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冰雪令 第二十一章刘伶醉解千年愁 英雄气冲万古悲
    一个不知名的小镇,位于河北通往山海关必经之路上,小镇不大,然是扼住了交通要道,所以倒也繁华,吃住也一应俱全。“三绝医圣”雪晴等一行人,经过连日的奔波,到达了此处,一行人是又饿又累,得亏了雪晴的医术高超和灵丹妙药,众人的伤势基本都是好的差不多了,除了黑白无常因为受伤比较严重之外,恢复的有点慢,但是也好了七八成之外,其他人都和平常时一样了,但是经过好几日的连续奔波,没有好好的运行周天,打坐调息,所以每个人都看上十分疲惫和沧桑。

    “雪大侠,连续几天没日没夜的赶路,估计一时间神秘黑衣人也追不上我们了,我看大家都已经非常疲惫了,不如我们就这里找个好一点酒馆,好好吃他一顿,然后再找个客栈好好的休息一晚,明天天亮再出发可好?”“霹雳重剑”夏侯空问道。

    “现在应该是河北偏北的地界了吧,估计再有一两日,就可以到达山海关了,我们虽然没日没夜的赶了几天,但是我们没有马,一路上虽然也有用轻功赶路,但是怕遇到强敌,保存内力,轻功赶路的时间非常短,我倒是担心,还没到山海关就会被神秘人追上,所以,我觉得我们还是先找个酒馆,大家饱餐一顿,然后找个客栈,好好的休息两个时辰,运行几个小周天或者一个大周天,下午我们再出发。这里地势平坦,沃野千里,没有可供我们藏身之处,加之这个小镇,正是交通要道之上,人多眼杂,恐怕不是久留之地,出了山海关,到了关外,山多林密,便于隐藏我们的行踪,我们再好好放松休息吧。夏侯大笑,诸位,你们觉得雪某的建议如何?”雪晴看着夏侯空,又转身问大家。

    “雪大侠,虑事周全,就依雪大侠之意,我等没有任何异议。”众人齐声说道。

    “那好,我们就这么决定,先去找个酒馆。另外,夫人,我怕此地可能会有神秘人或者其他势力的耳目,所以烦请夫人,将‘穿云隼’放出,一旦发现有信鸽飞出或者飞进,即刻拦截。‘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失身’啊!古往今来,多少人是因为行事不够机密,才导致功败垂成,招来杀身之祸啊。!”雪晴转身对冰姬说道。

    “呵呵,好的,雪哥,不就是让‘穿云隼’抓个信鸽吗!你看你又开始文绉绉起来了,还能扯出那么多大道理,你真是个书呆子!”这么多天了,冰姬难得露出笑容。她这一笑,气氛顿时轻松了好多。

    “哈哈,夫人又在取笑我了,当年你不就是喜欢我这个书呆子吗?哈哈,”雪晴也难得爽朗的笑了起来:“二老,麻烦二位,周边巡视一遭,如有其他势力的耳目,立刻拿下,别伤了他们性命,打晕或者点穴放倒就行。”

    “是。”二老领命转身而去。

    一行人朝小镇中心走去。走到了一家最大建筑,乃是一座两进的院落,前面是酒馆,后面是客栈,一个迎风招展的招牌上写着“刘伶醉”另一个招牌上写着两个字“客栈”

    雪晴一见大喜:“就这家吧,看来,这酒馆的酒应该不错,‘刘伶醉’乃天下名酿,我们有口福了啊。”

    “地狱刀客”李长阳为人很是粗矿豪放,为人不拘小节,可惜识字不多,只要有酒便喝,因此不识“刘伶醉”这名酒,也没喝过。看着兴奋的雪晴,一头雾水,好奇的看着雪晴。

    “哈哈,李兄,我知你也是个好饮之人,难道不识‘刘伶醉’?人道我是‘三绝医圣’,书,剑,医,三绝,其实,在我众多的喜好中,茶是第一,酒是第二,其次才是书剑医。难得在这偏远小镇,竟然会有如此佳酿,难得啊!难得啊!还好几天没过酒瘾了,今天可要好好的打打酒虫了。”雪晴看着李长阳,笑着说道。

    “雪大侠,来来,快和我说说这‘刘伶醉’,看你兴奋成这样,应该是好酒了吧,快说说。”

    李长阳急不可待的说道,求知是每个人最大的欲望,果然不假。

    “‘刘伶醉’乃是天下名酿,更是河北第一名酒,传说中,晋时有名的‘竹林七贤’之一的刘伶,到河北徐水访友,这个朋友名叫张华,张华以当地的名酿招待刘伶,刘伶饮后大加赞赏,并乘着酒兴作诗。后来,刘伶因为这个酒,竟然赖在河北不走了,天天饮之,日日大醉,连续有三年,最终有一日醉死在遂城。后葬于徐水。这个酒因此得名‘刘伶醉’。传说中,刘伶醉系用优质高粱、大麦、小麦、大米、小米、糯米、豌豆等七种粮食为原料,取太行山下古流瀑河畔之甘泉,采取最古老的技艺进行酿造,又以张华村,也就是刘伶墓所在地的芳香泥土封窖,经过发酵陈酿而成。此酒酒香浓郁,醇厚甘冽,是为酒中极品啊!如果,今天这个小店中如有二十年以上的陈酿就完美了。我们就可以真正的一饱口福了。哈哈。”雪晴笑着向众人介绍。

    此时二老也赶了回来,并未发现异常,也听的是如痴如醉。

    “啊?”这些江湖中人,

    哪个不是一方豪杰?又有哪个不好杯中之物?被雪晴这么一说,众人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尤其是来自于“阎罗殿”的“黑白无常”和“阴阳双判”兄弟,川中不乏好酒,更是酒中饿鬼。除了四川的好酒,四人还未尝过其他名酒,此刻更是期待万分。

    一行人缓缓走进店中,小二是个机灵之人,立刻将两张桌子拼在了一起,大家互相谦让了一番,最后雪晴还是推诿不过大家,只好和夫人坐了主位,其他众人分坐两边。小二一看那么多人,心想肯定是个大生意,满心欢喜的一阵忙活,给每个人斟了茶。

    “客官,您需要什么,尽管吩咐在下,小的为您效劳!”小二满脸堆笑的问道。

    “小二,你这店的招牌是‘刘伶醉’,想必店内是有着天下的闻名的‘刘伶醉’好酒了,不知道,你家店有多少年的陈酿?可是正宗?”雪晴问道。

    “客官,我家的酒保证正宗,我家店主,就是张华村的人,这家小店已经开了三代人,所以客官大可以放心,酒绝对没有问题,连封酒窖的土都是张华村的。我们这里有五年,十年,和二十五年的陈酿。不知道客人要哪一种?”小二拍着胸脯说道。

    “二十五年的?”雪晴和众人的眼睛都放光了,“好好,快快,先来十坛二十五年的陈酿。另外有什么好菜,一起上来!”雪晴大喜,说道。

    “十坛?客官,二十五年的‘刘伶醉’可不便宜啊,要三两银子一坛啊,要不几位来个三坛二十五年的,再加几坛十年的?”小二再店里也快十年了,从来没见过一下要十坛二十五年的‘刘伶醉’,三十两银子足够一个普通庄户人家吃用三四年了,小二瞠目结舌的说。

    啪,雪晴将一锭金子,放在了桌子上,约十两上下,“小二哥,你看这个够了吗?”雪晴笑眯眯的看着小二说道。

    小二的眼睛都直了,长这么大,还是第一见到十两重的金子,呆了一会儿忙道:“够了,用不了这么多,就是把全店的好菜都上了,也用不了这么多啊。客官,这个我们小店可是找不开零啊。”

    “今天我们如果吃高兴了,喝高兴了,剩下的不用找了,都归你如何?”雪晴依然笑眯眯的看着小二说。

    小二一阵眩晕,差点摔倒,差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好嘞,小的,这就去安排。”说完,欢天喜地转身去了。

    不一会儿功夫,十坛二十年五年的“刘伶醉”摆上了桌子,同时,估计整个店的好菜也都上来了,摆满了一桌子,乡村小店,也没什么山珍海味,但是却也十分丰盛,卤牛肉、酥鱼、焖肉、烧鸡等等,看上去令人食指大动。

    啪啪啪,众人各自将眼前的酒坛的泥封拍去了,打开了木塞,瞬间,酒香四溢,整个店内外都飘着浓郁的酒香。香飘十里可能是过了,但飘半里是肯定没问题的。

    雪晴和众人各自将自己碗倒满,雪晴举起碗说道:“雪晴连累各位了,于心难安,今天就借这一碗‘刘伶醉’敬各位英雄,感激众位英雄舍命相救,我铭记五内,若能脱险,日后诸位但有驱使,我必当以命相还,各位英雄,就请举起碗,我们干了。”雪晴这番话说的豪气干云,英雄无比。说完,端起碗,一饮而尽。

    众人回道:“雪大侠,客气了。”也端起碗一饮而尽。酒一入口,雪晴和众人顿时觉得,醇和无比,酒香浓郁。纷纷暗自赞叹。就连黑白无常和阴阳双判也觉得此酒绝不差于川中美酒半分。

    “好酒,好酒,不愧是传承千年的‘刘伶醉’啊,既可以溢出皇家金樽,也能盛满农家粗碗,好酒就是好酒,雪晴此刻书生气质显露无疑,一杯酒下肚,豪气顿生,一扫连日来的颓废,诗兴大发。

    “酒入喉,解千愁,策马忽过北邙丘。月如钩,忘清忧,逐流直到南岸州。”雪晴安逸了十多年,突遭大变,多日以来,总是想起死去的众位仁和堂的弟子,一时间失落惆怅,陷于了深深的自责当中。又为了能见到十三年未见的儿子,日夜奔波,几乎失去一代大侠宗主的风范,如今一杯酒入喉,瞬间满血,果然人是英雄,酒是胆啊。

    “杯汝前来,老子今朝,点检形骸。甚长年抱渴,咽如焦釜;于今喜睡,气似奔雷。汝说刘伶,古今达者,醉后何妨死便埋。”气势恢复之后雪晴一发不可收拾,又吟起了辛弃疾的《沁园春.将止酒》。

    众人看着雪晴诗兴大发,豪情万丈,与前几日简直判若两人,纷纷受其感染。一时间也是壮志满满,气势如虹,不由得鼓起掌来。

    “啊!”雪晴听到掌声,突然意识到自己有点失态了,脸一红:“不好意思,雪某失态了,让各位英雄见笑了。”

    “哎,雪哥,你平时温文尔雅,但是每次只要遇到好酒,你就原形毕露了,立刻变成另外一个人,无论你读多少书,练多少字,你还是变不成一个文人,依旧是江湖草莽啊!咯咯咯。”冰姬笑了,冰姬与雪晴何

    其相似,这些日子以来,心情一直都是沉甸甸的,难得展颜一笑。如果不是惦记着多年未见的儿子,恐怕也早已经心念俱灰,怕是会和雪晴一同战死在仁和堂了。

    “哈哈,我本就是江湖中人,和众位英雄一样,都是热血男儿,我也不稀罕做个文人秀才。有道是‘百无一用是书生’,诗词歌赋非我意,仗剑江湖是所愿。孤灯提双刀,漂泊我自傲。这才是侠客本色啊!”雪晴笑着说。

    “好!好一句,孤灯提双刀,漂泊我自傲。雪大侠这不是说我吗?哎,咱们这群人,可就我一个人用的是刀啊!哈哈。”“地狱刀客”李长阳面有得色的说道。

    “哎哎哎,老李,你真不要脸,雪大侠说的是侠客情怀,什么时候说你了,再说了,你分明提的是一把破刀,而人家雪大侠说的是提双刀,你脸皮真够厚的啊,这也能往自己脸上贴金。哈哈。”“霹雳重剑”夏侯空对着李长阳笑着说道。

    “哈哈哈哈”众人一阵哄堂大笑。

    “老破剑,你说谁呢!雪大侠分明就是说我,不信你问雪大侠,雪大侠,你是说我吧!”李长阳故意装着糊涂,转头问雪晴。

    “必须的,肯定就是说你,想你‘地狱刀客’不顾自己安危,救我等与生死之间,和众位英雄都一样,皆是侠义之士,义薄云天,盖世无双的英雄好汉!”雪晴郑重地说道。

    “雪大侠,谬赞了,我们几乎都是受过您的活命之恩,道义所在,义不容辞。”“阴阳双判”抢着说道。

    “是啊,雪大侠,如果当年不是您出手相救,恐怕我这把破剑和老李那把破刀,早已经随着我们两个入土为安了。”夏侯空也一本正经说。

    “人因群分,物以类聚,这话说的果然不错,今天雪某非常高兴能有这么多的江湖豪杰为友。再看看金算盘祁天镇之流、赶尸派魏通天之辈,都是堂堂的一代宗师,却都是因为利益或者是其他的原因投靠了神秘组织,与整个江湖中人为敌,意在铲除异己,一统江湖,不顾自己的身份,甘当鹰犬,哎,雪某羞于与他们同是名列天下十大之内。可如今呢?天下十大就是个笑话,这神秘组织随便来了一个高手都能碾压我们,我看他们的身手,绝不在三笑大师和一哭道长之下,或许,还未露面的高手还在他们之上,我们现在的处境可是危险万分哪。我真是怕连累了各位啊。”

    “雪大侠,我李长阳是个粗人,但凡知道一点,面对强敌和危险,只要我们不失侠义本色,敌的过又如何?不敌又如何?我们闯荡江湖多年,堂堂七尺男儿,宁可站着死也不跪着生!大不了鱼死网破,头掉了也不过是个碗大的疤呀,现在我和那把破剑,是跟定你了。水里水去,火里火去,你反正是别想赶走我们!”“地狱刀客”李长阳生怕雪晴赶他们走,急忙说道,而且一副舍我其谁的气势。“夏侯老鬼,我说的对不?”

    “对,雪大侠,你可不要想赶走我们!”夏侯空回的斩钉截铁。

    “雪大侠,我们兄弟和黑白无常兄弟你就更别想了,再说我们更无处可去,赖也赖着你了。”“阴阳双判”崔无命和崔无生更为决绝。

    “不错,我们两个小鬼更难缠,也缠住你雪大侠了,如果真的在劫难逃,我们兄弟愿意和雪大侠同归地府,好歹不说,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到了下边,也许,真正的阴差也要卖我们阳间的判官和无常几分面子吧,有我们四人在的话,也好有个照应。”黑无常王缺一番话说的众人均是动容不已。

    “好!宁肯站着死,也不跪着生!既然众位好汉如此说,我就不再赶大家走了,我们一起同生共死!神秘人武功再高!也许逞的一时之凶,到最后,我相信终究邪不胜正。如果真的我们逃不掉,大不了和他们硬拼。相信他们除了一两个高手之外,以我们的实力!肯定也可以让他们伤亡惨重!”雪晴义正言辞的说道,眼中充满了坚毅。

    “好,一言为定!”众人一齐说道!“今朝有酒今朝醉!我们喝!”“地狱刀客”豪迈的说道。说完,端起眼前的酒,咕嘟一口倒了下去。

    “喝”众人也纷纷端起碗,豪饮起来,一顿风卷残云,将一桌子菜吃了个精光!连日来只吃干粮,肚子早就吃不消了,这一顿吃的几乎撑破了肚皮,但却有点意犹未尽的意思。

    “小二,钱够吗?给我们准备一下客房!我们休息几个时辰就走了,不过夜,钱不够,我再给您。”雪晴对店小二说道。

    “客官,够,足够了,您这说哪里话,您给的钱,你们再住一个月都用不掉啊,走,我带几位去休息!”店小二也是个实在人:“您几位好好休息,我将茶备好,等众位爷,休息好了,就给您端来。您喝了那么多酒,醒后,肯定口渴!”

    “如此甚好,小二费心了!”雪晴一出手,又给了小二一锭约十两的银子。小二推脱了半天,这才收下,领着一行人去客房休息……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