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荒古道 第七章 王侯将相
    一道无匹的剑气自那华盖之处横扫而出,横绝当场,霸道无比!

    魔花螳螂动了,双翼轻展,两把铡刀般的前肢随身体交替舞动,像它的名字一般,似魔花在空中翩翩舞动迎向那道纵横无匹的剑气。

    轰!

    魔花螳螂静静漂浮在蒋相身旁,被斩成两段的剑气去势不减,观众席被冲击的落石纷飞,墙面倒塌。

    自那华盖之处,走出一人,崔巍遥遥看去,一袭青衣,手持羽扇,风度翩翩。

    只见高台上那人羽扇扇动之间,众人所处拜将台四周隆隆作响。

    蒋相和那丑陋凶兽所在地四道石墙拔地而起,犹如海浪吞噬般向中间合拢,脚下地面瞬间化为一滩泥沼,惹得那凶兽连连怒吼。

    别的地方异象一样在发生,有大裂谷出现将众人吞噬,观众席山石滚落砸伤兵士不计其数等等。

    这一切,都是那台上一人之力所为。

    猿身河马头的凶兽暴吼连连,围堵它的石墙被它暴力砸断,但是奈何脚下泥沼的不断吞噬,让它的身子不断下陷。

    这惹得它更加暴躁,抄起地上的大碎石朝高台上那男子扔去,数十块磨盘大的碎石一时之间扑面而来。

    但是那青衣男子并不慌张,巨石即将迎头砸下之时,高台上竟然迅速汇集一大团泥沙,拔地而起,形成一堵沙墙,数十块巨石全部砸在上面,无一能突破防线的。

    “阿阿阿……阿嚏”

    一道狂风突然出现天地间,狂风席卷拜将台直冲对面高处观礼台,不论巨石、泥沼、大裂缝还是泥沙通通被这股狂风席卷。

    “哼!”青衣男子羽扇自面前一扫,狂风消散,一切全无。

    只留正摸着鼻子嘿嘿贼笑的老道士。

    “今来叔叔这改换山川地貌的本事越发厉害了,这要是放在两军交战之际,一人可挡千军万马!”蒋相哈哈大笑。

    崔巍听闻蒋相一说才知道,高台之上这青衣男子,正是王下八巨子之一,“纵观古往今来,六合八荒四海,唯吾独尊”的今来!

    “等等!蒋相叫他叔叔?”崔巍一愣,抬头看向端坐凶兽肩膀的蒋相。

    果然,那青衣男子一声苦笑,道:“小少爷,这好端端的拜将台观礼,又让你搅黄了。”

    “小犊子,今天你要是就留了这点后手,那你可死定了!”

    华盖大开,为首的紫衣蟒袍之人哈哈大笑而出,笑声震动的崔巍耳膜生疼,在他身后的,正是剩下的巨子和楚楚动人的女子王瑜。

    “呸!今天你们都是瓮中之鳖,一个跑不了!”蒋相大笑。

    “将相,别闹了。”王瑜秀眉微皱道。

    “战场之上可无父子,王上可是说过,强者才有说话的资格,弱者,只能跪地求饶!”

    “哈哈哈,好,不愧是我儿子,好一个强者弱者之分,那今天我就看看你翅膀到底有多硬!”王上哈哈大笑。

    ……

    “王上不是没有儿子吗?”崔巍小声疑问道。

    老道士挠着脑袋瓜子道:“谁告诉你王上没儿子呢?”

    崔巍看向蒋相:“他说的啊。”

    “对啊,你问王上的儿子王上有没有儿子,你猜他儿子说他有没有儿子?”

    “……”

    “他,就是王上唯一的儿子,名曰王侯将相。”

    “王侯将相。”

    崔巍正在发愣之际,只见王上大笑一声,转身看向神色冷漠的独尊,朗声道:“背叛王族者,该何处?”

    “斩。”

    一道无情的声音好似炸雷一般自高台响起,震慑了许多在场的兵士,全部愣在当场。

    “独尊动了!”

    场中有眼力强劲者大喊一声,声音之中透露着深深的恐惧。

    崔巍看去,高台之上的独尊样子渐渐淡去,而空中,独尊真身已然到了那凶兽面前。

    魔花螳螂极速而来,前肢交错挥舞,犹如一柄大剪刀一般,只取独尊头颅。

    独尊右手握剑柄,左手食指中指轻轻一夹,竟然将魔花螳螂前肢夹住,两腿在其身上一蹬,借反作用力直取蒋相。

    嘭!

    魔花螳螂犹如一枚炮弹一样爆射而去,狠狠的轰在了观礼席上,带起一阵灰尘。

    这都在一瞬之间完成,那蒋相所在的凶兽悍死相护,再看独尊,已然回到了高台之上,双手环抱于胸,像是从不曾离开过一般。

    场中一片死寂,众人大气不敢喘一声,像是时间突然停止了一般。

    嘭!

    那高几十米的猿身河马头状的凶兽头颅竟然缓缓砸在了地上,紧接着它庞大的身躯如倒玉柱一般轰然砸在大地之上,鲜血如柱,再看所谓的王侯将相(后称将相),已经被喷洒的鲜血染成血人。

    但是看他阴沉的脸庞和瑟瑟发抖的拳头可以看出,他,很愤怒!

    那头凶兽,是为他而死!

    如若不然,现在掉脑袋的,必然是他将相!

    “这是真的要开战了,王上太狠了,自己儿子说杀就杀!”

    “你懂什么,一旦威胁到自己统治的人,必定遭诛杀,子嗣亦然,亘古不变!”

    从地牢里放出来的人们纷纷小声议论,有不少已经萌生退意,毕竟人家父子打架,没必要把自己刚捡来的小命搭上。

    咚!咚咚!

    不知何时,战鼓擂响,天空转瞬之间阴云密布,电闪雷鸣。

    崔巍感觉异样,那鼓声每一次擂响,都像锤在了他的心中,莫名的焦躁不安,甚至意志开始涣散。

    一只温暖的大手搭在崔巍肩膀上,崔巍才感觉好受,正是老道士在他身边。

    “夔牛鼓!雷兽锤!”战场之中有人惊恐的喊着,神色惊恐!

    传闻王上有一支铁军,陪伴他横扫无数种族地域,战无不胜。在灭一蛮族时,遇其擂鼓,降暴雨、雷罚,是为神迹,王下八巨子死战不退,得此物,军队出征一旦擂响,敌不战而逃,溃败千里!

    轰隆隆!

    初闻声如鼓点,逐渐放大,最后声音竟然震耳欲聋,大地都在震颤、哀鸣,伴有马鸣声、兵戈盔甲撞击声,雷声、鼓声,嘈杂无比,最后竟然混为了一种声音,听闻之人,无不肝胆皆裂!

    一片黑色的浪潮极速汹涌奔向

    拜将台,大有吞噬之意。

    队伍为首一人格外醒目,独独他一人身披白袍锁甲,胯下白马异常神骏,在这股黑色浪潮中显得十分扎眼。

    拜将台在倒塌,高耸的观礼台瞬间化为废墟。

    “八荒铁骑!”

    “为首那白袍之人,就是王下八巨子的八荒巨子!”

    “唯一一个执掌铁军兵权的男人,战功显赫,王上特将旗下铁军赐名‘八荒铁骑’,就是他们,为王上打下的江山!”

    地牢的死囚声音都在颤抖,那如山崩海啸而来的马蹄声震颤着他们的心灵。

    他们知道,他们将要面对的,是一支什么样的力量,从无败绩,带着滔天血海而来的八荒铁骑!

    “我偏不信,八荒铁骑当真无敌!”将相冷哼。

    “喔哦哦……”

    一群野蛮的声音在拜将台另一侧响起,原本大地一种稳定的马蹄频率被打破,一群极速嘈杂的声音陡然响起!

    万马奔腾!

    将相的身后远方,一支队伍在快速集结,奔腾狂欢。

    他们,半人半马,健硕油亮的肌肉裸露在空气之中,自腹部以下,竟然为马身,鼓起的肌肉结成疙瘩,犹如老树盘根,手持三尺弯刀,举过头顶盘绕,面对威名赫赫的八荒铁骑,竟然显得异常兴奋!

    “钉灵族竟然肯为他征战,有点意思。”王上眯着眼,看着平原上数万钉灵族的人马。

    魔花螳螂冲天而起,将相脚踩魔花螳螂,在钉灵一族上空,与对面排开的八荒铁骑遥遥相对。

    “钉灵一族,忘记我铁骑血洗你族城池的日子了?”白袍八荒上前,冷声开口。

    此话一开口,对面钉灵一族瞬间沸腾起来,健硕的前肢高高举起,嘶鸣声不断。

    钉灵一族为首者道:“所以,今天轮到我们来屠城了!”

    “不知所谓。”八荒淡漠。

    ……

    崔巍看着场中两军对峙的情景,问道:“一旦开战,后果是怎样的?”

    “血流成河,大雨冲刷三天三夜也洗刷不掉那鲜血!”有死囚回答。

    “就为了捍卫王权?”

    “就为了捍卫王权!”

    ……

    王上哈哈大笑,抬头望向空中的将相:“阵势还有点唬人嘛。”

    “不光唬人,还杀人呢!”将相看着高台众人冷声开口。

    老道士打着哈哈领着崔巍挤到前面来,随手在淅淅沥沥雨水中一弹,一滴雨水瞬间冲向八荒铁骑这里,力道很是毒辣。

    一杆银枪瞬间斩下,将原本冲向八荒铁骑的那滴雨水骤然斩断,横枪立马,直面钉灵大军。

    “以杀入道,可以可以。”老道士很是欣赏的看着八荒,试图抚摸胡子才发现,它们早已经乱作一团。

    “上将八荒,谁敢一战!”八荒一身白袍,银枪直指钉灵大军。

    身为王下铁军主将,亲自披挂上阵,横枪立马,直面钉灵数十万大军。

    夔牛鼓再次响起,雷电炸裂,响彻天际,八荒铁骑的精气神好似凝为了一柄利刃,刀口方向,直指钉灵大军!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妙相〕〔给我一张复活卡〕〔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妙手妆娘〕〔明朝败家子〕〔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建造狂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