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冰雪令 第十八章 雪枫激战三重山 银狐扬名山海关
    “你们是什么人,拦住我等去路,意欲何为?恐怕遇到老夫,你们算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哈哈哈哈,你们可知道老夫是谁啊?敢挡住我的路?”铁向北故意骄狂的哈哈的大笑:“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我看你们都是活腻了吧。”

    “大漠太保,耀金弯刀?铁堡主啊,呵呵,你的名头在江湖上固然不小,但是,恐怕对我没什么用,吓唬吓唬江湖后辈尚可,我可并不把你放在心上,你成名已属不易,何必来趟这浑水?真要动起手来,鹿死谁手尚未可知。”为首的黑衣人反唇相讥。

    “我趟浑水?我早已经在浑水里了吧,从你们杀了我们两名手下开始,我们就不死不休了。你如果真是个成名的,摘了面巾,报出名号,老夫金刀之下不杀无名之鬼。”铁向北一想到自己两名黑鹰苍狼之死,顿时怒气冲天。

    “铁向北,别以为你那把破刀真的无敌天下,江湖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天下十大,你以为你自己可以纵横江湖了吗,告诉你,比天下十大厉害的人多了去了,可能会刷新你对武学的认知,别说其他人,单单是我,恐怕你也不是对手。”为首的蒙面人语带讥讽的说“如果你肯加入我们,我会为你担保,以你现在的武功,保证在我们中,起码能和我一样混个堂主当当,假如能得的大供奉或者大长老的指点,你的武功肯定会大有长进,如果运气好,得到门主的指点,你老小子也许也能混个护法当当。”

    铁向北闻言心中也是一惊,暗自说道:自己的名头没吓到对方,那就说明此人对自己知根知底,武功也应该不相上下,才是个堂主,上面还有护法,长老,供奉,这是个什么组织?上面这些人的武功都到了什么程度?

    “哦,看来阁下混的也不怎么样啊,才是个堂主啊,我加入你们也可以,如果贵门主肯退位,把门主给我做,我也许会考虑一下。哦,对了,你们是什么门啊?不会是鬼门吧?哈哈。”铁向北笑了。

    “看来你是不识抬举了,如果这样,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我们是什么门,你还没资格知道,怎么样,我们两个先热热身子?省的你说我以多欺少。”为首的黑衣人有点恼怒了。

    “行了,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还说什么怕你们以多欺少,色厉内荏,外强中干。恐怕你们是没想到老夫会来吧,否则你们早已经一窝蜂的一拥而上了吧,真能给自己长脸啊。”

    铁向北很鄙视的说道。

    “来吧,别吹牛了,放马过来,老夫先陪你玩玩。”铁向北挥了挥手。

    “那就得罪了!”爆喝声中,一条人影冲天而起,凌空扑向铁向北,双掌空中一错,罩向铁向北的头顶,铁向北身子一矮,猛地超前一窜,避开了凌空一击,反身双掌朝刚落地的为首蒙面人劈了了过去,黑衣蒙面人,刚落地,根本无法躲闪,只能硬接,双掌一翻,迎上了铁向北劈来的两掌。

    “砰”的一声,铁向北身形晃了一晃,气血一阵翻涌,黑衣人也是晃了一晃,看来两人真是势均力敌。

    “果然是大漠太保,名不虚传,功力的确深厚,好,再接我两掌吧。”黑衣人脚步互为一点,嗖的一声冲了过来,双掌一立,辟出一道劲气,直奔铁向北而去。

    铁向北见状,也不惊慌,双掌也向前辟出一道劲气,人也朝前奔去,两人双掌还未接实,两道劲气也遇上了,瞬间一碰,朝四周卷去,砂石四扬。石子到处飞溅,周边的人纷纷躲避。说时迟,那时快,四掌已经对在了一起,“轰”的一声,两人都是倒退了好几步,铁向北口角有丝丝鲜血溢出,双掌一片黑色,还隐隐往双臂逼去。黑衣人吐出了一口鲜血,看来两人内力对拼之下,铁向北虽然内力稍高一丝,可是中了剧毒。情况绝对不容乐观。

    “铁叔叔”、“义父!”枫儿和银狐双双惊叫了一声。

    铁向北摆了摆手,运功逼住了双掌往上蔓延的黑气。说道:“我道是谁,原来是大名鼎鼎的魏大当家的,‘尸血神功’果然是江湖绝学,老夫领教了,湘西一派也算是江湖大派了,怎么也敢当走狗了,你魏大当家的,名列天下十大高手,就这么甘听驱使?”铁向北喘了一口粗气说道。又慢慢的在运功逼毒。可一时之间,却不是那么容易。赶尸一派,武学自称一家,且无论内功或者兵器上都有尸毒,能名列天下十大宗门,的确有自己的独到之处。

    “铁兄,你太抬举我了,铁兄果然是大漠神鹰,内力深厚,如果铁兄提前知道是我,也许我的尸毒就伤不了你。至于什么十大宗门和十大高手,铁兄,如果你见识了长老和供奉们的武功,你就会知道,咱们所谓的天下十大,根本就不值得一提,门主我也没见过,武功恐怕更是耸人听闻了。”

    “魏老大,难道单纯的武功绝顶,你就屈服了吗?江湖中人的‘侠义’二字难道我们就不管不顾了吗?想你魏通天虽然谈不上名门正派,但在江湖中名声也不差,也并非为非作歹之人,虽然武功偏向邪恶一类的,但人尚算不正不邪,你们以死去的人练就尸血傀儡,虽非什么正派所为,但的确是有违天和,如今你加入了神秘组织,屠戮江湖,掀起一片腥风血雨,只为了一统江湖,满足你们那个所谓的门主,一人的野心私心?至江湖道义于不顾?抛江湖侠义而不管?甘为鹰犬和走狗?我且为你不耻。”铁向北一番话说得义正言辞。

    此时,魏通天既然已经被认了出来,已经摘了下了蒙面巾,一张老脸被铁向北说的通红。

    “铁兄,不屈服就是被灭门,阎罗殿和仁和堂就是个例子,再说,我们习武之人,遇到高深莫测的武功,能不心向往之?只要加入,随便指点你一下,都可以突飞猛进,学武之人不正是追求这个吗?”魏通天悻悻的说。

    “江湖儿女,男子汉大丈夫,只可站着生,不可跪着死。面对强敌,大不了以死相拼,也要

    维护江湖正义和自己的名节,最多一死了之,怎么能仰人鼻息,苟延残喘,如狗一般被人家呼之即来挥之即去?魏老大,你和我一样,虽不如雪大侠那样侠名远播,但是自问亦正亦邪,也没做过什么大奸大恶之事。我奉劝你一句,现在悬崖勒马,犹未为晚。别被将来的江湖后辈指着脊梁骨骂,辱没了一世英名。”铁向北大义凛然的说道。端的是男子气概,顶天立地。

    此时,枫儿一步向前,寒冰神功运起,握住了铁向北的双掌,铁向北的双臂顿时结了一层薄冰,将往上蔓延的黑青冻结,使之不能上窜,在铁向北内力的催动下,正缓缓的被逼出双掌。

    魏通天被铁向北一番话说的面红耳赤,脸上真的挂不住了。心里也有点惭愧。低着头说:“铁兄,我的尸毒,不是那么容易逼出来的,即使逼出来了,余毒也会在体内,要慢慢调息才能全清。这是一粒解药,你服用了吧,至于铁兄的话,我心里有数,但人各有志,念在我们曾是相识,我今天不再难为你。但你服药之后,且不可再强运内力,与我们为敌,并不是怕了你,而是这解药,本身也是毒药,乃是以毒攻毒之理。在两种毒没有中和之前,再强运内力,你可能中毒更深,即便将来解了,可能也要损失几年的功力。”说完,丢给了铁向北一个白色的小瓶子。

    “魏大当家的,我铁向北谢过了。”接过药瓶,倒出一粒药,一口吞下。他不担心魏通天做手脚,毕竟也是一派宗师。

    “魏老大,今天即使我不动手,你恐怕也难以得逞,弄不好会栽在这里,你信不?”你们千算万算,也还是计算失误,就依你吧,今天我就不动手了,你大可试试,也许你们今天就会命丧这山海关外。”铁向北老江湖了,早就看出来了,魏通天就是这些人的首领,也是武功最高之人,那么剩下的那群人,就不足为惧。他很清楚枫儿和银狐的武功。如果对付这些人,无疑是虎入羊群,没有人能挡的住,以枫儿的武功,魏通天哪怕全盛之时,也未必能挡的住。而现在魏通天与自己对拼之后,受伤不轻,功力早就大打折扣,绝非枫儿之敌。

    “呵呵,铁兄,你也太看不起我了,你说的是谁?你手下的第一高手?江湖人称“银狐”的欧阳媚儿?还是‘快刀’孙无涯?”恕我自言,我还真没放在心上。”魏通天笑了。的确,他真不知道,别说枫儿,真拼起来,也许一个银狐他也未必打的过。因为江湖中就没人知道银狐真正的来历和真实的实力。

    “我!说的是我!”枫儿向前踏了一步,魏通天?是吧?偷袭仁和堂,有你手下的人吧,你该死,你知道吗?但是今天我念在你给了铁叔叔解药的份上,我今天不杀你,带着你的人滚蛋!否则,我让你们血染山海关!”枫儿在信中知道,偷袭仁和堂有魏通天的手下,恨不得现在立刻杀了魏通天。

    “哦?这么厉害啊!”魏通天哈哈大笑,周边的黑衣人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他们虽然见到了枫儿的身法轻功的确不错,但是他们觉得如果和魏通天这样成名已久的宗师相比,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现在说出如此大的话,他们都觉得这个少年怕不是脑袋出了问题。

    “除了他,你们今天都得死!”枫儿用冷冷的眼神扫了一众黑衣人,心下杀机顿起。偷袭自己的父母,都要死。师父教过,佛虽慈悲,但也惩恶扬善。对敌人不可手软。他已经下定决心,今天除了魏通天,他一个也不会放过。众多黑衣人被枫儿冷冷的眼神扫过,心下都是一惊。好冷,好冰的眼神,好浓的杀意。

    “谁家的少年,真是狂妄!如果我今天不把你放倒,恐怕,真的要被江湖耻笑了,哈哈,老夫纵横江湖十几年,还第一次有人说放我一马,我真是涨见识了。”魏通天怒极反笑,转头看了一眼铁向北。意思在问,要不要手下留情?

    铁向北,一挥手,意思是,你全力而为,看着办!

    “哦,对了,这少年是‘三绝医圣’雪晴的儿子,雪枫,你们不正是追杀他的父亲吗?现在他的儿子在你眼前,你尽力而为吧!”铁向北,知道以魏通天受伤不轻的情况下,即便是全力而为,恐怕对于枫儿来说,最多算是个喂招的。所以示意魏通天全力而为。

    魏通天一听铁向北这么说,他也看懂了铁向北的意思,让他全力而为。心下暗道:自己虽然加入了实力超绝的神秘人组织,但是该组织不但没能一举全歼仁和堂,雪晴也没什么大碍,反而自己这边还伤了两个护法。如果今天自己杀了雪晴的儿子,恐怕将来再无回头路了,但是门令却难违。打定主意,还是先生擒再说,心下一动,慢慢走向枫儿。

    “我说了,今天我可以饶你不死,你尽管放手一搏吧。”自枫儿下山之后,连续和丰如意,欧阳媚儿,以及铁向北等人交手之后,实战经验丰富了很多,对于自己武学的认知领悟了好多,对于自己的内功心法的运用和以及招式的搭配,更加得心应手,他很自信,自己能够战胜自己的岳父和铁向北,那么眼前这个受伤不轻的,同为天下十大的魏通天应该也不是问题,自己的冰火神功非常克制对方的尸气和尸毒。所以非常自信说,并很潇洒的走到了场中。

    “如此狂妄的小娃子,别怪老夫了。”魏通天喊了一句,右掌提足八成功力,带着些许的黑气,缓缓的推向了枫儿,枫儿微微一笑,左掌一翻,暗运冰火神功,单发了一掌,寒冰掌,缓缓迎了上去,手掌前行时,周围的温度,瞬间下降,带着寒冰刺骨之风,终于和魏通天的右掌相接,几乎没什么声音。但是黑气全一下翻卷向魏通天,而枫儿掌中的寒冰之气也卷向了魏通天。

    魏通天一个倒翻,翻了出去,气血震荡,十分难受,低头看着自己的尸血之毒逼上了自己的手臂,而自己右掌还结了一层薄冰,于是运功连忙相抗。这才将自己的毒重新收纳回来,并化去了手上的冰。心下大骇。什么鬼?双

    方暗藏的掌力一碰,自己的内力全部被逼回不说,还差点冻结自己的内力?这是什么功力?

    铁向北看了一眼,眼中露出一丝欣慰。缓缓的坐了下去,默默的运功调息起来。

    一群黑衣人却没看明白,自己的首领怎么就倒翻出去了,也没感觉到罡气四溢,他们不懂,两人是对拼了一把暗劲,一时不明所以。

    “看来我是小看你了,接下来,你要小心了,你可以全力以赴,别坠了你雪家的名头,让我也真正见识一下雪晴的儿子,究竟有多厉害!”魏通天一张老脸有点挂不住了。

    双掌自丹田处缓缓提起,一时间,双掌上黑气萦绕,提足了十成内力,准备一击奏效。也不想再试探了。接着双掌往外一分,劈向了枫儿。

    枫儿心念父亲和母亲,有心早点结束这场战斗,好迅速南下支援,所以,打算拼着损耗一点内力,也要在这一招内结束他和魏通天的这场战斗,于是,运足了十一成冰火神功。左掌冰火掌,右掌霜火掌,迎着魏通天的双掌而去……

    “轰轰轰,”连着三声巨响,地上出现了一个大坑,四周的砂石全飞了,连山上的积雪都纷纷落了下来,巨响声中,魏通天的身影如断线的风筝一般,口中鲜血狂喷,直接倒飞了出去,直接的摔在了山边。然后勉强的站了起来,脸色苍白如纸。看着自己冻成冰棍一样的左臂,掌心一点烧的焦黑,而右臂的衣服都化成了灰烬,手臂一片焦黑,右掌心却是结了一层厚冰。最要命的是,自己丹田内的尸血功力几乎被全被冻结,一冰一火两种外劲在自己体内横冲直撞,冷人交加,真的难受,“哇”又吐出一口老血。身形直晃,几乎站不住了。

    枫儿对拼之下,也是直接倒飞了出去,空中连续翻滚,卸去了不少力道,落地之后,又退了两步,总算站稳了。脸色通红,但却没受一点内伤,只是内力消耗一些。

    一群黑衣人全傻了眼,江湖中大名鼎鼎的魏通天,一代宗主,就这么败了?还败的如此惨烈?即便是刚才和铁向北对拼受了不轻的伤,但也不至于败的这么惨吧。而且对方还是个不满二十岁的少年。全部呆了,楞在原地!一时间都忘记去搀扶一下魏通天。

    银狐和孙无涯也同样惊呆了,虽然他们都和枫儿交过手,但是,真的没想到枫儿一举击败受伤的天下十大之一的魏通天。后来转念一想明白了,一是和他们交手时候,留力不少,二是,枫儿经过和几名高手喂招之后,领悟了那么多,一时间,修为大幅上涨。这才知道枫儿才是真正的深藏不露。

    一群黑衣人片刻之后,终于醒悟过来,为首的第二个黑衣人喝道:“我去抓了丰如意的女儿,你们挡住那少年,另外去几个去干掉铁向北。”

    一群黑衣人闻声而动,纷纷扑向了几人。

    “孙叔叔,你保护好我义父!我来解决这个为首的。顺便保护贝儿妹妹。枫儿弟弟,虾兵蟹将交给你了!。欧阳媚儿迅速分好了任务。

    为首的第二个黑衣人,刚冲出来,就被欧阳媚儿截住了。贝儿在她身后,也抽出了自己的宝剑。准备迎敌。

    此时,枫儿和孙无涯早就和一群黑衣人战成了一团。

    “我说过了,你们都要死!”枫儿说完,单掌劈飞了一个黑衣人,从背后拔出了自己的“霜火”,又冲入了黑衣人群中,“霜火”翻飞之下,又添了一个个的亡魂,“孙叔叔,全力而为,不必手下留情”。

    “好”孙无涯答道。

    此刻,欧阳媚儿从兵器认出了第二个为首的黑衣人,说道:“‘化骨刀’方生才?原来你家主子“修罗血刀”罗非花也投靠了神秘组织,当起来走狗啊。而你也心甘情愿的当起来狗腿子,你们主仆可真是一丘之貉,果然是江湖中出名的败类啊。”

    “银狐,听说你是铁向北手下第一高手。我今天就领教一下。”为首的第二人竟然是罗非花手下,排名第二的高手“化骨刀”方生才。

    方生才,将刀一横,刀身微微泛红,看来江湖中传说“修罗门”以童女之血炼刀果然不假。

    欧阳媚儿冷冷的看着方生才,心下杀机渐浓,打算直接击杀这个方生才,先断罗非花一臂。也为江湖除害!

    倩影一动,瞬间不见了踪影,方生才一愣,将刀围着自己舞成了一个车轮,护着自己。

    欧阳媚儿,真是动了杀机,“分影百花掌”直接就是第二重的境界“千花百影”。

    方生才大惊,刚才不见的欧阳媚儿不但突然出现,而且全场都是欧阳媚儿的影子,一时间手足无措,只好,将刀对着各个分影一直乱劈。可惜每一刀都是落空的,他跟本找不到哪个才是欧阳媚儿的真身。突然每个分身中,都有掌影劈出,越来越快,一片掌影逐渐凝成了一朵朵的花朵。数不清的花朵,纷纷落向了方生才。方生才,左躲右闪,挥刀迎击。一时间,狼狈不堪。心下冰凉,都说银魂是铁向北手下第一高手,这哪跟哪儿啊,这实力,恐怕铁向北也不过如此吧,砰砰,又是中了两掌,口中吐出一口鲜血。将刀挥的更快了,可惜,他一是轻敌,而是对方上来就是绝学,直接压制,他自己的刀法根本都没施展出来,现在完全是挨打的份儿。

    在满场的分影和漫天的花朵中,砰砰砰,身上又中了几掌,这几掌比刚才的几掌重了不知道多少倍,又是连续吐了几口血,刀终于变得慢了,“轰”一朵掌影凝成的花朵,印在他的前胸,“嗷”的一声惨呼,方生才被劈飞了出去,“分影百花掌??”空中的方生才惊呼。

    “不错,可惜啊,你知道太晚了。”银狐娇笑着说道,看都不看他一眼,转身杀入了黑衣人群中。

    “砰”的一声,方生才如断线的风筝般的身体,重重的摔在了边上的山壁上,内腑尽碎,全身筋骨尽断,连哼都没哼出来,直接了账……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