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荒古道 第二十章 昆吾山
    一时之间,各种消息漫天飞,不死民与厌火国坐不住了。

    厌火国内

    “报!神子赤土被南境王下八巨子四海重伤,下落不明。”传令兵飞奔扑倒在厌火国大殿之上。

    “什么,神子被重伤!”

    “我就说神子太过年轻,还需打磨,这可如何是好。”

    殿下各路人马听闻消息纷纷议论开来,那赤土降生极为神异,被人们寄予厚望,有望带领厌火国一族走向鼎盛。

    “继续探!”遥奕背负双手,语气平淡。

    “报!神子遭遇不死民伏击,苏岩庭大将亲自带队俘获,怕是……凶多吉少。”大殿议论尚未停息,又一名传令兵前来复命,再次引发轰动,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再探!”遥奕下令。

    “将军,吾王到底去哪了,万一神子身亡谁能担得起这罪名!”

    “是啊,怎么能让武将代为执政呢!”

    殿下有人起哄,引领众人话语借机攻击现存唯一的大将遥奕。

    遥奕冷哼一声,道:“吾王自有安排,诸位如果对我有何不满尽可上前详言。”说着挺拔的身躯向前一步,震慑的下面人鸦雀无声。

    “传令,诸公随我击杀南境四海!”遥奕下达命令。

    不死民内

    “报!苏将军擒获厌火国神子被贯胸国一女将袭击,现已,现已……”传令兵跪在地上,迟迟说不出话来。

    “现已如何!”不死民王乌戈低沉道。

    “现已阵亡!”

    嘭!

    话音未落,乌戈手中的头骨杯被他一把攥碎,任凭酒水洒落,殿下同样满座哗然。

    “那女将什么来历。”乌戈冷声道。

    “不知,从未听闻贯胸国有此将领。”殿下有大将回禀。

    乌戈眼眸深邃的看着远方,半晌道:“贯胸国救下厌火国神子,两国势必交好与我不利,趁消息还未传出,吴胜,截杀南境四海!”

    刚才殿下回禀的大将吴胜出列抱拳,“是!”

    吴胜领命离去,乌戈继续下令:“前往厌火国,告知我不死民欲救神子,贯胸国杀出无缘屠杀我将的消息。”

    “是!”

    ……

    崔巍和王瑜跟随四海神兽四营一路深入西域腹地,路径关卡无一人再次阻拦。

    近日却有消息传出,厌火国神子赤土重伤垂危,不死民派兵援救被贯胸国强势击杀的消息,一时风声鹤唳,局势变得紧张了起来。

    但是崔巍这几日却感受到了十几年不曾感受到的温暖,身骑战马之上,看着身旁的佳人,再看身旁兵卒军士,不免心生豪情,感慨这一辈子如果就这样也算不错。

    王瑜注意到崔巍的目光,同样含情脉脉的看着崔巍。

    他们互相表明了心意,也兴奋于对方给自己的那种感觉。

    温柔乡是英雄冢,崔巍在这一刻,突然不想去所谓的极北之地认祖归宗,找寻独树头,探寻

    十二字辈,不想再继续奔波,只想陪着眼前的可人,默默度完余生。

    王瑜同样表示,回去她就要同父亲表明两人心意,她也相信,以父亲对自己那么的疼爱,不会违背自己的意愿。

    崔巍握着王瑜的纤纤细手,感受到对方手中传来的温度,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归属感,不再是漫无目的,对未来有了一种新的憧憬。

    黑暗再次将光明驱逐,黑夜降临,这一晚他们驻扎在一座临近厌火国与不死民的城池关卡外。

    四海对于这两人情意的转变看在眼里,并没有任何话语表示,此刻的他端坐在篝火旁,手指搓碾着枯草根,听着身旁兵卒传回的各路小道消息怔怔出神。

    突然,那被蹂躏不成样子的枯草被瞬间丢进火焰中,只一瞬间便被大火无情吞噬化为灰烬,四海平静的开口道:“时机到了,目标昆吾山,走!”

    线路突然转变,原本一路向西北的队伍猛然转向,朝着东北方向进发,篝火依然在燃烧,但是四海带领着四神兽营的八荒铁骑已经悄然离去。

    ……

    西域,整体广袤无垠,地势开阔,但是唯独西北方向,山脉浩瀚,非常的壮阔,数以万座的巍峨巨山并立,又以昆吾山为最。

    昆吾山,高耸入云端,盛产赤铜,颜色如赤火一般闻名,用这种铜锻造的兵器,削铁如泥。不单单于此,山中泉水都是赤红色,犹如熔岩流淌,草木劲利,关于此地的传说太多太多。

    曾有传闻,以前并无此山,有一日突然天塌地陷,隐约见高天之上有仙人交手,打的天地失色,巍峨群山断裂,虚空崩塌,终有一人不敌,手中利剑脱手而出,那剑名为昆吾剑,落地化为此山,才有了昆吾山的命名。

    还有传闻曾有隐士在此山闭关,一日顿悟剑道,飞升仙界,残存剑气久久不散化于此地,成就了这里赤铜锻名剑,草木可斩人的传奇故事。

    众说纷纭,版本不一。

    但是就是这里,此刻却被如潮的兵卒笼罩,战甲连成一片。

    “仙长,可以开始了。”

    说话者不是别人,正是举兵西进的王上,王下巨子分列左右,他们没有跟随四海的前进路线,而是来到了这里。

    白天青微微笑,食指向前轻点,有一滴血液漂浮向半空。

    王上以拇指指甲割破食指,同样向那虚空处微点。

    说也奇怪,那滴鲜血同样缓缓升空,与白青天的那滴鲜血混为一起,然后突然凭空蒸发,像从未发生过一样,但是只有两人知道,血誓已然达成,这是冥冥中的规则,一旦违背,必遭不详。

    白青天见血誓达成,不再犹豫,取出一物,不是别的,正是那日牧霄大闹拜将台夺走的夔牛鼓。

    白青天来自飞星教!

    再看白青天身后,有两名少年分列两旁,一名眉清目秀,发髻盘起,手持短笛,正是那日遁去的牧霄。另一名星眉剑目,长发披肩,虽是少年,却给人一种看不透的感觉。

    三人成掎角之势,面对南境王上五十万大军丝毫不为所动

    。

    “南境王上,八荒铁骑的威名我教都曾听闻,铁骑踏遍万族,所过之处尸山血海,胆气计谋,你当得起枭雄两字。”白青天看着面前的男子,在这茫茫尘世中,他的确算得上是一位枭雄。

    王上打着哈哈示意他没必要废话,可以开始了。

    白青天催动灵力注入夔牛鼓,随着灵力的注入,夔牛鼓刹那间光芒万丈,隐有雷鸣炸响,这片天空风卷云涌,那夔牛鼓算是真正意义上在复苏。

    “哞!”

    虚空雷电交织,甚至于化成为一方雷池,犹如上苍震怒,降下灭世雷罚,在那雷池深处,一道身影浮现,庞大的牛头破开虚空而出,却只有独脚,正是夔牛,夔牛鼓的器灵复苏了!

    狂风平地起,无数岑天巨树拔根而起,山石滚动,一道惊雷劈下,一座磅礴的大山被炸断。

    饶是以凶名著称的八荒铁骑在这种力量下都被震撼的无以复加,整齐的队形被吹散,普通人在这种超越自然的力量下生命犹如蝼蚁。

    独尊站在王上身旁,一手轻按王上肩膀,磅礴的剑意散发形成结界,保护着他不被能量波及。

    虚空的雷池在缓缓转动,犹如星云,随着白青天击鼓,雷电化成的夔牛冲着昆吾山大吼,照亮这方天地。

    突然,昆吾山竟然霞光万道,自下而上,最终在雷光的交映下,可以隐约看到山巅之上有一柱,此刻自主复苏,古朴的青铜光芒散露而出。

    嗡!

    那青色柱子周遭突然漫天晦涩图案映刻虚空,有山川江河之景,有远古先民跪地膜拜之景,有万兽奔腾之景,万千的图画在昆吾山巅转换,好似神话情景。

    王上神情都变得激动,“果然如此!”

    嘭!

    那缓缓旋转的雷池终于找到了宣泄口,万顷雷光形成一道光柱狠狠朝着那青铜古柱宣泄而下,这一刻,天地找到了一线连接点,天地沟通了!

    那雷电化成的夔牛看着那青铜古柱承受雷击不倒,感觉受到了挑战,竟然在虚空奔腾,狠狠的朝着那柱子撞去,大有硬撼的冲动。

    也就在这时,昆吾山底仿佛一层结界被打开,出现了一人多高的缺口,氤氲古色流动。

    “成了。”白青天道。

    就在这时,一片喊杀声响起,数十万人从另一座山宣泄而下,万马奔腾,旗帜飞扬,领头一将,神色不怒自威,脊背挺拔,胸前银色光华流动,正是贯胸国的王!

    “贯胸国?”王上皱眉。

    “南境王上,我就知道你狡兔三窟,不会无端踏足西域,绝对有大阴谋!”元颜哈哈大笑,已然来到了王上近前。

    “以飞星教大闹拜将台夺至宝为由,率领五十万八荒铁骑再次踏上西域土地,派巨子和膝下独女为先锋部队深入腹地,吸引血海深仇的西域各族注意,主力盘踞昆吾山,纵使他们想破脑袋都不曾想到,南境王上会与飞星教联手,这昆吾山到底有什么,能吸引你们两大势力的目光,不惜大费周章。”元颜抬头看着昆吾山巅的神异景象,感慨道。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妙相〕〔给我一张复活卡〕〔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妙手妆娘〕〔明朝败家子〕〔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建造狂魔
  sitemap