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冰雪令 第六十五章哪个少年不钟情 谁家少女不怀春
    枫儿看着自己眼前的贝儿和媚儿,都如老僧入定一般的那么安详。但是枫儿却深知,不管是玄关的突破,还是内力的增长,都是极其凶险的,万一稍有差池,轻则经脉错乱,重则走火入魔,功力全失。所以此刻他一点也不敢大意,紧紧的盯着二人,生怕二人会有什么突发状况!媚儿也许情况会好点,毕竟生父是凤栖梧,一身所学,极为高深,肯定也有突破生死玄关的经验,但是贝儿就不同了,她本身对武学的兴趣也不是很高,又加之天真烂漫,善解人意。平日里只顾着玩耍,武学之道,不说荒废也差不多了。可能真动起手来,她可能比孙无涯还差上不少,枫儿尤其担心。

    贝儿和媚儿两人都知道突破玄关肯定会大汗淋漓,所以各自都是一件单衣在身,如今也如她们两个所料,的确是香汗淋漓,一则是丰如意这地下密室密不透风,二则,看来二人都是很吃力。枫儿看着单衣湿透的媚儿和贝儿的玲珑娇躯,又闻到了汗水打湿的脂粉混合着少女特有的体香,一时间有点心猿意马,怔怔的看着两人出了神儿。

    媚儿此刻丹田内,一股远超自己修为的内力,正在和自己原有的内力,相护碰撞,想要融合在一起。已经碰撞好多次了,终于,两股真气合二为一,冲向气海玄关,但是这第三重的“百花神功”哪里是那么容易突破?和枫儿师父对枫儿的悉心指点不同,虽然媚儿的生父是江湖中绝顶的高手,但是凤栖梧此人生性淡泊,不逐名利,因此从小对媚儿武学的监督和指点,比枫儿师父是差了很远,还好媚儿银狐之名不是虚的,自小就冰雪聪明,这才慢慢领悟了身法、掌法和剑法的精髓。但是对于内力的悟性,她就与枫儿相去甚远了。此时也到了天人交战的时刻,成败就在此一举。媚儿默默地紧咬着牙齿,额头上大颗的汗珠一滴滴的滚落,连娇躯都在微微的颤抖着,不断地用真气去冲击着气海玄关。

    贝儿此刻比之媚儿尤甚,脸色红的像绸缎,浑身上下几乎都被汗水湿透,头顶上隐隐冒出白色的烟雾。她毕竟内力尚浅,这一下几乎是连着要突破两层的“逍遥神功”,难度可想而知。枫儿看着贝儿玲珑的曲线,不由得想起了那日的轻轻一吻,虽然是浅尝辄止,但却令他一生难忘。那麻酥酥,甜蜜蜜的感觉仿佛就在昨天。现在看着贝儿红红的娇艳脸蛋,娇红欲滴的樱唇,枫儿觉得自己有点凌乱,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一种想冲过去,再吻一次的冲动。枫儿觉得丹田之内,仿似有一股火烧之力,再催促着他再去吻一下贝儿。但是他知道此时却万万不能这么做。连忙单运起寒冰神功,将几乎沸腾的欲 火压制了下去,但滋味也不是很好受。

    枫儿觉得自己要分散点注意力,转眼就去看了媚儿,这一看,枫儿暗叫一声不好,早知道还不如不看。媚儿现在人如其名,媚态比之贝儿有过之而不及,本来媚儿的体态

    就比贝儿略显丰腴,年龄也长了贝儿四岁,正是如花似玉的年纪,加之媚儿的性格又比贝儿开放,因此贴身的衣物也更单薄,领口更低了些,现在媚儿的贴身衣服的第一个扣子不知道怎么开了,虽说算不上酥胸半露,但也是春光乍泄,香汗也早已打湿了云鬓,还顺着耳边渐渐流入香颈,蜿蜒而下……媚儿的嘴唇比贝儿稍厚那么一点点,虽不是像贝儿般的樱桃小口,但是唇形却更加诱惑,高挺的鼻梁,雪白的肌肤,沁人心脾的幽香,无论是哪一点,都让枫儿几乎不能把持自己,恨不得冲上去,抱着媚儿先乱亲一通。

    枫儿此刻也是大汗淋漓,努力克制着自己,不知不觉中将神功提到了第三重,用寒冰之力压制着逐渐翻腾的欲 火。把眼睛闭上了,想着不看就好了,谁知道闭上之后,满脑子都是媚儿和贝儿的影子,一个娇小可爱,一个风情万种,一个天真烂漫,善解人意,一个冰雪聪明,贤达体贴。一个如高山雪莲,洁白如玉,一个似空谷幽兰,芬芳迷人。两人各有着自己独特的美,也各有着自己独有的绝世容颜。枫儿觉得自己心里,如万蚁钻心,丹田内如沸腾之鼎。突然他还是觉得自己还是睁开眼好一点,于是立刻睁开了双眼,看着两人继续各自冲击着生死玄关,把自己的寒冰功力提到了四重,这才好受了很多。

    突然贝儿,重重地呼出了一口浊气,脸色逐渐恢复了正常,气息比刚才均匀多了,但是却没有丝毫睁眼的迹象,继续着自己的冲关。枫儿知道,贝儿才突破了第二重,更艰难的第三重还在等着她呢。

    枫儿又看向了媚儿,媚儿现在正到了最紧要的的时刻,丹田内,浑厚的内力,如黄河奔涌一样的一次次的冲向气海玄关,巨大的内息之力令她的娇躯一阵乱颤,额头之上,汗如雨下,不由得紧咬起下唇,这一咬下嘴唇,更显得娇媚无比,枫儿看的更加的意乱情迷,为了克制住自己,不由得狠狠的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让自己立刻清醒了不少。待自己稍微能克制一下自己的时候,枫儿从怀中掏出一件雪白的丝帕,走上前去,准备轻轻地为媚儿擦一下额头上如雨的汗珠。

    就在枫儿轻轻地为媚儿擦拭额头上汗珠时,不经意的低了一下头,完了,完了,枫儿暗自心中喊了一声。

    酥胸几乎尽收眼底,遂窥不得全貌,但雪白柔软的肌肤,可是看了清清楚楚,里面一身桃红的亵衣尽入眼底。枫儿不由得呼吸加重,大脑中一片空白。刚被压制下去的欲 火重新被燃起。

    “呼!”媚儿也重重地吐出一口浊气,缓缓的睁开了双眼,成了,成了,她心下暗喜。“百花神功”第三重终于突破了,自己身法,剑法,还有掌法都是武林一绝,唯独这内力,差强人意。在与内力深厚的绝顶高手对阵之时,有些力不从心,无论是身法和剑法,以及掌法的威力都是大打折扣,如今突破了第三重

    ,也有了近百年的修为,何尝不喜,媚儿自己认为,就是对方内力比自己高一甲子,真正的放手一搏,也不会疲于应付。毕竟生父凤栖梧传给她的都是江湖中的绝学。

    正高兴着呢,突然看到了站在自己眼前的枫儿,手里拿着丝帕,眼中带着欲 火怔怔的看着自己,媚儿有点懵,低头一看自己衣服,几乎全湿透了,再看看居高临下为自己擦汗的枫儿,瞬间什么都明白了,脸也羞的通红。慢慢的站了起来,把手指竖着放在自己的嘴唇上,示意枫儿噤声并跟着自己来。

    两人一同来到了隔壁的一间密室,媚儿满面娇羞的问:“枫儿弟弟,你怎么了?你又不突破生死玄关,怎么也满头大汗啊?咯咯咯!”银狐其实什么都明白,故意逗枫儿说道。

    “啊,没,没什么,只是有点热而已。”枫儿慌乱答道。

    “是吗?枫儿弟弟,你刚才为我擦汗,是吗?”媚儿笑着问道,一双眼却尽是勾魂之色,不断地挑逗着枫儿。

    “是,刚才媚儿姐姐汗如雨下,我只好帮姐姐轻轻地擦了下。”枫儿一看媚儿那勾魂的眼神儿,几乎把持不住自己。

    “嗯?那我睁开了眼,为什么看到你盯着我的胸再看啊!你看到了什么啊?咯咯咯,姐姐好看吗?”媚儿继续进一步挑逗着问道。

    “啊,好看!不不,我什么都没看到!”枫儿回想起刚才的一幕,欲 火又翻腾而起。

    “那你想看吗?”媚儿靠近了些,呼气如兰,对着枫儿说道。

    枫儿感觉自己疯了:“啊?”枫儿刚想回话,两片温润如玉的嘴唇贴到了自己的嘴唇之上。

    枫儿眼前一黑,一阵天旋地转,双手不由自主的搂紧了媚儿,嘴唇也迎了上去……

    突然枫儿觉得嘴里多了什么,原来是媚儿的一条香舌钻了进来,枫儿虽然有过一次和贝儿嘴唇的亲密接触,但却紧紧是浅尝辄止的。因为贝儿非常的羞涩躲闪,枫儿想进一步都没成功。而这次媚儿却热情主动,投怀送抱,香舌不断地在枫儿口中翻滚着,枫儿一种从来没有想过的感觉瞬间将自己紧紧包围,先是被动的吸 允着,而后却主动的反击着……

    对于媚儿而言,何尝不是呢?自己长那么大,还是第一次被男人紧紧相拥,而且是自己一眼钟情的少年,也何尝不是和枫儿一样,第一次这样,奇妙的感觉并不比枫儿差多少,贪婪的享受着这彼此热情的拥吻……两人一时间几乎都忘却了所以……时间仿似也已经停住……

    “门外无人问落花,绿荫冉冉遍天涯;

    况是青春日将暮,桃花乱落如红雨;

    东边日出西边雨,便是无晴也有晴;

    哪个少年不钟情?谁家少女不怀春?

    雨后寒轻,风前香软,春在梨花……”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