色,颇为骄傲的说道。

    “嗯?你丰家的女婿?嘿嘿”铁向北不怀好意的,颇有意味的看了丰如意一眼。

    丰如意立刻明白了铁向北的话中意味深长,顿时不说话了。

    “坊主,宴席安排好了,另外,外事弟子也来禀报,飞鹰堡众位兄弟的洗尘宴也安排妥当,众位管事和兄弟们已经开始吃了,坊主,你们何时入席?”一个管家模样的人跑来禀报。

    “说了半天,打了半天,大家都饿了吧,我们一起入席吧。”丰如意借势下台的说道。他根本不想和铁向北争辩。

    一行人于是又走向花厅。中间一张大圆桌,桌上摆着八冷碟十六盘儿,四口小砂锅,正咕嘟咕嘟的冒着白气。正中有一只烤好的肥羊,传出阵阵的香味。另外有几坛上好的酒,泥封已开,酒香,菜香弥漫了整个大厅,令人垂涎欲滴。

    众人分宾主坐定,丰如意和铁向北坐了首位,贝儿拉着欧阳媚儿坐在了一起,姐姐长姐姐短的说个不停,枫儿尴尬的坐在边上,陪着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席上,觥筹交错,推杯换盏,大家有说有笑,其乐融融,都是江湖中人,没有什么是一杯酒是解决不了得,一顿酒喝下来,仿佛根本就没有什么飞鹰堡和如意坊之分,貌似本就是一家人一样。江湖中的人的心胸宽阔此刻展现无遗。大厅内如此,想必外边的众位兄弟更是如此。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