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冰雪令 第二十三章阔别相逢舔犊情 大爱无私父母恩
    “还好孔兄弟及时报信啊,否则我们阴差阳错,还是要硬磕罗非花啊,本来我算准罗非花肯定会在大路伏击我们,谁知道这个江湖败类,本来是堵截我们,却为了让自己的实力不受损,竟然反而躲我们,这真是出乎意料,由此可见,神秘组织并不是铁板一块啊,他们扩张实在太快,剿灭各大门派的同时,也收并了好多门派,因此实力虽然强悍,高手如云,但是却各怀算盘,以后我们也可以好好利用这一点。我感觉虽着神秘势力的崛起,应该还有很多门派被迫加入,那么这些门派随着我们力量的强大,也可以争取了,哪怕他们是‘身在曹营心在汉’也行啊。”雪晴心智过人,目光深远。

    “雪大侠,我们速度赶路吧,依照前天的飞鸽传书来看,追击你们一行的人已经出发了,也许我们早晚会被追上,但是,最好能往北走多远就走多远,同时我接到坊主的传说,第二波接应你们的人马也即将出发,所以,越早与少主汇合,越早与坊主的第二波人马汇合,我们实力越强,就会越安全,一旦到达木河城,就基本无虞了。我已经探查无误,到山海关以前,已经没有任何伏击了,所以事不宜迟,我们尽快出发吧。”鬼影说道。

    “好的,我们即刻出发。”一行人互相看了一眼,各自施展开轻功,往山海关方向沿官道疾驰,当先果然是鬼影孔小通,只见一道淡淡的身影,绝尘而去,虽然刚才已经奔波了那么久,但此刻仍然是遥遥领先。江湖传闻果然不假,即使是雪晴,也被他拉开了一段距离,后面紧跟着夏侯空了。而李长阳、三奇四怪,为了保护夫人,陪着冰姬奔在了最后,但也不算慢。虽然缀在后面,但也没落下太远……

    此刻,枫儿一行,也骑着马,沿着官道疯狂的往南疾奔,已经过了山海关的第二日了,为了早日接应到父母,枫儿一刻不舍得休息,什么叫心机如焚,什么叫母子情深,什么叫父子天性,此刻铁向北全部看在眼里,亲情毕竟是血浓于水,看的铁向北这个老江湖都非常动容,甚至都后悔自己没有结婚生子,瞬间都有了结婚生子的冲动。但是转头看了一眼欧阳媚儿,念头有转瞬即逝,这个义女虽然不是亲生的,但是却懂得知恩图报,而且冰雪聪明,以前对自己是忠心耿耿,自从认了义父之后,也是孝敬有加。想到这里,心里也释怀了很多。

    “枫儿弟弟,我们要不要休息下?我看贝儿妹妹快吃不消了。”银狐连续奔波了几日,一张俏脸也是风尘仆仆,她看着贝儿的脸色有点苍白,于是高声喊道。

    “吁!”枫儿一拉缰绳,“白云乌蹄”瞬间停了下来,枫儿嗖的一下跳下了马,急忙一跃到贝儿马前,小心翼翼的将贝儿扶了下来,“贝儿妹妹,你没事吧。累了吧!”枫儿看着贝儿脸色苍白,也是非常担心的问道。

    “枫哥哥,我没事儿,累还好,我吃的消。只是有点渴了而已,骑在马上也没法喝。”贝儿怕枫儿担心,急忙说道。

    “来,快坐下休息。”枫儿拉着贝儿的手坐到了地上,拿出了水囊,递给了贝儿,顺便将贝儿一把搂在了怀中:“贝儿妹妹,辛苦你了,快点喝吧。”枫儿非常心疼的说。

    这两人当众秀起来了恩爱,丝毫不顾及其他人还在场。

    此时银狐,也拿了两个水囊,一个丢给了孙无涯:“孙管事,你也喝点水,休息下。”

    又拿着另一个走到了铁向北跟前,“干爹,您老人家还吃得消吗?快喝点水,好好休息下。”

    铁向北知道银狐看着小两口亲热有点尴尬,所以才走到这边来的,于是接过了水,坐到了地上,喝了一口说道:“我这把老骨头还吃得消。媚儿啊,来来,陪义父一起坐坐。”银狐依言也坐到了地上。

    “媚儿,是不是心里羡慕了啊?”铁向北看的出媚儿的心思。怕她难过,于是陪着她聊天。

    “义父,没有,这是很正常的,毕竟贝儿妹妹和枫儿认识在前,我虽然也喜欢枫儿弟弟,肯定不会吃这个醋,而且现在看着他们两个人那么情投意合,我突然觉得我不应该横插一腿,有点于心不忍了。”银狐尴尬的笑了笑。

    “哎呦,我的宝贝女儿,这话说得可是言不由衷了吧,哈哈,你可瞒不过我,你这丫头,太聪明了,聪明的有时候连我这江湖老狐狸都差点被你骗过,你不仅仅是聪明,而且是有大智慧,明白‘夫不争,天下莫能与之争’的道理,义父相信,枫儿的感情会慢慢倾斜过来的,义父不但看好你,也相信你。”铁向北信

    心满满的说。

    欧阳媚儿转头看了一眼,依偎在枫儿怀里一脸幸福模样的贝儿,说道:“义父,我不想枫儿以后把感情倾斜过来,分我一点儿我就知足了,我打心里希望他还是多疼贝儿妹妹,贝儿妹妹很天真,也很可爱,我在心里也是把她当妹妹看待,也是真的疼她,一切顺其自然吧!。”

    “嗯嗯,媚儿你很聪明,但是你更善良,这才是最难能可贵的地方。虽然我没结过婚,但是我懂得,默默地守护才是最大的爱,但却是最艰难的付出。感情这东西,最是累人!关键是累心!所以你义父我啊,最怕麻烦,还是我一个人活的的潇洒,就是随着年纪变大,膝下无子,偶尔会觉得孤单,如今义父有了你这个女儿,人生没什么遗憾,也算完美了。铁向北有点感慨的说。

    “义父,你放心吧!我一定如对待亲生父亲那般的孝顺你老人家!你老人家经常说,不是你仗义出手,我也能脱险,其实不然,我当时‘千花百影’的境界还没到,如果不是您老人家出手,我恐怕真的要和他们同归于尽了。也就是从那时起,我觉得我第二次生命就是义父你老人家给的,从小我父亲就教我‘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而我也没什么能报答的,只好在飞鹰堡为义父效力,如今认了您当了义父,就可以顺理成章的尽孝道了!总算遂了心愿。”媚儿一番话说的铁向北很是感动。

    “枫儿哥哥,我休息好了,我们出发吧,我也很担心父亲和母亲的安危。”贝儿用蚊子一样的声音说道,她将父亲和母亲四个字咬的非常轻,非常轻,但是脸却已经羞的非常红,非常红。

    “啊!”枫儿被这突如其来的幸福,搞的有点懵,这幸福,这感觉,枫儿一阵天旋地转。“贝儿妹妹,你说什么?我没听清,你可再说一遍!”枫儿用热切的眼神看着贝儿说道。

    “滚!起来出发吧!”说着,贝儿用手揪着枫儿的耳朵站了起来,“媚儿姐姐,我们出发吧”!

    枫儿瞬间从天堂又跌入了地狱……

    “好!”媚儿也站了起来,准备出发。

    突然,海东青猛的飞了起来,还有敌人?五个人大吃一惊,暗自戒备!

    远处,一道身影,快如闪电,迅捷如风,飞奔而来,转眼间几乎都这速度,不管是铁向北和枫儿都露出了震惊的神色,都是自叹不如。枫儿正打算出手!

    “慢!少主且慢!”孙无涯急忙阻止了枫儿,“来的可是“鬼影神踪,无处不通”孔兄弟?

    飞影此时已经到了跟前,“孙管事吗?正是兄弟我!”来的正是鬼影孔小通!

    “孔兄弟,少主在此,快来拜见!”用手指了一下枫儿。

    “属下孔小通拜见少主!”鬼影单膝跪了下去。

    “请起!”枫儿双手一托,一股大力将鬼影托了起来。鬼影心下大惊,好浑厚的内力啊。

    “鬼影,你怎么来了?莫不是有什么情况?”孙无涯问道。

    “孙总管多虑了,雪晴大侠一行我接到了!”鬼影答道。

    “在哪里?我父母在哪里?”枫儿一下陷入激动和疯狂中,一把抓住了鬼影的手:“他们都还好吗?”

    “呶,少主快看,雪大侠他们来了!”鬼影用手指着,不远处,奔来的一行人说道。

    “雪大侠,少主在这里!少主来接应你们了!”鬼影对着不远处逐渐放慢速度一行人喊道。

    这一行人中,有两个人,闻声之后,脚步一个踉跄,差点摔倒。毫无疑问,就是雪晴和冰姬,虽然知道此行能见到十三年没见的儿子,但是没想到会这么快,两人都是激动万分,欣喜异常。

    两个人放慢了脚步,慢慢的朝前走去,“雪哥,我们能见到儿子了,是吗?她长的什么样啊?”冰姬眼中早已经是泪水奔涌了。

    “马上就能见到了,你自己看吧,估计像你!”雪晴此刻,眼中也是热泪盈眶。强自忍着。

    “十三年了,我们终于能见到儿子了!雪哥,我不是在做梦吧!”冰姬此刻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了,放肆的哭了起来。

    “好了,别让儿子笑话,你不是在做梦,哪怕是做梦,你也不会梦到会在这样的地方见到儿子吧。”雪晴连忙安慰着冰姬。

    众人此刻都停住了脚步,只有雪晴和冰姬两个人缓慢地向前走去。

    看着慢慢走来的两个人,虽然还是有点远,虽然人还是模糊的,但是一股莫明其名的亲切感瞬间包围了枫儿

    ,枫儿的眼睛湿润了,“父亲,母亲,爹,娘”这几个字对于其他人而言,再寻常不过,再熟悉不过了。但是对于枫儿而言,却实在是太遥远了,太陌生了。自三岁被师父抱走,到如今整整十三年了,父母的影子偶尔也会出现在自己的脑海,但却一直是模糊的影子,无论怎样努力回忆,都只是一个轮廓,如今马上就能见到父母了,枫儿心情的澎湃,可想而知。一时间都忘记了向前迎接!任由泪水在眼中打转!

    “枫儿哥哥,快去啊!”贝儿看着枫儿失魂落魄的样子,都急了,推了一把枫儿说道。

    铁向北、欧阳媚儿和孙无涯等人,都鸦雀无声,谁都知道,骨肉分离十三年再相逢,是多么的难得,是多么的重要。

    枫儿被贝儿推了一把,顿时惊醒,怀着忐忑,不安,激动,渴望等等复杂的心情也缓缓的迎了上去。

    一百步,五十步,三十步,近了,近了,越来越近了,在离大约十步的时候,枫儿停住了脚步。

    扑通,一声,枫儿跪了下去,磕了个头。

    冰姬一时心疼,正要冲上前去,却被雪晴一把拉住了。

    枫儿磕完了这头,站了起来,向前又走了一步,又跪了下去,扑通一声,又是磕了一个头,就这样,一步一磕头,走了九步,磕了九个头,终于倒了雪晴和冰姬夫妇面前。

    “不孝子雪枫,叩见父亲和母亲大人!”枫儿第九个头磕完,没有起身,任由自己的泪水,顺着双颊滚滚而下,枫儿武功虽高,毕竟才是个十六岁的孩子,十三年没有过母爱和父爱了,此刻见到了父母。心中的委屈可想而知。人虽再无声发出,泪水却没有再停住,打湿了双颊,啪嗒啪嗒,一滴一滴的落在了地上。

    此刻,雪晴和冰姬看着枫儿一步一磕头走过来,受完了枫儿的九个头。

    两人眼中,早已经是热泪滚滚而下,身体都不断地颤抖着。

    “儿啊,”冰姬撕心裂肺的喊了一声,“枫儿,是你吗?是你吗?可想死…娘亲…了!快起来,快起来,让为娘好好看看,看看我的枫儿长成什么样了。”冰姬几乎已经泣不成声,断断续续的说道。

    “枫儿快起来吧,让爹娘看看,我的好儿子长的像谁?”雪晴也是激动地双手颤抖着扶起了枫儿。

    “快,让娘好好看看我的枫儿。”冰姬双手捧住了枫儿的双颊,仔细的端详着泪眼婆娑的枫儿:“枫儿啊,你可想死为娘了,你知道吗,自你三岁走后,为娘无时无刻不在想你啊!你知道你娘是怎么过来的吗?”冰姬此刻看着自己的儿子,长大成人,一表人才,久别思念之情戛然而止,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嚎啕大哭起来。”

    “娘,枫儿也在时时刻刻想念你和爹爹,无数次努力去想象你们的样子,可每次都是迷糊的轮廓或者影子。我无论再如何,也都是这样的。”枫儿此刻也是一样,放肆的哭着,倾诉着十三年的骨肉离别之情……

    这一刻,天地仿佛静止了,时间也好像凝固了,连风都几乎停了……

    良久良久,这母子二人,才慢慢的恢复了一点正常,两人的眼睛都是哭的通红!

    “好了,夫人,枫儿,那么多英雄还等着我们呢,我们一家现在重逢了,以后我们再也不分开了,有的是时间给你们娘俩说话,对了,夫人,你看我们的儿子长的像谁?”雪晴一手一个,将娘俩一边一个,双双搂在怀中。

    “雪哥,我看咱们枫儿眉宇之间有你年轻时的影子,但是长的可比你帅气英俊多了。”儿是娘的心头肉,这话果然不假。

    “嗯嗯,枫儿长的像你多一些,当然比我英俊了,儿随娘,这话说的有道理。”雪晴用手摸了摸枫儿的头。

    “那肯定的,随我多一些,随我肯定比你帅了。”冰姬总算恢复了不少,破涕为笑。说着也摸了摸枫儿的头。

    枫儿自三岁后第一次被父亲搂在怀里,瞬间的安全感和温暖,涌变全身和全心,那种久违的幸福感,真的很好,很好,很好。

    父母亲每个人都摸了摸自己的头,那种天地间最简单,却是最深情的动作,舔犊之情,不言而喻。简单的动作却是隐藏着天下最无私的爱和关怀。

    这一家三口抱在一起已经很久,很久,三人都没说话了,就这样静静的相拥,但却此时无声胜有声。大爱无疆,大音希声,大象稀形,古语说的一点不假,真正的爱,是无私的,是无形的,也是无声的……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