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荒古道 第六章 谋反
    崔巍抚摸着老道士赠予他的阴阳环,随着阴阳环在手指间缓缓转动,崔巍原本失落迷茫的情绪略微好转,也不知道真是它的功效还是心理作用。

    崔巍不知道抚摸到何时,只觉眼皮一沉,再醒来时,是被阵阵声浪吵醒的。

    “百姓都到齐喽,拜将台又要是喋血精彩的一天了。”蒋相一口饮尽牢中的早餐,那是可怜的一点米水。

    嘈杂喧闹的声浪此起彼伏,喝好声不绝于耳。

    “你,出来!”

    隔壁的犯人被一名狱卒押解而去,一身泥浆也难掩腱子肉的光泽。他,今日也登拜将台。

    “你们都出来列队站好,不要推搡!”

    陆续的狱卒走进来,将关押的犯人驱赶向拜将台登场的方向,那里,有刺眼的阳光闪耀。

    他们,就在那里,见证每个人都逃脱不了的宿命——战死或者脱颖而出!

    “嘶……”

    崔巍感觉眼睛刺痛,但是真当他跟随一行人来到栅栏跟前后,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大,场地太大了,透过地牢的栅栏看去,漫山遍野全都是人,人头攒动,声浪压过了所有的一切。

    在拜将台正中的位置,一片旌旗飞舞,华盖笼罩一方天地。

    崔巍听身边人小声说道,那里,是王上和王下八巨子观礼所在地!

    最最让人震撼到无以复加的是,庞大的场地中间,一头几十米高的巨兽此刻正在连连狂吼,巨掌横扫地面,飞沙走石,如果不仔细看,难以发现底下还有一个人,那便是和崔巍等人一样的——死囚。

    哗啦啦

    猿身河马状的脑袋,高几十米,四肢脖颈无一不被粗壮的铁链捆绑着,动静之间,铁链哗哗作响,偶有手掌横扫地面之时,飞沙走石,视觉效果极为壮观,引得台上观众哗然作响。

    台下竟连女子都不顾形象地大声吼叫,脖颈处因为用力青筋暴起,面红耳赤。

    嘭!

    犹如巨人擂鼓一般,只见那巨兽双拳自头顶狠狠捶下,场中那名囚犯瞬间被砸成肉酱,好似爆裂的西瓜,汁液横飞,捶了个稀巴烂。

    四野一片寂静,在短暂的沉寂后,爆发出的是更加强烈的喝彩声,似海浪一般,一重更胜一重。

    一个活生生的生命转瞬即逝,崔巍感觉那巨兽好似锤在了自己的心头上,呼吸都变得沉重起来。生命在这里,犹如草芥,没人会为你的逝去而感到不舍与遗憾。

    “这就是一场变态的杀戮,没有胜负对错,只有心灵与视觉的震撼,只是单纯为了满足他们心中所谓空虚的快感。”

    崔巍闻声看去,蒋相神情冷漠的看着场中的狼藉,刚才那句话,正是出自他口。

    “为什么会有这种地方?”崔巍不解,为什么有的人可以坐在观众席激情呐喊,有的人要身陷囫囵与巨兽厮杀,朝不保夕。

    蒋相转身看着崔巍,手指向旁边的一众死囚道:“你看看他们,他们有的是外族被那王上侵略征讨的遗民,有的是陪他征战沙场的老兵,有的是山野高人,只为了所谓的选拔将领,角逐最高的狗屁荣誉,逐渐演变成了今日的闹剧!”

    “这……

    ”崔巍语塞,“这样的意义在哪里呢?”

    场中再次爆发惊天吼叫声,原来,场中再次上场了两人,这次的巨兽换成了一只高六七米的大螳螂,全身色彩艳丽,犹如一朵鲜花绽开,煞是好看。

    但是那两把如铡刀般的前肢在阳光下泛着妖光,无不让在场的人相信,即使是鲜花,那也是会要人命的毒花!

    “魔花螳螂!”

    地牢中的人无不倒吸冷气,“传闻,这只魔花螳螂跟随王上南征北战,曾经仅凭它一己之力,就屠了一座城。”有人惊恐的说道。

    “场上的两人,有死无生!”

    场中两人连忙跑到兵器架上穿起甲胄,高举盾牌,看来他们也是听闻过魔花螳螂的凶名。

    但是一切都是徒劳的,魔花螳螂透明的双翼展开,身体犹如翩翩起舞的花瓣,两把雪亮的铡刀交错而过的一瞬间,两人的身体四分五裂,跟切豆腐一般,就连鲜血都还没来得及流出来就被魔花螳螂生吞了。

    魔花螳螂口中咀嚼甲胄的声音,变成了最为恐怖的死神召唤。

    崔巍瞠目结舌,那只魔花螳螂,简直就是杀戮的艺术,翩翩起舞之间连杀两人。

    就在崔巍还在出神的空荡,面前的栅栏缓缓打开,身后传来一股大力,崔巍被推了一个趔趄,再回头看时,栅栏关闭,地牢里的人们用一种悲悯的眼神看着他。

    哗!

    随着崔巍的入场,场中气氛再次被调动,崔巍甚至能听到有的人在议论他能在场中坚持几时死去。

    崔巍直感觉天旋地转,观众席上全是人,人山人海,声音如浪潮,振聋发聩。

    “杀了他!杀了他!”

    崔巍看着他们声嘶力竭的呐喊,他们竟然在盼望着自己被杀死,胸膛发闷,这是他未曾感受过的一种情绪。

    一袭凉风拂过,崔巍直感觉后背汗毛竖起,芒刺在背,迅速一个驴打滚狼狈不堪,再看刚才立身之处,伴着自己发丝在空中起舞的,正是魔花螳螂。

    那两把铡刀般的前肢好似两把嗜血魔刀,锋利无比,在阳光的照射下,崔巍能清晰看到上面泛着寒芒的倒刺。

    刷刷刷

    魔花螳螂连斩三刀,崔巍狼狈翻滚,虽然他自幼在大荒中生长,但是这等凶物,还是第一次见识,起身看刚才魔花螳螂挥斩之处,三道恐怖光滑的切口在大地上显现。

    崔巍一路窜逃,堪堪跑到武器架前,一个狗吃屎拾起散落的角弓,拈弓搭箭。

    嗖嗖嗖!

    上百斤的弓弦崔巍连连齐射,弓箭以刁钻的角度直面魔花螳螂的眼睛,口鼻,关节连接处。

    就崔巍这将弓拉成满月壮连连射箭的本事,就让观众纷纷叫好,要知道,上百斤的角弓拉满月一次不难,难就难在连射不间断,而且终于有能在魔花螳螂手底下抵抗一招半式的人出现了。

    魔花螳螂连连挥动前肢,将那极速而来的箭矢统统砍断,偶有漏网之鱼,也被它身体转动之间坚硬的外壳抵挡住,甚至箭矢不能在上面留下哪怕一丁点痕迹。

    满满一壶箭矢,崔巍一刻不停,全部射完。

    崔巍累的胳膊都快断了,

    但是却只是负偶顽抗,根本对魔花螳螂造成不了一丝一毫的伤害。

    崔巍用尽全身的力气,将一根长矛狠狠掷出,转身就跑。

    他可不奢望那长矛能对魔化螳螂造成什么伤害,只是希望能拖延时间,想到对策。

    心思闪动之间,崔巍暗叫一声不好,他只顾逃跑,没有注意到之前那猿身河马头颅的凶兽将场中捶出的坑洼,等反应过来时,竟然一个狗吃屎摔在了出场的栅栏处。

    嗡

    魔花螳螂动了,两道薄翼有节奏的振动起来,不见其升空,不见风沙走石之景,只见崔巍眼神竟然逐渐涣散、空洞,身体竟然如木偶一般,自顾自的朝魔花螳螂走去。

    魔花螳螂,也在一步一步的朝崔巍走去,那雪白的铡刀前肢,高高举起!

    “魔花螳螂,竟然将自己当成了有趣的猎物,根本不试图瞬间杀死自己,而是在戏谑!”崔巍意识还在,却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随着双方距离越来越近,拜将台四野一片死寂,全场的人都在观看一场捕食盛宴,只待那魔花螳螂的铡刀一落,这场盛宴的气氛势必会达到顶峰!

    魔花螳螂的前肢瞬间拔高,在到达头部最顶端时,瞬间落下,利刃在阳光下泛起一片耀眼的光泽!

    嘭!

    烟尘四起,乱石狂飞四溅!

    哗!

    拜将台上的众人纷纷起身,喝彩声,嘶吼声混作一团,他们知道,又一场毫无悬念的结果出现了。

    突然,声音戛然而止,一片死寂。

    就好比原本大声喊叫的人瞬间被扼住咽喉,生生将那声音掐断一般,甚是诡异。

    烟尘散尽,没有想象中的横尸,鲜血染尽拜将台的场景。

    拜将台底下,位于四个方位死囚通道的栅栏被破坏,一名又一名的死囚走入场中。

    伴随着兽吼声,原本猿身河马头颅般的怪物也冲出栅栏,朝着观众席连连狂吼。就连那魔花螳螂,竟然也掉转过身,直面观礼台正中方位。

    观礼台最顶端之上,人影乌压压一片出现,甲胄兵戈撞击声不绝于耳,他们的兵器,也正对着正中华盖所在地。

    那里,是王上和王下八巨子所在的地方。

    兵乱!生在乱世,对这种情景太过于熟悉了,看台人群顿时乱作一团,作鸟兽散。

    场中大乱,争相夺命而逃,推搡踩踏致死者数不胜数,甚至有被挤出数十米高台生生摔死的。

    场面一度混乱,哭喊狼嚎声不绝于耳。

    原来,魔花螳螂那一斩,并没有斩在崔巍身上,而是凶悍的将其身后的栅栏暴力破坏!

    只留崔巍失魂落魄的坐在那里。

    “小哥,我说你福泽深厚,今日不会死于此地吧?”老道士笑眯眯将崔巍扶起,神秘莫测的笑道。

    那魔猿手掌展开,蒋相大步踏上,魔猿很是乖巧的将蒋相放于自己的肩膀处。

    “王上!小爷今天为你送行的队伍,可还壮观!”蒋相朗声开口,声音之中,豪气冲天。

    那华盖之中无一丝言语,只有一道冲天的剑气纵横而出,劈向蒋相!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妙相〕〔给我一张复活卡〕〔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妙手妆娘〕〔明朝败家子〕〔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建造狂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