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冰雪令 第二十二章修罗刀居心叵测 枯竹剑亦怀鬼胎
    小镇以北约八十里的官道旁边的一座小山上,官道周遭地势都比较平坦,唯一的比较适合伏击的地点,就是这个小山丘了。一个年约四十多的男人,问周围的属下道:“雪晴一行人应该到了吧?”

    “启禀门主,前方二十里处,我们设了暗哨,目前还没有任何消息传来。”一名黑衣人笑着说道。

    “还叫门主,记住,从今后修罗门这个称号已经不存在了,叫堂主!”原来这个中年人就是江湖中鼎鼎大名的“修罗血刀”罗非花,他立刻纠正手下道。

    “是,堂主。”手下的黑衣人惶恐的说道。

    “呵呵,手下人叫习惯了,以后我一定严加训斥,还望护法大人不要见怪啊。”罗非花转身笑着对身边一个枯瘦的黑衣人说道。这人正是四君子剑之一的枯竹剑。

    “罗堂主,不必介怀,老夫没那么小气,其实,我们兄弟四人忝为四大护法,名义上高你们几个堂主一级,但却属于闲职,具体任务的执行还是要以你们各个堂为主,我们只是协助,所以你不必对老夫那么恭敬,就当我们是平级好了,平时没人时我们还是以兄弟相称吧。而上面还有四大长老,那才是实权人物,尤其大长老,权限还在两个副门主之上。以后遇到可是要恭敬啊。另外还有三大供奉,单数属于绝对的客卿身份,不管任何杂事,地位更高,跟外门主差不多,都是总门主最为倚重的绝世高手。总门主对他们四个那是相当的尊重,尤其是外门主,几乎和总门主平起平坐,如有应对可要小心在意啊!”枯竹剑说道。

    “好的,谨遵四护法之命,那我以后就和四位护法兄弟相称了,哈哈,以后还望四位护法在各个长老面前多多美言啊,武学上,还望四位护法和长老们多多指教啊!”说着,罗非花,掏出一张银票,恭敬的递给了枯竹剑:“这是天宝号的银票,兄弟的一点小意思,还望三护法别嫌少,更别见外!”

    枯竹剑一看,十万两,眼睛直冒光,于是接过了银票,说道:“罗堂主,太客气了,这怎么好意思啊,真的是受之有愧,却之不恭啊,我先代我几位兄弟收下了,罗堂主的意思我也明白了,以后我们兄弟四人必将尽力周全罗堂主就是。至于说指教武功一说,罗堂主太谦虚了把,也许,我大哥和二哥还能指点你一二,但是我和四弟,恐怕就指点不了你罗堂主了,据我所知,罗兄弟的修罗刀法,绝对不在雪晴的快雪剑法之下,江湖传闻,你在天下十大当中,排名在第三或者第四,以我四弟的剑法,对拼雪晴,虽然伤了雪晴,但是自己也受了一剑,由此看见,罗堂主的武功与我和四弟,相差不远,差的是内力和火候而已,而内力的增长,只能靠年月累积或者天材地宝。所以我和四弟何谈指教你罗堂主啊。”枯竹剑眉开眼笑的说道。

    “呵呵,三护法,太谦虚了,据报,当时四护法如果不是轻敌,断断不至于受伤。不过我们还是低估了雪晴,他这人一向低调,江湖中人对他了解的不多,都说,三笑和一哭,所谓的天下十大里,并列第一,说我第二,阎罗殿赵长生第三,其他人都在伯仲之间,但因为雪晴曾经赢过云柳剑,所以推测他可能在第五和第六之间,如今看来,还是小看他了,他的实力很可能在赵长生之上。我并没有把握赢他。”罗非花依然恭敬小心的说道。

    “嗯,对了,你们这天下十大崛起的时候,我们都归隐江湖很久了,如果不是外门主亲自相邀,说是一起一统江湖,我们也几乎避世不出了,所以对你们这天下十大知之甚少,你说,三笑和一哭,是你们十大当中最厉害的?武功比你如何?能高出多少?。”枯竹剑好奇的问道。

    罗非花神色一凛说道:“三护法,恕我直言,这三笑和尚和一哭道长,虽说和我们同列天下十大,但是,据我所知,我们几个和他们两个不是一个级别的,他们分别被誉为少林和武当百年内第一人才,各自在宗门中潜心苦学,韬光养晦都有二十多年,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他们的武功,恕我直言,虽然您是江湖前辈高人,如单对任何一人,也未必能胜,但这二人一向‘焦不离孟’如遇到二人,前辈万不可轻敌,如果真的要拿下二人,就算寒梅护法出手,也难保万全。所以三护法,您千万不可轻敌,别把他们二人当成我和雪晴这样的天下十大。”

    “嗯,他们两个的武功有这么高啊!少林,武当果然是底蕴深厚啊,还好,外门主已经下令,由两个副门主亲自带队灭了少林和武当,免得以后再出现三笑和一哭这样的高手,与我们作对。可惜,少林虽然全灭,武当全部弟子包含掌门,却望风而逃,不知所踪。”枯竹剑也是震惊不小,但瞬间恢复了平静。

    “啊?少林被我们灭了?武当全派都逃了?”罗非花,只是个堂主,并非核心层人物,加之最近忙于堵截雪晴,消息闭塞,闻言吃惊不小。几百年了,江湖中总有崛起的大宗门,虽然敢称江湖第一,但是却从未有任何一个宗门去挑衅少林和武当,反之,无论怎么折腾江湖,对

    少林和武当都是充耳不闻,少林和武当也是两眼一闭,不管不问,保持微妙的平衡。如今,却把两大门派,一灭一逃。罗非花心中的震撼可想而知。幸好自己加入了,而且两个门主的野心之大,也令他闻之色变。

    “不错,两个副门主,亲自带队,少林寺根本不可能抵御得了。知道两个副门主是谁吗?”枯竹剑问道。

    “烦请三护法告知!,我入门不久,也只是见过大护法。就深深折服了,决定加入了。两个副门主、四位长老,和三大供奉,我一个也没见过。再说,属下这个级别,不到开宗立派的那天,恐怕也是见不到本门的高层人物。”罗非花悻悻的说。

    “两个副门主,就是总门主和外门主两个人的弟子,武功嘛,恐怕和我大哥不相上下吧,在长老和供奉们之下,但是却深得信任,在门中的权利也是不小,仅次于大长老。但这两个人不好说话,平时除了我大哥,连我们三个也不放在眼里,如有他们两个的命令,必须小心应对。”枯竹剑收了罗非花的那么多银子,自然不能白拿,多少要回报点什么。

    “谢过三护法提点,属下知道了,咱们门中果然是高手如云啊,实力深不可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次两个人任务,魏通天那边还好,他带着我的手下,化骨刀方生才,率众打援,比较轻松。因为丰如意根本不会亲自前来,肯定坐守自己的老巢,能派出的也就是手下的几个人,所以问题不大。而让我们堵截雪晴,却只有咱们两个人,实话说,我心里一点底都没有,纵然三护法武功高强,远在雪晴之上,但是雪晴身边的三奇四怪,两人足以抗衡任何除了三笑一哭以外的十大高手,金算盘祁天镇也只是他们拼了个两败俱伤,‘阴阳双判’恐怕比这二老也只是稍逊了不到两成,黑白无常兄弟也是一流高手,‘地狱刀客’李长阳和“霹雳重剑”夏侯空的实力,比二老之高不低,当年我虽然胜了二人,但是也受伤了。况且,当时伤了二护法的两个活物究竟是什么,我们到现在也不知道。就算三护法您武功再是高强,恐怕也是双拳难敌四手。所以我们对这次堵截,一点信心都没,怕是让我们两个当炮灰。您说,如果雪晴一行真要死拼,我们怕是要两败俱伤啊。”罗非花觉得的没信心也没实力堵住雪晴一行。

    “这次是明显安排失误了,但是任务已经下达,本来以为我二哥的毒解了,和我四弟率众先是一路追杀,让雪晴一行狼狈不堪,有了一定的伤亡,我们再在前面堵截,收个渔翁之利,捞个大功,好在开宗立派那天让你我也张张脸,所以我大哥极力安排了我们两个,我大哥也是一向把你视作心腹之人,因为你也是他亲自带入门中的,谁曾层想到,那毒性超级猛烈,我二哥一时间,余毒清不了,非但没有追杀,而且还耽误时间,我们这才由捡便宜变成当先锋,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枯竹剑也是非常懊恼。

    “那我们怎么办?还请三护法指点迷津,不堵截吧,门规可不是闹着玩的,真是堵上了,恐怕真要拼起来,你我别说功劳了,能不能全身而退都是问题。至于我们带的这些,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唉,进退两难啊!”

    罗非花老奸巨猾,这皮球踢的真的满分。

    “这样吧,我们预料的雪晴肯定是走这条官道,肯定是不会错,但是这条路到现在没有动静,我们说雪晴江湖经验老道,心智过人,怕官道有埋伏,肯定走的是另外一条山路,我们怕是错过雪晴一行,于是我俩就率众去山路堵截了,这样,我们不就是正大光明的错过了吗?然后我们再等不到,以为雪晴还在后面,所以就沿路往回追,直到与我二哥他们会合,再一起追赶雪晴,雪晴一行人没有马,肯定会被我们追上,我们不就能将功补过了吗?罗堂主,你觉得可行否?”其实这个枯竹剑被罗非花一说,心里也没底,赶紧借坡下驴的说道。

    “三护法这主意不错,即避免了我们与雪晴鱼死网破,又在后面的追杀中,立下奇功,说到底,歼灭仁和堂虽然是一波三折,但最终还是四位护法之功啊。高啊,实在是高!属下佩服!”罗非花巴不得呢!刚入门派,一点好处没捞到,还贴上了自己原有的宗门,罗非花才不愿意做这赔本的买卖。”

    “对了,三护法,这样最好,由此一来,魏老鬼他们解决了援兵,如果回来的太快,我们还没追上雪晴一行的话,就变成了先锋,哈哈,这下够这老小子喝一壶的了。这老小子一向与我不对盘,吃个亏也好。”罗非花一想到,魏通天如果提前遇到雪晴,心里就憋不住笑。

    “哎,罗堂主,我们都是一门中人,还是要同心协力,与我二哥四弟会合之后,必须加快速度,绝不能让魏堂主陷于险境,好歹不说,他也是一方堂主,如果折损了,恐怕我大哥也吃不消责罚。我们还是留着以后再算计他吧!”枯竹剑劝道。

    “那是,那是,一切听从三护法的。”这罗非花也是歹毒之人,现在就推了二五六,一旦出了任何差错,都是枯竹剑的错。

    “好了,我们现在就出发吧,别真遇上雪晴,那样,我们就躲不开了,走吧!”枯竹剑说道。

    “属下领命!”罗非花,一招手,一番交代,一行人,瞬间往另外一条山路赶去……

    不远处的草丛中,潜伏着一个人,伪装功夫绝对一流,就是罗非花和枯竹剑这样的高手都没丝毫察觉。看到众人走远了,站起来身来,施展轻功,往小镇方向飞奔而去……

    又过了两个时辰左右。雪晴一行人,饱餐一顿,又运功调息了两个多时辰,此刻,喝完了茶,收拾妥当,一行人出了客栈,正准备出发。

    “雪大侠,我对河北这一带比较熟悉,前面去山海关,有两条路,一条是官道,平坦易行,我们为了掩人耳目,可不必直接走,沿着官道不远处,继续前行就可以,如果遇到伏击,可以有路可逃。另外是一条崎岖难行的山路,如遇伏击,基本上无路可逃,只能死拼,我们走哪一条?”夏侯空问道。

    “神秘人知道咱们没有马,走的不快,后面的追兵肯定是骑马沿官道追我们,他们料定我们肯定会被逐渐追上,不敢走大路,认为我们肯定走山路,那么在山路设伏兵,肯定能堵住我们。这是以常态论之。但是兵不厌诈,我们能想到的,神秘人也能想到,所以我认为他们肯定反其道而行之,山路上不会有埋伏,反而会在大道设伏,因此我们走山路才是对的。”雪晴分析的绝对正确。丝丝入扣,他怎么也想不到,罗非花和枯竹剑,各自有自己的小算盘,这个决定,怕是辜负了罗非花和枯竹剑的一番苦心了。

    “嗯,雪大侠,你说的很对,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我们就听你的,走山路反而更安全!越危险就越安全,至理名言啊!”夏侯空连连点头称是!

    “那好,我们出发吧,”雪晴一行人往镇子外面走去。

    刚走到镇子外面,还没到岔路口,只见一人沿着官道飞奔而来,速度之快,轻功之高,令人叹为观止!

    “有敌人?”雪晴一行停下了脚步,小心戒备着。

    来人速度很快,很快到了雪晴一行人面前,突然,来人单膝一跪,当头便拜!“敢问可是雪大侠?”

    “正是,这位兄弟是?快快起来!”雪晴连忙扶起了来人。

    “雪大侠,我是如意坊在山东秘密联络点的负责人,江湖人称‘鬼影’的孔小通。来人起身答道。

    “啊?”众人皆是一惊,“鬼影神踪,无处不通”孔小通,江湖中轻功第一,打探消息第一,非常神秘的一个人物,江湖中几乎没有几个人见过其真面目。竟然成了丰如意手下之人?看来这丰如意果然是底蕴深厚啊!

    “原来是‘鬼影神踪,无处不通’孔大侠,快快请起,雪某可当不起孔大侠如此大礼啊!”雪晴也是吃惊不小。”

    “雪大侠,不必客气,我是丰坊主手下,令公子和我家小姐已经定了亲事,岳父都叫了,所以,就是我的少主,那么,雪大侠就是和坊主一样,也就是我的主人。所以,受的我此拜!我接到坊主的飞鸽传书,要我们密切注意神秘势力和仁和堂的安危。可惜仁和堂之变,事起肘腋之间,加之神秘组织事先没一点征兆,所以我们一点准备也没,等得到消息,再去仁和堂也就晚了,另外,以我轻功虽然不错,伪装和打探消息尚可,但是武功却是不行,去了也是白搭。所以心中很是愧疚,从雪大侠安全撤出之后,我就追上了雪大侠,并赶在雪大侠之前,一路探听雪大侠前行之路的消息,始终在您前面百里左右,一旦发现情况,我就能回身示警,所幸的是一路并没有敌情,直到今日。”鬼影说道。

    “辛苦了,孔兄弟。”雪晴大为感动!连续几天都是这个江湖人称打探消息第一人的在给自己探路,自己却一无所知。

    “孔兄弟,如今你现身前来,肯定是前路有变吧!”雪晴忙问道!

    “敢问雪大侠,是否选择了山路前行?”鬼影急忙问道!

    “不错,孔兄弟如何得知?真是料事如神啊!”雪晴回答。

    “哎,本来雪大侠料事如神,罗非花和神秘人等正在大路设伏,雪大侠如果选择山路,刚好躲开危险。”鬼影说道。

    “罗非花?这小子真不是好鸟,还真投靠了神秘组织,他这人和祁天镇本来就是一丘之貉。本来就想到如果他投靠了神秘组织,在河北一带阻击我们的大概是他,哼,果然是这江湖小人。”雪晴一脸不屑地说道:“那孔兄弟前来报警,莫非有变?”

    鬼影将偷听到的,罗非花和枯竹剑的对话,学了一遍,又将他们的决定重说了一次。

    “啊??不是吧,真的是人算不如天算。”雪晴也没想到罗非花为了保存实力,玩了这么一出。众人也是哭笑不得,堂堂的,曾经的“修罗门”门主,一代宗师,天下十大之一的罗非花,竟然是这么个货色。竟然为了保命和保存实力,不惜重金收买枯竹剑,搞出了这等花样……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