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冰雪令 第十六章 大白小黑思小主 枫儿南下救老父
    此刻,木河城南边的约三百里一座白雪覆盖的山上,枫儿的师父,带着大白和小黑,正燃了一堆篝火,烤着一只狍子,边吃边烤,猛虎大白正扒着一条狍子腿啃得正香。黑熊小黑对这样的烤的肉不是很喜欢,大白却是非常喜欢吃,所以篝火边上还给小黑烤了不少粘豆包。小黑也津津有味的吃着。熊,果然是爱甜食。

    原来,枫儿的师父,一直不放心枫儿自己下山,一直带着大白和小黑远远的跟着,有道是: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话一点不也不假,虽然他没有子女,但枫儿在他心中,也许比儿孙更亲。看着枫儿买马,掌劈双雄,直到枫儿搬入如意坊,虽然心生疑惑,后又听说成了丰家的女婿,这才放心的离去了,所以才没遇到两名神秘剑道高手。

    枫儿师父吃了一些,喝光了一壶酒,把剩下的大半个狍子给了大白小黑,小黑看来是粘豆包没吃饱,也抓起来啃了起来。两个家伙,风卷残云,一会儿功夫就吃了个精光,双双趴在枫儿师父的脚下。两个都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你们两个是不是想枫儿了?”枫儿师父左右手分别在大白和小黑的头上摸了摸,说道。

    “呜呜”大白和小黑各自发出一声低沉的吼声,应该听懂了枫儿师父的话,各自回应着。

    “是不是想去找他啊?你们两个呆货。”枫儿师父笑着,轻轻的拍着两个大家伙的头说。

    “呜呜呜”两个家伙急忙回应,突然来了精神,双双仰起头来,眼巴巴的望着枫儿的师父。

    “知道你们两个不愿意跟着我,十年了还养不熟,白疼你们了。”枫儿的师父假装责怪的语气说道。

    两个家伙一听,连忙爬起来,各自用自己的头在枫儿师父的身上不断的蹭着,来表示不是这样子的。不认可枫儿师父的话。

    枫儿的师父,被逗笑了,又轻轻的抚摸了两个家伙的头,说:“逗你们的,知道你们不但是想念枫儿,更是担心他吧?”

    两个家伙一听,连忙用头去拱枫儿师父。表示就是如此。

    “虽然你们两个家伙,跟我10年了,我在教枫儿的时候,你们也看着学了点皮毛,奈何你们两个终究不是人类,所学有限,虽然吃了我不少的天材地宝,皮如精钢,遇到寻常的一流高手和一般的兵器都没问题,但是真的遇到顶尖的高手,怕不但帮不了枫儿,连你们自己恐怕都有危险,要知道对于你们而言,最危险的不是丛林和雪山,也不是平通的猎户,而是身怀绝顶的江湖高手。”枫儿师父语重心长的说道。

    两个家伙若有所思的全部低下了头。

    “这样吧,这几天我对你们打斗训练,你们两个也好好学和领悟,不可偷懒,如果我觉得你们可以了,就放你们下山去找枫儿,有你们两个陪伴他,我也更放心了,可以去云游天下了。”

    “呜”大白一声虎啸,震彻山林,山顶上的积雪纷纷落下。

    小黑直接给枫儿师父来了个熊抱。

    山东,河北省交界处,一个不知名的小城里,城里的最大的建筑内,一群黑衣人在大厅内商量着什么。看来是神秘黑衣人组织的秘密联络点。

    “山东任务失败?雪晴负伤而逃?”为首的一个黑衣人说道:“二护法和四护法带着金算盘祁天镇,魏家兄弟还有那么多高手,竟然还没灭掉仁和堂?就算雪晴武功虽高,三奇四怪也不弱,也不可能是二护法和四护法和金算盘之敌吧?这怎么可能?”

    “是的,接到的飞鸽传书中说,我们情报有误,第一,我们低估了雪晴和三奇四怪的实力,雪晴的剑法超出我们的预计,他的快雪时晴剑法比传说更厉害,据说已经修成了剑意,和四护法对剑,几乎是两败俱伤,三奇四怪的实力也远远超过了我们的预期,两个人联手竟然和金算盘祁天镇平分秋色。”一名黑衣人回道。

    “不会吧?那二护法呢和那么多高手呢?”为首的黑衣人难以置信的说道。

    “二护法出手了,一剑将强弩之末的雪晴重伤,但是没想到黑白无常和阴阳双判竟然会在仁和堂,四人舍命联手挡下了二护法攻向雪晴的致命一击,虽然伤了黑白无常,始料未及的是他自己也被雪晴和冰姬养的什么活物所伤,身中剧毒,无法再攻。当所有的兄弟一起攻上之时,谁知道‘地狱刀客’李长阳和‘霹雳重剑’夏侯空带着四人,突然杀到。这才掩护着雪晴带着冰姬以及三奇四怪趁乱逃走。”黑衣人继续回道。

    “那后来呢?”为首的黑衣人又问道。

    “后来,虽然几乎杀光了仁和堂的众位弟子,但是‘阴阳双判’和‘黑白无常’,在‘地狱刀客’李长阳和‘霹雳重剑’夏侯空的掩护下,还是狼狈逃窜了,四护法以受伤之躯和两人对拼,虽然伤了夏侯空,但是自己却被‘地狱刀客’李长阳的‘

    地狱三重奏’伤的更重了。二护法一时不能将毒逼出,不能参战,以至于功亏一篑。”

    “那大护法飞鸽传书可以有什么指示?”

    “大护法说,他估计雪晴肯定已经飞鸽传书给如意坊丰如意,请求支援,另一方面肯定也会北上投靠丰如意。而丰如意也肯定会派人沿途接应。所以我们这里兵分两路,一路南下截杀雪晴,与二护法和四护法他们南北夹击,一定要将雪晴一行狙杀在半路,另一路北上截住丰如意派去的接应之人。并指定您率精英南下狙杀雪晴,另外派一高手率众北上,必须是高手带队。”黑衣人把大护法的指示说了一遍。

    “就是雪晴一行重伤之人,呵呵,大护法做事就是谨慎。还需要南北夹击。北上还需要顶尖高手带队?丰如意自己肯定不会离开木河城,能派出谁支援啊?最多就是他手下那三块废料。不过,他的命令我们还是遵守的,这样,我即可安排,你们也去准备!”

    “是,我马上去准备!”

    山东通向河北之路的一座荒废已久破庙里,雪晴、冰姬和三奇四怪二老,正坐在里面休息,连续奔波,使得看上去比较疲惫,此时雪晴身上的剑伤经过敷药,已经初见好转,二老的内伤也逐渐恢复中,只是人非常疲惫,冰姬扶着雪晴,慢慢斜靠在神龛上,问道:“雪哥,你怎么样,还吃的消吗?”

    “夫人,没事儿,我还吃得消。”雪晴故作轻松的答道。他真的怕冰姬为他担心。

    “二老,你们两位怎么样?”冰姬又转头问向坐在地上的三奇四怪。

    “承蒙夫人挂念,我们服了药之后,现在已经恢复的挺好了。”两人同时说道。

    “雪哥,你的伤势挺严重的,我帮你重新敷药吧?尤其后背的那道伤口,实在太深了。”冰姬眼中大颗大颗的泪珠滑落。

    “夫人,不用了,这“碧玉生肌散”极其珍贵,用一次基本就可以了,再说药效尚在,不必再敷,你也快坐下来,好好休息一下。”雪晴夫妻感情非常深厚。

    冰姬依言坐下,四人各自运功调息起来。约莫过了两个多时辰。外面一阵嘈杂之声传来……

    四人一惊,连忙坐起来,雪晴抽出来雪花剑,和二老站在一起,如临大敌。

    如意坊内,丰如意正在和铁向北两人在一起喝着茶,正在讨论着江湖中的神秘势力到底来自哪里。

    “坊主,大供奉,出事了。”孙无涯满头大汗急匆匆的飞奔而来。

    “出什么事儿?”丰如意和铁向北看到孙无涯急匆匆的样子,知道事情不小,双双站起来问道。

    “仁和堂出事儿了,总堂已经被攻破。”孙无涯摸了一把脸上的汗,这么冷的天儿,孙无涯竟然奔了个满头大汗,事情看来不一般。

    “什么?仁和堂出事情了?快,立刻传命,命令大家速度前来议事厅集合。”丰如意也急了。

    不一会儿工夫,枫儿,贝儿,欧阳媚儿和陈松等全部到齐。

    “枫儿,无论一会儿听到什么,你都不要着急,我们从长计议。”丰如意怕枫儿着急,提前打了个招呼。“孙管事,你详细说来。”

    “坊主,少主,接到飞鸽传书山东仁和堂出事了,总堂已经被攻破。”孙无涯说道。

    “啊??”贝儿等一众人等全部惊呼。

    “仁和堂出事儿了?我爹,我娘怎么样了?”枫儿心急如焚,急忙问道。

    “少主,您别急,信中说到,雪大侠受伤不轻,已经带着令堂大人安全撤出,不过众仁和堂弟子损失惨重,几乎没有几个逃出来的。”孙无涯怕枫儿着急,急忙说道。

    “知道是什么人干的吗?”铁向北问道。

    “为首一人应该就是杀死胡立的那一名高手,一剑六式的梅花剑,还有一名用剑高手,是一剑三式的春兰剑,雪大侠先是和春兰剑对拼,双发互有受伤,但都不重,后来寒梅剑出手重创了雪大侠,但自己好像莫名其妙的中毒了,没法参战,仁和堂内刚好有前来投奔的‘黑白无常’和‘阴阳双判’,以及后来支援的‘地狱刀客’以及‘霹雳重剑’在他们拼死掩护下,雪大侠和夫人以及三奇四怪二老,这才侥幸逃出,目前正北上往木河城而来。”孙无涯说道。

    “孙叔叔,你确定我父母现在都还无恙?”枫儿一听父亲重伤,眼睛都红了。

    “少主,我确定令尊雪大侠和夫人都已经安全逃出,我们下午接到两只飞鸽传书,一封是我们在山东的联络点发出的,一只令尊亲自发出的,这几年,令尊与堂主一直都互有书信,两封信所说的内容都差不多,所以应该没错。”孙无涯急忙回道。

    枫儿提到嗓子眼的心这才稍稍的平复了点。

    “雪晴、二老、无常、双判、地狱刀客、霹雳重剑,那么多好手

    ,还对付不了那两个神秘的寒梅和春兰剑吗?他们真有那么高的身手?”丰如意很吃惊的问道。

    “坊主,信中所说,春兰剑就比雪大侠高出两筹到三筹,寒梅剑更是恐怖,雪大侠在轻伤之后拼尽全力也不是其敌手,中了四剑,不过都是皮外伤。而且对方所带的手下,个个身手都在二流高手以上,仁和堂的弟子远非其敌!”孙无涯回道。

    “不是说为首的中毒了吗?如果真是这样。我们那么多高手,也不至于落荒而逃吧。”丰如意不解的问。

    “还有个不好的消息,湘西赶尸派的魏家两兄弟,还有金算盘祁天镇带领的大批高手都在黑衣人阵中,而且都已出手伤了二老。看来他们都已经投靠了这股神秘势力。所以,为防不测,雪大侠才在重伤之下,带着夫人撤出战斗,往北而来。”

    “不会吧!?”丰如意和铁向北都是大惊失色,“湘西赶尸”和“金算盘”祁天镇都投靠了神秘组织?“天呐,看来我们还是低估了神秘人的实力。”丰如意惊呼:“老铁,你怎么看?”

    “都是开宗立派的一派宗师,竟然会投靠神秘组织,看来这股势力不是一般的强大,看他们的速度以及力度,恐怕是想将有点正义的宗派全部灭掉,难不成想统一江湖?真敢有这么大的野心?”铁向北也是忧心的回道。

    “现在我们知道的,赶尸一派和“贯通钱庄”都加入该神秘组织,谁知道江湖中还有哪些门派都加入了,他们的实力究竟有多大,多强?恐怕都说不好啊,况且,不知名的高手还有多少,我们更不知道。看来江湖中一场浩劫是在所难免了。我们应该怎么办?”丰如意长叹了一口气。

    “干爹,义父,我觉得我们现在谈论这些,都还为时尚早,现在我们唯一要做的十万火急之事,就是必须派人南下,去接应枫儿弟弟父母一行,我想对方未能得逞,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肯定会派人一路追杀,为防万一,我们还是迅速派人接应为好!”欧阳媚儿沉着冷静的说道。

    枫儿感激的看了欧阳媚儿一眼,说道:“岳父,铁叔叔,我现在就想立刻南下去接应我的父母。我自三岁起就离开了父母,她们长什么样子我都不记得了,但是自从师父告知我有父母之后,我心中时刻都在挂念,也会想象一下,他们是什么样子,‘血浓于水’,我不想我的父母再出任何意外。本来他们逃出之后,可以藏匿起来,但是,现在他们不顾自己安危,一路向北,肯定也是惦记着我,才将自己置于巨大的危险之中。为人子者,不能不顾自己父母之安危,所以这次,我必须亲自去接应他们,而且,我也特别想早点见到他们!”

    “好个孝顺的孩子,肯定要去接应他们的,老铁,你看我们怎么安排最好?”丰如意转头问铁向北。

    “我们愿意随少主一同前往!”陈松、钱如海、孙无涯包括“铁臂弯刀”木坤等人一齐抱拳躬身说。

    “义父,干爹,我觉得此去人不必太多,但是要快,最好都是高手。我陪枫儿弟弟一起去,你们两个人最好去一个,带领我们就可以。另外一个率领众兄弟还要看住如意坊,以防敌人来袭击。”欧阳媚儿郑重的说道。

    “我也要去,我必须陪着枫儿哥哥,虽然我的武功没有媚儿姐姐那么厉害,但是自保还凑合吧。不管你们说什么,我都会跟着枫儿哥哥,寸步不离。”贝儿一脸决绝。

    “丰兄,这样,我和枫儿他们一起去吧,如意坊少了你不行,我们快马简从,接到雪大侠一行,立刻回转到木河城。”铁向北站了起来。

    “也好,那就麻烦铁兄跑一趟,另外,孙无涯是打探消息的好手,让他跟着吧!既然贝儿要去,我也拦不住,她武功偏弱,就麻烦铁兄多为照顾了。”丰如意觉得这样安排挺好。

    “干爹,你放心,除非我不在了,否则我一定会保护好贝儿妹妹的。”欧阳媚儿正色言道。

    “岳父,放心,贝儿在我心中,比我自己都重要,我会保护她的。”枫儿将拳头放在自己胸口。

    “那好,事不宜迟,立刻分头准备,半个时辰后就出发。”丰如意下达了命令。

    众人分头各自去准备,半个时辰后,“白云乌蹄”和“乌云雪蹄”两马当先,后面紧跟着三匹神骏的枣红马,乱蹄纷飞,踏着厚厚的积雪,往南疾驰而去……

    此刻,如意坊内一个不起眼很是破落的一个房间内,一个神秘人的背影在纸上,匆匆写道:接应雪晴之人已出发,请在三重山之地拦截伏击……。不久一只信鸽自如意坊冲天飞起……

    “果然有内奸,五天之内不管能否查出,我们都要出发接应。”丰如意躲在如意坊最高的楼上一间房内,看着远处冲天而起的信鸽对陈松说……

    “明白,我立刻去安排……”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