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冰雪令 第七十一章生死决一触即发 临战前唇枪舌剑
    “二弟你怎么跟长老说话的,还不赶快道歉。大长老我二弟啊,从小就是个直性子,你别介意。但是我们四兄弟还是以四位长老马首是瞻的。”残菊剑急忙说道。

    “嗯,道什么歉啊,二护法本来就没说错,如果当时那个叫雪枫的功力真有两百几十年的话,二护法是绝对不可能抵挡得住的。任平老弟千万别再提道歉两字了,看现在此子的功力虽然不在我四弟之下,但是我四弟的刀法堪称一绝,拿下他不是大问题,可是现在木河城已经有所准备了,我们本想进入木河城,直接攻破如意坊的计划怕是要落空了。”大长老破风掌徐不骄笑着说道。

    “大哥说的不错,这木河城楼以及边上的城墙上都被他们浇上了水,结成了厚冰,如镜面般光滑,根本无法落足,三丈余高,再好的轻功上去已属不易,如果没有更好的落足之处,便只能跌落下来,况且他们在上面以逸待劳,居高临下,袭击我们,我们根本无法登上城楼!”紫电刀红着一张老脸走了过来。

    “嗯,我们也看到了,四弟,你没事儿吧?”破风掌徐不骄关切的问道。

    “大哥,我没事,不过那小子的功力绝对不可小视,我当时在空中接他一掌,感觉此子内力浑厚,似乎绝对不在你我之下,如果不是后翻卸掉一部分力道,我恐怕还要难堪,这就是几位护法所说的雪晴之子吧。如果你们与之对敌,千万不可大意。”紫电刀脸上的轻狂之色已不复存在,换上了一副严肃的表情。

    “四位长老,如果雪晴和丰如意等人继续龟缩在城楼上,我们一时间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对付他们,这可如何是好?如果硬攻,恐怕付出的代价不会小。如果伤亡太大,还进入不了木河城,灭不了如意坊的话,我们怕是难以向外门主和总门主交代吧!”残菊剑任平担心的说道。他们四兄弟毕竟在雪晴手里吃过亏,所以此时显得小心翼翼。

    “副门主,你什么意思?”破风掌徐不骄老奸巨猾,立刻把难题扔给了副门主侯浩。

    这侯浩哪里是个省油的灯?不但心机深沉,而且喜怒不形于色。闻言说道:“此事还是单凭大长老做主,我虽忝任副门主一职,但毕竟还是个第二副门主,目前真正的副门主张不凡大哥尚在总门主处,我资历尚浅,另外家师这次特别严嘱,此次行动要我跟着四位长老好好历练,一切听从四位长老的吩咐,所以晚辈绝对不敢自专,还请四位护法定夺。”

    “四位长老,副门主,四位护法,我觉得雪晴和丰如意不太会一直龟缩在城楼上,虽然他们二人的武功不在您几位的眼中,但在您们隐世不出的时候,他们毕竟也是威震一方的人,名列天下十大,而且大漠太保铁向北也是个性烈如火之人,只要我们稍加言语刺激,他们肯定会下城楼与我们一战,但是即使战胜他们,我们也只能是丧其胆,夺其志,寒其心而已,想要一举夺取如意坊,或

    者进入木河城可能就要落空了,看他们现在的态势,是早就有所准备了,我们今天带的高手,不足以踏平木河城了,但是我们如果可以一战而胜,在江湖中肯定会不胫而走,那么我们对上也算有个交代了,不知几位意下如何?”罗非花小心翼翼的说道。毕竟和雪晴是一个时代的人物,彼此的了解都比较深一些。

    风雨雷电四绝和梅兰竹菊几人互相对看了一眼,然后一起纷纷看着胡浩。

    “晚辈没有任何意见,四位长老和四位护法拿主意吧!”侯浩说道。

    “那好,就依罗堂主的意见,不过由谁前去挑衅激怒雪晴和丰如意?”破风掌徐不骄问道。

    “这个事情,还是交由我和祁堂主去做吧!”罗非花自己出的主意,也只好硬着头皮去做了,但是还拉上了祁天镇做个垫背的。

    祁天镇一听此言,心里把罗非花的祖宗八代都骂了个遍,脸上却笑嘻嘻的说道:“罗堂主建功不忘记小弟,小弟心领了,在此谢过了!”

    两人一同动身往前走去,双双站在了城楼下。

    “雪兄,丰兄,怎么了?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胆小了,躲在城楼上不下来,连我这老朋友来了,也不下来迎接一下,怕是失了江湖礼数吧!”罗非花对着城楼上的雪晴等人喊道。

    “罗门主,哦,不对,现在应该叫你罗堂主才对!你罗堂主堂堂一代宗师,竟然去别人的门下当个堂主,我丰如意可真是看不起你了,就是当狗,也要当条好狗,别去当条恶狗啊!哈哈,雪兄,我说的对吗?”

    “对,对,丰兄所言极是,不过罗堂主可能就是喜欢这样,为了一个骨头,或者是为了怕当丧家之犬,只好去当一条温顺和听话的狗,去当一条摇尾乞怜的狗,哈哈!”雪晴和丰如意一唱一和的说。

    罗非花被这两人一番话说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脸红脖子粗的说:“雪兄,丰兄,你们今日虽然是敌人,但是古语说,君子断交,不出恶言,两位何必这样挖苦讽刺我罗某呢?”

    “雪兄,罗堂主说君子断交不出恶言,这话不假,但是我丰某人闯荡江湖十余年,一直没觉得罗非花是个君子啊,雪兄,你觉得呢?”丰如意一张嘴也是极为厉害。

    “嗯嗯,我也没觉得,真的没觉得。”雪晴笑着回道。

    “那么,我们和不是君子只是个小人的人断交,出出恶言,倒也不妨吧,哈哈!”丰如意继续嘲讽着罗非花。

    “不妨事,不妨事,一点都不会妨碍你丰大侠的侠名,反而丰大侠今日此话,必将流传江湖成为美谈。”雪晴的嘴那是更损。

    罗非花此刻恨不得一刀将两人劈死,但是奈何嘴上功夫比之雪晴和丰如意差了太多,被二人这一番左调右侃,心中的火已经窜的老高,但是真的没有语言去反击。

    祁天镇一看罗非花那个窘迫的样子,心中不

    由得暗骂,这不是自己找的吗?本来没你什么事情,却偏偏做个出头鸟,自己做也就算了,还他妈的把我也拽上,一起出来找骂,丢人现眼。现在好了,两个人像傻子一样站在人家脚下,还被人家连损带骂。你自己却无言以对,真是个废物中的废物。

    “雪大侠,丰大侠,你们两个也算江湖中成名已久的人物,怎么和小孩子打架一样啊,还没动手,先动起嘴来了?有失你们大侠风范啊!呵呵,真要是个大侠,有本事下来,我们手底下见真章,像个缩头乌龟一样,躲在城楼上,算什么本事啊!”祁天镇看着罗非花一副熊包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出言大声的喝道。

    “哎呀,雪兄,你看,有道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这句话真的不错啊,我丰某人的木河城今天不知道怎么了,是不是流年不利,这一条狗还没打发走,这又来了一条狗,这条狗好像被那条只会摇尾乞怜的狗还凶,不但会摇尾乞怜,还会呲牙咧嘴啊,弄不好这还是条疯狗吧?啊?哈哈!”丰如意看到胖胖的祁天镇出言不逊,立刻出言反击说道。

    “丰兄,我早就看到了这条狗,我本来以为是条哑巴狗,这一汪汪叫,我才知道,这不仅是条哑巴狗,还是条疯狗,还是你丰兄慧眼识疯狗啊,我佩服,佩服,丰兄不愧是纵横黑山白水之间的大侠,见识果然广博啊!”雪晴和丰如意相交多年,彼此熟悉,配合默契的说道。

    “雪晴,我知道你伶牙俐齿,我可能说不过你,但是你不想想你仁和堂死去的那些弟子们了吗?我可以明着告诉你,当晚死在老夫手下的仁和堂弟子没有五十也有三十。你难道不想给你的弟子们报仇吗?见了仇人竟然不拔刀相向反而躲起来,我真为你那些死去的弟子感到不值啊。怎么着,雪晴敢不敢与老夫一战?”

    “祁天镇啊,你真的不愧是一条疯狗。狗仗人势用在你身上真的是最适合不过了。如果没有你背后的主人撑腰,就凭你这跳梁小丑也敢到我木河城来。就你那两把刷子,听说被三奇四怪二老打的都口吐鲜血。怎么着,你这属狗的本性还没有改,记吃不记打啊。如果真想找打,我丰如意可以代我亲家教训教训你。但是这次我不仅要将你打的口吐鲜血还要满地找牙,好让你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同时也让你知道,家狗只能在家里狂吠,出来狂吠是要挨打的。就你那三脚猫的主人,恐怕是保不住你。”丰如意说道。

    “丰如意,你也不怕风大散了舌头啊。别躲在城楼上,就你那把破扇子老夫还没有放在心上。下来老夫让你三招。”祁天镇喊道。

    雪晴和丰如意交换了一下眼神,又回头看了看其余众人。大家都点头表示赞同。雪晴说道:“这一战早晚不可避免啊,既然这一战早晚不可避免,那倒不如由铁兄率领众位弟子守住城楼,我等众人下去开门迎战。”说完,领着众位英雄纷纷跃下。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